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一十三章 真话符

    “你做人贩子的事情,还想藏着掖着?”局长瞥了彭浩壤一眼。

    “人贩子?什么人贩子?局长,你说的这句话可就不对了啊。我彭浩壤做人可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正经的生意人,而且还经常搞搞慈善什么的。你们现在居然诬陷我是个人贩子?你们摸着你们的良心,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我这样一个老百姓,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彭浩壤此时演技爆发,一脸痛恨无比的模样。

    方洛坐在椅子上,目光看着彭浩壤,笑着说道:“彭浩壤,彭总。你可千万别狡辩了,你是什么人,我看一眼就能够清楚。你的人贩事业可是你的第一桶金,而且到现在也没放弃这个事业。当初你和你妻子还有几位朋友就是干这行开始赚钱发家的,不过你妻子的报应来得快,居然被病死了。”

    “还真是,善恶有报,你说是不是?”

    说这话的时候,方洛紧紧的盯着彭浩壤的双眼。

    俗话说,眼睛啊,就是人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内心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够从双眼中体现出来。

    闻言,彭浩壤面无表情,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的望着前方的方洛,说话的时候这眼神都没有移开过半分:“我可不知道你现在在跟我说些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既然你认为我是人贩子,那就请你拿出相应的证据来,如果没有所谓的证据。那你们就是口说无凭,就是对我的污蔑。等我出去之后,我一定会大肆通报这件事情,让你们知道污蔑我这样一个平民百姓的下场。”

    起初听到方洛那神秘话语的时候,彭浩壤的心里还真的有几分紧张。

    因为前者口中那说的事情句句都是真的,这方洛到底是怎么能够清楚自己以前事情的,他也不清楚。

    不过彭浩壤看着警察局长目前的神色,紧张的心理也就被慢慢的平复了。

    毕竟这样询问自己那肯定是还没有证据,既然他们还没有证据,那自己现在还需要怕个篮子?

    “彭浩壤,彭总,你可千万别紧张啊。你所经历的事情,我现在可是看出来个七七八八了。解释什么的也没必要的,坦白从宽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能够清楚。”方洛笑道。

    闻言,彭浩壤冷笑一声:“哼,坦白从宽?我没做任何事情就是我的坦白,为什么我口里的句句真话到了你们眼里就全是所谓的假话了?”

    “因为你就是在说谎话。”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彭浩壤听着这句话,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警察局局长将方洛给拉出审讯室门外,方洛有些疑惑的询问道:“不问了?”

    “问不出什么啊,你看看他,那气定神闲的模样,都跟一条老油条一样了。与其跟他打嘴仗,倒不如从其他方面寻找突破口,咱还是再找找吧,别审讯浪费时间和口水了。”

    警察局局长无奈的说道。

    “谁说审讯不出来什么?”方洛清楚跟彭浩壤磨嘴皮子是不行的,这人都有一张嘴,是非黑白皆可颠倒。

    “方先生,你还要继续?”警察局局长无奈的问道。

    “嗯,为什么不继续?”方洛笑道:“指不定待会进去,他就良心发现,全部招供了呢?”

    “好吧。”警察局局长见到方洛如此笃定的模样,也只好点了点头。

    审讯室内的彭浩壤看到这方洛和警察局局长二人又走了进来,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望着他们:“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坦白从宽哦。”方洛说道。

    “我现在就是在坦白,我是个普通人,是个小商人,仅此而已。”彭浩壤觉得这方洛应该是被自己给逼急了,现在疯狂念叨着坦白从宽,坦白从宽什么的。

    要知道,只要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无论是警察局局长还是方洛都不能审判自己。

    没有证据,就是彭浩壤最好的保护伞。

    他干嘛要坦白从宽,从而给自己自找罪受?

    “方先生,这家伙嘴硬的狠,而且我们又不能动刑啥的威逼利诱。可这家伙的防御意识太强了,现在我们又没有什么证据,真的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一旁的警察局局长听到二人这样没有营养的话题,无奈至极的说道。

    闻言,方洛脸上没有半点的着急,伸手点开了系统面板,使用了那刚被自己抽到的真话符。

    “指不定现在他就良心发现了?”

    方洛说道,随后目光看向那被自己使用了真话符之后,神色一凝变得如同机械人一般神态的彭浩壤。

    “姓名?”

    “彭浩壤。”

    “杏别?”

    “男。”

    “你跟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我是幕后黑手。”

    “你的同伙……”

    方洛一开始还想省着这真话符不用的,但是看着如此的情况,不用的话还真有可能被彭浩壤这货给开脱掉。

    因此,也就忍痛的使用了一张真话符。

    审讯室外,警员们正在议论纷纷。

    “哎,你们说说这姓方的和局长一起进去审讯,能行吗?”

    “依我看啊,这结果可有些玄乎。毕竟我们这些专业人士都没有能够问出什么来,他一个啥都不懂的人在里面,能有什么办法?”

    “咱局长怎么那么相信他啊,而且还对他毕恭毕敬的,基本上有求必应。谁来告诉我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刚刚听到咱局长接电话了,听那声音都是一些省城的大佬。而且是好几个省城大佬接连的打电话过来,局长在接完电话之后,就疯狂的派人往那XX街上找,说是要找一个叫方洛的人。可能是跟那几位省城大佬有着一定的关系吧。”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姓方的背景挺大的啊。”

    “背景大不大也不是咱现在关心的事情了,咱们现在可得注意这最后的结果是啥。要是最后还不能够审问出什么的话,只怕咱局长要倒霉了。”

    “哎,看运气吧。”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