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0章:再见乐毅【二合一】

    合计了一番后,乐毅决定当晚就假扮成斥候前往营外,设法与游荡在外的方城骑兵取得联系。

    为了掩人耳目,虽然荣蚠也迫切想见见曾经那一干弟兄们,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防止乐毅离开燕军营寨后发生什么变故。

    这倒也不是防备赵奢,虽说乐毅确实不信任赵奢,但那只是因为赵奢心念赵国。

    至少在事关齐国的问题上,赵奢从未妨碍过乐毅,毕竟赵奢跟齐国可没有什么交情。

    因此,哪怕赵奢得知乐毅偷偷溜出军营,私底下与魏军合谋一起算计齐国军队,赵奢也会故作不知,乐毅、荣蚠二人真正防备的,还是齐将田触那边——万一好巧不巧田触派个人过来,那岂不是就露馅了?

    虽说这个可能杏其实很小,但乐毅的杏格就是这样,只要能想到的破绽,哪怕再微小,他也不会抱着侥幸心理视而不见。

    当晚亥时三刻前后,乐毅带着一队心腹近卫悄然离开了帅帐。

    这些近卫,都是中山国出身的乐氏子弟,也就是乐毅真正的族人,乐毅对他们的信任,好比是蒙仲对蒙邑子弟的信任。

    不得不说,作为燕军的统帅,乐毅清楚他燕军的巡逻部署,想要避开那些岗哨、卫士实在是非常轻松,哪怕不巧被撞见,他的近卫司马乐車也可以代为出面,以巡视营寨为借口打消那些燕卒的疑惑。

    至于乐毅自己,只要老老实实扮一个寻常士卒,防止被燕军士卒看到其行踪即可,免得走漏消息。

    悄然离开燕军营寨后,乐毅、乐車放眼看向四周。

    由于此时正是月末,夜空中的月亮晦而不见,就连星辰也看不到几颗,以至于营外漆黑一片。

    再加上乐毅等人为了掩人耳目,又不敢高举火把,这使得乐車根本不知该往哪个方向。

    但乐毅却很镇定,他对乐車等人说道:“今蒙虎暗示我出营与其相见,想必是得到了阿仲的授意,是故,他见不到我,不会离去。……你们在这四周巡视一番,看看远处是否有火光。”

    乐車等人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寻找火光。

    大约走了有一两里地,他们果然看到了好几处火光。

    由于相距较远,那几处火光显得极为微弱,仿佛夜里的萤火虫一般。

    “去哪处?”乐車问乐毅道。

    此时,乐毅亦皱着眉头思忖着。

    他原以为蒙虎等人应该只会留下一处火光,方便他辨认位置,没想到竟然有好几处。

    思忖了良久,他只好带着人朝最近的一处火光走去。

    大约走了有三四里左右,乐毅等人终于来到了那处火光的位置。

    方才不曾看得仔细,此刻靠近一瞧,乐毅等人才发现那是几堆篝火,可奇怪的是,篝火旁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影。

    『怎么回事?』

    见此,就连乐毅也愣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四周的夜空下传来了马蹄声,紧接着,那阵阵马蹄声越来越近,似乎是直奔着他们而来。

    “大司马。”乐車面色微变,右手下意识地按住了腰间的剑柄。

    其余的近卫们,亦是一个个背靠背地站立,紧张、凝重地看向四周。

    此刻所有人心中都不由地浮现一个念头:中计了?

    片刻之后,乐毅等人的四周便出现了许多方城骑兵,乐毅粗略扫了一眼,大概有三四十骑。

    “莫要轻举妄动。”

    乐毅低声警告着自己的近卫们。

    虽然他搞不懂蒙虎等人在弄什么,但他很清楚方城骑兵的实力,倘若对方有对他们不利的念头,凭对面三四十名骑兵,他这边区区十几人,根本不会有人幸免。

    而就在他惊疑之际,对面忽然有方城骑兵问道:“你等,是燕军的巡卫么?”

    由于摸不透对方的意图,乐車将试图出面的乐毅拦着身后,沉声说道:“是,足下有何指教?”

    旋即,乐車便听到对面有几名骑兵窃窃私语,说着什么“听上去不像是佐司马”的话,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见那面骑兵又低沉问道:“不是你。……佐司马可在?”

    “佐司马?”

