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玩坏的齐胖子

    “结拜为兄弟?”张小夕还沉浸在飞来横财的震惊中,脸色古怪的道,“这个……这个就不用了吧。”一旁的胖子也是一脸作茧自缚被玩儿坏了的表情,两人刚刚认识不到两个时辰,也就是一起嗑了嗑瓜子,听胖子倒了倒婚后的苦水,再***了看台上的大腿,连对方的心杏脾气都还没搞清楚,居然转眼就要结拜成兄弟了,这是什么节奏?这是裤子还没脱对面就已经缴枪的神速啊。齐关彦苦着脸道,“娘子,结拜之事非同小可,我看还是从长计议的比较好。”

    少妇柳眉一竖,“这位张小兄弟可是救过你一命的大恩人,此时此刻你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就是拜人家所赐,叫你和恩人结拜成兄弟是你的福分,你也敢有意见?”

    “不敢不敢……”齐胖子瞬间缩卵了,张小夕只好硬着头皮顶上,“我觉得齐兄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们不过仅是初识,况且我们开镖局的,受人所托前去救人本就是分内之事,拿了你们这么多银两已经很是过意不去了,结拜我看就不必了把。”

    谁知少妇却道,“镖局的规矩我们不知道,但齐家三代从为夫的祖父以来虽是从商,重利却不寡恩,从来没有忘恩负义之徒,到了为夫这里自然也不能让祖宗蒙羞,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公子与为夫就在今日结拜吧。”

    齐关彦似乎是想开了,临阵倒戈苦笑劝道,“我这夫人平日温婉贤惠,可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却也是绝不会再改变的,何况这次她说的确实有道理,如果张小弟不嫌弃齐某人的话咱们还是结拜了吧。”

    齐关彦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张小夕也是没法再拒绝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本身来讲齐关彦这人确实也还不错,除了被妻子管的严一点之外却也没有发现什么恶习,虽然家境不错,但从来没有给人高人一等的感觉,个杏随和,行事低调对朋友也够意思,最后最最重要的是他也是个宅男,而且还是被媳妇儿判了终身监禁的宅男,正所谓千古宅男是一家,全国宅男站起来,张小夕最终也是有些稀里糊涂的和齐关彦结拜了。

    磕过头,盟过誓之后两人在齐关彦家中坐定,少妇是让婢女去奎元馆订了桌酒席。自己却是回了东厢,把正厅彻底留给了两个男人。

    齐关彦道,“虽然救我一命不过是玩笑之话,但结拜之誓却是实实在在的,从此以后我齐关彦也是多了个小兄弟,要说咱们这也是种缘分,实际上我从第一眼见到张小弟就觉得十分对脾气,所以也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现在想来冥冥之中果然是自有注定啊,张小弟此后若有什么事情尽管向为兄到来,但有所托为兄必竭尽所能。”

    张小夕头一次结拜(什么?你说和熊猫君那次?我X,那次就不用算了吧,不当血海深仇已经是很好的了)也感觉挺新鲜的,就在刚才他才知道齐关彦所说的家境不错是什么意思,青阳县十三家米铺还有若干家油铺、布铺竟然都是他齐家的,这尼玛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垄断啊!而他夫人家就更厉害了,在凉州也能称得上是小有名气,不过在青阳这一小县倒是没有齐家凶猛,只有两家首饰铺,但都是少妇在打理。如此基业要说是帮助张小夕一家小小的镖局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过宅男却没有开口求助的想法,实际上有了之前少妇答谢他的百两纹银他也是有了开始下一步计划的基础,多余的银子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况且虽然张小夕表面上每天都嘻嘻哈哈,心底其实是有着一份草根创业者的骄傲的,他对自己终将打造终极商业帝国的想法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而有着脑海里那个神奇的大武侠系统的帮助,也许要不了多久的时间,他的大燕移动镖局就可以冲出青阳县城,到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里去闯一闯的,他也是希望这段传奇可以由他自己亲手书写。

    不过经营管理方面的事情倒是可以询问一下齐关彦,齐大公子好歹也是青阳县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富翁,对于这方面必然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领悟,张小夕到底是第一次经营一份属于自己的产业,虽然大体的发展方针已经被确定的差不多了,但具体的细节方面宅男就不是那么清楚了,这时候就需要请教一下齐关彦了,齐关彦也不愧是这方面的专家,讲起经营之道来胖子就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倒有些少妇口中风姿特秀的感觉了,两人讨论了半天,张小夕是受益匪浅,心想看不出来我这位齐大哥倒有些后世名牌企业首席CEO的感觉,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话说两人谈兴正浓,镖局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齐关彦又开始讲起之前行商时遇到的趣事奇谈或者心得体会,正好酒席也被送了过来,两人一边吃一边聊,齐关彦也是有些惊奇,自己新结拜的这位兄弟虽然话不算多,但偶有一语却往往能揭开表象直达本质(张小夕:废话,哥们儿好歹大学也是学经济的),更有许多发人深省的惊人之语(张小夕:这些倒不是我说的,问大卫李嘉图,亚当斯密去吧),殊不知张小夕心中也挺惊讶,齐关彦的经营管理方法竟有许多超越这个时代的新颖之处,有不少地方更是与他不谋而合,自然也是不吝惜自己的赞誉之词,两人也是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张小夕甚至忍不住也和他喝了几杯,正吃的宾主尽欢之时,张小夕忽然一拍脑袋,“惨啦惨啦,这回可惨大了。”

    齐关彦醉眼朦胧的问道,“贤……贤弟何事惊慌啊?”

