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卧龙雏凤

    华夏之中高人很多。

    其中算命之道有人曾是天下第一,那人被尊称为“命绝”。

    算命一绝。

    他曾说过:北方雏凤斐风华,南风雏凤韩诗卉。

    他也说过华夏当今年轻一代在这二人面前都算不上什么。

    即便是和韩诗卉以及斐风华身份地位同等级别甚至家世财富更为显赫的年轻人,都未曾得到命绝的如此夸赞。

    命绝在华夏名流之中堪称大师。

    他的一句话,便是让华夏的名流们都为之震动。正因如此,被他所夸赞的斐风华和韩诗卉二人都如同明珠宝玉,闪闪发光了起来。

    “仅仅只是一个海都,就能人才辈出,英雄豪杰如过江锦鲤。更别提京都了,华夏地域广博,才俊众多,我区区一个斐风华,又怎么担当的人北方卧龙的这句话?”斐风华听到韩诗卉的话语,那原本羞涩的脸就更加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摇了摇头说道。

    对此,韩诗卉也是深有同感,说道:“命绝这替我们算的命,实际上是害了我们。”

    虽说韩诗卉和斐风华二人都因命绝的这番话时而受益,他们收到了华夏各大势力的关注。

    甚至只要表现的稍稍抢眼些许,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大家的认可,各种资源堆砌而来,就算你不想出人头地成为人中龙凤都难。

    可同样,他们也因命绝而受害。

    毕竟二人都还年轻,有着一颗自由散漫的心灵。而此时虽然有人捧他们,那也定然有着很多人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这让二人都觉得压力很大。

    “说到命绝,这命绝也要来海都了。”斐风华叹了口气,说道。

    “他来海都干嘛?”韩诗卉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步行街旁边的小吃街内,果汁店烧烤店炒冰店等等店门林立。

    “网络上最近闹出了一个方洛方大师的传闻,他挺感兴趣的,所以他想要来见见。”斐风华无所谓的说道。

    闻言,韩诗卉的身躯稍稍的一颤。

    她缓步的走进一家炒饼店,在店内那些顾客们震惊和惊艳的目光之中,她掏出自己的钱包,麻利的数了钱。

    随后径直的走出店外,斐风华守候在门口,韩诗卉问:“他找那个网络上的方洛方大师干嘛?”

    “或许是觉得这个方洛方大师算命厉害,或许是觉得那人是个江湖骗子,命绝有些看不下去了呢?他的心思,我们也揣摩不透。”斐风华笑着说道,随后问道:“倒是韩诗卉你,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过这样的生活。京都大学不去,国外所有名牌大学也不去,居然选择了海都大学。”

    “你觉得你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

    “有意思。”韩诗卉回答道:“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我很喜欢,而你,斐风华,你一点都不接地气。”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接地气?”斐风华笑着说道:“你进入海都大学,你会和常人一样出入在学校里,甚至会参加学校的活动,你会在这些小店铺里买东西……可是,你依旧是高高在上。你一直都是出于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们,而周围的人们也指在仰视着你。我们和他们,原本就不是一类人,难道不是吗?”

    说到这,斐风华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那一嘴雪白的牙齿也是露了出来,笑着说道:“他们击破头脑都进入不到我们的世界之中,所以我也不会轻易逾越这个鸿沟,去主动的进入他们的世界。”

    “接地气,并不代表着我要放下我的一切,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也没必要进行无所谓的纠葛。”

    “所以你就觉得你一直要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像神一样?”韩诗卉瞥了他一眼,问道。

    “我们现在做的任何一种事情,对于一些他人而言,都是所谓的高高在上。因为你走到哪里,随意的做上一些事情,都可以轻易的改变一些人一些事的命运和方向。就如同你在海都大学和腾比大学的辩论之中的表现来看,其实你也是神。”斐风华笑着说道:“我们不同的就是,我是一个不做事不主动露面的神,而你是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神。”

    “我可不是什么神。”韩诗卉说道:“神这个词汇对于我来说,太遥远了。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拥有着可以改变命运的能力。那既然我有着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用他去改变周围一些人可怜的命运一些可悲事情的最终结局了?我喜欢这种改变的感觉,仿佛能看到那些人在我的眼前重生一般。”

    “这是帮助。”

    斐风华继续笑着,说道:“对于你的这个看法,我和你不相同。我更喜欢的是去破坏和顺其自然,人在生气的时候喜欢摔杯子,是因为破坏比改变更加具有成就感。改变耗费的时间太久,而破坏,可以更直观的达到我想要的结果。”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是,有很多人一直希望着我们能够在最后走到一起啊。”斐风华笑着说道:“命绝权鸿畴这个老家伙在给出北方卧龙南方雏凤的称呼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已经被绑定在一起了。”

    “绑定?你觉得我们是绑定?”

    “总会有人觉得我们被绑定在了一块,毕竟有人提及你,有人就会提及我。”斐风华眼神幽深的说道:“卧龙雏凤,龙和凤本该在一块。”

    “可你不是卧龙,我也不是雏凤,权鸿畴这样说,但不代表绝对的准确。”韩诗卉冷冷的说道:“我是韩诗卉,海都大学学子韩诗卉,韩家韩诗卉,仅此而已。”

    “韩诗卉,你可真高傲。”

    “你又何尝不是呢?”

    忽然,韩诗卉的眼神瞬间一亮,似乎是在茫茫的黑夜之中找到了一抹光芒,说道:“斐风华,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朋友?”

    斐风华的话才刚刚问出来,便发现韩诗卉已经朝着路边一家饭店快步的走了过去。

    见此,斐风华笑了笑,也在跟在她的背后慢悠悠的走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