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外事不决问村长

    整整一个上午,张小夕都灰常忧郁的蹲在大街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古装男女,张小夕只觉得吐槽不能。

    接着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除了两个追着打闹的小毛孩儿在自己面前经过了两次之外,果然所有人都不带重样的,于是心中最后一个穿到片场的希望也宣告破灭,张小夕顿时觉得鸭梨山大了。

    作为一个资深宅他倒是很有接受现实的觉悟,实际上从他早上做出救人选择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可爱的小命大概是要交代了。只是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四有宅男,一个英勇冲向禁卫一塔狂送一血的铁血汉子,一个无数妹子口中“你真是个好人”的优秀单身青年张小夕实在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条幼小的生命从自己眼前逝去,况且落水的还是一枚loli,于是裤子都没脱的张小夕(咦,怎么有哪里很奇怪)就纵身一跃,跳下了水去,岸边他刚从动漫节上买到的御坂美琴珍惜限量版手办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可惜张小夕却再也没办法帮她换衣服了。

    “啊啊啊!我的美琴酱不知道便宜了哪个混蛋啊!”张小夕脑海中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

    再睁开眼时已经到了这个杀很大的地方了,依着张小夕的意思他本来是打算再侦查一段时间的(你只是宅男本色不想动弹吧,亲),可惜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张小夕身上的一套新手服书生长衫又太过清爽,最终还是肉体战胜意志,被冻得神志模糊的张小夕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这位兄台,可知如今是哪朝哪代?”

    “俺不知道,你去问村长吧。”卖菜大叔憨憨一笑挑担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张小夕,我勒个去,还问村长,鬼知道你的村子在哪里啊。

    “这位大娘,可知如今是哪朝哪代?”

    “哟,读书人了不起啊。”抠鼻大娘脸色阴沉,“当街出考题吗?是瞧不起咱们还是怎的,大家都来看看啊,读书人鄙视人了啊……”

    落荒而逃的张小夕拉住了一个大叔,“这位长者,可否告诉小子如今是哪朝哪代?”

    “去去去,爷正心烦呢。”嫖客甲拍开了他的手(您老都一把年纪了还往妓|院钻!)。

    “这位眉清目秀的小朋友,来来,哥哥考你几个问题。”

    “有糖糖吃吗。”

    张小夕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强自笑道,“小弟弟你先回答,答完哥哥就给你买。”(骗小朋友什么的太没有下限了啊)

    “切……骗谁啊,穷鬼。”小正太聪明过人一眼识破了某人的诡计,鄙视过他之后又去找一旁的小萝莉玩耍了。

    张小夕目瞪口呆的立在原地,这尼玛究竟是哪朝哪代才有如此奇葩的群众啊,心中不详的预感咏来越盛。

    “喂,你没事吧。”身后一个声音道。

    张小夕转过身去,看见豆腐摊前一个头戴荆钗的白衣女子正皱眉望着他,神色虽冷却又带着几分关切。

    张小夕抬眼,险些以为见到了仙女下凡,即便是与在网络电视上见过的明星相比,眼前的白衣女子也是极美的,而她的美却不是那种小家碧玉的美,而是浑身上下散发着英气的美,呃,如果她的手里提的不是菜刀而是长剑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白衣女子把切好的豆腐递给一旁的大婶后,淡淡的问,“张小弟的病好了吗,就在外面乱跑。”

    张小夕这下才知道原来刚才白衣女子冷着脸不是对自己有意见,而是人家天生就是冷若冰霜型的冰山美人。

    啧啧,还有这种类型的豆腐西施啊。张小夕在心中感慨着。

    那白衣女子看他低着头不说话,眼里闪过了一丝怜悯,可惜依旧没什么表情,冷声道,“张小弟还请节哀,令尊与令堂的在天之灵一定也不希望看见你这样。”

    “嗯嗯。”张小夕下意识的点着头,诶?等等,什么令尊令堂的在天之灵,还有看样子眼前这位豆腐姐姐居然认识我!哦,不对,是我的前任兄啊。

    莫非我这是江湖传言中的夺舍穿?!张小夕从之前就感觉身体有些异样,貌似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样子,但以他从前宅男单薄的小身板儿也好不到哪儿去,再加上当时他的所有心神都在努力的思考着我从哪里来这一人类思想史上的究极问题,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身体居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身体了。

    唔,扭一扭,摸一摸,张小夕在努力感受着,这具身体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估计也不怎么运动,张小夕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再结合身上这件书生长衫,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这小子以前估计也是个家里蹲。

    白衣美女看着张小夕忽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在她的面前自摸起来,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也变色了,生气的道,“张小弟还请自重。”

    张小夕尴尬的收回正要摸向屁股的右手,脸上也是一阵滚烫,忙掩饰道,“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刚才手抽筋。”

    白衣女子本要发怒,可是看了张小夕狼狈的表情心下忍不住又是一软,叹了口气问,“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是打算找份营生,还是继续念书等着乡试?”

    “我也不知道。”张小夕挠了挠脑袋,等着乡试?开毛玩笑,高考这种神奇的经历有一次还嫌少吗,虽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宅一段时间,可是之后呢,听美女说自己这个世界的老爸老妈都已经挂掉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空空的口袋就知道肯定也没多少遗产留下来,宅着虽好,坐吃山空却是不行的。

    白衣女子闻言柳眉一竖,“堂堂男儿却只是庇佑在父母之下,连自己的前程都没有考虑过吗?”

    张小夕心底一阵各种冤,差点没喊出这位美女我可是上午才来的啊,最后却只能讪笑着说不出话。

    白衣女子看他衣衫单薄一副落魄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重话,转身盛了满满一碗豆花递给了张小夕,“喏,我这里只有这个了,你先喝一碗垫垫肚子吧。”

    一上午滴水不沾张小夕早就饿的头昏眼花了,闻言却没有接过白衣美女递过来的豆花,红着脸说,“多……多少钱。”

    “三文。”白衣女子淡淡的道。

    “我……我可能没带钱。”张小夕盯着自己的布鞋小声道。

    然而本以为回来的嘲笑和轻视却没有出现,换来的不过是白衣美女依旧清淡的语气,“那就……等你有钱了再付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