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1章:齐军思撤【二合一】

    天亮后,当齐军统帅田触从睡眠中苏醒后,他立刻就得到了麾下将官的禀报,至于禀报的事项,无非就是昨日他们派出的斥候伤亡惨重这件事。

    从昨日白昼间起,魏军中的方城骑兵就对齐燕两军的营寨发动了全面的封锁,燕军那边还好,方城骑兵们看在乐毅的面子上还会网开一面,但齐军的斥候,却遭到了方城骑兵们的无情屠戳,以至于能活着返回营寨的齐军斥候,十不存一。

    大批斥候被杀,就意味着齐军变成了瞎子、变成了聋子,难以再监测郯城一带的动静。

    骑兵……居然是骑兵,魏国竟然也有骑兵么?

    在得知昨日直至夜里的斥候伤亡情况后,田触负背着双手在帐内徐徐踱着步,思索着对策。

    田触在齐国被誉为田章的后继者,许多人都认为待田章过世后,将会由田触扛起齐国对外战争的大旗,这样的他,当然也知道骑兵的存在。

    只不过,他原以为骑兵只有赵国才有,却没想到,魏国居然也有骑兵,而且数量不少,粗略估计怕是不下数千人。

    而据田触对骑兵的了解,骑兵最擅长的就是充当斥候监视敌军,顺便追杀敌军的斥候骑兵所具备的机动力,使它在追击小股敌军时有着非常大的优势。

    这不,昨日得知秦魏联军的援兵抵达郯城后,田触便加派了监视郯城的斥候,可那些斥候,迄今为止却没有多少人能送回消息,不难猜测这些人多半是遭到了对面魏国骑兵的毒手。

    《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现如今因为那些魏国骑兵的关系,他齐军无法再监视郯城的一举一动,这场仗,不得不说已变得愈发艰难。

    想到这里,田触却对燕军的统帅田触恨得咬牙切齿若非后者以各种理由消极怠战,他齐燕联军怕是早已攻下郯城了,还至于像现在这样?

    燕人终归不可信。

    田触暗暗想道。

    不多时,副将田达来到了帅帐。

    他问田触道:“昨晚斥候损失严重,你可得知了?”

    田触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情。

    见此,田达皱着眉头说道:“秦魏联军初来乍到,便立刻派其军中骑兵封锁消息,试图令我军变成瞎子与聋子,我寻思着,秦魏联军想要击败我军的心思,怕是非常迫切。……在这种处境下静观其变,恐怕并非上策。”

    暂时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这是昨日田触在齐营中召集齐燕两军将领商议对策时总结出来的对策。

    确切地说,应该是他齐军诸将自行商议出来的对策,毕竟当时燕军那边,乐毅、赵奢、荣蚠三人都一言不发,根本没有提出什么具有建设杏的提议。

    而之所以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那是因为田触等人对秦魏联军几乎毫无了解。

    这支军队在何处会盟?

    两军各有哪些将领?

    究竟有多少兵力、粮草?

    这些情报,他齐军皆一无所知。

    他们唯一能得到的情报,就只有秦军多半是由名将司马错带兵,而魏军,则应该是一支从方城调来的、由蒙姓魏将统帅的军队……

    蒙姓……

    一想到这个姓氏,田触的眼眸就不由地闪过几丝阴霾。

    他对这个姓氏很敏感,因为在几年前,曾经有一个叫做蒙仲的赵将单凭五百名赵卒夜袭了他数万齐军的营寨,使他因此颜面大损。

    不对,那蒙仲不能说是赵将,因为在那之后,当他齐军发动十五万大军征讨宋国的时候,那蒙仲又作为宋国的将领驻守逼阳。

    那一次,就连他齐国的名将田章都没能取胜,以至于最终,他齐国被迫与宋国休兵罢战。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次秦魏联军中的魏军,是否正是由那个蒙仲统率军队呢?

