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8章:驰援郯城【二合一】

    正如蒙仲此前所判断的,由于骑兵的赶路速度远比步卒快的多,以至于他哪怕在蒙邑稍住了两日,可最终还是赶在司马错、乐进等人率领的大军面前抵达了彭城。

    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在抵达彭城后,蒙仲叫蒙虎与华虎二人带着三千方城骑兵在城外驻扎,而他则立刻进入城内,拜见他的义兄惠盎。

    可没想到他义兄府上的门人却说,惠盎近段时间并不在彭城,而是在郯城那边。

    这就麻烦了,毕竟他麾下三千方城骑兵驻扎在城外,他好歹得跟彭城这边说一声,免得发生什么误会。

    更别说他麾下的骑兵们也需要补充一些干粮。

    本来这些事与义兄惠盎说一声,惠盎自会吩咐彭城的官员,可眼下该怎么办?

    蒙仲在彭城这边,可就认识他义兄惠盎。

    “……”

    思忖了一下,蒙仲的目光便投向了王宫。

    是的,还有一位可以做到他义兄惠盎能做到的一切,并且,权力比惠盎还要大。

    那便是他宋国的君主,宋王偃。

    想了想,蒙仲只好来到了王宫,对守在宫门处的卫士说道:“我乃惠相之弟蒙仲,有要事请见宋王,恳请卫士代为通报。”

    听到这一番话,宫门外的卫士们面面相觑,不敢违抗,当即入宫将此事禀告宋王偃。

    而与此同时,宋王偃正在宫殿内的校场光着膀子练剑。

    别看宋王偃如今年近六旬,头发胡须皆已陆续变得花白,可因为他长期锻炼武艺,他的体魄依旧健朗,此刻挥舞起宝剑来亦是劲道十足,呼呼作响。

    由此可见,宋王偃当初还未夺取他兄长君位、还在担任宋国大司马的时候,必然也是一位猛将,怕不会逊色于戴不胜。

    这边宋王偃正挥舞着利剑,他眼角余光便瞥见一名宫卫匆匆走入,与伺候在一旁的侍者附耳说了几句。

    旋即,便有一名侍官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大王,宫门外有一人自称是惠相之弟蒙仲,求见大王。”

    听到这话,宋王偃手中的动作一顿,脸上亦露出几许意外之色。

    轻笑一声,他随口说道:“那小子前来请见寡人,这倒是少见……叫他进来吧。”

    “喏!”

    在得到宋王偃的允许后,便有一名侍官亲自前往宫门处,将等候在那里的蒙仲请到了这边。

    待远远瞧见跟在这名侍官身后的蒙仲,宋王偃亦收了架势,拄着利剑站在那里,任由两名宫内的宫女替他擦拭着背上的汗。

    不得不说,就这气势,宋王偃着实不逊色赵主父几分至少在蒙仲迄今为止所见过的各国君主当中,论气势之盛,当属赵主父与宋王偃。

    除此以外,无论是燕王职、赵王何、魏王遫、韩王咎,都不及这两位。

    “大王,惠相之弟蒙仲来了。”

    在那名侍官向宋王偃复命之后,蒙仲亦走上前几步,拱手拜道:“蒙仲,拜见宋王。”

    宋王偃点点头,继而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蒙仲。

    他还记得,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这小子时,这小子年仅十四岁,看起来还颇为瘦弱,一晃眼六年过去了,这小子已经长得越来越高大,成就也是越来越叫人咋舌。

    忽然,宋王偃注意到腰间挂在腰间的那柄利剑,嘴角扬起几许莫名的笑意。

    因为他剑鞘他很熟悉,正是前些年蒙仲在蒙邑成婚时,他赠予蒙仲的其中一样贺礼纵观整个宋国,就只有太子戴武、戴不胜、惠盎、蒙仲这四人得到这君主赐剑的殊荣。

    可能是注意到宋王偃的目光落在自己腰间的佩剑上,蒙仲当即做出解释。

    按理来说,无论是在哪个国家,觐见君主自然需要在入宫前解下随身携带的宝剑,蒙仲亦是如此,在他此番入宫前,宫门外的卫士也要求他解剑。

    可当那些宫卫在检查这柄剑时,他们却骇然看到了“宋偃命匠人铸于某年某月”的字样,为此满脸震惊。

    随后,待蒙仲解释这柄剑乃是宋王偃所赐之物后,那些宫卫谁还敢再要求蒙仲放下这柄剑?

