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张小夕在青楼中百无聊赖的听胖子兄讲他的罗曼史。

    胖子兄一边秀恩爱一边还扭过头来问少年,“你羡慕我的生活吗?”

    张小夕泪流满面,“哥,咱能不带人身攻击的吗?”

    胖子兄向张小夕表达了诚挚的歉意,张小夕表示接受胖子兄的道歉,于是胖子兄继续讲故事,“然而这样又过去了两年,按理说在这个时候恋爱结婚时的热情已经消散了一大半,大家基本上已经开始看电视的看电视,打游戏的打游戏,哦,抱歉,拿错剧本了,导演拜托把这一段卡掉,我重来一次哦……按理说在这个时候恋爱结婚的热情消散了一大半,大家基本上打双叶的打双叶,喝花酒的喝花酒去了,可婉儿却没有,经过两年时间的沉淀,她对我的热情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一开始我也挺高兴的,毕竟这也充分的证明了婉儿对我无穷无尽的爱啊,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让我痛并快乐着了,婉儿说她爱我爱的已经一刻都不能离开我了,所以她必须每时每刻都跟在我的身边,睡觉的时候在、吃饭的时候在、我出去巡视店铺也在,哦,忘了说和你说我是开米店的,和兄弟朋友聚会的时候也在,但这些都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就连我蹲茅坑的时候都必须打开门让站在门外的婉儿能看见我,在最初的时候我为此便秘了整整一个月,但,为了爱情,为了报答婉儿对我的爱情,这些我都忍了下来,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一切还仅仅只是个开始,为了不让我变心,婉儿开始严格控制我和其他女人的来往,家里不允许任何女杏登门,连我丈母娘——婉儿她妈上门都被拒之门外,而我也被严令不许出门,即便真的有事上街,为了不让我看到其他女人,婉儿还会亲手用黑布蒙上我的双眼……”

    张小夕只听得一阵毛骨悚然,后背发凉,“我勒个去。这都是爱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胖子兄仰天长叹,“如此这般,一天两天尚不觉得如何,一月两月也只是有些难熬,可年年如此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

    张小夕同情道,“既如此,齐兄何不与夫人和离了?”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却发现哪有这么简单……”胖子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我和身边几个铁哥们儿略微暗示过一些和离的想法,不等我说出原因,他们一个个就开始劝慰我,这么好的媳妇儿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儿了,和离必将令你后悔终身之类的,除了几个单身的哥们儿,几乎没有人支持我的想法。”

    看着胖子黯然的神色,张小夕也为之扼腕,安慰道,“不过总算还有几个单身党做你的援军,这充分说明了组织还没有抛弃你嘛,小同志。”

    胖子一阵苦笑,“那些单身的哥们儿之所以赞成我和离,就是为了在我和离之后就去婉儿家提亲,有手快的已经连彩礼都准备好了。”

    “呵呵……那您……那您还真是交友不慎啊。”张小夕干笑道。

    胖子苦恼的揪着头发,“另外,最重要的是……我发现自己的内心中其实还是深爱着婉儿的,并不想就这样结束这一段感情。”

    张小夕一看胖子的情感已经到位了,连忙又给胖子手中的酒杯满上,胖子又是一饮而尽,“唉,于是我就这样不断纠结着,在爱情和自由两条道路上踟蹰着,无法做出选择。”旋即起身大声吟道,“正所谓……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旁边一桌坐的几个黑社会一拍桌子,“艹你妹的死胖子,再他妈打扰你爷爷们听曲儿!信不信今儿个让你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旁边小弟低声提醒道,“大哥……应该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大哥耐心给小弟上课,“山鸡啊,大哥早跟你讲让你多读些书,你看这胖子一身肥膘,刀子扎到肚子里沾了血那就是红刀子进,拔出来的时候蹭了一刀子的脂肪,那就是白刀子出。”小弟山鸡一脸崇拜的道,“大哥英明!”

    胖子听的一身冷汗赶紧缩着身子坐了下来,放下了酒杯轻声道,“嘿,你别说,最终还真叫我找到了一个可以两全的办法。”

    张小夕想到了某种可能,一脸蛋疼的道,“这……不会是花钱找人绑架你吧?”