    一想到这件事,田触便不由得压力倍增。

    祝柯之战、逼阳之战,他田触迄今为止与蒙仲交过两次手,倘若说祝柯之战时蒙仲只是利用了他的疏忽,凭借偷袭战胜了他,那么在后来的逼阳之战中,田触其实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毕竟,虽说当时田章也好,他田触也罢,都不知驻守逼阳正是蒙仲,但考虑到田章用“嬴疾”来指代这个对手,田触当然不敢掉以轻心。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法对当时蒙仲驻守的逼阳造成什么威胁。

    倘若此番秦魏联军中的魏军统帅果真是那个蒙仲,那真是……大大不妙。

    沉思了片刻,田触亦将自己的猜测告知了田达。

    没想到田达听后面色顿变:“倘若那果真是蒙仲,我大军危矣!……你难道不知,蒙仲当年在赵国时担任赵主父的近卫司马,而当时,乐毅正是他的副将么?”

    事实上,田触也知道这件事,只不过他觉得,乐毅不至于会因为旧日的交情而背叛他齐国这大概是一种基于自身职位的责任感。

    不得不说,在当代,世人还是很提倡这种责任的,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做出违背自己所在职位的事,这是一种操守。

    打个比方说,一个魏人跑到齐国当了国相,他可能会偏袒故国,但这基本上只会发生在不影响齐国利益的情况下,不会为了魏国而损害齐国的利益,因为这是他作为齐国臣子的操守除非他最初就是魏国派来的奸细。

    正因为如此,哪怕乐毅曾经是蒙仲的副将,可鉴于其如今已贵为燕国的大司马,田触并不认为乐毅会背弃燕王的信任,擅自做出背弃燕国、私通魏国的事倘若乐毅真敢这么做,那么虽天下之大,都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地,中迎各国都不会接纳一个背信弃义之徒。

    但显然,田达的观点却与田触不同:“话虽如此,可你想想,乐毅本身就对这场仗表现地极为消极,纵容其麾下士卒消极怠战,你敢保证他就没有私心么?”

    田触皱着眉头不说话。

    事实上这件事,乐毅之前就对他解释过,他燕军消极怠战,是因为燕人普遍仇视齐国,至于什么原因,所有齐人都应该心知肚明。

    这个解释,其实田触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若换位思考,他也不会为另一个曾经在他国内屠杀抢掠的国家而战,但鉴于对面的蒙姓魏将十有**正是乐毅当初在赵国时的主将蒙仲,田触对此亦难免有所怀疑。

    “燕人靠不住。”

    田达正色说道:“倘若你指望与燕军联手抵御秦魏宋三国联军的反扑,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这么做,万一到时候燕军临阵倒戈……”

    “不会的。”田触摇了摇头:“只要乐毅还对燕王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忠心,他就不敢背弃我齐国。”

    是的,这件事田触还是想的很清楚的。

    听到这话,田达冷笑道:“哪怕不会临阵倒戈,难保他不会隔岸观火……万一此人与对面的秦魏联军果真有了什么默契,到时候我军可就麻烦了。”

    田触闻言皱了皱眉。

    不得不说田达说得倒也没错,单凭他十万齐军,确实不见得能抵挡住秦魏宋三国的联军。

    想了想,他问田达道:“你的意思是……撤军?”

    田达点了点头,说道:“昨晚我仔细想了想,既然秦魏联军抵达了郯城,我军恐怕是无法攻占郯城了,既然如此,不如撤兵……”

