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一章 救命恩人

    静。

    整个餐厅死一般的沉静。

    宫家的人全部都是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的方洛,只觉得这方洛莫非对老爷子做了什么不成?

    感觉到气氛十分尴尬的方洛也是连忙的站起身来,说道:“老爷子,这可使不得啊。我是晚辈,哪能让你们敬酒啊。”

    有着系统的方洛本就是一个未来会站在顶端的男人,但这毕竟是宫家的家宴,自己一个外人进入能坐主席本就有些不像话。

    此时第一杯酒,宫建曜还要宫家的人举杯先敬自己,这似乎就使原本本不好意思的氛围变得更加不好意思了起来。

    方洛今日不是开车来的,因此喝酒也无所顾忌,端起自己面前的白酒杯,直接说道:“这第一杯酒,我敬各位。”

    说完,便自个儿一个人先干为尽了。

    一旁的宫建曜看着方洛的如此举动,十分的欣赏,笑了笑,随后也是把自己的杯中酒给一饮而尽。

    桌上的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杯喝酒。

    “方洛,是我的救命恩人。”本以为这事已经过去的宫建曜宫老爷子,在片刻后突然出声说道。

    方洛愣了愣,随后解释道:“算不上,算不上。”

    他上次算命的时候也没太在意,只是含糊的说了几句。

    这宫建曜能够记住并且牢记在心那是他自身的运气,方洛顶多就是出言提醒了几句罢了。

    这种救命恩人的称呼,他心里可以这样想,但当面说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餐厅内的其他人听到宫建曜老爷子这句话的时候,全部都是内心一惊,双眸瞪得老大的看着宫建曜身旁那有些不好意思的方洛。

    “若是没有他,别说几日后我的大寿了,就算是此次的家宴,你们都算见不到我了。”宫建曜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弄出好大的动静,而后他怒声的喝道:“我让你们敬酒,你们就得敬。你们的一切是我给的,那我自然就能够收回。”

    “你们,现在这是在忤逆我的决定,也是在瞧不起我的救命恩人啊。”

    说着,宫建曜的眼神扫视全场,喊声的说着。

    在场的些许宫家人心里想着的是方洛是你的救命恩人,并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没理由放弃自己的身段去接受他,而且指不定方洛是瞎猫碰见死耗子了。

    更何况,你让我们敬酒的时候,也没有把话语里的意思给说明白啊。

    宫德曜看到有些发怒的宫建曜,只得笑着开口劝道:“爸,你别生气啊,你之前也没明说。这下子,这件事情说清楚了,大家记住了也就行了。”

    “不行!”宫建曜怒声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今天特意要邀请方洛前来参加自己家的家宴吗?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们,方洛是我的恩人,自然便是我们的座上宾,我们应当以礼相待。”

    当然,宫建曜其实还有着几分心思没有讲出来。

    是关于宫雅见的。

    他如此大费周章,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为了宫雅见。

    而此时就连宫建曜老爷子都发火了,其他人就算有着意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生反驳。

    只是他们看向方洛的眼神有些诡异,大家都觉得这家伙是踩了狗屎运,攀上了老爷子的高枝,从而有着此次一飞冲天的机会。

    可方洛,又有什么资格值得老爷子如此大费周章了?

    仅仅是为了救命恩人吗?

    一些聪明的人也是清楚宫建曜的如此安排,可是有些不简单,似乎是在别有所指。

    宫弘厚以及宫德曜几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不远处那吃饭都美如画卷的宫雅见,后者依旧淡定如常的吃饭夹菜,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神色。

    如此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这餐饭自然也不可能吃的热闹。大家都沉默着,很快的,便是有着几个小辈儿闷闷不乐的放下筷子。

    主席上的宫建曜也不在乎,自个儿和方洛碰了几杯酒之后,便是扣着杯子,吃了几口饭菜。对于一旁的方洛那可是十分的热情。

    而宫建曜的胃口好,宫德曜和宫弘厚等人也只能够陪着,根本没有谁敢提前离席。

    许久,宫建曜放下筷子,结果一旁佣人特意递来的毛巾擦拭了一番嘴巴,站起身来说道:“方洛,你和雅见到我书房来一趟。”

    闻言,方洛和宫雅见双双对视了一眼,便是跟在宫建曜的身后想向他的书房走去。

    “老爷子,这看似是给那个外人方洛立威,实际上,是给雅见这小丫头立威啊。”

    宫德曜见到宫建曜离开的背影的时候,小声的低喃道。

    宫家这么大的豪宅,就连厕所也是比一般的要大,宫建曜的书房自然是庞大无比。

    可实际上,庞大的书房里面并没有摆放多少家具,甚至书柜之上,也没有摆放太多的书籍。

    “坐。”宫建曜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说道。

    闻言,方洛和宫雅见只得并排坐在一起,宫建曜则是坐在他们二人的对面。

    “老爷子,其实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和他们生气。”方洛说道:“我只是出言提醒了一句而已,这救命恩人可谈不上,也犯不着为了我而如此。”

    “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古人说的话,我们可不能忘记。”宫建曜说道:“你帮了我,并且帮我化解了一个大劫,这就是恩,哪怕看似滴水,但实际上也有着泰山般重。”

    方洛只得苦笑。

    没有想到眼前的宫建曜居然会如此执着,还真是一个倔脾气,自己认定和决定的事情,就算有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宫建曜看着方洛,再度的说道:“方洛啊,其实我这看起来是帮你立威,实际上是为了我家孙女。”

    闻言,方洛一愣。

    “雅见那不成器的父亲不了解她,可我这个做爷爷的可是十分了解的。她可是心比天高,而且一般人都不会放在眼里。既然她对你不排斥,那就证明着你们二人有着一定的发展空间,这帮了你,就等于帮了雅见,也能够帮她服众。”

    “另外,之前我对宫弘厚那不成器的家伙说的话可不是气话,只要你愿意娶雅见,她要是不反对的话,我就敢把她嫁给你。”

    宫建曜自然不会因为和方洛的短短几次见面之缘就做出如此的决定,事实上宫雅见对方洛的不排斥是其一,第二则是方洛的算命技巧,第三则是方洛的那份资料。

    这份资料看似正常,可很多自己需要重要的关注点都是被隐藏了。

    资料上面写着“绝密。”

    有着“绝密”二字保护的人,身份背景都是不简单。

    有着如此的人和宫雅见交好,二者结合,其实也是对宫家的帮忙。

    方洛没有想到宫德曜会说出如此问题,他连忙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宫雅见,只见到后者正低头想着什么,完全没有想要给他解围的样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