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决定

    文家。

    文彤躺在床上。

    外出旅游散心之后回到家中她便将自己给锁在房间里头,一个连自己的幸福都无法亲自把握的女人,心也就将近于死亡,她觉得按照父亲的决定是要将她给葬送进坟墓。

    可偏偏文彤不能够拒绝这个决定。

    毕竟这些日子父亲那白起的花发和那逐渐变多的叹息似乎都在告诉着文彤,自己的父亲为了公司的事情操碎了心,但真的似乎有些无力回天了。

    她得做个乖女儿。

    母亲在自己七八岁的时候便过世,父亲一人将自己拉扯长大,并且在未发生这件事情之前他对自己都是宠溺着的。

    她不能让自己的父亲过度的伤心。

    可是文彤又不甘心。

    她不甘心和袁俊哲这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结合。

    毕竟在每一个女人的眼里,爱情都是美好的,她们希望自己能够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穿着特定的衣服看到特定的人,她们希望在细微的深处能够发掘出自己所爱的人。

    所有的爱情都不应该被绑架,它们应该是自由发展的。

    毕竟这个社会讲究的是自由恋爱。

    可文彤又没有能力制止这些。

    正当她准备认命的时候,一个视频的出现搅动了她那原本枯死的心境。

    那个视频是一个酒吧的男子在打碟。

    在视频那昏暗的灯光中文彤依稀能够看出那个男人的脸蛋,他的名字叫做方洛。

    她还能看到那男子身旁伴随着音乐节奏舞动的女子。

    那人是文彤。

    她自己。

    那天断片的时候文彤对于自己在酒吧的记忆记得着实是有些模糊,依稀的只能够记起一小会。

    好像自己是碰到了一个熟人是发现了一些事情,可文彤醒来的时候又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纯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可现在,那场梦成了现实。

    在她努力的回忆下,她依稀的能够记起自己碰到的那个熟人就是方洛,自己在调侃他同时也在口里诉说着自己的不满,当时的方洛告诉自己说要跟自己合作。

    记忆越来越清晰。

    她想起了她跟方洛蹦迪的时候,方洛那不越矩并且守护着自己免遭那些想揩油的咸猪手的打扰。他在被打碟DJ挑中做为幸运儿的时候,主动牵着自己的手因为对自己不放心。

    他似乎还背着自己回了酒店。

    在酒店里的事情文彤就彻底的记不清了。

    但文彤清楚的是当她醒来的时候房间内根本空无一人。

    方洛应该是把自己送回酒店将自己放在床上之后就离去了。

    这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小男人。

    可喝醉的文彤终究是不规矩的,她也不清楚自己喝醉的时候做过什么糗事,因此想到这里的时候文彤的脸蛋不禁稍稍的一红。

    前几天方洛打电话过来说要和自己合作。

    当时文彤已经看到了视频回忆起了自己在酒吧发生的一些事情,原本以为当时只是方洛随便说的一句话,没有想到他真的要去履行。

    要和一家接近破产的公司合作。

    这无异于是一次赌博。

    文彤搞不懂方洛的这种心理。

    她打电话询问了一番自己的姐妹席芷蕊关于方洛的事情,席芷蕊这个妖女当时在谈及他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方洛是一个看起来平常但身上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的神奇人,他那小男人的表面下隐藏着的是头猛虎。”

    还补充了一句方洛会给文彤带来惊喜,绝对不会让文彤吃亏。

    这让文彤如同吃了一针强力的镇心剂一般。

    这些日子没有答复,文彤是还在考虑。

    考虑的不仅仅是答不答应方洛,还有就是如何跟自己的父亲讲。

    而此时,文彤觉得自己不需要考虑了。

    她主动的走下床,打开了那紧锁的房门,父亲这时已经回到家中正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什么。

    “彤儿啊。”文曜看到文彤主动走出房门,眼神里有些喜悦更多的是愧疚。

    为了公司同意自己女儿的联姻,无异于是在卖女儿。

    他渴望能够看到女儿对自己的不满和反抗,这样的话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些,可偏偏文彤一声不发一言不吭,口里说着谨遵自己的吩咐眼神里却是充斥着绝望和伤感。

    可今天,他从文彤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一样的神色。

    那是希望。

    “爸,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文彤说道。

    “什么事?”自从自己跟女儿说了自己答应文彤和袁俊哲联姻的事情之后,后者基本上没有跟自己说过话。

    文曜清楚,自己的这个傻女儿心里说着听自己的,但内心的不满早早的堆积如山了。

    此时文彤主动跟他说话,要跟自己商量事情,他求之不得。

    “我想掌管公司!”文彤开口。

    这一刹那,她内心的决定已经笃定。

    ……

    李子康坐在家中。

    房间内很乱,并且有着异味。

    老父常年以来患病在床,房间这样也是正常。

    李子康的衣服不起一丝褶皱,即便已经破烂的缝补了好几次,皮鞋洁净的不染一丝灰尘,他虽是坐着,但腰板却是笔直的。

    这是他的尊严。

    父亲在服用了那天在医院门口碰到的医生开出来的药之后,病情缓解,李子康可以明显的看出自己父亲的气色已经好很多了。

    想起那天医生和自己的对话,李子康的眼神还有着几分疑惑。

    “我要你!”

    这三个字此时依旧余音绕耳。

    这医生可以给自己提供工作可以给自己父亲医治好病,提出来的条件仅仅是让自己一辈子给他工作,还照发工资的那种。

    李子康想着,深吸了一口气。

    从抽屉里找出那天方洛递给自己的那张纸。

    纸张整洁,不见褶皱,如同方洛刚拿出来时的一样。

    李子康注视着这张纸,眼神逐渐的坚决了起来。

    ……

    “喂?”方洛的美梦被电话铃声给打扰,他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

    “方先生,没有打扰你的休息吧。”电话那头的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是谁?”方洛询问。

    “我叫李子康,那天在医院门口你帮助的那对父子里面的子。”李子康说道。

    方洛闻言,神色大喜。

    自己此刻可正是用人的时刻,李子康打这个电话来肯定有着原因。

    “我答应你的请求。”李子康在电话那头毕恭毕敬而又腰板笔直,声音洪亮的说道:“我愿意这一辈子都为方先生你而工作。”

    方洛听此,笑容可是越发的光亮。

    回答了一声好,然后交谈了一番便挂断电话。

    方洛订了明天早上一大早的机票。

    他清楚,这个五星经商天赋的未来商业皇帝,此刻已经被自己给牢牢抓在手心了。

    男人一诺值千金。

    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