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真话符

    方洛一直觉得女人难惹。

    小学的时候偷偷抓了一个女孩子的马尾,结果被那个女孩子撸起袖子在教室里追了个好几圈。

    之前碰上个席芷蕊,天天将自己弄得欲火焚身死去活来,偏偏自己还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现在摊上个嫉妒心冲昏头脑的蒋翠柏,逮着机会的想要不停针对自己和孙寒凝。

    这都是什么事啊,这是?

    “怎么?不敢搭话了?你们倒是再跟我解释解释啊。也亏汪俊楠老师以前在这的时候一直夸这孙寒凝有多好有多好,感情也是个善变的主,这才和汪俊楠老师离开还没超过一年吧,咋就包养了个小白脸?嗯,会唱歌,倒是能够取悦人啊。”蒋翠柏这是决定豁出去了,索杏一不做二不休。

    这里是学校,孙寒凝工作的地方。

    自己这闹上一闹,孙寒凝肯定名声尽毁。

    虽然自己也有可能落下个长舌妇的不好听的名头,不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蒋翠柏觉得值了。

    “孙寒凝老师您还是咱大学里的冰山女神教师啊。你这感情不忠,私生活糜烂的事迹要是传出去,你让那些崇拜你的学生怎么想,让学校里的老师和领导该怎么想?这不是抹黑吗?”

    蒋翠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胡编乱造,屎盆子使劲往孙寒凝的脑袋上扣。

    但方洛听来却是撇了撇嘴,这蒋翠柏不是说的是自己吗?

    感情这货是把自己的遭遇往孙寒凝的身上套啊。

    孙寒凝闻言,素眉挑了挑有些不满,但她的杏子并不会和蒋翠柏争辩。

    转身想要离去,却是被方洛直接拉住了自己的冰凉的小手。

    孙寒凝与世无争,不代表方洛与世无争。

    他一直都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

    这并不是孙寒凝和方洛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想来自己醉酒的那次和方洛接触的可是不浅,随后又是因为自己的脚伤原因方洛不忍心自己逞强直接将自己给背起,想来这牵手也算不了什么。

    可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时之间孙寒凝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不知道是谁包养小白脸。”方洛觉得这蒋翠柏蹭鼻子上脸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自己做了些什么她自己心里难道都没有什么数吗?

    嫉妒的女人还真是可怕,想要报复不说,连带着报复的智商都降为零了。

    “谁包养谁自己心里清楚。”罗莱家纺前的那件事情方洛又没录像又没录音,知道的人不多而且也不再海都大学内,没有证据和证人,人有一张嘴张嘴随便说。

    这个道理蒋翠柏清楚。

    因此她那原本有些畏惧的情绪瞬间荡然无存,还有些莫名的理直气壮。

    她就不信方洛还能让自己再倒霉一次。

    方洛看着蒋翠柏,第一次觉得人可以这么无耻,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认不说,还将自己的事情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说是别人做的,自己的清高样子倒是装的好。

    而且还死追着人不放。

    也亏孙寒凝与世无争,换做其他人恐怕都要和蒋翠柏打起来了。

    方洛觉得今儿个要是不把这事给结了,蒋翠柏还要像条疯狗一样死追着不放。

    “对,谁包养谁自己心里清楚。”方洛笑着,一只手调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准备使用真话符。

    你不是谎话连篇很厉害吗?

    咱一个真话符下来,看看你到底能有多厉害。

    “哎呦,你这小白脸的脾气倒是很大啊。被人包养了都这么理直气壮,还想着做骑士?骑士救公主?”蒋翠柏伶牙俐齿的反正在嘴巴上没有输过谁。

    我是骑士?

    方洛听到蒋翠柏的这句话有些愣了愣,我明明是个王子好吗。

    骑士多可怜啊,骑士保护公主守着公主在公主受危险的时候身先士卒,结果公主嫁的人是王子。

    方洛才不是个可怜的人。

    周围路过的学子们看到学校里的两朵金花老师争吵了起来,都是纷纷驻足。

    一听这话题,哇嘞个噻。

    这么劲爆。

    孙寒凝包养方洛?

    虽说孙寒凝的身上也是一身奢侈品,但是和方洛身上的比起来还是差上太远了啊。

    他们觉得是方洛包养孙寒凝差不多。

    不过谁包养谁不要紧,重要的是自己的冰山女神居然真的恋爱了,他们这些仰慕者们不能忍。

    孙寒凝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挣脱方洛的手,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方洛将自己的系统道具真话符直接使用。

    时效五分钟,现在开始倒计时。

    “谁包养小白脸?”

    “我。”蒋翠柏的表情一愣,认真的回答。

    “是你包养小白脸,为什么将话题扯在我和孙寒凝老师的身上?”方洛看着呆呆的蒋翠柏,也不清楚真话符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反正他清楚等到蒋翠柏清醒的时候,肯定会后悔万分的。

    “孙寒凝老师抢走我的风头,我也很漂亮,可她偏偏更漂亮。我善于交际和善待人,可偏偏是她这个清冷杏子的人比较受欢迎,我不相信会这样。我觉得她这个贱人一定在背后暗地里做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我的前任居然追求过孙寒凝,再追求她无果之后才追求的我,我就是替代品,我能好受吗?”蒋翠柏如实的回答。

    这样听起来这人还挺可怜的。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

    周围的学生们见到蒋翠柏突然的呆滞然后方洛说什么她回答什么,那认真的样子根本不像再说假话。

    形势直接再度三百六十度大逆转,感情包养小白脸的人是蒋翠柏啊。

    感情蒋翠柏老师平日里一直都是个和蔼可亲的模样,唯独跟这孙寒凝老师看不对眼的原因是因为嫉妒。

    “你和……”方洛还打算再问。

    蒋翠柏想要让孙寒凝身败名裂,那他的反击定然要将她打入谷底。

    “我们走吧。”孙寒凝拉了拉方洛的手。

    方洛闻言,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望着孙寒凝那绝美的容颜,询问道:“怎么?你同情她?她之前那样子对你,你现在还想着同情她?”

    “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孙寒凝没有直接回答,但这句话算是间接承认了。

    “可怜的人都有着可恨之处。大家都是爹娘养大的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因为自己的一个嫉妒就想着法子要将自己看不对眼的人弄的身败名裂这就是可恨。同情和怜悯只会助长她的歪风邪气,没有绝对的教育让她知道错,她下次还是会死咬着不放。”既然孙寒凝说话了,方洛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耸了耸肩膀。

    你既然准备要诋毁他人,那就要做好真像被人戳穿然后被人打入谷底的准备。

    没这个勇气干这种事情,后果会很惨。

    孙寒凝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我先去上班了。”孙寒凝松开了方洛的手。

    方洛的手有些大而且有些热,宽厚而又温暖。

    孙寒凝和方洛道了个别,就是准备去办公室拿上课资料准备上课。

    方洛也是准备走了,但是看到不远处自己的小妹方苗苗和辛小夏,就是走了过去。

    至于蒋翠柏,没有谁管她。

    管她的只有那指指点点看热闹的学生们。

    “蒋老师居然是个这样的女人,我居然被她给蒙骗了。”

    “最毒妇人心啊。”

    “难过最近老是有关于孙寒凝老师不好的言论,感情都是蒋老师在背后从中作梗啊。”

    学生们议论纷纷。

    五分钟过去,真话符的效果结束。

    蒋翠柏也从呆滞中恢复正常。

    之前的记忆依旧存在,蒋翠柏十分的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周围学生们议论纷纷的言语像苍蝇一样嗡鸣个不停。

    “完了。”蒋翠柏万念俱灰。

    她跌入谷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