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九章 我确实没有把握

    “你这是在报复吗?”龙三愤慨的询问道。

    “你要是这样觉得的话,那就是这样的。”方洛无所谓的回答道。

    他最讨厌别人威胁了,也讨厌女人玩刀;而龙三在刚刚既玩刀又威胁自己,龇牙必报的方洛觉得自己不能忍。

    因为龙三的行为让他不仅没有安全感,而且还十分的不舒服。

    “你……”

    “我?我什么我?你难道不想治好你爷爷的病吗?”方洛转过头看了龙三一眼,一脸无所畏惧的回答道。

    闻言,龙三的脸蛋不由得气的有些鼓鼓的,长长的眼睫毛眨了眨,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可奈何方洛的话语抓住了她的要害,她也没有办法报复,只得强忍着愤怒笑道:“那请问医生,你还有什么需要吗?本女子一次杏就帮你给办清吧。”

    这才对嘛。

    看着龙三的如此态度,方洛的心里有些满意,笑着说道:“那就再打一盆温水过来就行。”

    “好的,医生。”龙三冷笑着说道。

    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分的小心眼,如果刚才自己没有示弱的话,恐怕这家伙让自己拿完消毒酒精回来又会让自己出去打热水,这是在消遣自己啊这是。

    龙三还从未被人给这样使唤过。

    片刻后,龙三就拿着方洛所需要的酒精棉,端着一盆温水走了进来。

    方洛熟稔的用酒精给自己的银针消毒,然后挽起龙主的衣袖,银针往下一扎,扎在后者的手臂上,询问道:“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龙主如实回答。

    闻言,方洛点了点头,将银针给拔了出来,随后在龙三的目光之中发现这前者运用不同的插针手法将银针插进了相同的位置,询问道:“这次有什么感觉吗?”

    “还是没有。”龙主回答。

    听此,方洛没有表露出任何的表情,神色如常,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心里想的是什么。

    一旁的龙三则是目光使劲的盯着方洛的脸看,想要从他的脸色上得知这能不能治好自己爷爷的病情。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没有感觉是正常的,毕竟你这手这样的时间有些长了。”方洛轻声的开口说道,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龙三,说道:“你拿毛巾帮龙主擦擦手臂。”

    龙主叫什么。

    方洛不清楚。

    不过既然周围的人都叫他龙主,那他也就如此而叫。

    只是这名字叫出来,方洛觉得还颇有着几分玄幻的意味。

    龙三自然不清楚方洛的心里在想什么,可听到方洛的吩咐值得照做,身躯走到龙主的身前,耐心的拿着毛巾帮着龙主擦拭了一番手臂。

    片刻之后,方洛再度手持银针,运用和方才两种阵法截然不同的起手式,将银针对准龙主手臂上的另一个穴位,快速的出针。

    “这次,有感觉了吗?”方洛问道。

    龙主细细的体悟了一小会儿,笑着说道:“我这手早就没有半点的感觉了,你就不需要在这里白费力气了。”

    方洛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只是稍稍的动了动银针,询问道:“那现在了?”

    “没……”龙主想要说没有的,但突然之间确实神色一惊,惊讶的说道:“似乎有点感觉了。”

    “有种痛的感觉,酥麻酥麻的,在你刚刚扎针的地方。”龙主答道。

    一般来说当肌肉萎缩之后,那人的神经感觉就会变得迟钝或者完全消失,根本不能够感受到外界的作用力或者疼痛感。

    而这突然的疼痛感,可是龙主好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享受过了。

    这让他本以为可以波澜不惊的内心突然欣喜若狂。

    “这证明你的肌肉还有着感觉。”方洛笑着点头:“你这病,有治疗的希望,而且希望又大了一小分。”

    方洛对着龙主身上的不同的部位,而龙主的反应则是十分的吃惊,因为他发现自己原本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的那些部位都突兀的有着一种酥麻的疼痛之感。

    方洛想要继续插针到龙主的其他穴位之上,可是猛地就是看到了龙主身上拿到十分狰狞的伤疤。

    “龙主,你这么大的一个伤疤,怎么来的?”方洛看着这伤疤的覆盖面积以及皮肤状态,便是心中清楚自己就算插针进去,龙主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只是有些疑惑这伤疤的来历。

    “岛国当时的武道巅峰人物所伤。”龙主起初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但当说到那人的时候,便是一脸的暴戾凶恶的神色,如同想到了那十分惨痛的往事一般。

    他的双眼如利刃,长发飞扬。

    而且爆裂且浑厚的气势散发而出,如同进入了战斗和自我保护状态一般,就连胡子都是根根翘起。眼神里满是杀机,整个眼睛里都是充满了嗜血的红色,似乎有些不甘心。

    岛国武道巅峰人物?

    方枫突兀的想起自己的随机任务还有着让自己打败岛国武道巅峰人物的任务了,现在看看这个人物的难度还不是一般的大啊。

    毕竟眼前这个一生命运可以称之为传奇的龙主在他的手上都是吃了些许的亏。

    “爷爷,不要犯怒啊。等到你的病好了,那些以前的仇人你都可以去重新面对了。”龙三看到龙主如此模样,赶忙抓着他的手臂劝慰道:“而且,那人已经被你打成废人了,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功力了,下次见面就是你眼前的蝼蚁了啊。”

    如此血淋淋的对话在方洛的耳里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毕竟凶残的龙三和狂枭的龙主本就应该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样才是最正常的。

    “你身上的病看似是渐冻症,实际上不是。”方洛说道:“你的身上有着不同的毒素,而且都是慢杏毒药,一般时候察觉不出来。但当你长时间没有于意的话,那这毒药就会腐蚀你的身体,破坏你的神经,你的如此模样,就是这毒药所致。”

    “而且根据我当时插针所看,这里应该就是起源点。”

    “也就是说,当时岛国的人下毒了?”龙三问道。

    “可以这样认为。”方洛点头。

    “那群倭寇可真是卑鄙。”闻言,龙三一脸愤慨的骂道:“那能够治好吗?”

    “尽力而为吧。”方洛没有托大。

    “尽力而为,尽力而为,尽力而为这四个字实际上就是没有把握的代名词罢了。”龙三撇了撇嘴,对于方洛的这句话有些嫌弃。

    “本来就没有十足的把握啊。”方洛笑了笑。

    他对于这个事实承认的十分之快。

    这话一出来,顿时就是让龙三一愣。

    起初她觉得自己要说些鼓励的话来鉴定自己爷爷的信心才行,可是方才下意识的为了打击方洛,既然有些将实话给说出来了,这让龙三有些悔恨。

    心里还想再针对方洛几句的,但是害怕这无法无天的家伙直接说不能治了。

    龙三想到这里,只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安静的站在一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