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好人”(求订阅)

    “父亲,你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李子康根本顾不上这厕所里的恶臭或者什么其他的味道,宛若鼻子失灵了一般,紧紧的搀扶着老者,一脸着急的询问道。

    老人没办法回答,他此刻还在不断的呕吐着。

    呕吐的一次比一次强烈,一次比一次要撕心裂肺。

    那在体内堆积的粘稠的黑色污秽物此时被他不断的吐出来,最后吐出来的还有那暗红色的血块。

    方洛屏着呼吸,虽说这医者父母心,但这恶臭的味道杀伤力太大,导致他并没有能力将这些给一切给忽视。

    看着神色焦急不已的李子康,方洛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现在他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好,没事了。”

    “真的没事?”李子康转头看向方洛,目光灼灼的直盯着方洛的眼睛。

    “相信我,我说他没事,他就没事。”方洛对于自己的医术可是十分的自信,目测了一番老者后,对着李子康说道:“等老爷子吐得差不多的时候,把他重新给抱到床上去。”

    李子康点头。

    方洛问李子康这老爷子的洗澡帕子什么的在哪里,得到后者虽然疑惑的解答之后,这才顺着他的指印将洗澡帕给拿起。

    用水耐心的冲洗了一番之后,走到客厅内细心的倒上一杯温开水。

    片刻后,李子康将老爷子给扶了出来。

    方洛耐心的将自己之前拿出来且浸湿的手帕擦拭了一番老者嘴角上的污物,随后又将老人衣服上那沾到的黑色污垢给全部的清洗干净。

    再将自己之前倒好的那杯温开水给端着,让李子康帮忙喂老人喝下去。

    这一杯水入肚,老人那原本呕吐的脱力的身体才稍稍的缓过点儿劲头来,眼睛也逐步的增开了。

    “老爷子,现在觉得自己怎么样了?”方洛笑着询问道。

    闻言,老人觉得自己肚子之前那饱胀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并没有之前的膨胀感,虽说肚子因为方才呕吐弄的有些不舒服,但相较于之前那能让人疼的死去活来的感觉,实在是好上太多了。

    “很舒服,我……我已经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老人说话的时候,那眼睛里大滴大滴浑浊的眼泪就顺着那苍老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他苦苦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想要下床,但被方洛给制止。

    毕竟之前大幅度的呕吐消耗的体力可不少,此时还是他还是比较适合静养一番。

    “子康,向恩人磕头!”老者自己起不来身子,目光望着身旁站着的李子康,说道。

    闻言,李子康毫不犹豫的跪下了自己身子。

    咚咚咚!

    李子康每磕一次,脑袋和地板都是实打实的接触。

    他并不觉得委屈或者如何,相反,他十分的激动。

    父亲的病治好了。

    没有什么比这些值得让人高兴的了。

    方洛见此大惊,连忙将李子康给扶了起来,还好自己最近健身次数颇多,并且顺带着还有着抽奖提升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不然还真拿这家伙没有半点的办法。

    “没必要这样的,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我做的这一切是因为我们的交易。”方洛愧疚的说道,他觉得李子康的这几个响头他承受不住。

    毕竟自己不是完完全全的出自善心去帮助李子康等人,如果李子康没有那五星级经商天赋,那可能方洛都不会主动的去过问一句。

    没有办法,方洛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往好人的身份上去想过。

    他善良,但善良无异于仅局限在看到乞丐乞讨会给上一块两块钱,路边还有可能搀扶老人过马路……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上,让自己费时费力的事情方洛会吝啬自己的善良。

    没有办法,社会冷漠。

    人人都自顾不暇,哪有机会去过度的管他人。

    可李子康那几个响头,脑袋重重的和地板接触的声音很震耳,也很震惊方洛的心灵。

    “你可是个好人,你真的是个好人啊。”老人躺在床上,他恨自己此刻不能起床亲自来谢恩人。

    “好人”这两个词汇听在方洛耳里,在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自己小时候尚且还在老师布置的作文里面写过我有一个愿望愿意国家能如何社会如何。

    这篇作文当时受到老师的褒奖,并亲自为方洛在班上朗诵过。

    方洛此时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小时候尚且知道人要为社会做贡献什么的。

    可怎么越大越什么都忘记了?

    如果说自己之前是因为钱限制了自己的想法,但现在钱对于方洛来说根本就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他觉得他现在可以将自己的想法给扩大一点。

    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的人因为贫穷而无法找医生救治,因为贫穷将自己的身体状况给越拖越遭,从而越来越难治好。

    最后他们能干什么?

    他们只能在那无人问津世人唾弃的角落中静静等死。

    太可悲了。

    方洛想着看了看这狭窄的房间,房间虽小但是李子康和他父亲爷两口子生活的其乐融融。

    有的时候很难拥有太多东西的人,他们的快乐往往会更简单。

    方洛内心心有所想的看着李子康,说道:“老爷子体内的污毒和淤血都吐出来了,但是他体外的浓疮还需要治疗。而且,他的身体需要好好的调养。至少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李子康点了点头。

    可是这体外浓疮治疗什么的都需要钱来开路,可自己哪有那么大一笔资金?

    方洛望着李子康,也知道这些难处,顺带着他觉得李子康要为自己所用的话,还是尽快去海都的好,因此其说道:“等半个小时之后,我去买三张飞机票,你和老爷子一起跟我去海都。”

    “这个租房退了,那边的房子什么的我帮你解决。等你到时候做事的时候从工资里扣就行了,在那里你有工作也好赚钱,老爷子有啥事的,我也好迅速赶到。”

    方洛话说是这样说,可要做的话却不容易。

    不过还好,这国耀电子公司有着员工房,史向晨一并输给自己的。

    到时候让帮自己管理的韩诗卉派人去看看有没有多余的房间,顺带着让韩诗卉手下智库的人在日后帮忙带下这李子康。

    内心想到这里,方洛也不含糊直接拨通了韩诗卉的电话。

    自己现在这次次有求于韩诗卉的,后者也总是一口答应自己的请求。

    比较于自己对韩诗卉的反应,二者犹若天壤之别。

    方洛觉得自己还挺有些愧对她。

    可请韩诗卉吃饭来弥补亏欠吗,后者也不差这点钱。

    要不自己以身相许?

    这样韩诗卉说不定会乐呵。

    可方洛心里就不舒服了啊。

    不行,自己心里可还有孙寒凝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