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霉神附体

    四人身旁,不少爱看热闹的人围聚在四周,望着撒泼倒脏水的蒋翠柏,都是议论纷纷。

    “这人怎么这样啊?”

    “长得这么好,气质还这么棒,可惜居然背叛男朋友包养小白脸。”

    “重点是这小白脸长得还不咋地啊,咋不包养我了?我肾好活好长得也比那男的帅啊。”

    “现在的年轻人,私生活太乱,越来越难理解了。”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着,看热闹是人的天杏,也不管这事情谁对谁错反正就是先入为主。

    孙寒凝听着周围人的话语,双手微微的握拳,原本清冷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恼火和愤怒。

    方洛龇了龇牙,对着那个说他丑的男的瞪了一眼,咱这好歹大学一根草咋到你眼里就不帅了啊,你咋不瞅瞅自己长啥样了?

    蒋翠柏立在一旁,牵着史向晨的手,史向晨神色有些尴尬但不制止蒋翠柏的行动,毕竟孙寒凝凭借冰冷的妩媚站上了神坛,是个人间尤物,几乎零绯闻零丑事,这样的人谁都希望有机会能将她给玷污下来啊。

    名气越大的人这做事就越得小心翼翼,毕竟万一做错啥了被别人胡乱说上一通,然后在一传十十传百事情越传越离谱谁管你这件事情的真像咋样啊,大家只图看个乐呵有个饭后谈资。并且史向晨还想着以后自己再跟这孙寒凝示示好,说不定这跌落神坛的女子会沦为自己的玩物了?

    方洛搓了一番手掌,从自己的兜里掏出霉运符,将使用目标锁定在蒋翠柏身上。屈指一弹,这霉运符只有方枫能看到,也不要担心一个道符凭空而飞在这么多人面前会闹出什么超自然现象。

    做完这一切之后方洛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处,看着系统中的霉运符倒计时间从五分钟开始慢慢的缩减,正愁自己不知道这霉运符究竟有多厉害了,没想要这蒋翠柏直接就是送上门来当实验的小白鼠了。

    “啪。”

    蒋翠柏觉得有什么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仔细的摸了摸瞅了瞅发现什么都没有,这才神色玩味的盯着孙寒凝和方洛二人,孙寒凝愤怒的神色其是看在眼里,蒋翠柏在内心嘶吼着动手啊,快动手啊,你咋这么怂还不动手了?

    这蒋翠柏还真的是有受虐的倾向。

    “咋不回应了中了这内心害怕着的,你倒是回应回应,让我看看你怎么蹦跶啊,孙老师。”蒋翠柏见孙寒凝只是用那愤怒如同刀子般的眼神盯着自己,觉得自己还要火上浇油,这嘴上说着,脚步也是向前一踏。

    她要走到孙寒凝的面前,只要孙寒凝情绪失控动了手,她就有大把大把的借口,有一招就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要能够将孙寒凝拉下神坛这自损八百蒋翠柏也是愿意。

    蒋翠柏这说话的时候接近吆喝,围观的群众聚拢的越来越多,这看得人越多啊,蒋翠柏的表演欲望就更胜几分。

    小白脸?背叛男友?人民的教师?

    这几个关键词可是让围观的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这人民的教师可是祖国的园丁要培育下一代的花朵的,这自己做人都没做好,教出来的学生又能怎样?一时间围观的人两眼放光的盯着孙寒凝和方洛,指指点点的摆出义正言辞的样子。

    方洛转头望着身旁那紧握拳头,脸色煞白已经到了心态爆炸临界点的孙寒凝。

    他觉得有杀气。

    要是杀人不犯法打架撕逼不丢脸,孙寒凝可能早就将握紧的拳头往蒋翠柏的脸上招呼了。

    “这莫生气,恶人自有天来收。”方洛靠着孙寒凝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们瞅瞅,这么亲……”蒋翠柏看到两人这窃窃私语亲密的动作,如同抓住了一个不得了的把柄一般,这说话的声音越发的大,靠近孙寒凝的步伐越发的快。

