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已经爱上你了

    孙寒凝想过自己跟汪俊楠再会的时候,也曾预料过此时的情况。

    不过预料始终是预料,现实始终是现实。

    现实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嗯。”孙寒凝回答。

    当她回答的那一刹那,之前那紧张的情绪顿时的平静了下来。

    原来自己之前一直惧怕面对的,到头来不过如此。

    “最近过的还好吗?”汪俊楠保持着笑容,专注地看着眼前那精致的面孔。

    “还不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海都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家西餐厅,七月六号我们在海都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当时凑巧我们的桌数也是七十六桌。”汪俊楠的声音十分的平静,仿佛在陈述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又犹若娓娓道来,似乎想要勾起听者的一些思绪来。

    上次丢失的东西,此刻再遇见。

    而且这还是汪俊楠所接触过最好的东西。

    他可不会这次再让她逃跑。

    方洛和王凌丝言语交锋着,此时听到汪俊楠的话语,二人的交谈戛然而止,一脸诧异的看着一旁的汪俊楠。

    长得有些小帅,油头粉面的。

    方洛不喜欢比自己长得帅的人,一直都不喜欢。

    而且虽然他很想打断汪俊楠和孙寒凝的交谈,顺带着询问一下二人的关系。

    但紧接着的话语,让方洛的内心一颤。

    “你好,我是汪俊楠。”汪俊楠察觉到了方洛的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便主动对着方洛伸出了手。

    “方洛。”

    方洛面无表情的伸手和汪俊楠握了握。

    同时眼神看了看桌上的桌号。

    七十六号。

    眼前的男子是汪俊楠。

    那个之前孙寒凝喝醉的时候都会呢喃着的那个人。

    方洛现在忽然的明白了,孙寒凝为什么会选这家餐厅和自己吃饭。

    因为这是她和汪俊楠在海都第一次见面用餐的地方。

    方洛也明白了,为什么桌子的号码会是七十六号。

    因为孙寒凝和汪俊楠见面的日子是七月六号,当时的桌号是七十六号。

    可方洛明白了这些,有些事情就搞不懂了。

    孙寒凝今日喊自己来吃饭,就是为了守候另外一个男人的到来?

    那,方洛很想知道他此时在扮演着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二十多年的情感初哥,珍藏着自己处男之身只为奉献给自己所爱之人的方洛在此刻突然间觉得自己心有点酸,还有点小疼。

    甚至他还有一点愤怒,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一种欺骗。

    汪俊楠和方洛握手一触即放,前者笑着对着孙寒凝说道:“不打扰你和你朋友用餐了,有机会的话我们在一起出来聚一聚。”

    也不等孙寒凝给出怎样的答复,汪俊楠早已经转身离开。

    方洛的眼神呆滞,他看了看孙寒凝,又看了看汪俊楠。

    “你一定会答应和我赌的。”王凌丝心高气傲的说道,同时眼神里有些疑惑。

    汪俊楠和孙寒凝的主动交谈,让她察觉到了这件事并不简单。

    方洛没有回应。

    此刻他也没有任何的心情回应。

    他只是傻呆呆的坐着,失了神。

    黄雨真的神色中有着几分诧异,她特意的多看了孙寒凝几眼,想把这个女人的容貌给记在心里。

    陈同和看了看方洛,看了看孙寒凝,又看了看汪俊楠,再看了看王凌丝和黄雨真。

    单纯的吃餐饭,咋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选在这家西餐厅吃饭了。

    陈同和如此想着的同时领着黄雨真和王凌丝二人退去。

    孙寒凝的头低沉着,她没看方洛也没去看汪俊楠,桌上的饭菜依旧温热,饭桌上的人却是散失了进餐的兴趣。

    “其实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在美利坚。以前唯一一次回来并且在海都见面的地方,就是这家西餐厅。那个时候,这家西餐厅才刚刚开设,知道的人并不多,也没有现在这么热闹。”

    “七月六号,七十六号桌台,他亲手点燃了卓台上的蜡烛……”孙寒凝低声的说道,她低着头也没注意方洛脸上那渐变的神色。

    起初方洛觉得这诺曼餐厅点蜡烛的用餐环境挺好的,觉得以后还要常来。

    现在的方洛就犹若吃了颗老鼠屎一样。

    十分的难受且厌恶。

    他厌恶这七十六号台,厌恶这餐桌上摆着的蜡烛,甚至开始厌恶七月六号这一天。

    方洛怒极反笑,眼神逐渐的冰冷了起来:“所以,你今天约我来这家西餐厅?七十六号桌台?同样的烛火?”

    孙寒凝抬头,看到方洛正用那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的内心突兀的慌张了起来。

    她觉得这种眼神很可怕,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要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给一刀斩断,并且永无联系。

    以前,她在拒绝其它的男人追求时,无数次的流露出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现在,孙寒凝却从方洛的身上看到了这熟悉的一幕。

    “方洛,你不要误会。我来这其实不是为了挽回,我只是……”

    “只是什么?”方洛还在笑着。

    只是这笑容中没有所谓的温暖没有所谓的善良甚至连一丝的喜悦都没有,有的仅仅只是那陌生的冰冷。

    “你没必要跟我解释,其实有时候我也认为我只适合当个倾听者和陪度者。”

    “不是这样的,我把你当朋友。”孙寒凝着急的说道。

    她心里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可她唯一能够清楚的是,此刻她必须要解释。

    因为她感觉得到,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正在流逝。

    “朋友?对,我们的确是朋友。呵呵,朋友……”方洛依旧是笑着,说道:“有时候,朋友可真是一种最不值钱的东西,可以随意的给予,也可以轻易的收回,是或不是只取决于两人之中的任何一方罢了。”

    说到这里,方洛望着孙寒凝:“谢谢你的晚餐,但我待会还有事先走了,恕不奉陪。”

    “恕不奉陪”这四个字,方洛说的很重。

    他迅速的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动作十分的迅速,似乎只要迟疑一分钟,就会有着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会发生一样。

    孙寒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张嘴欲喊,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等到方洛的身影消失在这点点星光的烛火中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时,泪水终于是顺着脸颊留了下来。

    原本以为都快忘却的感觉,此刻就这么轻易的重新感受了一次。

    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孙寒凝就着泪水一口饮尽。

    再倒一杯。再一次饮尽。

    她品尝不出方洛先前品尝到的香醇甘甜和果香,她感受到的只有那无穷无尽的苦涩。

    如同浪潮,快要将她那脆弱的身躯给席卷。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之前就能够主动选择离开,现在又怎么会选择再次回答了?”

    “口里呢喃着的念念不忘,其实早就已经忘记了。在我回答的那一刹那,我就发现其实我早就已经不爱他了,甚至那藏在心里的恨也放下了。我可以平静的对待他了,我和他终于是陌生人没有任何的联系了。”

    “我以为,我彻底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了。虽然其他的男人依旧让我不想讲话,但是我却喜欢听你讲话,跟你讲话。这样,我很满足。我在这里的缅怀,不过是为了和过去告别,而你则是见证者和新的开启者。因为我发现,自己早已陷入一个新的影子之中无法脱身了。”

    “方洛,那个影子是你啊。”

    “怎么办了?我已经爱上你了。”

    “可你为何不肯相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