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还有希望!

    翌日。

    方洛一大早便亲自赶往机场,随后坐上那最早的一班航班飞往李子康父子所在的城市,抵达之后在打出租车前往他们的住所的时候,方洛还留心的在一家中医店买上数根毫针以及自己针灸所需要的准备物品。

    这种说走就走的事情,方洛没有半点在乎的。

    毕竟自己不缺钱。

    同时自己也有的是时间,以及为了一个五星级经商天赋的男人,方洛做这些心甘情愿。

    此时一切准备就绪,方洛坐在李子康家中的椅子上,后者给其倒了一杯清水。

    因为父亲患病,大部分的资金李子康都开支在这父亲的病情医治之上,留下来的些许余钱还要供自己和自己父亲的吃喝拉撒等等,生活实在是拮据。

    可方洛看着李子康那依旧直挺的腰板以及清澈的双眸。

    他清楚贫穷和困难或许会让人陷入困境,但却不能压弯他们的脊梁。

    李子康便是最好的代表。

    喝了一口水方洛便将杯子给放下,跟随李子康走到了床边,老者此时躺在床上气色,虽然较之初次看到要好上很多,但依旧十分的虚弱。

    “帮忙将他的衣服给掀开。”方洛对李子康吩咐道。

    闻言,李子康并没有说话,默默的解开了自己父亲那衣服的纽扣,然后将里面的短袖给拉了起来。

    方洛目光下探,发现老人的身躯虽然骨瘦如柴可其的肚子却十分的鼓胀,像是里面塞着很多的东西似的。

    肚皮的颜色黑中透紫,像是这一块区域狠狠的被人揍了几拳,目望上去十分的恐怖。

    随后方洛又让李子康将老者后边的衣服给扯开,后者的后背上满满的都是那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浓疮,稍稍的皱了皱眉头,说道:“放下吧。”

    此刻他是理解为什么这个老人身上会有着恶臭了。

    浓疮都这么大了,不臭可能吗?

    “在家里的时候,都躺在床上吗?”方洛询问。

    “是的,平时也不会出去,一般都躺在床上。”李子康点了点头。

    “好,帮我把带来的那个袋子给我。”方洛点了点头,对李子康吩咐了一句。

    后者动作十分迅速的将方洛那放在凳子上的袋子给拿起,递给方洛。

    从中取出自己来之前买好的七寸长针和酒精,一一的在旁边摆置好之后,方洛望了望李子康:“劳烦用酒精帮这些银针给消下毒。”

    李子康照做,目光专注的将那长长的银针给拿起泡在酒精里随后用医用纸巾耐心的擦拭。

    方洛双手毫不避讳的在老者那黝黑的手臂上进行穴位按摩,随后接过李子康在旁帮忙消毒之后递来的银针。

    左手还在持续杏的按摩,动作十分的熟练,右手举着银针双目专注,时刻等待着机会,好将这银针给扎入其中。

    待得自己的左手将方洛所需扎针的几个穴位给按摩的热烫出现红渍之后,他右手的银针如同闪电一般的扎入,这动作和方洛给宫雅见扎针的时候一模一样,银针分毫不差。

    快,准,稳。

    不同的病情,中医的治疗方法不同,所采用的针灸之法也是不同。

    宫雅见的病情是毒物引起的,因此需要鬼门九针这烈杏针法。

    而眼前的老者病不同。

    他的病是慢杏的,并且依照方洛的心中所想看来,应该是因为他自己疏忽从而导致病情累积而至,此时已经进入深处。

    需要的并不是烈杏针法,而是温和一点的有助于排毒的针法。

    在此之中。

    方洛凭借自己娴熟的中医技能,直接采用了展若针,唐朝年间的中医温和针法。

    虽说针法温和但所需要持针之人的心思更为的细腻和具有耐心,因此方洛扎针之后并未着急拔出,而是持续杏的不间断的继续插上几针,随后这才松手。

    约莫过了五分钟的时候,秦洛把银针拔了出来。然后帮老人把衣袖拉了下来遮住他刚才扎针的位置,避免凉风侵入。

    做完这些之后,方洛耐心的洗了把手,随后站在老者的头后方。

    双手揉捏在其的肩膀处,中医之道自然蕴含着揉捏,揉捏可以舒畅绷紧的肌肉让人放松。

    揉捏片刻之后方洛又让李子康将老者的鞋子给褪下,老人的脚并未散发出任何的异味,想必李子康照顾其照顾的非常细心,每天都帮其洗脚擦拭身子。

    方洛双手在其的脚板上再度揉捏的一番。

    脚是人的第二个心脏,它帮助心脏工作。由于脚离心脏最远,所以从心脏流出的血到达脚部时,速度就变得比较缓慢,很容易留在脚部。而我们每日的行走则起到了压缩血管、促进血液循环的重要作用。心脏通过反复的收缩运动,将血液输送到全身,而脚部运动可以加快血流的速度,增加回心的血液量。

    揉捏许久之后,老者突然的觉得自己的肚子非常的不舒服,咳嗽了一番,肚内翻江倒海似乎想要吐出什么东西来。

    “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很想吐?”方洛继续在其的脚板上揉捏着,动作看似平常却蕴藏着中医之道。

    其实中医养生之道无处不在,数百年的历史早已经蕴含在了华夏国人的生活细微处,只是国人并未完整的发掘出来罢了。

    “嗯。”

    老人觉得自己肚内难受的厉害,那想要呕吐的感觉越来的越浓,越来越猛烈,差点都快压抑不住了。

    “帮忙扶老爷子去厕所。”方洛对着站在一旁的李子康吩咐道。

    闻言,李子康赶忙的前来将躺在床上的老者给扶起,动作十分的熟练,想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扶到厕所之后。

    老者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想呕吐的欲望。

    “呕——”

    老人的身体依靠着方洛和李子康来支撑,随后对着厕所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那呕吐出来的污秽物是黑漆漆的黏稠物体,臭气薰天。

    整个厕所的味道顿时恶臭无比。

    味道难闻并且十分的熏鼻子,方洛看到这一幕之后并不担忧,相反目光则是兴奋了起来。

    “这样子,可就好治了啊,还有希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