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不跟你赌,是你的幸运

    王凌丝此时气的可是有些抓狂。

    她无法忍受昨日将自己给气的有些半死的方洛,今日就成为了自己家中的座上宾。

    而且自家外公口里的那声师傅,可是让她莫名有种吃了老鼠屎的厌恶感。

    自己的外公喊他师傅。

    那按照辈分,自己岂不是成了他的徒孙?

    此刻王凌丝都有着一种想要走上前去摸摸自己外公额头的冲动,她想知道自己的外公是不是中邪了。

    可看到自家外公那如同往常无异的清明眼神之后,王凌丝便是放弃这样的一番想法。

    长辈命,不可违。

    王凌丝握着的茶杯的手青筋凸起,陶瓷茶杯在她手里嘎吱嘎吱作响。

    心里是千般万般气,可王凌丝在外表上还得露出一副十分平静的样子。

    将茶杯递给居文石和方洛。

    “师傅,我这外孙女还不懂事,让你见笑了。”王凌丝那奇特的表情,居文石也是看在了眼里,不过身为一个热衷于医学的老者,其目前最为关心的还是方洛的教导。

    “没事,小孩子都这样。”方洛若无其事的说道。

    闻言,王凌丝的身躯一颤,心里压抑的怒火在此刻爆发了,手掌重重的敲击在了她身旁的桌子上。

    随后似乎忍受不了这股气,直接就走出别墅外。

    “让你见笑了。”居文石看到这副情形,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方洛笑着说道。

    居文石是贫苦日子里过来的人肯定不会娇贵,没有王凌丝这般先天优渥的条件因此为人处事都有着成熟老练的风格。

    而王凌丝还年轻,能住这样的别墅家庭条件也是不错,杏格有些小毛病也是无可厚非。

    以后说不定王凌丝回想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会觉得有些想要发笑了?

    事实上当日后王凌丝回忆起此时的一幕幕的时候,其在苦笑的同时也觉得有些羞愧难当。

    因为那个时候的方洛已经今非昔比了。

    “这居老先生,你这条件也不错啊,居然能够住这么大的豪宅。”

    医药也一直都是暴利的行业,毕竟寻常百姓哪有不生病的道理。

    有病就得治,想治就得数钱。

    小有名气的医生你去找他看病都需要预约和付出高额的诊断费。

    更何况居文石这样的医学泰斗?

    “哎,师傅,你可别叫我居老先生,毕竟你可是师傅。叫我老先生的话我可是有些承受不住,不如换个称呼,你可以称我为徒儿,或者小居。”称呼上的事情居文石的执着可比方洛要大得多,尊师重道这是他从小就懂得道理。

    小居?

    望着此时白发老者居文石,方洛觉得自己喊这个称呼有些奇怪。但看着他那坚定且执着的眼神,似乎自己不喊的话是对他的不尊重和侮辱一般。

    方洛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

    这师傅可真的是不好当。

    “小居,徒弟什么的也不中听,不如换个称呼,我托大的喊声老居吧。”方洛将自己的想法和居文石的想法稍稍的中和了一番,最终得出了老居的称呼。

    “谨遵师傅吩咐。”居文石恭敬的说道:“这别墅是我那不成器的女儿和女婿买来的,我起初是想着让女儿学医的,但她不太争气,我也只好依着她的杏子。”

    “这新一辈人比起老一辈人总要更有着一些想法嘛。”方洛对此笑了笑。

    居文石这对华夏医学的执着让他钦佩,可将自己的思想强加在下一辈的身上的话,是对下一辈的不尊重。

    居文石现在应该也知道这个道理。

    不然王凌丝也不可能开着高调的法拉利在高速路上对自己比中指。

    “师傅说的也是。”居文石笑道。

    随后二人起身移步在院子里的亭子里交谈着医学方面,方洛起先是口述义理,居文石跟个孩童一样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的同时还拿出记事本认真的做着笔记。

    上午讲述义理。

    下午方洛便陪同居文石一起去医院里进行实地训练,居文石在前医,方洛在后补充和教导。

    倘若居文石不行,方洛便上

    但,居文石中医泰斗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基本上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自己应对。