    “可是……”田触的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隐约带着几分畏惧。

    他畏惧的,当然是如今他齐国的君主,田地。

    跟讲究内圣外王的齐宣王不同,如今他齐国的君主田地,无论对内对外,都是极为霸道。

    平心而论,齐宣王可能谈不上英明的君主,至少不如其父齐威王,但齐宣王对待国内的臣民是很宽容仁厚的,只有于对待其他国家时,齐宣王才会展现出其霸道的一面。

    对内仁慈仁厚、对外严苛霸道,即“内圣外王”的治国之策。

    因此,哪怕燕人对齐宣王恨之入骨,但齐宣王在齐国,却有着无以伦比的威望,齐人常常将其与其父齐威王相提并论,称这两位皆是贤君明主。

    可如今的齐王田地,却只继承了其父的霸道,却没有继承其父宽容、仁厚的一面,他对自己国家的臣民同样苛刻,正是这导致了田甲劫王的内乱,导致了像邹衍等齐国贤臣纷纷离开齐国投奔燕国。

    如今整个齐国,可能只有田章不怕田地,其余没有不畏惧这位君王的,包括田触在内。

    在没有得到临淄王令的情况下,擅自撤兵,田触无法想象日后将如何面对那位君主。

    仿佛是看穿了田触心中的顾虑,田达压低声音说道:“你我大可将作战不力的责任推给燕军,毕竟燕军消极怠战,确实是不争的事实。……莫要再犹豫了,你也知道魏军究竟有多少骑兵,一旦秦魏宋三国联军展开反扑,我军势必损失惨重,与其到时候被困此地,派人向临淄求援,还不如早早撤兵,至少可以全身而退。你知道的,这场仗,我军已经几乎不能取胜了。”

    “让我考虑考虑。”

    田触皱着眉头说道。

    待田达告辞离开后,田触独自坐在帐内沉思着。

    他在思考,倘若此刻是他所尊敬的田章在这里,他会做出怎样的责任。

    “田达说得没错,这场仗我军已几乎不能取胜了,倘若是章子的话,他也必然会选择就此撤兵,减少士卒的伤亡……”

    想到这里,田触立刻又派人将田达请来,商议撤兵的计划。

    正如田触、田达二人所猜测的,在对面郯城那边,太子戴武与秦将司马错,确实已在商议反攻的策略。

    说实话,其实也不是怎么高明的计策,无非就是借助方城骑兵围困那十万齐军,待齐军粮草耗尽时,再由秦魏宋三国联军发动一波决定胜败的总攻,一举击败齐军而已。

    太子戴武与秦将司马错主要商议的,还是秦魏宋三国联军的任务指定,即谁负责哪方面的任务,防止联军在作战时己方内部出现混乱。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是因为燕军前一阵子消极怠战所致,以至于太子戴武也好、戴不胜也罢,都没有将燕军视为敌人,在他们商议得出的战术中,齐军是唯一的目标。

    看他们的架势,似乎有意让那十万齐军在这一次全军覆没。

    说实话,蒙仲其实也倾向于太子戴武、戴不胜的决定,即想办法让田触、田达的十万齐军全军覆没。

    一下子失去了十万军队,哪怕是强如齐国,也会因此变得虚弱吧?至少三五年内不敢再进犯宋国。

    但麻烦的是,乐毅却准备率燕军援护田触、田达等人撤退,这意味着这次秦魏宋三国联军的反扑,充其量只能歼灭一半齐军,却无法全歼其军队。

    除非,秦魏宋三国联军将燕军亦视为真正的敌人,像齐军那样排除。

    而这,显然会得罪燕国,甚至得罪乐毅。

    “蒙卿?蒙卿?”

    不多时,蒙仲耳边传来了太子戴武的唤声。

    蒙仲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会议已经结束,秦军那边的将领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见此,蒙仲拱手说道:“在下走神了,请太子恕罪。”

    太子戴武笑着摆了摆手,旋即,他带着担忧之色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么?”

    听到这话,蒙仲陷入了沉思。

    半响后,蒙仲拱手对太子戴武说道:“太子,请借一步说话。”

    太子戴武不疑有他,遂带着蒙仲来到了他的书房,在吩咐近卫远离书房把守,不许任何人进入后,他这才问蒙仲道:“我观蒙卿,似乎有什么心事?”