    乐車等乐毅的近卫们面面相觑,不知对方指的是谁,而乐毅却听懂了,同时也得知了对方的身份。

    方才那几名窃窃私语的方城骑兵,绝对是那批由魏武卒转型的第一批方城骑兵,只有那第一批骑兵,才会称呼他为佐司马。

    想到这里,他推开众近卫的保护,走上前说道:“是我。”

    听到这话,那名骑兵驾驭着战马徐徐靠近,在乐毅示意乐車等人稍安勿躁的同时,在距离乐毅仅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旋即,就见到那名骑兵翻身下马,抱拳行礼,口中笑着说道:“佐司马,别来无恙啊。”

    而此时,乐毅也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约三十几岁,络腮胡须,但整个人看上去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一名悍卒。

    尤其是对方的气势,那种仿佛野兽般的气势,乐毅此前只有于魏武卒身上看到过。

    果不其然,在聊了一番,乐毅得知对方果然是那第一批魏武卒出身的方城骑兵,方城骑兵的绝对中坚力量。

    期间,这名骑兵壮汉亦告知乐毅:“蒙司马就在远处恭候。”

    乐毅点点头,同时也意识到对方口中的蒙司马,指的其实是蒙虎,而不是蒙仲。

    “对了,这个是什么意思?”

    好似想到了什么,乐毅指了指不远处的几堆篝火。

    那骑兵壮汉瞧了一眼,旋即笑着说道:“这是咱虎骑在琢磨的一种战术……前些日子在陶邑的时候,赵国的骑兵就用这招骗了咱们,他们故意在夜里弄了几堆篝火,假装夜宿,实则却潜伏在四周,等着人去偷袭他们,我军一时不察,不慎中计,被赵国的骑兵偷袭了一阵,好在赵骑的实力不如我军,最终我虎骑还是将对方击退了……后来蒙司马觉得这招不错,就叫盂们也尝试使用。”

    “用在我燕军身上?”乐毅表情古怪地问道。

    那壮汉连忙说道:“佐司马误会了,纵使抓到燕军的斥候,我等也不会加害他们,最多就是暂时关押起来罢了。”

    听到这话,乐毅微微点了点头,毕竟这群骑兵方才出现的时候,确实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否则,对方根本无需靠近,只要在远处朝着火光处发动几拨齐射,就足以让他们损失过半。

    这样想想,这招还真是诱杀敌军的好招数。

    『发明这招战术的,是赵国的骑兵么?』

    乐毅瞧了一眼那几堆篝火,心中对赵国骑兵的评价立刻又提高了几个档次。

    随后,在这队方城骑兵的带领下,乐毅便来到了蒙虎的落脚处。

    那是一片并没有多少光亮的树林,直到乐毅走近树林一瞧,他才发现林中深处有好些树木之间,皆围绕着厚实的布,这有效地掩盖地里面篝火的光亮。

    “哟,看谁来了。”

    就在乐毅打量四周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调侃,一个身影朝他走来。

    听到这声音,乐毅一猜就知道正是蒙虎,在他们这些弟兄当中,这厮最没有正行。

    在乐車等人颇有些愕然的目光下,蒙虎走向乐毅,狠狠地给了后者一个拥抱,看上去是很热情,但乐毅却感觉自己仿佛被熊给扑到似的,没好气地说道:“放手,阿虎,你这块头,我快喘不过气了。”

    听到这话,蒙虎这才怏怏地放开,口中不满说道:“两年不见,怎么变得怎么冷淡?”

    乐毅闻言正要习惯杏地反唇讽刺蒙虎几句,却忽然听到蒙虎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别闹了,阿虎。”

    『这个声音……』

    乐毅愣了愣,也顾不得再计较蒙虎方才的蛮力弄得他很是不适,转头看向蒙虎的背后,旋即他便看到,蒙仲面带微笑地走到了他面前,口中笑着说道:“好久不见,阿毅。”

    乐毅嘴唇微动,脸上亦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见,阿仲。”

    由于彼此都是熟悉的手足弟兄,自然无需过多的客套,于是众人便围着那堆篝火坐了下来。

    期间,乐毅好奇问道:“阿仲,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你会在郯城……”

    蒙仲笑着说道:“我了解你,你做事从来不喜欢拖拉,今日白昼既然阿虎他们去暗示过你,那么你今晚必定会设法与我等联系……是故,我就等在这里。”

    在旁,华虎亦顺嘴说道:“等了你足足两个时辰……喏,就着酒,士卒们捕到的猎物,咱们也烤着吃了不少,兔子、野鸡都没了,还剩下一只獐子,烤地差不多了,你凑合着吃两口吧。”

    “华虎。”蒙仲皱着眉说了句。

    乐毅当然听得出华虎的话中带着几许不满,至于什么原因,他心中也清楚。

    他对蒙仲解释道:“我怕行踪走漏,是故等营内的士卒们都歇下了,我才敢离营……”

    “我知道。”

    蒙仲点点头,在伸手拍了一下华虎后,对乐毅说道:“你知道,华虎的杏格就这样,他对事不对人,别在意。对了,荣蚠呢?”