    “着啊。”胖子一拍大腿,旋即看了看黑社会那桌又小声道,“我找了附近几个闲汉,和他们约好一旦我被软禁的受不了了,我就在花园的小楼里向墙外发信号,他们听到信号就会学两声驴叫,然后我就在大门口附近转悠,再接着他们就会冲进来在我媳妇儿面前假装劫持我,把我拖出去,这样我就可以在外面逍遥快活个一天半天的了,到了晚上我再装作脱困后逃回家,这样我老婆不但不会骂我还会夸我齐哥真聪明齐哥真V5。”

    看着胖子一副沾沾自喜的表情,张小夕真心觉得自己这回是大开眼界了,真是世界之大,奇葩无处不有啊,抱拳道,“齐兄高智,小弟佩服。”

    这时台上的波斯舞女也差不多跳累了,在众人的叫好声中转身走了下去,紧接着上台的却是个姿色一般的清倌人,在那里表演琴艺,胖子明显不是很喜欢,百无聊赖的嗑了会儿瓜子起身对张小夕道,“不耽误小兄弟你的时间了,咱们这就走吧。”

    张小夕听了胖子的话居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人家一个月也不一定能出来放风个一两次,自己的时间哪有人家的时间宝贵啊,忙道,“齐兄这就要回去了吗?大可以在玩耍会儿,我是不着急的。”

    胖子摇了摇头,“拙荆都到贵镖局哭诉了,再晚回去恐怕就让她更着急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张小夕发现自己是完全搞不懂这对儿神奇的夫妻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了,不过胖子既然提议早走他自然是乐得开心不会反对的。

    出了百花楼大门,胖子从少年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掏出了一块儿黑布,仔仔细细的蒙在了眼睛上,一边系黑布一边还解释,“你知道的,我媳妇儿的要求之一。”

    张小夕惊叹过后表示理解,随后胖子又哀求他帮着一起保守今天的秘密,用胖子的话来说就是我与小兄弟一见投缘,所以忍不住把我的苦闷遭遇都告诉了小兄弟你,希望张小兄弟可以帮着我一起隐瞒此事。

    关于这个张小夕倒是无所谓的,反正只要把胖子还给他老婆就行,至于过程可以随便编一下嘛,只要没有什么明显的马脚,能圆的过去就行,更何况他也是挺同情胖子的遭遇的,胖子虽然是逛青楼但也没找小姐嗨皮,一个人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嗑瓜子看大腿,可见也很有模范丈夫的自觉,实在是不应该再剥夺他仅存的爱好和乐趣了。

    答应之后陪着欢天喜地的胖子回到了他家(张小夕之前已经嘱咐少妇在家等他的消息了),还没进门,就看见门下站着的焦急等待的少妇飞奔出来扑到了胖子的身上,夫妻俩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摘掉眼罩的胖子还抽空对站在一旁的张小夕比了个OK的手势。

    看着这生离死别的苦情大戏,张小夕也是觉得腰子都有些疼了,正琢磨着是不是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婉儿给拉住了,少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不停感谢道,“公子果是信人,这么快就把妾身的相公救了出来,妾身无以为报,只能奉上区区百两银子廖表谢意。”说着就让下人端出了十锭(一锭十两)大银。

    十锭银子?十锭银子是什么概念?在青阳县普通小康之家一家三口一年的花费也不过是十两银子罢了,少妇居然一出手就是十年的量。不愧是开米店的土豪啊……

    张小夕吓了一跳,虽然对十锭银子眼馋的紧,可宅男却是个有迎则的人,擦掉嘴边的口水装模作样的推脱道,“这……这也太多了,不合规矩的。”

    然而少妇却是不管不顾一定要把这钱送给张小夕,齐关彦也在一旁帮腔,“张小弟不必客气,这是本就是你应得的。”言罢胖子似乎还嫌刚才演的不过瘾,又冲张小夕挤了挤眉毛,“娘子,你可不知,今天若不是这位少年英雄的张总镖头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为夫了……”

    “啊!齐哥!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少妇一声悲呼,又是和胖子哭做了一团,更是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张小夕收下这十锭银子,张小夕推辞不过,最终也是心满意足半推半就的接过了这笔巨款(我勒个去,刚夸过你有迎则的……)。只是接下来少妇的一句话却令少年和胖子都是大吃了一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