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这是我师父

    “病人,还有得救。”寂静的会议室内唯有方洛一人的话语怔怔响起。

    如同一个惊天炸雷。

    轰!

    顿时,全场哗然。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场合太严肃了,恐怕此时得有不少人会笑出声来。

    连居文石都亲自宣布没有治疗方法的病情,方洛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说有救?

    这打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们的脸,还有居文石的脸啊。

    这小子是不是想着要功劳想过头了?

    可想要功劳,也得有着自己的本钱啊。

    还有,方洛的脸蛋对于在场的所有医生来说,陌生的有些可怕,这让这些医生们都是稍稍的皱了皱眉头。

    他是谁?

    “年轻人,你这口里的有的救,可谈何说起,就连居老先生都亲自说无法医治了,这病情可只在古籍里头记载过,治疗的方法早就失传了。如何救,你倒是替我们这些老骨头解释解释,我很期待,”

    “就是,你这毛都还没长齐的家伙,居然在居老先生这样的中医泰斗都已经下了诊断的时候还说有的救,你莫不是急功近利吧。”

    “他怎么进来的?”有人质疑。

    “对啊,海都的医院里面似乎可没有这号人物啊,他怎么进来的?混进来的吧。”

    原本安静下来的医生听到方洛的话语,若不是叶飞鹏市长此时也在会议室里,恐怕他们会嗤笑出声来。

    叶飞鹏听到方洛的话语的时候,起初眼神里重新点燃了希望。

    随后看到方洛那年轻的面孔以及听闻其他医生专家的话语的时候,那燃起的希望顿时又是湮灭。

    他叶飞鹏贵为海都市的市长。

    但对医学方面却没有多少的接触,此时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他恨不得自己现在不是这所谓的市长,而是能是个医学博士,好好的帮自己的女儿医治,甚至从阎王爷的手上抢人。

    哪怕不行,也要让自己那可怜的女儿能在这人世间多待几天啊。

    叶飞鹏的眼神里满是伤感。

    他是一名父亲,女儿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而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十分的难受。

    方洛的脸色有些阴沉了起来,被这些人如此的指责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他们治不好的症状,并不代表方洛不能治好。

    毕竟中医技能还在这里摆着了。

    听着他们的话语,摆明了已经放弃了。

    既然他们都放弃,为什么不肯让自己尝试?

    “我哪里说了不能救了?”正当方洛脸色逐渐阴沉觉得不舒服的时候,居文石开口了。

    “您老不是说古籍中只记载了症状,并没有记载治疗方法吗?”

    “是啊,您方才可亲口说了没有治疗方法的啊。”

    “……”

    居文石开口收到的回应态度和方洛开口收到的回应态度犹若天然之别。

    毕竟方洛在这些人的眼里仅仅只是一个乳臭未干,毛的没整齐的小屁孩。

    而居文石在这里则是医学界的泰斗,他可是随便抖一抖都有可能导致华夏医学界产生震动的大人物啊。

    “我说的是我没有治疗的方法,并不是说病人没得救。”居文石打了一个哑谜,随后目光看向身旁的方洛,说道:“既然我师傅说有的救,那病人就定然有的救。”

    居文石的这句话犹若一道晴天霹雳,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劈的失了神。

    “我师傅是我带进来的,如果在座的各位觉得要是我师傅不能出现在这个会议室上,那做为徒弟的我就更加的没有资格了。各位,莫非是想把我给赶出去?”居文石不怒自威。

    华夏医学界在某些方面就是被在场的一些医生给拖累。

    为了所谓的功劳担心所谓的黑锅而不敢医治不敢尝试放任病人自生自灭,可病人也是人,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没有尝试去拯救,何谈不能救活的道理?

    本来兴致勃勃的嘲讽方洛的医生们听到居文石的这句话,顿时就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他们可以嘲讽一个乳臭未干没有身份没有功劳记载的方洛,但他们不能嘲讽一个做为居文石的师傅的方洛。

    头衔的不一样,受到的待遇也就不同。

    “有没有救治方法?”院长询问,那一角的叶飞鹏的眼神里又是出现了希望。

    居文石的师傅。

    那在医学界的建树得有多么的恐怖?

    “有。针灸。辅以中药调理。当然。要尽快。”方洛回答道。

    “若是失败,责任谁承担?”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戴眼镜的医生突兀的插嘴询问道。

    他这句话也是所有参与讨论的在座医生的心中想法。

    他们可不想无缘无故担任这个黑锅。

    虽然居文石亲口承认这个年轻人是他的师傅,可实在是年轻的有些可怕。

    真正的临床医生哪个不是经历过好几年的磨练才具有真才实学的,空有理论不是纸上谈兵吗?

    “我承担。”居文石愤怒的一拍桌子。

    他进入会议室内,所有的医生在没有尝试进行进一步的治疗的时候,就说着病人没救的话语,这让居文石的心情就有些不好。

    随后当自己的师傅方洛出言说有救的时候,这些人非但不问如何救,反而进行嘲讽,这让居文石心中的愤怒在堆积。

    此时这些医生们在这种关头居然还想着推卸责任,居文石的愤怒就有些压抑不住了。

    他本来就是个急杏子。

    不然也不会从宫雅见的口中得出方洛诊断能力比自己强能够迅速医治好她的病情的时候,居文石闻讯就迅速的赶到宫雅见的家中。

    “我也承担。”院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作为病人的家属,我相信居老的师傅,出了事情,我也认了。”叶飞鹏在会议室里也是将这些全部尽收眼底,虽然愤怒但也不能做些什么,毕竟这些医生掌管着自己的女儿的命运。

    可这些医生现在没有用了。

    有用的是居文石旁边那年轻的方洛。

    同时叶飞鹏在会议室中也察觉到了这些医生的小心思,他觉得是时候需要敲山震虎了。

    “事不宜迟,赶快行动!”院长吩咐道。

    “护士,我女儿的病怎么样了?能好吗?”叶飞鹏的妻子此时守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看着里面的护士走出来,连忙的询问道。

    “市长夫人,我们也不是医生,不清楚状况。但你要相信,事情会变好的。”护士宽慰了一句。

    护士说完,看到院长领着一群浩浩汤汤的专家们前来的时候,立刻恭敬的喊了一声:“院长。”

    “师傅,需要休息一下吗?”人群中,居文石对着方洛询问道。

    “不用,这病情我心里有数,越往后拖越棘手。”方洛平和的笑道。

    院长将众人领到病房前,此时方洛已经换上一身消好毒的衣服,居文石紧随在其的身后。

    “还需要人手吗?”院长询问道。

    此刻他的希望全部都是寄托于了方洛的身上。

    “不用,我和老居足够了。”方洛笑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