    就这样,蒙仲才能带着剑进入宋王的宫殿。

    而对于蒙仲关于剑的解释,宋王偃一笑置之,毕竟他对蒙仲还是很信任的。

    他笑着对蒙仲说道:“这柄剑,你时常带在身边么?”

    “是的。”蒙仲想了想,还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这柄剑坚而锋利,堪称削铁如泥……多谢宋王赐剑。”

    “哈哈哈哈。”

    宋王偃颇感开怀地笑了笑,旋即又说道:“蒙仲,听说你如今在魏国,已经是手握数万大军的上将了,怎么,与寡人过两招如何?”

    听到这话,蒙仲很冷静地拒绝:“请恕在下拒绝!”

    “唔?”宋王偃闻言皱了皱眉,故意说道:“怎么?即使成为了手握数万大军的魏国上将,却不敢与寡人过过剑技么?”

    “不。”蒙仲淡淡说道:“在下只是怕伤到宋王。”

    “……”

    听到这不客气的话,在旁的侍官、宫女、卫士纷纷色变,面面相觑之余,皆用骇然的目光看向蒙仲。

    这也难怪,毕竟宋王偃的脾气素来不好,以至于无论宫内还是在朝中,宋王偃身边的侍者、臣子,大多都是小心奉承,哪怕是蒙仲那位被称为正直的义兄惠盎,在不涉及原则问题的情况下,也是尽量捡好听的说,免得激怒宋王偃。

    世人指责宋王偃暴虐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这位君主动怒的时候,他确实是会做一些暴虐的事,比如说,杀死忤逆他的臣民,甚至于是用弓箭射杀囚徒来取乐等等。

    关于这件事,孟子曾经就跟蒙仲聊过,得亏宋王偃身边有惠盎在,且宋王偃也信赖惠盎,因此在惠盎的规劝下,宋王偃总算时能遏制一部分骨子里的残暴,否则,恐怕与历史上的夏桀商纣真没有多大区别了。

    只见在从旁诸侍官、宫女、卫士心惊胆颤的注视下,宋王偃在听到蒙仲那番不客气的话后,先是面色阴沉地瞪着蒙仲,随即忽然哈哈大笑:“你这小子,还是一无既往的不讨喜。”

    『大王竟是不怪罪此人无礼冒犯?』

    从旁的诸侍官、宫女、卫士们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方才,当宋王偃沉下脸的时候,他们怕是作为居外人,亦是被吓得心惊胆颤。

    可谁曾想到,眼前这位君主最后居然笑了出声。

    难道就因为这个蒙仲是惠相的弟弟?

    不对呀,就连惠相都不会这么跟这位君主说话。

    就在众人对此百般不解的时候,宋王偃招招手将一名卫士召到面前,继而将手中的利剑递给了后者,旋即,他从一名宫女的手上拿过衣袍,披在身上。

    期间,他仍与蒙仲闲聊着:“前段时间,秦国的魏冉拜访了寡人,听他说,魏国派了翟章与你率援军支援我宋国……陶邑收复了?”

    蒙仲点点头说道:“已被我方收复,如今正由景敾驻军。”

    听闻此言,宋王偃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忍不住问道:“陶邑的损失……严重么?”

    “所幸并不严重。”

    说着,蒙仲便将陶邑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当得知陶邑几乎是毫无损失被秦魏联军收复时,宋王偃微微动容,神色复杂地看着蒙仲。

    以己度人,宋王偃当然知道无论是司马错也好、翟章也罢,都不会去管陶邑的损失是否严重可能在这两位看来,他秦魏联军此番帮宋国夺回陶邑,宋国只有感激他们,哪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们必须完好无损的夺回陶邑?