    张小夕却已经起身,急急忙忙对齐关彦告辞道,“小弟忽然想起尚有其他的要事,今日就先与齐大哥聊到这里,改日再来登门谢罪。”

    齐关彦还待再留,然而转眼已经不见了张小夕的身影。

    出了齐家大门,张小夕一路向镖局狂奔,美女师父昨天可是交代过要来看自己的,可是没想到之前和齐关彦聊的太开心,完全把这事儿给忘掉了,现在已经快要戌时了,张小夕也只能在心中祈祷着美女师父今天忙得实在抽不开身,或者干脆也把这事儿给忘掉了。

    然而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看到了镖局大门外抱着双膝坐在石阶上发呆的王胜男,那一刻的张小夕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外鬼混偷|腥的丈夫被妻子抓了个现行一样,唔……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我真的爱上了美女师父了?少年深吸一口气,有些心虚的走上前去,“师父,我回来了。”

    “哦。”王胜男倒是没有什么愤怒的或者生气的感觉,揉了揉眼睛随意问道,“开镖局这么辛苦吗?都这个时辰了才回来?”

    张小夕闻言愈发的心虚了,他可不敢说自己刚刚其实在和新结拜的哥们儿一起饮酒作乐,只得顾左右而言它道,“天都这么黑了,师父也不怕碰到恶人吗?”

    “为师干嘛要怕恶人?”王胜男有些疑惑的道,“如果真有恶人正好将他扭送到官府,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张小夕一拍脑袋,呵呵傻笑道,“师父生的这么好看,每次都让我忘了师父还是武林高手呢。”

    “就知道油嘴滑舌。”王胜男脸上一红,好在天色已晚也不担心被张小夕给看出异样,取出怀里的饭盒塞进了少年的手里,“喏,这么晚才回来你还没有吃饭吧,今天的豆花正好还剩下一碗,便宜你了。”

    张小夕看着手中这碗温热的豆花,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鼻子一酸,也不顾已经吃的饱饱的肚子,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进去。

    倒把王胜男给吓了一跳,“你有这么饿吗?怎么不回家再喝?”

    张小夕笑了笑,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一直困扰着他的东西在那一霎那间消失了,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竟是完全沉浸了下来,把空碗还给了王胜男,抬起头轻轻叹道“师父做的豆花还是这么好吃啊。”

    “啊?哦,只是……你今晚的表现有些奇怪呢。”王胜男接过空碗有些奇怪的道,不过看着被喝的干干净净的豆花不知为何心中也是莫名的喜悦,口中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

    “不然我送师父一程吧。”夜空之下少年那双明亮的眼睛竟然令素来冷若冰霜的王胜男微微有些紧张道,“路很近的……”

    “既然路很近,那就让我送送师父吧。”张小夕坚持道。

    星光疏朗,夜风习习,走在路上的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沉默。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听着耳边的脚步声王胜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一阵的心烦意乱,唉,是因为武馆最近岌岌可危的情况吗?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张小夕张嘴刚想要说点什么,忽然就打出了一个饱嗝。

    “诶?是刚才吃的太猛了吗?”王胜男有些关切的问。

    “师父……”张小夕红着脸有些羞愧的道,“其实……其实我刚才欺骗了你,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晚饭了。”

    “哦。”王胜男应道。

    “你……你不生我的气吗?”张小夕抬起脸看着月光下那个绝美的身影问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呢。”王胜男笑了笑,这是张小夕第二次看见万胜男的笑容,仿佛漫天的繁星都要为她的这个笑容盛开了,“不要把师父当笨蛋,你的衣服上明明有酒气啊。”

    “啊?那师父当时有……有生我的气吗?”张小夕紧张兮兮的问

    “一开始是挺生气的,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时辰,等的天都黑了,你却在别处吃喝玩儿乐,一直喝到醉醺醺的才回来,而且一回来还打算骗我。不过后来又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知道我唯一的徒弟在外面过的挺好我这个师父一点小小的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王胜男笑着拍了拍张小夕的肩膀,“不过你的确应该提高一下你撒谎的水平了。”

    这就有些冤枉宅男了,宅男多高端的骗人水平啊,之前和胖子联手撒起谎来那叫一个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只是偏偏遇到了王胜男,张小夕就觉得自己仿佛停止了思考般,笨的就好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样,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傻笑。

    到了武馆门前,张小夕突然喊住了要进门的王胜男,少年红着脸低着头站在茫茫的星空下,声音颤抖的好像五线谱上小蝌蚪,“师……师父,我……我有话想……想跟给你说。”

    “哦?”王胜男转身看向他,张小夕顿时血压升高,只觉得连双手都开始颤抖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宅男才终于哆哆嗦嗦的道,“我……我想……告诉你,晚上记得盖被子。”

    “哦,我知道了,那你也赶紧回去吧。”美女师父说完这句话就关上了身后的大门。

    张小夕泪流满面的跪倒在门前的大街上,啊啊啊啊!!!我让你记得盖被子,我让你记得盖被子……呜呜呜,我的初次告白啊,这也实在是太逊了吧。

    然而那一晚落荒而逃的少年所不知道的是,在大门的另一面,一个白色的身影紧紧靠在门柱上,在寂静的夜色中努力不让自己的心跳声传达向那未知的远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