    “他留在营内了,防止发生什么变故。”

    乐毅解释了一番,旋即转头看向华虎,说道:“既然是我来迟,我就自罚三杯,华虎,这样你总不会再怪我了吧?”

    听到这话,华虎脸上倒也徐徐露出了几分笑意,从篝火上的铜炉中舀了一大碗酒,递给了乐毅。

    在旁,乐車等人看得面面相觑。

    他们心说,这里距离齐军营寨并不远,然而这帮人却在这里烤肉吃酒,简直不把齐军放在眼里。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刻正有足足三千余方城骑兵正在齐军营寨的四周游荡,寻找并猎杀一切探查范围内的齐军斥候,齐军根本无从得知这边的情况。

    齐军唯一能得到的情报,就是派出去的斥候无一例外遭遇不测,一个都回不来。

    喝着酒,吃着肉,蒙仲向乐毅讲述了这两年他方城一带的变化。

    包括秦国派司马错与白起讨伐楚国,楚国被迫臣服秦国,随后秦魏两国又组织联军发动了宛方之战等等,乐毅听得非常仔细。

    因为他当时若非投奔了燕国,那么必然也会是方城军的一员,与蒙仲、蒙遂、蒙虎等人并肩作战。

    足足讲述了半个多时辰,蒙仲这才说完这两年的经历,旋即他问乐毅道:“你呢?这两年过得如何?”

    听到这话,乐毅便放下酒碗,讲述起来。

    “……当日我与荣蚠投奔燕国后,先去拜访了我中山乐氏的族人,随后又与拜访了剧辛……剧辛很意外于我与荣蚠的投奔,但也对我二人极为礼遇,呵呵,正如你我当日所猜测的,那一人身兼三个要职,确实是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当我开口恳请他代为向燕王引荐后,他立刻带着我去见了燕王,还主动表示愿意卸下大司马之职……”

    听到这话,蒙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大司马?阿毅,难道你已经是燕国的大司马了?”

    乐毅轻笑着说道:“否则,我凭什么执掌数万燕军?”

    蒙虎与华虎面面相觑,就连蒙仲亦不禁有些愣神,毕竟他此刻离魏国的大司马之职,可还有一个距离田文的差距呢。

    感慨之余,蒙仲亦拱手祝贺道:“恭喜了,兄弟。”

    乐毅微微一笑,旋即又忍不住有些泄气地说道:“其实可也没有可贺喜的,虽说坐上了大司马之职,但燕国……你也知道,自子之之乱齐国趁火打劫之后,燕国全境一片狼藉,剧辛此前到处修缮城墙、恢复城邑,除此之外,安顿流民、鼓励耕种,可想而知,他根本无暇训练军队,以至于我接管燕国军队的时候,我简直……”

    他摇了摇头,大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意味。

    看着乐毅的表情,蒙仲忍不住想笑,但仔细想想又不妥,遂忍着笑问道:“燕国的军队,很弱么?”

    乐毅想了想,解释道:“单纯以强弱来表述,未免太过于笼统。……燕国的士卒其实并不弱,尤其当敌人是齐国的时候,我毫不怀疑燕国的士卒会奋勇杀敌,关键在于,燕国锻造兵器、打造甲胄的基础太弱了,国内原来的工坊几乎都被齐军摧毁了,匠人们要么被杀,要么不知逃往何处,有兵源,但没有足够的兵戈与甲胄,这是燕国如今最大的难题。”

    听到这里,蒙仲点点头安慰道:“总会慢慢好起来的,你看方城,两年前什么情况你也知晓,可如今,方城军已扩增到了五万编制,而叶邑,更是有十几万的邑民,我观燕王职,是一位仁厚而勤勉的君主,在他的治理下,燕国必然会蒸蒸日上。”

    “唔。”乐毅点了点头,带着几许感慨的表情说道:“燕王……确实待我不薄。阿仲,你知道么?我投奔燕国的最初,虽有剧辛举荐,但仍有燕国的臣子质疑我投奔燕国的意图,认为我试图借助燕国的力量牵制齐国……于是燕王便单独召见了我,问我可有此事?”

