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阁下好武功,王五领教了

    场上的泼皮无赖无一人敢动,老大也被张小夕这一派宗师的气度给镇住了,不禁心下发虚打起了退堂鼓,可又不甘心到手的美娇|娘就这样溜掉了,正在进退两难之际,身旁一个小弟凑上前来道,“大哥,我认得这小子,这是福威镖局张雁九的儿子张小夕,从小体弱多病,没法习武他爸妈花了不少积蓄才把他送去私塾做学问,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个,以大哥的绝世武功,上前必然手到擒来。”

    大哥一听顿时喜上眉梢,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大放心,想了想喝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上去给我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吧。”

    小弟大惊,“大哥,你是知道我的啊,我一向走的是智力型路子,打打杀杀真不是我的强项啊。”

    “让你上你就上,哪那么多废话,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大哥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这个倒霉蛋一下就被送到了张小夕面前。

    张小夕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淡淡的道,“你不是我对手。”

    众泼皮愈发心惊了,瞧人家这高手气度,老大这也又开始疑神疑鬼起来了,没有办法,谁让张小夕看起来实在是太拉风了。

    上来挑战的小弟现在也有点拿不准了,在哪里犹豫了半天一狠心一跺脚,眼一闭大喊着吃我一拳就扑了上去,说是迟那是快啊,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就见那冲上前去的泼皮噔噔噔的又倒退了回来,直退了七八步才站稳,双手一抱拳,“阁下好武功,王五领教了,今日一败心服口服。”转身就往回走去。再看张小夕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从未出过手一样。

    然而王五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一脸青筋的大哥给提了回来,“我曰你个脓包混蛋,你他娘就是演戏也给老子专业点好不好,搁着尼玛六七步的距离呢你就给俺玩儿震退,再不好好打就叫就把你卖给隔壁村的如花。”

    王五哭丧着脸,“打打打,大哥,俺错了还不行吗?俺这就上去抽丫的。”

    磨磨蹭蹭的王五又一次站在了张小夕面前,张小夕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

    王五这次果然没有淤废话了,眼一闭腿一蹬,直接提起拳头照着张小夕的肚子哆哆嗦嗦就是一拳,可惜如他自己所说,这货真的是个智力型英雄,这一拳软绵绵的速度也不快,老大寻思着这拳要照着自己打过来,其间已经够王五死个七八次了,手下如此脓包,不禁也觉得脸上很是无光。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王五这次是死定了的时候,只见张小夕也是开始有了动作,只见少年缓缓的……缓缓的弯下了身子,接着把自己清秀俊美的脸庞缓缓的……缓缓的迎上了王五的拳头。

    嘭的一身巨响,少年的身影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三步,留下了一地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

    张小夕站定了身子,脸上也是一阵发烫,他本来预计王五是要攻他脸部的,故而弯腰想要闪过这一拳,没想到王五居然打的是自己的腹部,这下真的亏大发了。

    大哥现在猛张的嘴巴已经足够塞进俩鸡蛋了,他一把拉过身边一个小弟,“刚……刚才发生了什么?”

    小弟犹豫着道,“刚刚……刚才似乎那小兔崽子用左眼接了王五一拳。”

    “这年头还有专门修炼眼睛的武功?”老大不解。

    “应该……没有吧。”小弟也不大确定了。

    这时候张小夕是真的生气了,没办法,谁被人把眼睛打肿心情都不会太好,也顾不得装什么高人了,怒吼一声张小夕就用头向王五撞去。

    王五一击过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得手了,心中不禁颇为自得,看来咱也是魔武双修啊,身兼智力英雄和力量英雄两种发展方向,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啊。一见张小夕冲来也是不惧,大喝一声来的好,之后……之后就用胸口接了张小夕一个头槌。

    眼前一片金星的王五却越战越勇,反手又是一拳击中了张小夕的右眼,不过张小夕也没有吃亏一口口水吐在了王五的脸上。旋即两人你抠鼻子我抓脸的战在了一起。

    留下了一群已在风中石化的众人,片刻之后大哥终于回过神来,神色不善的对身旁两个马仔道,“去,给我废了那个小兔崽子。”

    随着马仔甲和马仔乙的加入,局面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一面倒的形势,刚才还是一派宗师摸样的张小夕此刻宛如一个沙包一样被人踢来踹去。然而就在此时面无表情的豆腐姐姐却是动了起来,随手拎起了一条扁担就加入了战团,三招之后马仔甲、马仔乙和王五都只剩下了倒地痛呼的命。

    大哥一看自己小弟挨打了,顿时大怒,“臭女人,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我上,一起收拾了她。”言罢又想起什么,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唔,注意别打脸。”

    白衣美女听他喊叫,脸上也是闪过了一抹怒色,手中的扁担挥舞的好像一阵狂风,冲入了人群之中,却是势不可挡,每一次挥出必定夹佑着泼皮混混们的惨叫。

    张小夕瞪大了眼睛,嗯,也可能是肿大的。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面。

    这……这是唱的哪一出?剧本难道不应该是自己挺身而出保护美女最终俘获芳心吗?只是这美女的战斗力也太强了一点吧,当然自己也太弱了点吧。

    正在感慨之际,场上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看得出这位混混大哥也是练过两手的样子,而且练的还是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一身硬功倒也有几分火候,白衣美女的扁担抽在他的身上只能留下一个白印儿,让他稍稍疼一下却无法照成什么实际伤害,随着他的加入,场上的局面又开始变得对白衣女子不利起来。

    大哥狞笑着道,“小娘子,别挣扎了,留着力气等下和我洞房用啊。”

    白衣女子这下是动了真怒了,扁担被她舞的愈发密集了,而且开始向大哥身上的要害之处招呼,大哥一时被打的有些狼狈。

    然而张小夕却暗叫一声不好,本来他是不为豆腐姐姐担心的,他武功虽然不行,眼力却还是有点的,早就看出了豆腐姐姐或许力量上不如大哥,但身法上却是比他高出了一倍不只,交手双方身法相差一倍这说明了什么明就算豆腐姐姐没法取胜却也不会落败,毕竟实在打不过还可以跑嘛,从某一方面讲这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然而如今豆腐姐姐被对方言语所激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进攻,不但闪躲上容易出现危险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节奏已经被对方打乱了,不知不觉进入到对方所熟悉的节奏中来,体力的消耗也开始大幅上升。这样下去可大大不妙啊。张小夕一边分析一边向着旁边卖羊肉汤的小摊上悄悄移动去。

    果然不到一会儿,白衣美女的攻势有了减缓的趋势,脚步也有些踉跄了,而大哥却是越战越勇,越打越亢奋,一边用些有的没的俏皮话扰乱着对手的心神,一边偷偷的向着白衣美女的方向接近。

    就快了!就快了!大哥心中很是激动,觉得此时此刻自己智勇双全,有勇有谋简直就是在世小诸葛,想象着擒下眼前这美女后马上就能洞房花烛来着,浑身上下更是充满了力量,居然在原有的战力基础上还超水平发挥了,一套拳法被他耍的虎虎生风,甚至有了几分高手的味道。

    张小夕摇了摇头,知道不出十招豆腐姐姐就要落败了,做人果然还是要靠自己啊。这货这么说的时候显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单枪匹马被人揍成猪头的惨剧。

    果然三招之后大哥抓住白衣美女换气的瞬间一拳击出,嘴里还不忘霍霍胤笑着,“躺下吧,我的小美人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