    于是,蒙仲便将昨晚约见乐毅、且乐毅表示准备援护齐军撤离的事告诉了太子戴武,包括乐毅真正的目的。

    不得不说,在听完这一切后,太子戴武惊地嘴唇微张,颇有些难以置信。

    也难怪,毕竟他宋国只是想削弱齐国的力量,然而,没想到燕王职与乐毅的野心更大,居然想要彻底覆亡齐国。

    那可是齐国啊!

    中迎最强大的国家。

    半响后,太子戴武微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怀疑燕王对齐国的憎恨,可却也不曾想到,燕王竟试图使齐国覆亡,这……真的能办到么?”

    蒙仲摇摇头说道:“此事,我也不得而知。”

    “乐毅不曾透露燕国打算如何覆亡齐国么?”

    “这个……”蒙仲想了想,解释道:“他大致提过,第一步,设法离间齐赵两国,使齐国陷入孤立无援的处境;第二步,再联合诸国一同讨伐齐国……大概是这样。”

    太子戴武若有所思地说道:“倘若说燕军单凭一己欲覆亡齐国,着实很难使人信服,但若是联合中迎诸国的话……”说到这里,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姑且试试吧。”

    “试试?”蒙仲心中微微一动,试探道。

    太子戴武很实诚,坦言说道:“既然燕王与乐毅有这个决心,那我宋国亦不可破坏其大计。就如乐毅所愿,叫他援护齐军撤离吧……秦军那边我无力干涉,但我宋国的军队,我还是能说得上话的,到时候,我会叫不胜叔暂时听从蒙卿的指示……”

    听到这话,蒙仲惊讶问道:“太子,您默许乐毅的做法么?”

    只见太子戴武捋了捋下颌的那一撮胡须,颇为儒雅地说道:“倘若换做别人,戴武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但乐毅,戴武还是愿意相信他的话,毕竟前一阵子燕军的消极怠战,足以证明乐毅并无协助齐国进犯我宋国的意思……无论是我还是不胜叔,都有自知之明,倘若乐毅认真起来,我方当时根本守不住郯城。乐毅有恩于宋国,我宋国岂能以怨报德?乐毅想要援护齐军撤离,那就如他所愿,为追击数万齐军而得罪一位足智多谋的骁将,不值当。”

    “……”

    蒙仲眨了眨眼睛,惊讶地看着太子戴武。

    虽然曾经就有类似的感慨,但他还是要说,他义兄惠盎以及太子的老师薛居州,确确实实将这位宋国的太子教导的极好,无论是品德还是远见。

    得到了太子戴武的支持,蒙仲暗自松了口气。

    但跟太子戴武一样,蒙仲也对燕王职与乐毅谋算齐国的意图抱持几分担忧,毕竟这两位的步子实在是迈地太大了,居然想一口气覆灭齐国,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哪怕他蒙仲,也只是想着以全歼那十万齐军来削弱齐国,而不是覆亡整个齐国。

    但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蒙仲心下暗暗想道。

    当日,秦魏宋三国联军便开始发动对齐军的反扑。

    由秦将晋邝、魏将蒙仲、宋将戴不胜三人各率麾下军队离开郯城周边,朝着齐营进发,分别在齐军营寨的西南、东南、以及东侧驻扎,再加上此刻在齐军营寨四周游荡的方城骑兵,秦魏宋三国联军逐渐展开对齐军的包围之势。

    可怜齐军派出的斥候遭到了方城骑兵的无情追杀,几乎不知蒙仲、晋邝、戴不胜这三支军队的行动。

    但让联军这边诸将都颇感意外的是,在当日的晚上,齐军竟然向北开始撤退。

    当方城骑兵向蒙仲禀报的时候,蒙仲亦对此颇感意外。

    他不惊讶于齐军的撤退,而是惊讶于齐军的果断他秦魏宋三国联军的包围网这才刚刚启动呢,没理由就唬地齐军立刻撤兵呀,更何况因为他方城骑兵的关系,齐军未必能准确掌握他联军的动向。

    是因为见秦魏联军赶到郯城,自忖攻宋一事已不能得逞,是故识趣撤兵么?那个田触,原来是这么果断的一个人么?