    想来,也只有蒙仲这个宋人,才会真正去考虑他宋国的利益。

    想到这里,宋王偃用他的称赞方式点点头说道:“你做得很好。……陶邑乃是我宋国的大邑,占得全国税收的近两成,若陶邑遭到破坏,我宋国的损失就大了……你做得很好。”

    听到这话,蒙仲抱抱拳说道:“这是秦魏联军以及景敾军司马的共同努力,并非在下一人之功。”

    听到这话,宋王偃微微一乐,在闻言斜睨了一眼蒙仲,似笑非笑地问道:“是景敾托你在寡人面前替他求情?”

    蒙仲没有说话。

    毕竟,在他率军离开陶邑时,景敾确实有拜托他在宋王偃面前求情,是故他方才才会提及景敾。

    见蒙仲不说话,宋王偃轻笑道:“看来被寡人猜中了……这个景敾,作战不力,轻易就被李兑夺取了陶邑,你说寡人要如何处罚他才好?”

    瞥了一眼宋王偃,蒙仲淡淡说道:“几年前在下便看出,景敾军司马并不是很擅长带兵打仗,不过却对宋王忠心耿耿……数年过去了,不擅长带兵打仗的景敾却还担任着军司马之职,我想其实在下并不需要担心宋王会因为我替他求情而额外重罚他。”

    “……”宋王偃盯着蒙仲看了片刻,微微皱了皱眉头:“你还真是不讨喜。……你也是这么对魏王说话的么?”

    “怎么会?魏王可不曾得罪过在下……”蒙仲淡淡说道。

    『这小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从旁的诸侍官、宫女、卫士们,已被吓得面如土色,生怕宋王偃被蒙仲激怒,以至于连带着他们也遭了秧。

    但奇怪的是,尽管蒙仲说话如此不客气,但宋王偃还是没有动怒。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真正在乎他宋国的忠义之士,尽管此人如今在魏国担任要职。

    宋王偃虽然杏情暴虐,但还真没有杀过心系国家的忠义之士,他以往杀的,要么是那些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家伙,要么就是那些只懂得阿谀奉承的。

    至于像惠盎那种重臣虽说惠盎少不了在原则问题上与宋王偃起争执,多次气得宋王偃直呼要杀死惠盎,但事实证明,惠盎如今还活得好好的,而且依然还是宋国的国相,还是宋王偃最信赖的臣子。

    那些阿谀奉承之徒,杀了就杀了,反正这种人永远不会缺,召之即来,但像惠盎这等有利于国家的贤臣,却是伤害不得,这一点,纵使是杏情残暴、暴虐的宋王偃也是很清楚的。

    而蒙仲,显然也是一位有利于国家的忠义之士。

    在领着蒙仲前往正殿的途中,宋王偃问蒙仲道:“今日怎么想到来见寡人?哦……惠盎不在对吧?看来你是为什么事而来。”

    见被宋王偃看穿了来意,蒙仲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前一阵子,我去蒙邑看望了族人,因此并未与秦军一同行军……倘若不出意外的话,秦军还得过几日抵达彭城,而我麾下的骑兵,干粮已所剩无几……”

    宋王偃点点头说道:“寡人知道了,待会寡人就会吩咐下去。”

    “多谢宋王。”

    “不必客气。……再怎么说,秦魏联军此番也是为援助我宋国而来,宋国自然要供应粮草。”说罢,宋王偃问蒙仲道:“惠盎不在彭城,你这今日打算在何处落脚?”

    “就住在城外吧。”

    “城外啊……”宋王偃思忖了一下,旋即意有所指地说道:“说起来,你为我宋国夺回了一座完好无损的陶邑,哪怕寡人在城内赐予你一座府邸,也不为过……”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蒙仲打断了:“宋王好意,在下心领,不过这彭城,在下未必来经常来,与其空着,不如赐予其他有功的臣子。”

    见蒙仲毫不领情地拒绝了自己,宋王偃虽然心中有些懊恼却也拿蒙仲毫无办法,轻哼着说道:“即使寡人要与你喝几碗酒,你也不会答应咯?”