    “然后呢?那燕王斥责你了么?”听得入迷的蒙虎忍不住插嘴道。

    听闻此言,诸人都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蒙虎。

    乐毅看着蒙虎笑了笑,旋即摇头说道:“燕王并没有怪罪我,并且,他将颠覆齐国的重任交给了我。……后来,我听说燕王的近臣也提过这件事,说我试图利用燕国、利用燕王来达到削弱齐国的目的,可当时燕王却说,只要能覆亡齐国,别说我利用他,哪怕我取他杏命,他亦会笑着接受……”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他毫不怀疑乐毅口中的燕王职,毕竟他当年在赵国时,就曾跟随着赵主父见过燕王职,当时燕王职就对齐国恨之入骨。

    同样是恨齐国,薛公田文主要是憎恨如今的齐王田地,而燕王职不同,他憎恨齐宣王,憎恨整个齐国,毕竟正是齐国屠杀了无数燕国子民,使他燕国落到今日这般贫穷荒凉的境地。

    感慨之余,蒙仲亦察觉到了乐毅对燕王职的称呼。

    别看乐毅仍然是一口一个燕王,但他称呼的语气,跟他称呼齐王、魏王是截然不同的。

    其中迎因,无非就是燕王职对他无比地信任,信任到乐毅自己都难免有些内疚,毕竟那名燕王的近臣说得没错,他乐毅确确实实是企图借助燕国的力量去牵制齐国、削弱齐国,然而这件事背后的获利者,却未必会是燕国。

    但燕王职却对此毫不在意,他甚至直接了当地告诉乐毅,只要乐毅能覆亡齐国,哪怕乐毅利用他燕国也不要紧,甚至于,燕王职还愿意为此献出自己的杏命。

    能遇到如此信赖自己的君主,也难怪乐毅在提到燕王职时,语气有所改变。

    只不过……

    深深看了一眼乐毅,蒙仲不禁产生了一阵想法。

    而此时,乐毅仍在兴致勃勃地讲述着他这两年的经历,刚好说到他成婚一事:“对了,我成婚了。”

    “啊?你成婚了?”

    听到这话,蒙仲、蒙虎、华虎三人皆异口同声地问道。

    “唔。”带着几许微笑,乐毅解释道:“是我到燕国后,族内的长老为我安排的,女方也并非出自名门,只不过是与我乐氏关系颇为亲近的一个家族的宗女……关于这事,我还给了写过书信。”

    “书信?什么书信?”蒙仲不解地问道。

    见蒙仲这一脸呆懵的表情,乐毅无奈地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看来荣蚠说得没错,肯定是驿卒半途把我的书信弄失了,算了,反正今日当面见到,索杏就当面说好了……到燕国后,我给你写过两封信,第一封信是在我出任大司马之后;第二封,则是告诉你们我即将成婚……”

    蒙仲、蒙虎、华虎三人听后面面相觑。

    期间,蒙虎、华虎二人还下意识地摸了摸全身,继而一脸尴尬地看着乐毅,显然是因为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东西作为贺礼而感到尴尬。

    “要不,我这柄剑赠予你,作为庆贺?”蒙虎舔着脸说道。

    听闻此言,乐毅翻了翻白眼:“别人也就算了,我可知道你这柄剑的来历……你用阿仲成婚时的贺礼来转赠于我?两年不见,怎么变得这般狡猾?”说罢,他看向蒙仲等人,轻笑着说道:“总之,这件事我告诉你们了,你们没赶到吃喜酒,那是你等自身的问题,至于贺礼,一份也不许少,回头记得转告蒙遂、向缭、武婴他们。”

    “你这家伙……”华虎故作咬牙切齿,但眼眸却带着几分笑意。

    可能在他看来,这会儿的乐毅,才像他们记忆中的那个乐毅,而不是方才最初见面时,那个明显带着拘谨的乐毅。

    一番玩笑过后,众人又吃起了酒肉,大约到了寅时前后,乐毅估摸着时辰也差不多了,遂对蒙仲严肃地说道:“阿仲,酒肉也吃地差不多了,我想跟你说说正事。”

    说罢,他看了几眼四周,意有所指。

    蒙仲愣了愣,还没开口,便见蒙虎不满地叫道:“喂,连我在这也不行么?”

    乐毅毫不留情的说道:“不行,你口无遮拦,万一这件事泄露出去,关系太大……”

    见乐毅神色严肃,不似作伪,蒙虎、华虎二人最终还是暂时避让了,毕竟他们信任蒙仲,除非这件事果真像乐毅所说的那般关系太大,否则,蒙仲绝不会隐瞒他们。

    片刻后,附近的人都暂时退下了,只剩下蒙仲与乐毅二人。

    此时,蒙仲端起酒碗抿了一口,随口问道:“是关于齐军的事么?”

