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六章 爷爷

    在踏入会议室的时候,方洛本就以为病人位于在这栋小楼中的哪个房间里,可当他真正的得知实际情况之后,却是稍稍的吃了一惊。

    因为病人的真实所在位置,跟他所想的根本不一样。

    被称之为龙三的黑衣女子走在最前面带路,方洛走在中间,于玉龙则是走在后头。

    二人夹着方洛一人前行,这让方洛觉得这气氛有些过于的压抑。

    三人乘着楼房的专用电梯下楼,随后穿过这疗养院内的一片小树林,绕过了几处华夏特色的假山,最后沿着一条曲折的小路。

    在能看到一条小溪的时候,方洛也是看到了小溪旁的宅院。

    曲径通幽处。

    方洛的心里想出如此一道诗词。

    这院落的面积比较大,并且建筑风格完全是古华夏的风格。

    朱漆木门,高墙红瓦看起来十分的精致。

    在这么一个依山伴水的地方,能够看到如此一个具有华夏风格的宅院,这让方洛觉得内心十分的吃惊。

    宅院的门口正站着一个笔直的中年男子,男子此时傻呵呵的笑着,看到方洛和龙三等人进来的时候,开口说道:“龙三,玉龙,你们这是带着医生来了?”

    “是的。”黑衣少女点头说道,语气中对于这个笔直的中年男子有着几分的尊敬。

    察觉到这些的方洛不由得正色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中年男子,他有些觉得这男子的身份有些不一般。

    可这男子的站姿不像军人,神色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凌厉之感,站在这里就跟个普通的大叔差不多。

    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是谁?

    这是方洛的疑惑。

    方洛在打量着这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同样也是在打量着他,看了些许之后,便是笑着说道:“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格外的出色,走吧,你们进去吧。龙主在里面等着你们了。”

    闻言,黑衣少女再度恭敬的点了点头,领着方洛走了进去。

    而于玉龙似乎没有能够进入其中的权利,只是站在院落的外面静站着。

    “待会不许乱说话。”走进院内,刚踏进大门,黑衣少女就是转过身看了方洛一眼。

    “为什么不说话?”方洛有些费解的说道:“我是医生,而且中医之中有着望闻问切四道工序,其中问就是需要医生问,病人回答的……”

    黑衣女子看到方洛居然反驳,脸上便是做出了气愤的姿态,咬着牙齿说道:“不让你说话就是不让你说话,你要敢乱说话的话,你信不信我待会直接杀了你?”

    凶残的女人连带着说话和威胁人的姿态都是凶残的,这样子的一句话有些杀气十足。

    如此暴躁的脾气,方洛想不清楚这样的女人以后谁能够将她给降服住。

    “随你。”方洛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

    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见此,黑衣少女这才满意,推开那颜色有些剥落的木门,有些小心翼翼的带着方洛朝着里面走进去。

    刚踏进院子里,方洛还没来得及注视四周,顿时就是听到一道苍老的怒喝声音传来:“龙三,我不是说过不允许带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黑衣少女见此,再度回头瞪了方洛一眼,就在后者费尽心思想要搞懂她这眼神里的含义的时候。

    女子便已经快速的走进屋子里。

    没过多久,这屋内就是传来交谈的声音:“龙主,我只是带个中医医生进来帮你按摩按摩而已。”

    “按摩?按摩需要不了他们,在这里的人都可以做这件事情。”老人的声音里充斥着方洛并不理解的怒意:“你让他走吧,我不想见任何人。”

    “爷爷,难道你也不想见我了吗?”龙三突然委屈的说道。

    仔细听着屋子内的交谈话语,方洛差点儿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怎么都想不到刚才说话十分暴力而且还把玩刀子比划的凶残女人,在顷刻间就会变得有些娇滴滴。

    难道,每个女人都有着传说之中的另一面吗?

    如此想着,方洛突然希望孙寒凝能够像那凶残女人刚才的语气一样,对着自己娇滴滴的撒娇一次。

    这感觉,真的是能让人的骨头都酥了。

    同时他终于也是清楚,之前为何于玉龙不肯让医生去面见患者了。

    感情不是他不肯,而是患者不肯啊。

    “待会你要是进去的话,说话可得小心一点。龙主的脾气不太好。”这时,那原本把守大门的中年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方洛的身旁,小声的开口说道。

    龙主?

    龙主是什么意思?

    方洛想不明白。

    “爷爷,你就让他进来试试嘛。他按摩技术真的很好的,如果你待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话,那我以后就不要再让他来了。”黑衣少女还在屋内给那倔强的老头做着思想工作:“好不好?”

    “不用了,你让他走吧。”老头开口说道。

    “龙三,你们这些人在外面做些什么我都是清楚。别看我现在脚不能动手不能抬,但其实你们做什么事情,根本瞒不过我。我劝你们还是把这些征调过来的人全都给解散了吧。”

    “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心里清楚,无药可救,根本不需要为此浪费国家的资源。”

    “爷爷,我们也知道我们瞒不过你。但是,您还有那么多的弟子以及学徒们都在关心着你啊。之前几位爷爷都是亲自打电话过来交代,让我们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都要将你的身体给治好。你不治的话,我也不好跟他们交代啊。”

    龙三说道。

    “交代?我需要交代什么?我亲自做出来的决定,用得着给谁交代吗?”老人的语气依旧是十分的愤怒,可在方洛的耳里听来,他感觉到这股声音其实已经软了许多。

    “爷爷,你就不要让我们为难了好不好,你就让医生进来给你们看看吧。”龙三声音里满是期待,如同孙女跟爷爷讲话的语气一般的开口说道:“如果医生说你没法治的话,那我们也就不再带人过来了。这样的话,我们也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你看这样好不好。”

    屋内的老者没有继续开口,老人似乎是在思考。

    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方洛这才听到那重重的叹息声,以及老者再度开口的声音:“可我这幅模样,也根本见不了什么人。唉,也罢,就让他进来看看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的,谢谢义父,我这就让他进来。”龙三语气十分高兴的说道。

    随后就是快步的跑了出来,对着方洛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跟我进去,待会不允许说话,一定要说你能够治好义父的病。”

    “好。”方洛也清楚这件事情比较的棘手。

    如果自己真的说治不好的话,那岂不是把希望都给断绝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