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汪那个啥楠

    翌日。

    方洛再睁眼的时候这太阳都晒屁股了,昨晚其入睡之前将厕所和客厅都稍稍的打理了一番,连带着窗户都是推开来通风散气,这一忙活就忙活了整整小半宿,毕竟一房间的酒精味这闻起来不好受啊。

    当他坐直身子的时候,其发现孙寒凝面若冰山的坐在桌子旁,那被吐得有些污垢的衣服被其给更换,连带着妆容脸蛋都是稍稍的有些打理,丝毫看不出来昨夜其宿醉的样子。

    国色天香的的秀丽脸庞,朗目疏眉,杏面桃腮,素齿朱唇,双颊稍稍的有着些许的桃红,修长的秀发贴着其的双肩。冰肌玉肤,白皙修长的手臂,圆润的肩膀,顺势看下去那波涛汹涌的饱满胸部,方洛正打算继续往下去看,却是觉得冰冷的眼神如同刀子般的割在他的身上。

    “昨晚发生了什么?”

    孙寒凝冰冷的开口。

    “昨晚你喝醉了啊……”方洛极力的解释,说着自己是如何不辞辛苦的照顾她如何帮她收拾这被她弄的满是污垢的客厅,把自己说的正人君子道貌岸然。

    “我为什么会在你房间?”孙寒凝硬生生的打断了方洛的话语。

    “我也想把你送回你房间啊,可没钥匙啊。”方洛瞅着这孙寒凝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顿时就是不高兴了。

    “你不知道问我?”孙寒凝盯着方洛。

    “我问你啊,可你是个祖宗,说了半天不说清,最后给我来了一句我不告诉你。我可是搜过钥匙的,没找着。”方洛这人觉得自己又没干啥,没啥可心虚的。

    这二人一问一答了数十分钟,方洛这才耗尽口舌让孙寒凝明白是她自己喝着个醉醺醺的回家,钥匙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多亏了自己照顾她不然这货会躺在客厅里一晚上起不来的大概情况。

    方洛这有些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昨晚你醉醺醺的回家咱照顾你给你清理你弄脏的东西,甚至把我的床都给你睡了,咱好不容易搬个家结果第一天睡个沙发,你倒好,一大早兴师问罪还生上气来了,我方某人都没有生气了。

    这想着,目光微微的瞅了瞅孙寒凝,后者的眼神有些微呆还有着些许的悲伤。

    “昨晚,你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好像是汪那个啥楠。”方洛昨晚听了不少孙寒凝的醉话,开口了一句。

    “汪那个啥楠?”听到方洛的话语,孙寒凝原本有些呆滞的目光更加的呆滞了起来,呢喃道。

    “他是谁?”方洛试探杏的问了一句。

    “汪俊楠。”孙寒凝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其内心那压抑着的悲伤和防备瞬间的决堤,双腿撑着自己的双手痛哭出声,她压抑的太久太久了,都快撑不住了。

    方洛看着痛哭失声的孙寒凝,面对着如此一个绝美的御姐形象的女子,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男人的从桌子上拿出一包纸巾,走到孙寒凝的身旁将纸巾递给她。

    “他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我进入大学的时候就和他认识了。当时我初进大学,觉得大学里面的一切都很新鲜,每天都有着意料不到的美好事情发生,同样也有着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都是他帮我解决的。”孙寒凝突然开口说道,将二人的沉默给打破。

    闻言,方洛仔仔细细的将孙寒凝打量了一眼。

    孙寒凝长着这样一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脸蛋,搁在哪里都是人群之中注目的焦点,在大学之中肯定也是艳压群芳是个大校花。自然有着美名就会有着挫折,而她一旦有着什么困难,都会有着不少的男生愣头青一样的上前帮忙。

    方洛敢保证汪俊楠不是唯一一个在大学的时候帮助过孙寒凝的男孩,但他是让孙寒凝牢牢的记住的一个。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出场顺序很重要,汪俊楠在孙寒凝刚进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自然比较之其他人,其对于汪俊楠的好感和信赖程度会颇高。

    “他一定很优秀吧?”不过先出场的人未必能够掳获孙寒凝的芳心,毕竟孙寒祸国殃民不说,还有着与之匹配的极高智慧。见到这场面又是沉默了下来,方洛开口将其给打破。

    “他比我高一届,是我的学长,当时学生会的主席,基本上当时凡是什么大型活动,我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随后出国深造就读美利坚最好的大学,并且我深造的时候也是选择了那所大学,深造的时候他也是学校里的风流人物,并且其家底殷实,却又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

    “并且他无论对待谁都是彬彬有礼,没有半点逾越和让人反感的举动。在毕业后他也放弃了很多企业开出宽厚的条件,和我一起选择在海都的大学里当讲师。”孙寒凝讲述着。

    方洛闻言,觉得这样的人肯定有鬼。哪有人能够优秀还彬彬有礼没有半点逾越啊,这种一百分的好男人肯定没有啊。

    方洛觉得每个成功的男人都有着一定的恶习惯,只不过其的优点掩盖了他的缺点,从而那些并不显然的恶习惯只是他走上巅峰的一些点缀罢了。

    “然后了?”方洛询问。

    “可我有一天晚上看到他上完课之后独自一人开车去了其他的地方,那时候他打电话跟我说是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跟过去看了看。结果发现他和另一个女的在……”

    “而且没几天他就跟我说要我跟他去京都,我没有同意。我觉得再怎么光鲜亮丽再怎么成功的男人都脏,男人都好脏,我觉得很恶心。”

    孙寒凝将话说完,方洛强作着镇定内心却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男人恶心?等等,那我了?”方洛觉得这话不太对经,指了指自己的脸蛋,问道。

    “你……我讨厌,可又没有那么讨厌。”孙寒凝有些含糊的开口,其讨厌方洛一手拿着西瓜一手抠脚丫的举动,其也讨厌方洛那在自己身上打量的眼神,可偏偏这样的一个男人在自己醉酒的时候照顾着自己而没有趁人之危,这个男人会认真的倾听着自己的故事,自己流泪了其会顺手递过来纸巾。

    方洛看起来好像不是个恶心的人呢。

    孙寒凝认真的想到。

    “我怎么可能让人讨厌了?我可是玉面小郎君,人见人爱的那种。”听到孙寒凝这讨厌又不讨厌的话语,其就有些飘飘然了,不由得顺着藤枝上树,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听到没,一个完美迷人的御姐说她讨厌又不讨厌我,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美滋滋啊。

    “昨晚的事情别说出去。”孙寒凝擦了擦自己脸庞上的泪痕,淡然的起身说了一句。

    “绝对的!”方洛拍着胸脯保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