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危急病人

    “居老。”

    “居老先生。”

    “……”

    当居文石匆忙的感到海都市第一医院的时候,方洛也紧随其后。

    此时居文石的神色没有于面对方洛那般的如若好学孩童,相反他的神色十分的凝重,望着医院的副院长询问道:“病人了?”

    “在重症患者室。”市第一医院的院长在居文石这样的医学界泰斗面前可没有半点的架子。

    “带我过去看看。”居文石吩咐道。

    一行人迅速的走到重症患者室的窗口旁,居文石观望了一番,医院的医生将诊断的结果和资料都是给递到了他的手中。

    居文石接过资料,自己并未细看,而是率先递给了身旁的方洛。

    在认识方洛之后,居文石算是真正的清楚了这医学界博大精深的道理,这件事情如果不严重的话也不会紧急通知自己前来,可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自己也在短时间内掌握不来。

    “医院的主治医生此时都在开会,商讨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居老先生……”院长在一旁恭敬的说道。

    “嗯。”居文石点了点头,随后由院长领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内第一医院的专门主治医生以及紧急抽调过来的医生们都是在紧急的协商着。

    当看到居文石走进来的时候,如同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那原本剧烈的讨论也是随着居文石的入座顿时消失。

    “说说你们讨论的结果吧。”

    居文石让方洛率先入座,随后自己这才坐下。

    方洛看了看手中病历单上,病人的名字。

    叶丹蝶。

    这个名字倒是没啥,但看到家属名称的时候,方洛便是懂得了为何居文石以及市第一医院的主治医生和其他医院的医生都会被紧急的召集起来了,感情病人的身份十分的不简单啊。

    叶丹蝶,海都市市长的女儿。

    此时这叶市长正坐在会议室的一角,神色沧桑不已。

    他老年得女,结果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才刚刚三岁的时候就闹出了这么一茬子事情来。

    方洛看完病历单之后并不言语,只是将它重新递回给了居文石。

    “这病人的身体状况此时糟糕的厉害,可看着病历单没有过往病史。就像是突如其来的发病一般,这……”一位戴眼镜的医生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无奈。

    详细的检查和诊断都做了,也没有看出什么事情来。

    自己倒是想说无力而为,可偏偏患者的父亲,海都市的市长此刻正坐在会议室内。

    说也不是,这不说也是煎熬。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居然会碰触到这样的事情来。

    这要是成功了还好,毕竟在帮海都市市长的女儿医好病情,怎么也会让叶飞鹏这个市长对自己有些感恩,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升官发财。

    可这要是失败了的话,这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来。

    “病人脉象混乱,体质偏寒,按理来说这种体质从出生起就会被察觉出来,可为什么现在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爆发了呢?”一名中医此时在会议室里也是皱起了眉头:“能够得知的缓解之策都是尝试过了,结果没有半点的好转。”

    两人说完之后,会议室的气氛十分的尴尬。

    这二人的话语将在座许多的医生的心声都给说了出来。

    不知病情不知病因,这让他们何从治起?

    即便少数几个医生心里有着一定的想法,但也不敢说出来。

    毕竟这病要是治好了的话,嘉奖表彰升官发财什么的都会有。

    但要是没治好的话,自己不就办事不利的成了罪魁祸首了吗?

    这黑锅,谁愿意背啊。

    “这症状,我曾在一本古籍中幽读过。”就在这时,居文石盯着病历单和各种检查的资料,缓缓的开口道:“体质极寒,年幼时体弱多病,三四岁的时候会爆发。”

    “可有的治?”听到居文石的这句话,叶飞鹏顿时如同看到希望了一般,激动的说道。

    “这病我仅仅只从古籍中幽览过,当时只有寥寥数语,关于症状的介绍有,但是治疗的方法却是没有。”居文石放下病历单,缓缓的开口。

    这世上疑难杂症十分之多。

    并且根据病情不同,体质不同,就算是相同的病情所采用的治疗方法也是不同。

    更何况这种病情在近现代没有被记载过一次,只有古籍中才出现过。

    他居文石也没在乎自己中医泰斗的名誉,不行就是不行,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唉。”

    闻言,叶飞鹏的希望犹若被扼杀,不由自主叹息了一声,他的身影站在一角,如同苍老了数十岁一般。

    居文石的开口让在座的医生们都是长吁了一口气。

    毕竟连居文石这样的中医泰斗都无法医治好的人,就更加不需要提他们了。

    如果他们医得好的话,那他们就也是中医泰斗了。

    “其他人有什么想说的吗?”市第一医院的院长的视线一一的扫过在场的所有医生,催问着询问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所有和他视线接触的人都是不自觉的避开视线。

    唯独仅有居文石的眼神坦坦荡荡。

    院长的心里不由得微微叹息。

    “我想说。”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出声打破了会议室死一般的宁静。

    听到有人在居文石这样的中医泰斗都说没有办法医治的情况下,居然会主动提出建议,在座的所有医生的视线全部都是聚集到了说话的人身上。

    方洛坐在居文石的身旁,此时说话的人便是他。

    他微笑着打量着在场的所有称得上是专家和教授的医生们,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番桌面,嘴角稍稍的扬起,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自信。

    院长起初看到方洛那年轻的样子的时候,心里起初是不抱希望的。

    可看到他身旁的居文石,以及回想起自己给居文石递过患者的病历单的时候,居文石率先将病历单递给的是这位年轻人,而且入座会议室的时候,是居文石给他主动搬开凳子,等到他入座的时候居文石在入座的。

    能够让中医泰斗如此对待的人。

    说不定会有着希望。

    “有什么想说的?”院长将希望寄托于了方洛的身上。

    “病人,还有得救。”方洛毫不怯场的当着所有专家和教授,当着方才说了不知如何治的中医泰斗居文石的面前,大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