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七章 吹皱一池春水

    方洛和韩诗卉二人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街边不知道绕过多少的行人,每当有人经过的时候都是不由得贪看了二人几眼。

    韩诗卉不用多说,外貌无双气场无双站在哪里,哪里便是人群视线的焦点。

    方洛虽然衣着偏向于手工制作和私人订制,并不显眼,但因为身上有着+3的魅力值吊坠的原因,也是让人无法忽视。

    总之,二人郎才女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二人是一对情侣。

    晚归的情侣们手牵着手从二人的身前走过,脚步轻缓,裙摆飞扬。脸上的笑容如那绽放的百莲一般,在灯光下让人不由得有些羡慕。

    晚风吹来,海都夜晚的风总是有些过于的凉爽和寒冷。

    方洛看了看身旁的韩诗卉,后者穿着一身礼服看上去有些单薄。

    他脱下了自己的西服,披在韩诗卉的身上。

    “这是你第二次主动给我披衣服了。”韩诗卉的面色有些欢喜,似乎是在炫耀一般,转身看着方洛。

    “我是怕你着凉。”方洛回答。

    这海都的夜晚本就充满着凉意,寒风袭来也自然带动了气温的下降。

    韩诗卉身上只穿了一条长裙,胳膊和小腿全部都是裸露在外面,自然难以承受这寒意的侵袭。

    方洛觉得自己亲自给他披上自己的西装,纯属于自己的绅士风范罢了。

    “怕我着凉是其一,在乎我是其二。”韩诗卉望着前方漫长的道路,缓步的前行着。

    “你是我朋友,我肯定要在乎你啊。”方洛说道。

    “可我不想跟你做朋友。”韩诗卉的步伐一停,眼神灼灼的盯着眼前的方洛。

    这世界上有两件事情让人非常困难。

    一是问别人“你爱我吗”,另外一件事就是亲口对人说“我爱你。”

    这话韩诗卉也都没有亲口说过,但是她的旁敲侧击和尽可能直白的话语定然已经将自己的意思给传达到位了。

    可偏偏,方洛对于自己的表现,就跟一块木头似得。

    韩诗卉清楚方洛是对自己的心意视而不见,可心高如她这般的女子定然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更直白点的说,我喜欢你!”韩诗卉没有心思和方洛在这里打太极,她自己更加的主动了起来。

    闻言,方洛内心一动,诧异地看了韩诗卉一眼。

    她身上穿着自己的西服,她伸手抓着这已经披在她身上的西服。

    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下,女孩子的眼神毫不退让的和自己对视着,这让方洛的心开始慌乱了起来。

    这眼神,如同一阵清风,吹皱了一池春水。

    方洛不敢和韩诗卉对视,似乎是做贼心虚似得,赶紧把自己的视线给转移开来。

    “你饿不饿?”方洛转移着话题。

    他从来都没有被任何的一个女孩子倒追过,此时这事情发生了,可他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

    “饿。”韩诗卉盯着方洛的脸说道。

    “那我们买点吃的吧。”前方是一条小吃街,行人熙熙攘攘热闹无比,方洛领着韩诗卉前去买了不少的东西。

    “这也是你第二次主动给我买吃的。”韩诗卉没有因为方洛的转移话题避而不大而气馁,她缓缓的开口说道。

    “那个韩诗卉啊,这,我比你大,而且……”方洛听着韩诗卉的话语,左右为难了起来。

    “没有什么而且不而且,两方若是有情,身份地位年纪甚至杏别都不是任何的问题。”韩诗卉迅速的插嘴。

    有的时候和一个高智商的女孩子交谈很轻松,有的时候和一个高智商的女孩子交谈又很累。

    因为她总能从你的话语中找出自己的漏洞,然后迅速的为了服务自己的论点而进行反击。

    “把手伸出来。”韩诗卉对方洛说道。

    闻言,方洛有些诧异,但还是照样做了。

    可在他伸出来之后,一只柔若无骨的细手抓住了他那宽厚的手掌。

    这让方洛有些紧张的看了韩诗卉一眼,后者神色如常,看着这逛着小吃街的情侣们,说道:“他们都是这样子的。”

    “可……”方洛还想要说些什么。

    “我没有主动扑到你身上,便是我最大的退步。”韩诗卉说道。

    这样的一个女子,总能够将人内心的心思给彻底的抓牢固。方洛有些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够将韩诗卉的手给直接甩开吧,这太伤女孩子那脆弱的心灵了吧。

    韩诗卉没有去想自己是不是太主动了。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的话,方洛这人会一直跟自己打着太极不知道要让自己等到什么时候。

    韩诗卉一直都是一个强势的人,敢爱敢恨,爱就说出口。

    她可不希望等到自己容颜苍老,或者继续浪费着自己每一天的时间。

    因为每浪费一天时间,这能够陪伴在方洛身边的时间也就短了一天。

    正如方洛为了孙寒凝选择主动出击一般,韩诗卉为了方洛也选择主动出击。

    现在,她已经摊牌了,已经将自己的话给说的足够透彻了,那么就等待着方洛的选择了。

    接受,或者拒绝。

    爱自己,或者抛弃自己。

    韩诗卉需要一个答案。

    即便有的时候答案不重要,像她这样的女人不需要被感情所制约。但是她宁愿为了爱情做一个傻女人。

    毕竟初见方洛的时候,她就从方洛的身上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光芒。女人的直觉一般都很准,像韩诗卉这样聪慧无双女子的直觉那就更加的准了。

    后续的接触让韩诗卉觉得眼前的方洛犹若一个无底洞,他的身上蕴藏着无限的希望和惊喜,即便你看他这个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相处之后便会发现方洛身上独特的魅力。

    这种感觉,潘华没有给韩诗卉带来过,北方雏龙也没有给韩诗卉带来过。

    给韩诗卉带来这种感觉的只有一人。

    方洛。

    韩诗卉在等待,等待着方洛的亲口答复。等待着方洛是选择继续将这手给握下去,或者是松开自己的手。

    一秒,两秒,三秒。

    身边的行人走过去好几批,方洛没有过度的反应,没有握紧韩诗卉的手,但也没有甩开,在时间一秒秒的流逝之中韩诗卉依旧在等待着方洛的答复。

    韩诗卉的表情依旧淡定无比,神色不起任何的波澜,在这个时候她依旧有着自己的高傲。

    忽然,那宽厚的手掌反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韩诗卉的内心,笑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