    蒙仲当然不想跟宋王偃喝酒,要不是为了避免他麾下的骑兵惊动彭城,再者他军中也欠缺粮草,他根本不想来见宋王偃不是因为他兄长蒙伯的事,其实就连蒙仲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什么。

    反正,他就是不想跟宋王偃呆在一块。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他几次拒绝宋王偃的好意,已使这位君主有些不悦了,于是他稍微婉转地拒绝道:“这酒,我想还是等我义兄回来再喝吧。”

    宋王偃仔细想了想,觉得蒙仲这个提议倒也不坏,毕竟惠盎在的时候,这小子还不至于几次三番地讽刺他。

    不得不说,也就是宋王偃知道蒙仲杏情忠义,且一心想使他宋国在这个乱世得以安定,因此对他多加宽容,倘若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宋王偃下令用绳索吊在校场的树上,远远地用弓箭射死了。

    此时,蒙仲忽然问道:“对了,我义兄为何会去郯城?莫非郯城那边战况吃紧?倘若如此的话,希望宋王尽快派人供应粮草,在下立刻赶奔郯城……”

    “不必着急。”

    宋王偃暗暗感动于蒙仲对他宋国的热切,摆摆手解释道:“目前有太子驻守在郯城,且齐燕联军的攻势也并非凶猛,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什么变故,惠盎之所以前往郯城,只不过是那个秦国的魏冉想要去郯城看看……对了,蒙仲,关于这个魏冉,你了解多少?”

    “魏冉?”蒙仲不解问道:“怎么?”

    只见宋王偃眯了眯眼双目,沉声说道:“寡人观此人,喜怒不形于色,极有城府,叫人琢磨不透……前一阵子他到彭城时,寡人与惠盎设宴招待他,筵席间,他曾提及过你,说你这些年几次阻扰了他秦国的战事,且用此事,旁敲侧击试探我宋国对秦魏两国事务的态度……当时惠盎便说,秦魏两国之事,我宋国并不想参合,魏冉当时虽笑而不语,但寡人总觉得,他对此颇为不满……”

    『老师当真有先见之明……』

    回想起在故乡时老师庄子对他的提醒,蒙仲心中暗暗想道。

    他问宋王偃道:“倘若有朝一日,我宋国注定会失去秦魏两国其中之一的支持,不知宋王会站在哪边?秦国?或魏国?”

    宋王偃微微一愣,在看了一眼蒙仲后,皱着眉头沉思说道:“大概……会选择魏国。”

    听到这话,蒙仲心中暗暗称赞,暗赞宋王偃还是有眼力的。

    说着,他便将他老师庄子那一番警告告诉了宋王偃,只听得宋王偃频频皱眉。

    不得不说,此前宋王偃也好,惠盎也罢,都不是没有考虑过秦魏两国的矛盾会给宋国带来什么的影响,但关于秦国放弃宋国暗中与齐国结盟的猜测,这两位还真没考虑过。

    然而仔细想想,这个猜测确实并非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他叮嘱蒙仲道:“过几日,待你到了郯城后,将你方才所言之事告诉惠盎,叫他派人盯着魏冉的动向。……倘若他不满于我宋国的态度,在此战前后出使齐国,那我宋国……就得对秦国提高警惕了。”

    “我记下了。”

    蒙仲抱了抱拳。

    当日,待蒙仲离开王宫后仅一个时辰左右,宋王偃便派了彭城的官员押运了一批粮草来到了方城骑兵的驻军点,其中还有不少酒肉,让诸方城骑兵大感欢喜。

    于是乎,诸方城骑兵埋锅造饭,吃酒炖肉。

    而次日,司马错与乐进便率领秦魏联军抵达了彭城,与蒙仲汇兵一处。

    随后,司马错便代表秦国觐见了宋王偃。

    虽然蒙仲其实并不想见到宋王偃,但考虑到宋王偃昨日在听到他那番话,今日会见司马错是否会出现什么变故,蒙仲最终还是跟着司马错一同去了王宫。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多虑的,宋王偃当了几十年的君主,城府自然深得很,哪怕他昨日从蒙仲口中得知秦国或有可能抛弃他宋国、将他宋国作为与齐国结盟的牺牲物,但今日他见到司马错时,还是热切地与司马错交谈,并且设宴款待司马错以及晋邝等诸位秦将。

    而在宴席期间,宋王偃也曾几次表达他对秦国、对秦王的感激,仿佛昨日他与蒙仲的对话从未发生过的。

    亲眼看到这一幕,蒙仲自己也感觉有些好笑。

    好笑于他也难免被世人对宋王偃的错误认知所影响宋王偃,真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拔剑杀人,毫无胸襟、毫无城府的暴君么?