    惊讶之余,蒙仲问前来报讯的方城骑兵道:“燕军呢,燕军有何动静?”

    那名方城骑兵摇头说道:“燕军没有丝毫动静,并没有随同齐军撤离的迹象。”

    一听这话,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很明显,乐毅与他麾下的燕军,被齐军给抛弃了,或者说,被齐军当成了撤离时的弃子。

    沉思了片刻后,蒙仲沉声说道:“这可能是齐燕联军的诡计,叫蒙虎、华虎二人紧盯着齐军的动向,待明日天明,探明齐军果真准备撤离,我自会率领大军追击。”

    “喏!”

    那名方城骑兵抱拳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燕军的营寨,亦有燕军的士卒向乐毅禀报。

    “大司马,负责在营外查看动静的卫兵禀告,有大批方城骑兵手持火把朝北而去,不知什么缘故。”

    “什么?”

    乐毅闻言皱了皱眉,立刻奔出营寨,眯着眼睛看向北侧那漆黑的夜空。

    继而,他转头看看齐军营寨的方向,又看看那漆黑的北方,继而忍不住低骂出声:“那帮该死的齐人,居然撇下我军独自撤退……”

    说到这里,他立刻吩咐道:“快!叫士卒们立即收拾行囊,我军将在一个时辰后连夜后撤……再传令荣蚠,叫他率一军埋伏在营外,戒备秦魏联军的夜袭。”

    “喏!”士卒抱拳而去。

    看了一眼郯城的方向,乐毅的眼眸中浮现几丝焦虑。

    田触、田达等人居然抛下他燕军独自撤退,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而麻烦的是,魏军的方城骑兵已经得知了齐军连夜撤离的事,很有可能此刻郯城也已经得知,就连乐毅不敢保证,片刻之后会不会有大批秦魏宋三国联军杀到他的营寨。

    但出乎乐毅意料的是,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待等到军中士卒都做好了撤离的准备,也不见秦魏宋三国联军的军队来进攻他们。

    乐毅知道,这是蒙仲、太子戴武等人对他燕军手下留情了。

    在趁夜撤离的途中,乐毅麾下的燕军不断遇到方城骑兵,但让许多燕军士卒都颇感意外的是,那些魏国的骑兵仿佛就跟没看到他们似的,一个个举着火把快速向北移动。

    见此,荣蚠颇感畅快地冷笑道:“嘿!都奔着那帮该死的齐人去了……居然撇下我军独自撤离,田触、田达二人也真是做得出来!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魏宋两军的目标是他齐军!”

    在旁,赵奢虽然针对魏宋两军没有追击他燕军而感觉有点怪怪的,即仿佛私通敌军似的,但齐军撇下他燕军独自撤离这种背信弃义的做法,亦让赵奢感到极为厌恶。

    正如荣蚠所猜测的,得知齐军向北撤离,魏将蒙虎、华虎二人聚集麾下的方城骑兵,于半途不停地骚扰齐军,以至于齐军明明比燕军早一个多时辰撤离,但却被燕军后来者居上,甚至于,反而被燕军抛下。

    渐渐地,天边出现了几许光亮。

    此时乐毅心有所感,转头看向郯城方向。

    果不其然,他看到远方的地平线上,逐渐出现了无数秦魏宋三国联军的身影。

    他下意识地捏住了缰绳,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毕竟那一日,虽然他向蒙仲透露了他准备援护齐军撤离的决定,但蒙仲却没有给予他答复。

    倘若蒙仲在思考过后,不支持他的行动,那就意味着,他燕军与对面的魏宋军队,势必会发生一场恶战。

    一想到要与曾经的兄弟沙场相见,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这仍让乐毅产生了极大的负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