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老丈我就卖你们个乖

    之后的日子都在吃虫子和练功中宅了过去,其间张小夕跑到美女师父家了一趟,结果不知什么原因,不管他怎么敲门都没有人来开门,宅男也搞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年三十儿晚上的事情,天地良心,他觉得自己那晚表现挺好的啊,哦,除了开头整出的两个幺蛾子外,之后一直努力扮演着一个知心哥哥的角色来着,还化身地鼠带着王胜男一起做游戏,简直就是鞠躬尽瘁的模范男人啊。

    他哪里知道就是因为他整出来的那个弱智奇葩游戏搞得清醒后的王胜男回忆起来把脸都羞红了,美女师父也是坚决的不想再看见他了,可怜的宅男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到师父了,只好郁闷的回镖局继续吃虫子练功了。

    一晃就到了正月初七,和齐胖子约定好出去鬼混的日子,结果酉时的时候胖子果然被他的几个“绑匪”小弟送到了镖局门口,齐公子赏了那几人半吊钱打发他们喝酒去了,自己则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镖局,张小夕看见了哼着小曲儿的胖子表示了鄙视,“身为你的结拜兄弟,我觉得自己有必要阻止你犯生活作风上的问题,赶紧把你送回嫂子那里去。”

    胖子大吃一惊,赶忙摆手道,“别别别,大过年的你就放你大哥一马吧。”

    张小夕蛋疼的道,“你也知道是大过年的啊,那还不安生,跑的如此欢腾。”

    齐胖子整理着自己额前那一撮刘海严肃的道,“你知道什么,传言今晚百花楼会有惊天大事发生……一想到这种热闹不看我就浑身不舒服。”

    张小夕表示不置可否,宅男觉得美女虽好但是还是比不上宅着舒服,不过两人又胡扯了一会儿,胖子表示时辰差不多了,于是俩人开始向百花楼移动。

    一路上因为大多数店铺都已经歇业了,街道上显得有些冷清,不过这显然并不能影响到胖子如火的热情,只是走了一会儿齐关彦也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揉着鼻子问张小夕,“好歹也是在过年啊,怎么路上的行人如此稀少?”

    张小夕也觉得挺奇怪的,“不会都去百花楼看热闹了吧?”这显然是句玩笑话,百花楼就是再热闹也吸引不到妇女和孩子的。

    百思不得其解的二人拉住了路上一个急急忙忙往家赶的老头,胖子客气道,“这位老丈为何如此匆忙啊?”

    老头正在埋头疾走,挑战奥运会竞走比赛的记录,此时被拦下来心情自然十分的不爽,黑着一张脸道,“没看见天就要彻底黑下来了吗,你二人还敢在街上闲逛,想要被那开瓢党袭击吗?”

    “开瓢党?”齐胖子一脸纳闷儿的看向张小夕,奈何张小夕也是宅了好几天没出门的人了,显然也没听说过这个开瓢党的事情。

    老头子哼哼冷笑道,“还以为是什么胆大包天的人物,原来是还不知道那歹人凶名的无知之徒。”

    非常郁闷的变成无知之徒的两个宅男虚心求教道,“什么开瓢党?竟如此猖狂吗?敢在青阳县城里四处行凶。”

    老头子这次却只是推开他们,埋头要走,胖子无奈的使出了他的终极杀手锏,又摸出了半吊钱,老头借过钱臭着的一张脸才好看了一点,,“老丈我今天就卖你们一个乖,那开瓢党凶残异常,而且最喜欢对出入烟花之地的男子和做那皮肉生意的女子下手,哼哼,你们要是去寻花问柳的那还是自求多福吧,另外短短三日间,据说那开瓢党已经敲开过十几个人的脑袋了,其中除了富户、歌妓甚至还有武林中人,现在这青阳县啊是人人自危,晚上一到天黑那就是开瓢党最喜欢的行凶时间了,不行,不能再多说了,老丈我得赶紧回家了,不然这大好头颅被人砸出个洞来就不帅了。

    两人翻了个白眼儿,目送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头消失在了街角,胖子苦着脸捅了捅张小夕,道,“怎么办?好好的青阳县怎么出了这么疯狂的歹人,你我可还要去那百花楼?”

    然而张小夕的脸色古怪,暂时顾不上回答齐关彦,就在刚才他居然又听到了系统君的天籁之音:叮!任务列表更新,请检查。

    我晕,陪齐胖子去妓|院凑热闹也能接到任务吗?张小夕对任务君的节操值提出了怀疑,但怀疑归怀疑已经好久没有接到过任务的张小夕自然不可能放过这到嘴边的肥肉,点开了任务列表。

    任务名称:揭开开瓢党的真面目!

    任务目标:最新青阳县的治安实在是太差了!夜晚外出的人都纷纷担心自己的脑袋上会被人以极其凶残的方式砸出窟窿来,任务君不禁对这种残忍的犯罪行为提出强烈的控诉!要求找出开瓢党的真面目,弄清事情的真相,还青阳县一个和谐安宁的环境!友情提示:介于目前凶徒的猖狂程度已经引起青阳武林的高度重视,各路高手蠢蠢欲动,一旦凶徒被其他人抓获则视为任务失败,所以请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真正的凶手来!

    任务完成情况:进行中……

    寻找真凶吗?有点意思哦,不过看起来还是个难度不小的限时解谜类任务,张小夕挫着双手有点小兴奋了起来,任务的难度越大越能说明什么明完成任务后的奖励越高啊,唔,当然前提是咱得赶在所有人之前把这个凶徒揪出来,不过听老丈的话点子很扎手啊,中招的可不只是平民百姓,还有带着护卫小弟的富家公子和青阳县的武林中人,好在过了个年之后宅男也是内力暴涨,信心爆棚,除了那几个疑似初窥门径境界的老鬼和个别外家功夫练的万分出色的武者他也是不惧这青阳县其他任何人的。而一般功夫练到那个境界的人在青阳都是土皇帝一般的人物,显然没什么理由出来行凶的。

    张小夕也是打定了主意要会一会这个人人谈之色变的大胆开瓢党凶徒了,心意已定,那就要开始找线索了,既然老丈说开瓢党下手的目标大多是嫖客和青楼女子,这百花楼恐怕是非去不可了,拍了拍在一旁愁眉不展万分纠结的齐胖子道,“看来这几天是非常时期啊,不然大哥你还是先回家吧,等有人抓到了凶徒再来这百花楼也不迟啊。”

    齐关彦显然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一咬牙道,“不行,好不容易才寻到的放风机会,连百花楼的大腿都没看一眼就回去实在是太亏了。”

    张小夕随即对胖子这种用生命在娱乐的精神表示了佩服,不过随后胖子又腆着脸凑到了他身前,“听说贤弟可是连武林高手陈长风都能打败的少年英雄,到时候万一真的遇到了那什么开瓢党,为兄的小命儿可就要托付在贤弟身上了。”

    宅男还以为胆小如鼠的齐胖子难得有回娱乐至死的豪情呢,结果发现这货早早的就把心思打在了自己身上,不过没得说,谁让俩人是结拜兄弟呢,胖子真要遇到了危险但他肯定是不会放着不管的。

    点了点头安抚了有些受惊的胖子,两人不再浪费时间,向着百花楼的方向赶去,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敏感时刻,张小夕发现自己不禁对胖子口中“百花楼今晚的大动作”开始越来越有兴趣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