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他回来了

    接过孙寒凝递过来的菜单,方洛没有心情的看了一眼,随意的对着站在一旁的侍者说道:“要一份菲力牛排。”

    “再要一瓶红酒,年份最好老一些。”孙寒凝在方洛说完,补充道。

    这话一出,可是让方洛的内心一紧。

    她居然还点酒。

    她点酒是要干什么?

    难道是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

    电视上哪一个男的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都会在最先的时候一个劲的往给那个女的灌酒。

    同理可得,一个女人要是主动的想要和一个男人喝酒的话,基本上是一样的想法,甚至还更加的不怀好意。

    “寒凝,我这,待会还要开车了。”方洛推脱了一句。

    “没关系,少喝一点。”孙寒凝迅速的回答,也没有于乎方洛在心里想着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

    闻言,方洛也不好继续在说些什么,只是在心中选择了认命。

    做为一个二十多年的老处男,前些年头方洛觉得自己虽然帅但是没钱没势未必有人瞧得起自己。

    可现在他有钱了而且还帅,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压力了。

    毕竟,他可要小心的保护好自己的贞操。

    方洛没有主动说话,孙寒凝更没有什么主动开口挑起话题的想法。

    她单手托腮,眼神专注的望着不远处那对正在开心用餐的年轻情侣身上。

    方洛喝了几口柠檬水,突兀的发现孙寒凝的眼神望着不远处,也是转头望了过去。

    一对年轻的情侣而已,虽然郎才女貌,但也不至于孙寒凝盯着看这么久吧。

    方洛在心里有些想不通。

    “以前,我也是这样的。”孙寒凝见到方洛的举动后,突然的开口说道。

    她的声音很微弱,语调悠长,像是回忆起了以前的种种往事。这声音的突然而至,让方洛有些不确定这句话是孙寒凝主动说出来的。

    “以前?”方洛将手中的柠檬水放下,望着对面的孙寒凝。

    “以前,我也跟她一样那么的快乐。”孙寒凝缓缓的开口,她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不远处那年轻女子的身上。

    闻言,方洛只好再顺着她看的方向看去。

    那女人年轻漂亮,此时脸上洋溢着那幸福的笑容,在浪漫的烛光下小声的跟着对面的男人交谈,时不时的掩嘴娇笑,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这一刻,方洛明白了。

    感情孙寒凝是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发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啊。

    方洛觉得这人从小的时候是在无忧无虑的快乐之中成长,长大后则是在磨练中不断的成熟强大。

    这是每个人必经的。

    而孙寒凝则是在磨练之中出了差错,不小心跌入了深渊,在感情巨大的挫折之中差点没能爬起来。

    在爱情中能够被爱情伤害的女人,都是对爱情视若生命的。

    毕竟如果连爱情都不重视的人,怎么看能会被所谓的爱情给伤害了?

    方洛看着孙寒凝,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而孙寒凝此刻的心情是一团乱麻,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她再也不相信所谓的狗屁爱情了,可她却又偏偏在心里渴望着爱情。

    这是一种矛盾。

    而且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矛盾。

    不相信爱情,但是她渴望爱情。

    因此,当孙寒凝看到别人快乐幸福爱情的时候,她的脸上会露出缅怀的神色。

    “是不是这样,才是一种真的女人?”孙寒凝看着那幸福的女子,脸上缓缓的出现了几分忧伤。

    “不是啊。你这样的,也是真正的女人啊。”方洛迅速的回答。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进一步的通过举例佐证来安慰眼前这忧伤的女人,比如你喝醉的时候的时候我看到了胸前的饱满并且还亲身感受过,比如我还和你香嫩的粉肩接触过,比如……

    太多的比如了,方洛觉得自己要是肯打开这个话匣子的话,那晚自己使用桃运符照顾喝醉孙寒凝的时候所见所闻足矣说上大半个小时。

    而这些都可以佐证孙寒凝是个真正的女人。

    可是,如果方洛这样去安慰的话,换来的定然是孙寒凝那冷冽的耳光。

    流氓!

    不是流氓是什么?

    方洛心里无奈的想着。

    “做女人应该是快乐的,她可以笑,可以哭,可以偶尔的撒娇赌气,甚至还可以夜晚冷了会有人来替她盖被子。可以告诉她对面那人,她所喜好的她所讨厌的,将自己全心全意分享给她对面那位。”

    “可这些,我都不会,我也忘记了这种感觉,我甚至都开始享受不到这种做为女人的乐趣,所以我不是的。”孙寒凝摇了摇头。

    孙寒凝的话语让方洛一阵失神,他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位女子。

    心里莫名的有些心疼。

    方洛很想告诉孙寒凝她可以在自己的面前笑,在自己的面前哭,在自己的面前撒娇赌气。

    甚至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将她的喜好讨厌全部通通的都告诉自己,自己会将这些给铭记。

    而且会在未来的日子里铭记。

    只要她喜欢,方洛也可以在夜晚冷了的时候温柔体贴的给她盖上被子。

    方洛很想这样说。

    可是他怂了。

    情感初哥,二十多年的处男不是没理由的。

    方洛面对伤心的女人不知所措,他也不敢在别人伤心的时候去表白。

    因为别人正伤心了,你跑上去表白是什么意思?

    偶像剧虽然那样演,可那是偶像剧啊,偶像剧有着编剧精心策划着这一切。

    然而这里是现实。

    现实里没有编剧,没有那么多的狗血,有的只是现实,血淋淋真实到你不敢相信的现实。

    “以后你会变好的,一定会的。”方洛仔细的想了想,随后坚定的说道。

    孙寒凝将目光收回,看了对面的方洛一眼,声音低沉地转移了话题:“他回来了。”

    “他?哪个他?”方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时半会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看着孙寒凝那黯然伤心的表情后,方洛突然悟了,猛然间地明白了过来,说出一个名字:“汪那个啥楠?”

    这个名字还真难记,仔细的想了想之后,再度询问道:“汪俊楠?”

    听到方洛说出汪那个啥楠的时候,孙寒凝差点扑哧一笑。

    自己和方洛合租的第一天,孙寒凝因为宿醉的缘故不清楚和方洛发生了些什么。

    可第二天方洛告诉自己口里一直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也是说“汪那个啥楠”。

    此时再次听见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

    但还有着几分莫名的亲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