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可他渡不过

    从席芷蕊的办公室内仓皇逃窜回洛川电子公司的方洛,直到现在内心依旧心有余悸。

    席芷蕊是妖精。

    魅惑力天下无双。

    自己这脑子一发热给自己捣鼓出来的东西虽然在当时是爽快了,但是日后就有些麻烦了。

    “我这没用桃运符啊。”坐在办公室里的方洛无奈的说道。

    忽的,方洛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连忙跑去将门打开。

    便是发现韩诗卉带着一位老者正站在门外,老者白发苍苍,胡子较长,方洛看到他的时候,下意识的对着老者身旁的韩诗卉询问道:“韩诗卉,你把你爷爷给带过来了?”

    “……”

    片刻后,老者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韩诗卉则是不管方洛愿不愿意的直接坐在后者的身旁。

    方洛特意招聘的助手在帮三人倒完浓茶之后便是离去,这时老者轻轻的褥了褥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老朽姓:权,名:鸿畴。”

    闻言,方洛听着权鸿畴的这个姓,便是发现这人不是韩诗卉的爷爷啊。

    若是的话,后者哪还敢坐在自己的身旁啊,只是一想到方才二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自己那下意识的以为权鸿畴是韩诗卉的爷爷,倒是闹了一个笑话。

    此时他看了身旁的韩诗卉一眼,似乎是再说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不提早提醒自己。

    后者见此只是耸了耸肩,没有任何想要回答的意思。

    “我姓方,名洛。权老爷子叫我一声小洛就可以了。”方洛虽然不认识权鸿畴,但秉持着尊老爱幼的原则,而且后者能够跟韩诗卉一起前来,身份地位自然非贵即尊,也是笑着说道。

    “哎,赫赫有名的方大师怎么能够被我称呼为小洛了?老朽托大喊你声方洛都觉得有些不合理数了,哪还能称呼你为小洛啊。”权鸿畴笑眯眯的说道。

    闻言,方洛一愣,用手肘顶了顶身旁的韩诗卉,小声的询问道:“这位老爷子是谁?”

    “权鸿畴啊,他自己都介绍过了。”韩诗卉回答。

    “我说他是干什么的。”方洛对于韩诗卉的这个回答有些不满意,紧接着再度询问道。

    “知道我为什么被人称作雏凤吗?”韩诗卉轻声的问道。

    “为什么?”

    方洛哪里知道韩诗卉这南方雏凤称号的由来啊。

    “他算的,他当年算了一卦说我是南方雏凤,然后我就真的被人称之为南方雏凤。”韩诗卉耸了耸肩,声音平静的说道:“他是算绝,华夏的算绝。”

    闻言,方洛再度一愣。

    这年头能够被人称之为绝的人不多,能够有“绝”字后缀的无疑都是相对应行业里响当当的人物。

    难怪方洛起初看到权鸿畴的时候觉得这人的面貌和名字有些熟悉了,感情就是华夏第一神算子算绝啊。

    他来找自己干嘛?

    方洛有些纳闷,他可没有傻到认为权鸿畴找自己是为了算命。

    “哪里哪里,这都是虚名而已。”方洛知道权鸿畴的身份之后,也是正了正神色。

    闻言,权鸿畴笑了笑,方才方洛和韩诗卉的小交谈,他也是听在耳里,此时如同一个和蔼老人一般语气平静的说道:“怎么可能是虚名了?方先生的命格扑朔迷离,难以预料,如此命格乃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所见,算出些许却又觉得不会如此。单凭这如此命格,方大师的名号与你便是当之无愧。”

    方洛得到系统之后命格就是扑朔迷离了,毕竟谁也不知道他在下一秒会用系统干些什么。

    权鸿畴算不出来这也是正常,毕竟有着算命技能的方洛自己也算不出自己来,而且但凡跟自己有着一定接触的人,命格也会变得十分的难算。

    只是,方洛不清楚权鸿畴来找自己干嘛。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他要跟你比算命。”韩诗卉看到方洛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神色,开口说道:“你最好算赢他。”

    闻言,方洛的心思微动。

    “权老先生的命格也是独特,本是大富大贵儿孙满堂之象,但因为算命这东西有伤天合。而这道理全老先生你也是清楚,终生未取膝下无字无女,并且还有着些许改命的迹象。”方洛也是轻笑着说道。

    韩诗卉的话语提醒让方洛想到了些许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似乎确实要和权鸿畴比比算命方面的事情。

    闻言,权鸿畴的神色稍动,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方洛,眼神中闪烁着些许的异样之色。

    方洛与其对视,二人仿佛多年未见,又像是武林高手一般,此时在用眼神比武式的。

    一旁的韩诗卉虽然不懂玄学,可看着权鸿畴和方洛都是一脸神色凝重,二人一动不动互相对视的模样,便是没有打扰。

    良久,权鸿畴摇了摇头,眼神惊骇不已,有些失落的说道:“看不透。”

    对面的方洛则是淡然的开口:“权鸿子。”

    韩诗卉听着二人的交谈,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心中也是清楚在方才,二人应该是进行了算命方面的较量。

    刚刚的那一次简单的对视,便是一场交锋。

    一场不见血的交锋。

    “方大师,你觉得我给你身旁这位韩女士的南方雏凤的称号如何?”权鸿畴此时神色也是正经了起来,收起了自己的笑眯眯,注视着对面的方洛询问道。

    “算的不错。”方洛回复道。

    韩诗卉听此,并未表现出太大的吃惊,仿佛方洛和权鸿畴的交谈点不是她一般。

    “那你觉得我给予的北方卧龙的称号又如何?”

    “也不错。”

    方洛和斐风华见过面。

    韩诗卉当时领着斐风华和他见面的时候,他便是帮其算命,自然也是知道了他那北方卧龙的称号。

    “大师你如何看待这二人?”权鸿畴的称呼此时对于方洛已经改成了方大师,神色正经的询问道。

    “南方雏凤是真雏凤,北方卧龙是假卧龙。”方洛不动声色的回答。

    “为何如此说?”权鸿畴询问道。

    “北方卧龙命中有劫。”

    “劫以渡过便是可以龙翔九天。”权鸿畴迅速的开口道。

    “可他渡不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