    同时在方洛的叮嘱下,居文石挑选的病人都是以患有一些常见的小症状为主。

    并不难治。

    方洛并未让居文石过快的接触疑难杂症,觉得这样的话有些拔苗助长。

    并且居文石本身对于中医和西医都有着一定的涉猎。

    一些症状他有着自己的一套处理方式,方洛没有更正,只是告诉他在中医之中可以如何解决,中医之中又有哪几种解决方式,根据人身体的五行属杏以及具体情况进行具体的分析。

    他仅仅只是给居文石打开一个新的思路和提供一个新的意料途径罢了。

    中医之道,博大精深。

    此时一个愿意讲,一个愿意倾听。

    时间一晃而过。

    ……

    王凌丝开着自己的法拉利直接跑到超跑赛车协会里去,坐在会长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双手环抱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怎么了,谁惹我们王家的小公主生气了?”超跑赛车协会的创始人王永乐此时主动替这位小公主倒了杯水,温和的笑着询问道。

    王凌丝的背景不差。

    外公是华夏中医界泰斗居文石。

    父母又是海都乃至华夏的知名企业家。

    而王永乐和王凌丝都姓王,后者能够如此轻易的进入超跑赛车协会会长的办公室肯定有着隐情。

    隐情就是,王永乐是王凌丝的亲叔叔。

    “叔叔,我昨天在海都高速上看到有人跟你开一样的车子了,车牌还是沪A66666。”王凌丝此时心里的委屈可是讲不清道不完的,面对王永乐的询问她也没有藏着掖着:“我在高速上面看到他开的缓慢,觉得他浪费了这样一辆豪华汽车,便主动的嘲讽了其一番。结果没想到这厮后面见我速度减缓就把我给超了,还对我进行了回击。”

    “我这可是气不过啊,后面没有想到能在用餐的时候看到他。便想对他进行赌战,结果他不答应也就算了还骂我有病。叔叔,你说说,怎么会有这么无理的人。”王凌丝这越说越气,说着还让王永乐帮忙评理。

    王永乐坐在她的对面,温和的笑着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最让我生气的还是今天早上,他居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还说我的外公是他的徒弟。我当时怎么可能相信,结果我外公出来了真的喊他喊了师傅,而且在我家里他还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不能忍。”王凌丝咬牙切齿。

    当王永乐听到王凌丝的外公喊那人叫做师傅的话,他就意识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随后猛地想起了一些什么,望着王凌丝询问道:“他的车是不是柯尼塞克One1。”

    “嗯,叔叔,我当时就是觉得他的车跟你一样也是柯尼塞克one1,而且听声音还是改动过的。”王凌丝说道:“这才觉得那个车主浪费了那辆车子的才华。”

    闻言,王永乐的神色一怔。

    居然真的是他。

    “凌丝,你知道吗,我前段时间和棒子国车王比赛的时候,有个名叫方洛的神秘新秀突然登场,在那场比赛的时候驾驶着阿斯顿马丁one-77将我和棒子国车王给牢牢甩在后面。”王永乐语气低沉的说道。

    他好歹也是大陆车王,心中自然有着自己的骄傲。

    可那晚,自己心中的骄傲被人打碎。

    “嗯,我知道,现在风头正盛的华夏车神嘛。”王凌丝听超跑赛车协会里的人说过,当时对那人的车技可是夸得神乎其神:“但是跟我说的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了?”

    “柯尼塞克one1全球仅仅只有六辆。”王永乐看了王凌丝一眼,缓缓的说道:“其中几辆都是国外的人拥有着,他们不声张。唯一暴露在外的三位拥有人就是我,以及棒子国车王崔吾烈,还有个中东高调的土豪。”

    王凌丝的眼神中依旧是疑惑。

    “棒子国车王崔吾烈在前段时间那场比赛中峪跟那名新起之秀立下过和你差不多的赌约。不过他赌的是柯尼塞克one1这辆车子,而那新起之秀赌的是五千万美金。”王永乐继续缓缓的说道:“最后神秘的新起之秀赢了,那辆柯尼塞克one1易主。”

    闻言,王凌丝似乎理解了一些什么。

    “凌丝,你在海都见到的那辆柯尼塞克one1应该就是崔吾烈的那辆。毕竟世界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王永乐说道:“那个车主,应该就是华夏的车神,连我都得称呼为车神的男人。”

    “他不跟你赌,是你的幸运。”

    王凌丝闻言。

    神情讶然。

    这讶然的表情比起自己的外公喊方洛为师傅的时候还要激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