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不嘛,我就要拜师嘛

    摸骨!这就是检查根骨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如果说经脉决定了内家武者的成就,那根骨则是直接影响到了外家武者的修炼(根骨另外还决定了一个人的抗击打能力,毕竟能挨也是件很沾光的事情不是,所以系统把根骨又单独列出了一项),根骨越是不好的人修炼起外家武学的进境也就越慢,反之天生骨骼精奇者往往能将外家武学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一般在拜师之前师父都会先检查一遍弟子的资质和根骨看看是不是真的适合自己的武学,再决定是否收下该徒。

    不过一般有心习武之人大多在孩童时就拜入了某门某派,再不济的也被某个武馆收下以免错过了习武筑基的黄金期,那时候顶多是个八九岁的小屁孩儿,除了某些心理变态的坑爹师父外大家摸起骨来都是心安理得没什么其他想法,不过现在要命的是张小夕已经是一个标准的青春期少年了,而且正在生理发育的关键时期,而且从灵魂上讲绝对心智健全,再而且豆腐姐姐又是绝对的美女,再再而且两人现在面对面靠的很近,张小夕几乎能感觉到豆腐姐姐若有若无的呼吸,豆腐姐姐的双手又在他身上游走……张小夕只觉得每一秒都是幸福的煎熬,少年整个过程中都是晕晕乎乎的。

    察觉了其中的不妥,白衣美女的脸上也染起了一丝淡淡的红晕,连耳边的呼吸都有些凌乱了,不过总算坚持着做完了检查。

    张小夕松了口气,这玩意儿太刺激了,再来一会儿他也不敢保证不会出丑。两个人有些尴尬的对望了一眼,张小夕低头看鞋,白衣美女缓缓开口,“你的资质和根骨都太普通了,如果是十二岁以前还可以通过修炼略微有所提升,现在的话……”豆腐姐姐摇了摇头。

    张小夕早就从大武侠系统里看到了自己的资质和根骨自然不会有什么失望的地方,努力把刚才香艳的一幕甩出脑海,开始耍赖道,“勤能补拙嘛,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将来的道路,师父你要是不想哪天收到我惨死的消息还是收下我这个徒弟吧。”

    白衣美女见他态度坚决一时也没有办法,只好道,“那你以后记得每天来武馆听我授课,至于拜师就不用了。”心中想的却是等他学习一段时间知道了困难,我再慢慢劝他改主意,想必就不会那么难了吧。

    张小夕生怕豆腐姐姐拿他当玩儿票的不肯好好教,一听居然还是以旁听生的身份被录取的,那岂不是毕业了连个文凭都拿不到,果断继续耍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师父要是不收我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了。”

    白衣美女架不住他苦苦哀求最后只好答应了下来,定下师徒名分后白衣美女发现自己居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还有一套拜师的流程要走她也就没有淤想那么多。

    张小夕倒是想的挺多,都想到神雕侠侣去了,没办法,宅男嘛,难免yy。

    拜师的过程挺繁琐的,看起来白衣美女对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徒弟倒是蛮重视的,张小夕安心不少,只是当听到自己居然还是豆腐姐姐的开山大弟子的时候张小夕险些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再联想到自己这个美女师父居然会落魄到上街去卖豆腐,张小夕此刻是满满一肚子的疑问。

    不过随后还要背诵门规,少年只得先放下了那些胡思乱想。等到美女师父接过少年的奉茶,张小夕终于忍不住问道,“师父,这武馆里是不是只有盂们俩人啊?”

    王胜男(可怜的豆腐姐姐,直到拜完师之后张小夕才知道她的名字)眼神有些黯淡,却依旧淡淡的道,“问那么多干嘛?”

    张小夕腆着脸厚颜道,“师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嘛。”

    王胜男摆了摆手,“这事儿以后再说吧,其实咱们武馆倒也不是没有旁人来听课,只不过那些孩子都是不拜师的。”

    张小夕哦了一声,随后美女师父给他普及了一些习武练功的常识,转眼就到了辰时。张小夕也是看见了那些王胜男口中的“孩子”。

    他们中年纪小的只有六七岁,年纪大的已经快要接近二十岁了,以男孩为主,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来到武馆门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换衣服,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换成武馆的练功服,看他们小心翼翼的穿上手中朴素的练功服,脸上的表情却好像是要过年一样张小夕也是心里禁不住一阵难受,“他们都是附近穷苦人家的孩子?”

    王胜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我教他们点基础的东西也让他们长大后能找个活计养活自己。”

    张小夕越来越发现在美女师父冷若冰霜的表情下却有着一颗善良柔软的心,心中有某块儿地方像是被什么触动了,“可你明明知道他们是没钱教学费的。”

    “你不也没钱交学费?”王胜男难得的讲了个冷笑话。

    张小夕顿时囧的一塌糊涂,红着脸道,“师父你等我镖局赚了钱就还给你,”

    王胜男随便点了点头,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又道,“其实我父亲的时候也收留过一些无家可归的孩童,你父亲就是其中一个,只是……唉,不提也罢。”

    每次都这样,话说完整会死吗师父,你这样让我不上不下的很痛苦啊,张小夕只觉得某处一阵隐隐作痛。

    王胜男显然不想再说下去,等了一会儿,人来的差不多就开始讲课了,张小夕也跟在一边旁听,开山大弟子同学的水平显然没有超越眼前这个幼儿辅导班,甚至有不懂的地方还要不耻下问周围的小盆友。

    王胜男一共讲解了一个时辰,随即宣布下课,美女师父要去卖豆腐去了,张小夕看到她临走前还给每个孩子发了半个馒头心中不禁一叹,这么好的心肠怪不得你的武馆要倒闭了。

    告别了师父张小夕先去买了几十升米面,再想一想又买了点盐啊油啊之类的日常用品,毕竟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不能总在外面吃,还是自己开火吧,多少也能省下点钱,一番采购之后张小夕还剩下四十二文钱,好在凑活着吃的话估计能撑上一段时间了。

    回家稍微整理了一下张小夕就迫不及待的摸出了那个随身珍藏的小玉瓶,倒出了里面那枚晶莹剔透的洗髓丹,之前在武馆他已经旁敲侧击的从美女师父那里问清楚了这东西的副作用,那就是——吃完三个时辰之后浑身上下的皮肤都会冒出黑色的杂质,臭不可闻,严重影响到到身边人的正常学习生活,同时伴随有少量拉肚子的现象产生,所以说这玩意儿千万不能在出行途中服用。

    不过现在张小夕一个人自然无所谓了,为免夜长梦多少年也是直接把这东西扔到了嘴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