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笑一笑挺好看的

    宝石加工功能在自从方洛得到之后便不断尝试,耗费的资金颇多,成功的次数虽然较少。

    但还是有着不少的收获。

    在给了孙寒凝的母亲一个项链,家中二老各自一个健康加三的首饰和戒指,以及自己的冰山御姐孙寒凝一个首饰戒指之后,方洛还是留有一定的存货。

    本来方洛的这个戒指是打算在宫家家主宫建曜大寿的时候送出去的,毕竟后者十分的看得起自己,而且还硬拉着自己让自己参加这大寿,甚至都要送孙女了。

    虽然方洛觉得自己和宫雅见应该是不可能的。

    但自己要是没有足够的礼物赠送的话,也显得自己对他的重视不太用心。

    而且这种能增加健康值的东西对于他人来说可能是无价之宝,但对于自己来说则是平常货色算不得什么稀奇的。

    可让方洛没有想到的是。

    自己准备要送给宫建曜的戒指倒是还没送出去,就先给了眼前的龙主了。

    不过他心里也没有任何的后悔,龙主的一生正如他方才说的那句话一般“将士守国门,虽千万人,亦往矣。”

    他是那种没有出现在明面上,但在暗地里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替华夏铸成一道血肉长城的人。

    他是英雄。

    方洛虽然骨子里有着市井小民的杏格,但因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原因也是了解家国情怀。

    英雄他敬佩,若能帮忙他也不会推辞。

    “现在感觉如何?”方洛察觉到一旁的龙三那冰冷如利刃的杀气,不由得浑身一怔,只得挤出个笑容询问身旁的龙主。

    他害怕龙主再不说出他的具体感受来,这龙三都要把自己给大卸八块了。

    而且方才龙三进攻自己的时候,他敏锐的发现前者的手背上有着一道较为狰狞的伤疤。虽然已经愈合,但那手上的痕迹使她那原本可以称之为美手的小手变得狰狞可怕。

    方洛觉得这伤疤什么的自己能治,毕竟自己还帮席芷蕊以及孙寒凝二人驱除过伤疤了。

    可当方洛想起这人方才真的要干掉自己的举动的时候。

    他就是有些小肚鸡肠的不想帮忙了。

    “好好的一个女人,成天凶神恶煞,动不动杀了你,杀了你的,干啥了。”方洛在心里嘀咕了一小句。

    “感觉体内有股热流在乱窜,身体莫名的十分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我已经多年没有体验过了。”龙主如实的回答。

    “舒服就好,待会好好休息一下。这戒指一直戴着,长期效用还保质,戴着对你的身体有益处。”方洛吩咐完之后便是替龙主继续按摩,不久之后因为在之前被方洛针灸过昏睡穴的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方洛将针盒给收拾好,洗了洗手,然后对着身旁那神情冷冽的龙三说道:“这治疗一个星期一次,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就让专人给龙主按摩按摩,促进一下血液循坏终归是好的。”

    “等到下个星期的时候我再来,现在的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不离开,难道你还想在这里住下不成?”龙三反驳的说道,将龙王给体贴的盖好被子之后,便是率先的走在最前面,领着方洛原路返回。

    “住在这里我晚上还会担惊受怕的。”方洛回答道。

    他可不想住在这里,有着这样的女人在旁边,半夜三更给抹了脖子自己恐怕还没有反应过来。

    闻言,龙三满脸怒气的回头:“你是说我会吃人吗?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会杀人。”

    方洛苦笑着说道。

    其实他不太擅长和女人沟通,尤其是像席芷蕊那种不按套路出牌妩媚如妖精的人,其次就是眼前的这个极其野蛮极其暴力的恐怖分子。

    龙三愤怒的一步向前,伸手想要抓住方洛的衣领。

    本来下意识想躲的方洛看到他手中没握小刀,便是任由她置之,自己还有着大用处,这家伙可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只听见龙三愤怒的说道:“别以为你会治病,我就不敢把你给怎么了。你要是真的惹怒了我,信不信等你把爷爷的病给治好了,我就一刀把你给宰了?”

    “信,信,信!一个女人家家的,动刀动枪的干嘛啊。”方洛没把龙三的威胁给当回事。

    “我动刀动枪又怎样?你管得着吗?”

    “其实女人家啊还是笑笑比较好,那么凶猛把自己活的挺累的。”方洛叹息了一口气,突兀的开口说道。

    闻言,龙三的表情显示一僵,然后迅速的板起了脸,怒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你关心?”

    “我这不是关心,只是挽救一个内心比较脆弱的少女罢了。”方洛言正义词的说道。

    “我内心脆弱?你知不知道我杀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我面临了多少次绝境最后还是成功的完成任务并且活着回……”龙三没好气的回答道。

    “可你的心里不想这样。”方洛觉得自己有的时候得充当充当这心理学家的身份,笑着说道:“每个冷酷的人的内心都藏着一处柔软,所谓的冷酷只是不愿意将柔软给展露在外人的面前罢了。”

    “你挺像个心理医生的。”

    “谁知道了?以前我没钱的时候还真的想过要当心理医生,可这职业需要文凭,我非本专业,当不了。”方洛耸了耸肩,然后望着龙三说道:“我觉得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多笑笑。”

    “我凭什么对你笑?”

    “我也没让你对我笑啊。你可以对着别人笑,对着你想对她笑的那个人笑,指不定会有人被你给迷倒了。”方洛蛊惑道:“说不定你还会就此找到自己的真爱了?”

    “我不需要什么真爱。”龙三冷道。

    “我见过的所有说自己不想要真爱的人,在最后都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方洛说道。

    闻言,龙三先是盯着眼前的方洛仔细的看了好一阵子,然后突然的笑了起来。

    这个笑容莫名的有些甜美,给了方洛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能治好我的爷爷吗?”龙三的笑容如同昙花一现,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询问道。

    “医学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绝对,虽然我不是专职医生,但我明白这个道理。”方洛有些没有适应眼前这个女人的突然温柔,如实的说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会努力的,我也不希望他是这样的晚年。”

    “你了解他?”闻言,龙三瞥了方洛一眼。

    “不了解。”

    “不了解你就不希望?”

    “可能,英雄惜英雄吧。”方洛赖着脸皮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