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车窗

    诺曼餐厅。

    汪俊楠一行人订的桌号是七十四号桌,相较于孙寒凝的七十六号桌仅仅只有一桌之隔。

    虽然他们看不清孙寒凝背对着他们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倒酒喝酒的动作。

    动作又快又急,随便一个人来都能看出她此时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

    “俊楠,你要不要过去看看?”陈同和看着孙寒凝的背影纳了闷,虽然不清楚她和汪俊楠的具体关系,但总归是有关系。

    而且从刚才的谈话中,陈同和不难听出汪俊楠那之前在海都的女友应该就是孙寒凝本人了。

    说着,陈同和的眼神看向了那低耸着脑袋看不出心情的黄雨真。

    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家对于互相的杏格都是了如指掌。

    如果说王凌丝的叛逆和疯狂在此时都展露在外表上的话,那黄雨真绝对就是将这一切掩藏在心里的人。

    她对于汪俊楠的心意大家都看在眼里,可偏偏汪俊楠自己装作视而不见。

    不过那是他们的事,陈同和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

    汪俊楠此时身体稍稍的向后倾斜,状态悠闲舒适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双眼稍稍的一眯专注而深沉的盯着孙寒凝那丰腴迷人的后背,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如若当从外表上来看。

    这个连方洛都亲自承认帅气的人确实是一个能蛊惑女人春心人物。一举一动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斥着一种成熟男杏的魅力,而这种魅力可不是一般的女杏能够抗衡的。

    “不用了。”汪俊楠轻声回答道。

    他也清楚,自己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出现。

    毕竟女人都是永恒的唯美主义追求者。

    她们希望外界所能看到的她们都是完美的,而这狼狈的一幕她们巴不得自己能够将这些给潜藏起来。

    如若你还认为是机会想去她的身前闲逛或者干些什么,那么恭喜你,你有可能被她列为是最不受欢迎的人物之一。

    毕竟她们可以输掉爱情,但她们不能够输掉自己的尊严。

    同时,汪俊楠的脑海里还在思索着一些问题。

    之前坐在孙寒凝对面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和她有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突然离开?

    难道是因为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那汪俊楠实在是太开心了,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对手不堪一击。

    “她的伤心,是因为自己吗?”

    汪俊楠的两手交叉在一起,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手背,心中不无骄傲的意味。

    能够让一个女人对你念念不忘,无论是爱,无论是恨,你将得到荣誉。

    “俊楠哥,你和她是朋友?”黄雨真突兀的开口,眼神不着痕迹的看了孙寒凝那迷人的倩影一眼。

    “嗯,曾经是。”汪俊楠点头说道。

    “好。”得到汪俊楠的这个答复之后,黄雨真看向孙寒凝的眼神中突兀的多出了一丝寒意。

    “对了,王凌丝,你之前对话的那个男的,就是你口里说着对你嘲讽了的柯尼塞克one1的车主?”汪俊楠转头看向一脸不开心的王凌丝,出声询问道。

    “是的。”

    “这年头,看来谁都有些背景啊。”汪俊楠合拢着双手轻笑着说道。

    他连方洛的名字都没记住。

    毕竟汪俊楠觉得,方洛这人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

    柯尼塞克one1的车里,方洛握着手机,脸上有着一道细微的泪痕。

    “嗯?”电话另一头传来的不是送货员那焦急的声音,相反声音十分的妩媚,单是从这一道鼻息之中就可以感受到:“小男人,你什么时候送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了?”

    闻言,方洛浑身一颤。

    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名称。

    席芷蕊。

    糟糕,自己怎么在这个时候接通了这个妖女的电话。

    “小男人,你要是真的送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话,我才不会烧掉丢点毁掉什么的,我可是会好好的保存起来的哦。”席芷蕊的声音响起。

    方洛既然已经接通了这个电话,那就不好挂断。

    只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人在落魄或者悲伤的时候,都是不想见人的。

    毕竟谁都不想将自己脆弱的时候展现给他人看。

    “我以为是别人的电话。”方洛强颜欢笑道。

    “小男人,你的语气有些伤心哦。”席芷蕊缓缓的开口:“让我想想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阵仗,不会你想给你家那位千金惊喜,结果发生矛盾了吧。没事,跟姐姐说说,女人可是最懂女人的呢。”

    “没有。”方洛一口否决:“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人家想你啦。”电话那头,厉倾城粘粘的,媚媚的声音传了过来。像是只深夜里发情的猫。

    “那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方洛回答。

    此时他也没有多少的心情跟席芷蕊打趣。

    “哎,别啊,你这人咋这么讨厌啊。”席芷蕊说道:“我找你肯定有事啊,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现在在哪儿呢?”

    “家里。”方洛看了看车窗外人潮拥挤的街道,昧着良心说了一句。

    “家里?”席芷蕊的声音有短暂的停顿,然后笑着说道:“那你家可真大。”

    “一般吧。”方洛有些疑惑。

    “大到都能跑汽车了,还算一般?”

    方洛闻言,顿时傻眼,这个女人怎么知道自己现在在街上的?

    车窗锁着一些部分的啊,车里面还放着音乐,外面嘈佑的声音已经明明已经被减少到最低了啊。

    “小男人,你知道我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吗?”电话那头席芷蕊的语气变得魅惑诱人了起来。

    “不知道。”方洛回答。

    “欺骗。”席芷蕊主动的给出了答案。

    “我……”方洛觉得自己还能够垂死挣扎一番。

    “小男人,你知道惹什么不能够惹女人吗?你刚刚欺骗我,我可是要报复的,指不定我明儿往衣服里塞点东西跑到你家门口,当着那家那位千金的面说我怀了你的孩子,孩子他爸你可不能不闻不问了。而且我还会当着她的面挽着你的手,并且对你做出那亲昵的动作,你清楚,这些事情我都做得出来的。”

    听到席芷蕊话语里谈及的孙寒凝,方洛的心神立刻冰冷。

    可跟自己打电话的人是席芷蕊,这个有的时候比自己还没脸没皮的女子,指不定逼急她了真的什么事情做的出来。

    方洛很难受。

    在诺曼餐厅和孙寒凝吃个烛光晚餐结果碰到她前男友了。

    此时坐在车里想静静的时候,席芷蕊又冒出来了。

    能不能让自己清静清静?

    方洛烦躁的随意想找个借口搪塞席芷蕊:“我真的在家里,我怎么可能欺……”

    方洛的这句欺骗你了还只说到欺字,一句话都还没说完了。

    席芷蕊的声音就是从电话里传来:“把你那愚蠢的脑袋望向窗外的那家布卡尔咖啡厅。”

    方洛觉得自己的脑袋不愚蠢,但他还是按照席芷蕊的话语照做了。

    于是,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一幕。

    在隔着一道透明玻璃橱窗的卡布尔咖啡厅里,坐在沙发上的席芷蕊正向他招手,脸上带着笑容。

    笑容看的方洛有着几分心悸。

    “小男人,下次开车的时候,车窗记得摇死啊。”席芷蕊的声音突兀的有着几分阴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