    怎么可能!

    宋王偃大多数时候杀人,只是为了取乐,且所杀的也只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罪犯囚徒,真正因为一言不合而拔剑杀人的例子,却反而是寥寥无几。

    就蒙仲所知,目前就只有于宋国攻伐滕国期间被宋王偃杀死的唐鞅当时宋王偃与惠盎发生了严重的争执,一怒之下就把唐鞅给杀了。

    看上去那唐鞅挺冤枉的,但相信只要有人听到唐鞅当时那番混账至极的话,都不会觉得此人死地冤枉。

    至少蒙仲就这样认为。

    在彭城修整了一日,司马错便率领秦魏联军踏上了前往郯城的道路,在经过约四五日的赶路后,大军抵达郯城。

    当时得知秦魏联军抵达郯城,太子戴武亲自领着惠盎、戴不胜等诸多郯城的将领、官员,出城迎接,既是为了迎接秦国的国尉司马错,也是为了迎接蒙仲。

    期间,蒙仲注意到穰侯魏冉亦在迎接的队伍中,笑容可掬地与司马错说着话。

    在进城时,蒙仲抽了个空暇,将他老师庄子的警告,以及宋王偃的命令,皆转达给了他的义兄惠盎,只听得惠盎皱起眉头。

    他对蒙仲说道:“此事很有可能……我原以为那魏冉只是想看看齐国的虚实,没想到他在郯城一呆就是将近一个月,我也觉得他有心在战后出使齐国,不过这件事,我等不好与其当面对质,只能暗中图之,免得秦人被我宋国识破后,再生变故。……总之,既然秦国为了攻打魏国,不惜与齐国结盟,我等只需设法破坏两国的邦交即可,不可直接与秦国撕破脸皮。”

    说着,他笑着对蒙仲说道:“好了,这件事为兄会处理的,至于你嘛……我想你得向太子好好解释一下了。”

    “解释?”蒙仲有些不解。

    “当然。”惠盎表情古怪地说道:“你曾经形影相随的兄弟乐毅,为何投奔了燕国,且成为了燕军的统帅,以及,当初太子派去保护你的士卒荣蚠,何以也摇身一变成为了燕国的大将,这些,你可是得向太子好好解释一下了。”

    听到这话,蒙仲亦是颇感意外:“对面燕军的将领,是乐毅跟荣蚠?……不是剧辛么?”

    “并非剧辛,而是乐毅。”惠盎点点头,旋即补充道:“此外,还有一名叫做赵奢的大将。”

    从旁,蒙虎与华虎二人听得满脸古怪之色。

    乐毅、赵奢、荣蚠……好家伙,感情对面燕军的将领,都是熟人。

    数万秦魏联军抵达彭城,齐燕联军那边自然不会不知情。

    这不,就当太子戴武设宴为司马错、蒙仲等人接风的时候,齐军的主将田触立刻在己方军营的帅帐内召集诸将商议对策。

    当时田触环视帐内诸将,沉声说道:“据斥候所报,今日宋国有数万援军抵达了郯城,看旗号,似乎是秦国与魏国派来的军队。……秦军军中多有‘秦国尉司马’字样的旗帜,我猜测极有可能是秦国的名将司马错带兵,至于魏军这边,则多是‘魏方城’、‘魏方城令蒙’字样的旗帜……”

    『唔?』

    原本环抱双臂闭目养神的乐毅,听到这话猛地睁开了双目。

    在他身旁,荣蚠亦是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魏方城令蒙?

    那不就是……

    彼此对视一眼,乐毅、荣蚠二人皆不动声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