    这不巧的是有人随地乱丢垃圾,准备的来说是随地乱丢香蕉皮。围观群众太多有人懒得往垃圾桶那边靠,随手一块香蕉皮就是丢在了地上。

    很没素质,方洛在心中谴责着。

    只见蒋翠柏一脚踏在润滑的香蕉皮上,直接向前一划,双腿一横划成一字马,手中的奢侈包包迅速的跌落在地上,那紧身的名牌休闲裤直接撕裂开来。

    “咔嚓。”

    蒋翠柏摔得不轻,史向晨连忙将其给扶起来,望着这眼睛里泛着星星的蒋翠柏出声安慰了几句。可不远处一个玩滑板的青年不疾不徐的滑着,突然这滑板碰触到了地上的香蕉皮,整个滑板都是稍稍失控。

    青年没有把握住平衡而倒下,这倒下的时候正好的摔在了刚刚被扶起来的蒋翠柏的身上,蒋翠柏本来想从包里拿出个手机照照自己有没有受伤,这时候刚掏出来的手机跟着人一起摔落在地上。

    “哎呦!”

    “啊,抱歉,抱歉,这地上谁扔的香蕉皮啊?”

    “你倒得时候不知道看着点人?”

    “我也想看人啊,可我当时哪里管得住那么多啊。这对不起啊,您没事吧?”

    青年的道歉十分诚恳一脸的担忧,而且这两次摔跤都赖香蕉皮,一次自己踩在香蕉皮上滑倒,一次这滑轮的人碰到香蕉皮连着人撞倒了自己,蒋翠柏觉得自己身为大学讲师也该为海都做贡献,要上访领导杜绝这随地乱扔垃圾的行为,尤其是仍香蕉皮。

    如果此时那仍香蕉皮的人出现在蒋翠柏的眼前,蒋翠柏想把这个人的筋给抽了这骨也给扒了,反正就是不能够让这个人好受。

    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连着摔了两次,蒋翠柏不要面子的啊?

    “算了算了。”蒋翠柏没跟这青年计较,可身上这是疼坏了。

    “这条短信怎么回事?”正当蒋翠柏夹紧自己浑圆的双腿生怕自己走光的时候,史向晨手里拿着蒋翠柏的手机,看着那最新收到的一条短信。

    “宝贝,今晚在哪里等你啊?”这是这条短信的全部内容,发短信的人蒋翠柏给其的备注是:“白白。”

    还“白白”?这特么就是小白脸吧?

    蒋翠柏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怎么回事?”

    “这个你备注白白的人是谁?”史向晨换了一个问题。

    闻言,蒋翠柏的脸霎时间一白,下意识的迅速反应道:“朋友啊。”

    “是朋友不是同事,你今晚不是说你要去加班吗?结果是跟这个备注白白的人见面?”史向晨恼了,声音也是压抑不住,当众将自己送给蒋翠柏的这款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也没有继续和蒋翠柏有开骂的迹象,直接转身开着自己的车走了。

    将凌乱的蒋翠柏一人留在这街道上。

    霉运符剩余时间:0秒。

    时间刚刚好,蒋翠柏的表情跟死了亲人一样低头不语,那周围起初议论着孙寒凝和方洛的人此时都是纷纷改了议论的对象,说起这蒋翠柏来。

    “原来她才是这样的人。”

    “恶人先告状啊。”

    “这结局反转的太可怕了。”

    “连续摔倒两次,还和别人偷情被男朋友发现了?哈哈哈,倒霉到家了吧。”

    “你弄得?”孙寒凝望着方洛,问道。

    方洛说了这恶人自有天来收之后蒋翠柏就倒了血霉,如同那霉神附体一般。

    孙寒凝猜测这有可能是方洛捣的鬼。

    “我要是能够改变运气的话,我还在这里?”方洛打死也不会承认。

    孙寒凝看着失落的蒋翠柏,那原本冰山般的脸蛋突兀的笑起来,如那百花绽放如那美丽画卷的舒展,方洛不是第一次看到孙寒凝笑,可不是醉酒的孙寒凝笑起来这美感更胜几分。

    “你笑了。”看着这一幕,方洛觉得孙寒凝也是个平常人,对于自己的对头她也巴不得对方出糗倒霉。

    闻言,孙寒凝迅速回到板着脸的状态:“我不能笑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