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拯救齐官人我们在行动!

    少妇一边抹眼泪一边道,“妾身……妾身的相公今天早晨被几个歹人抓到了一个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公子能不能帮妾身把相公从那里救出来?”

    救人?张小夕不禁一阵头疼,这事儿听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啊,点了点头道,“还请细说,你相公姓甚名谁?相貌如何?还有……你那个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是在哪里?”

    少妇一听张小夕肯出手相助,不禁心中大喜,“我老公姓齐名关彦,风姿特秀,貌如潘安,做书生打扮,剑眉星目最是帅气不过,至于那个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少妇一阵脸红,“就是很邪恶很邪恶啦。”

    我去!照你这个标准,我找回来的是刘德华和金城武吧,张小夕忍不住吐了一槽,蛋疼道,“你这样讲是不行的……除了帅之外,你老公还有其他的特点吗?”

    少妇迷迷糊糊的道,“我相公……我相公还有一个宽阔的臂弯。”

    张小夕捂脸痛苦道,“算了,我还是自己找吧,另外你那个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能不能再提供点信息?”

    少妇的脸上红的更厉害了,支支吾吾的道,“里面……里面有些没有廉耻的人。”

    张小夕瞪大了眼睛,“难不成你说的这个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是青楼?”

    少妇低头不好意思的默认。

    张小夕抹着不断涌出的冷汗,“你确定你相公是被歹人绑进去的?”

    女子一听又要开始抽泣了,“我家相公齐关彦不是那样的人……”

    张小夕忙道,“好好好,你别哭,你别哭,我这就去帮你找找你那个风姿特秀,貌如潘安的帅哥老公。”

    “多谢公子,事成之后妾身必有重谢。”

    ……

    屁股还没有坐热的张小夕再次马不停蹄的杀向了很邪恶很邪恶的地方。

    据他所知,青阳县城的暗娼倒也有不少,但真正拥有官方许可经营牌照的勾栏只有百花楼一家。来到大门外自有浓妆艳抹的妈妈桑迎了上来,“诶哟哟……不知这位眉清目秀的小兄弟是来找哪位姑娘的啊,若没有相熟的姑娘你看奴家如何啊?”

    张小夕一阵恶寒,看着妈妈桑不知擦了几层胭脂的老脸惊恐道,“在下……在下来找一个朋友,不知贵地有没有一个姓齐名关彦的公子?”

    “原来是来找齐公子的啊。”旁边一个丰腴艳丽女子吃吃的笑道,“齐公子就在大堂最靠近表演台的地方。”

    飞快的逃离了看起来有些依依不舍的妈妈桑,张小夕心想点子很猖狂啊,绑人居然还敢坐大堂里最显眼的位置,然而进了大堂绕过屏风往里一看,纳尼?齐关彦,齐公子呢?最靠近表演台的地方只有一个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的胖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台上跳波斯艳舞。

    张小夕凑上前去试问道,“阁下可曾在此地见过一个风姿特秀,貌比潘安的帅哥?”

    胖子哦了一声,眼睛没有离开台上舞女雪白的大腿,“见过啊。”

    张小夕一拍大腿,总算让我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了,“不知那个帅哥现在身在何处啊?”

    胖子嗑瓜子,“已经被我宰掉了。”

    张小夕大惊,你嫉妒人家的美貌也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啊!

    “开玩笑的,我就是齐关彦,你嘴里那个风姿特秀,貌比潘安的帅哥。”胖子终于把目光从舞女的大腿上拔了出来,伸出手淡定的道,“初次见面,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大燕移动镖局张小夕。”张小夕早已一脸石化,行尸走肉一般的和胖子握过手,胖子很是客气的请他吃瓜子,“第一次见我很多人都是这个表情的,想必你也已经见过拙荆了。”

    张小夕点头,显然无法接受胖子是帅哥这么凶残的现实,还在魂游物外中。

    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切道,“要不然先看会儿歌舞再聊?”

    半晌之后张小夕终于缓过来点劲儿,“阁下的妻子托我来……”

    “来把我救回去吗?”胖子给张小夕倒了杯清酒,“先压压惊。”

    可惜经历过熊猫人惨剧的张小夕目前对酒水免疫,摆了摆手委婉的提醒道,“既然目前来看您没有什么事情,而您夫人又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别急别急,这个胡姬跳舞很好看的,看完再走嘛。”胖子恳求道,张小夕一脸无奈,不过看了一会儿后发现胖子还是蛮有品味的,确实超好看的有木有,舞姿专业不说,还有一双修长雪白的大腿,火爆的身材再加上一张半遮半掩仅露出红唇,充满狂野的异域风情,足以让台下一帮男人都如痴如醉。

    不过,诶?我不是来找人的吗?怎么反而和胖子***起了大腿,张小夕正在纠结中,胖子忽然扭过脸问他,“我夫人好看吗?”

    张小夕想起少妇精致秀气的五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旋即才发现其中的不妥,一脸尴尬的对胖子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胖子做了个不要紧的手势,脸上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只是叹了口气道,“所有人都说我有福气,不但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死心塌地的爱着我,小兄弟你觉得呢?”

    张小夕看胖子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本想安慰他几句,不过看着他这张不敢恭维的尊荣和有些奇葩的身材,最终男人间的友情还是敌不过残酷的现实,少年老老实实的道,“你能娶到她让我一度有些怀疑错的究竟是你们还是这个世界。”

    胖子苦笑道,“小兄弟也不用这么耿直吧。”不过旋即也是点了点头,“婉儿同意嫁给我的时候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齐某人除了家境马马虎虎之外,其他一概不行,文不成武不就,而婉儿家和我家相比家境却还要再强上三分,她既然不是贪图我的钱财,反而不顾家人反对铁了心要嫁给我,嘿,那周围所有人都不理解了,我齐关彦何德何能能让这么个美娇|娘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呢?”

    张小夕听的直点头道,“我也很奇怪。”

    胖子笑了笑,“或许这就是爱情吧,从古至今没有人能说得清道的明的爱情。”感慨了几句后接着道,“反正最后我有些稀里糊涂的就和婉儿完婚了,婚后第一年我们生活美满,琴瑟和鸣,婉儿贤惠体贴几乎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她的眼里真的只有我一人,她爱我甚至可以说爱到了盲目的地步,以我这样的尊容她都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好看的男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