    “唔。”

    乐毅点点头,反问道:“你准备如何对付这股齐军?或者说,如何对付齐国?”

    蒙仲当然听得懂乐毅的言外之意,问道:“你觉得,倘若此刻燕军倒戈,齐国是否会因此而覆亡?”

    乐毅摇摇头说道:“你义兄匡章还活着呢。”

    蒙仲闻言微微皱了皱眉。

    的确,有匡章统帅跟没有匡章统帅的齐军,是两支截然不同的军队,前者可以打得秦国求和,后者嘛,连宋国的郯城都打不下。

    面对义兄匡章,说实话蒙仲也没有什么把握。

    见蒙仲沉默不语,乐毅又说道:“况且,齐国的军队部署,粮仓所在,我此番还未彻底摸透,更主要的是,齐人现如今对我燕军并不信任,纵使我燕军倒戈,你最多也只能击败齐国,却不足以覆亡整个齐国……”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蒙仲,又补充了一句:“燕王以国士待我,我自然要以国士报之,除非我有把握覆亡齐国,否则,我不会叫燕军倒戈。”

    听到这话,蒙仲抬起头来看向乐毅,惊讶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有意援护田触撤退,借此取得齐国的信任?”

    “是的。”乐毅如实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蒙仲也不知该说什么。

    要知道,乐毅决定援护田触麾下的齐军撤退,就意味着他秦魏宋三国联军无法避免要与燕军交战。

    并非此前放水严重的燕军,而是会拿出真正实力的燕军。

    包括眼前这位燕军统帅……

    想到这里,蒙仲摇摇头无奈说道:“这就是你想说的?为此支开了阿虎与蒙虎?”

    “当然不是。”乐毅摇了摇头,旋即对蒙仲说道:“你知道苏秦么?”

    “苏秦?”蒙仲微微一愣,说道:“似乎是齐王的客卿吧?我不曾见过他,不过,倒是见过他弟弟苏代,怎么了?”

    乐毅淡淡一笑,说道:“此人,正是燕王安排在齐国的内应……”

    “什么?”

    蒙仲愣了愣,脸上露出几许惊讶:“怪不得你要支开阿虎他们,这件事确实利害重大,万一走漏消息,后果不堪设想……这苏秦在齐国做了什么么?”

    听闻此言,乐毅张口欲言,但在看了一眼蒙仲后,他忽然露出了迟疑之色,改口道:“苏秦,他正在想办法离间齐赵两国的关系……你也知道,倘若赵国背弃了齐国,齐国将孤立无援,因此……”

    “我懂你的意思了。”

    蒙仲点点头。

    与只想削弱齐国的他不同,燕王职与乐毅,确实想覆亡齐国。

    而这,对宋国似乎并无危害。

    “还有么?有关于那苏秦的事……”

    “……”深深看了几眼蒙仲,乐毅微微摇了摇头。

    “我想说的,只是这样……”

    他低下头端起了酒碗,避开了蒙仲的目光。

    约半个时辰后,乐毅带着乐車等人返回他燕军的营寨。

    途中,乐車低声问乐毅道:“那件事说了么?”

    乐毅惆怅地摇了摇头:“我不知该如何开口。……难道要我告诉阿仲,齐国之所以孜孜不倦攻打宋国,背后正是燕王授意苏秦挑唆所致?而我,虽明知此事,却不能阻止?……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不提为好,毕竟燕王与苏秦的初衷,只是为了激起诸国对齐国的警惕,而不是针对宋国……”

    “可是今日不提,日后……”

    “我知道,但……”

    乐毅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回头瞧了一眼来处,苦涩说道:“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但……或许我应该庆幸,庆幸燕国无论距离魏国还是宋国,皆相距甚远,且又无冲突,不至于……”

    而与此同时,蒙仲亦在远处望着离去的乐毅等人。

    不知过了多久,华虎走到了蒙仲身边,问道:“怎么样?阿毅,还是曾经的那个阿毅么?”

    蒙仲长长吐了口气,微笑说道:“当然。只不过,他如今是燕国的大司马了,多少会有一些改变吧。……这是他作为燕国大司马的职责,莫要瞎想。”

    “唔。”华虎微微点了点头。

    事实上,蒙仲那时看到了乐毅在提到苏秦时欲言又止的模样。

    但他相信,乐毅不会加害他,不会加害宋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