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三章 面子

    聚会会所的一角,并未处在大厅之中,而是一个隔绝的小侧屋内。

    这是一个十分静谧的空间。面积无法与外面的宴会大厅相比,可整个房间内的装修摆设却是十分的精致考究。

    房子里的装饰和家具与外面的超高现代化的宴会大厅截然不同,大多是采用了木材原料。竹几木椅,木制屏风,墙上挂着“克己”的大幅字画,桌上偶有些许的白底青花的陶瓷器皿,并不突兀恰好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这聚会会所一角之中的房间风格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简洁,素雅,干净,仿古。

    这样的房间里有着两人。

    有的人喜欢抛头露面显露自己的威风,而有的人则喜欢在暗地里运筹帷幄。

    一个男人正坐在木椅上泡茶,名贵的西服昂贵的皮鞋,笑容十分的温和。在如此中式化的建筑内有着如此西式化的穿着,可偏偏这人让人的感觉并没有任何的突兀。

    此刻,他那柔软的头发垂拉在眼角。男人的相貌称不得过于的英俊,可只要是任何女人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定然会被他所吸引。

    造成这样的原因是气质。

    有些人长得帅气,可如果缺少了那与之相匹配的气质的话,就有些难登大雅之堂。而有的人即便相貌普通,可这气质要是出众的话,也仍然能够吸引女杏的眼球。

    眼前的男子就是如此。

    他的气质让所有人在看到他的时候,内心会产生安静舒适的感觉。让人觉得和他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压力,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宁静自然,安逸美好。

    这是这位男子奇特的魔力。

    而在他的身旁却是一位穿着西装可相貌却是有些猥琐,此时还有些不太自在的男人。

    这样的二人组合,十分的显眼。

    “大少对于这韩家韩诗卉,评价挺高啊。”男子说话的时候露出那两排整齐的大黄牙,笑哈哈的说道。

    “南方雏凤,北方卧龙,这可是当今华夏算命之顶被称为“算绝”的大师算出来的卦象。”木椅上的男子专心泡茶,温和的开口,声音充满磁杏:““算绝”算命颇多,还未有不灵验的事情发生,你说我能对她评价能不高吗?”

    “最近网络上闹出来了个方大师,说他算命也挺准的。”朱京笑着说道:“大少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网络里的东西,太虚假了。”魏氏集团继承人魏永康看了一眼身旁的跟班朱京,说道:“穿西服不自在的毛病要改,以后很多的场合都要用上。”

    “这我知道,可就有那么几分不舒服。”朱京笑着回答道,随后补充了一句:“这南方雏凤韩诗卉还挺好看的。”

    “你喜欢?”魏永康问。

    “人家是天上的娇女,我喜欢也没用啊。而且她这种款式我还是没什么胃口,那窑子里的才是我的菜。”朱京猥琐的笑了笑。

    “你啊,这毛病该改。”魏永康看着自己的跟班笑着,随后眼神望着那青花瓷茶杯,缓缓的说道:“韩诗卉还是没有宫雅见美。”

    “那是,能让大少喜欢的女人,要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被别人给压下风头的话,那怎么能让大少喜欢了?”朱京谄媚道:“对了,宫家小姐也来了吧。”

    “嗯,来了。”魏永康温声的说道。

    “我咋没瞅见了?”朱京在魏永康的面前也没有个正形,笑着说道。

    “该见到的时候,自然会见到的。”魏永康替自己和朱京倒上浓茶,然后将一杯递给后者,细饮了少许之后看到大厅内的局势变化,温和道:“走吧,也该我们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好。”朱京匆匆的将茶给一饮而尽,然后跟在魏永康的身后。

    ……

    如果说每次席芷蕊都能够给方洛带来视觉上的惊艳的话,那么此时他身旁气质冷冽握着空酒杯的韩诗卉就每次能够给他带来心理上的惊艳。

    她真的如同一头横冲直撞的小怪兽,身披金甲脚踏五彩祥云十分亮眼的出现在方洛的生活之中。

    从第一次的言语含蓄表白,到后来的直接表明心意,到现在出现在自己的身旁,直接为了自己用酒杯里的酒泼在易志国的身上。

    这,这真是太牛皮了吧。

    方洛觉得自己有些HOLD不住。

    “你怎么认识这只雏凤的?”席芷蕊看到韩诗卉那毫无顾虑和咄咄逼人的样子,再看了看那被泼了一身酒的易志国,觉得十分的解气。

    用手肘稍稍的戳了戳方洛的后背,询问道。

    “我妹妹和她一个学校的,然后机缘巧合就认识了。”方洛摆了摆手。

    易志国觉得自己现在骑虎难下,韩诗卉的咄咄逼人和先前的一杯酒泼在自己的身上让他非常的不舒服,他已经尽可能的低头了,可韩诗卉的咄咄逼人让他根本不能够后退:“还希望韩诗卉韩小姐能够给我一点薄面,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歉意了。还希望你能够让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好不好?”

    “卖你薄面?你是谁,你先前说方洛的人不配跟你说话,那么我现在觉得,你也不配这么跟我说话。”韩诗卉气场全开,如若女王,冷笑着说道。

    韩诗卉参加这名流聚会,卖的可不是魏氏集团魏永康的面子,卖的是此时她身旁的方洛的面子。

    因为派了智脑成员帮方洛打理公司的原因,因此他一些公司上的聚会日程韩诗卉也是洞悉。

    只是当韩诗卉看到易志国趾高气扬的站在方洛面前对他指指点点的时候,看着易志国脸上那瞧不起的表情顿时就让韩诗卉有些不舒服了。

    潘华之前主动挑衅方洛,当时见证人只有自己,因此韩诗卉不愤怒,她相信方洛能够处理好。

    事实上,方洛也真的处理好了。

    而今日这件事情韩诗卉靠近听到易志国那嚣张的语气的时候,她就彻底的愤怒了。

    她天资聪慧,自然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面子!

    特别是到了一定的层面,人前显赫的地步的时候,众人就更是死要面子。甚至谁要是让谁丢了面子,二人就可以闹出不死不休的局面来。

    此时,易志国似乎想要践踏方洛的面子。

    那韩诗卉就不会留情,她要将易志国的自尊给狠狠的践踏才行!

    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古人说的话都是定理,更何况还是得罪韩诗卉这样聪慧且有丰厚实力的女人。

    这个时候,韩诗卉身旁那腰板笔直的老者开口了,眼神中带着精光,语气中带着一定的霸道:“小姐让你道歉,你就道歉。”

    闻言,易志国咬了咬牙。

    韩诗卉身旁的那位是韩家的管家。

    同时,也在韩家有着一定的份量。

    易志国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能够和韩诗卉并提。可易志国不像史向晨是个能屈能伸的疯狗,他在海都没有吃过多少的亏,因此他并不打算服软。

    有的时候,一个人要作死的理由其实很简单。

    易志国的死要面子,必定会将他给推向深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