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5章:赵国现况【二合一】

    六月初三,即秦将白起于漳水击破赵将李跻、韩徐二人的第三日,前赵国国相之子肥幼急匆匆地从封邑赶回邯郸王宫,请见赵王何。

    此时赵王何正在宫殿内观阅他赵国历代曾推行过的政令档册,忽听宫内的谒者禀报,说是肥幼前来求见,赵王何立刻就将肥幼召入了殿内。

    可一瞧肥幼的装扮,赵王何忍不住就乐了,只见今日的肥幼,身上穿着一身看起来有些陈旧的甲胄,打扮地仿佛一名带兵打仗的将军。

    说实话,赵王何与肥幼相识这么多年,几乎从未见他似今日这般打扮。

    他好笑地问道:“卿何故……如此打扮?”

    只见肥幼拱拱手,正色说道:“臣获悉李跻、韩徐二人被秦军败于漳水,特来护卫大王左右。”

    赵王何愣了愣,眼眸中闪过几许温色,只见他站起身来,徐徐走到肥幼身旁,围绕着后者一边徐徐转圈,一边打量着后者身上的甲胄,口中问道:“卿的忠义寡人收到了,不过卿这身甲胄……看起来有些陈旧啊。”

    肥幼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是家父曾经穿过的甲胄,放在家中有些年月了,虽臣精心保管,但仍是难以避免被岁月侵蚀……”

    “原来是肥相之物。”

    赵王何的面色顿时严肃起来,不敢再说笑,毕竟肥幼的父亲肥义,在赵王何的心中比其亲生父亲赵主父还要高。

    忽然,他问道:“何以不见佩剑?”

    “这个……”肥幼解释道:“入宫时,留在宫卫处了。”

    听了这话,赵王何皱着眉头说道:“既是肥相遗物,岂人假托余人?”

    说罢,他召入殿内两名卫士,命令后者立刻前往宫门处,将肥幼被宫卫保管的陪剑取来。

    而此时,肥幼则问赵王何道:“大王,臣方才说了李跻、韩徐二人兵败之事,然而大王却毫不惊诧,莫非大王已知此事?”

    “唔。”

    赵王何当然不会对肥幼有所隐瞒,毕竟后者是他最信任的臣子,他点点头说道:“昨日寡人便已得知此事……”

    “那……”肥幼有些意外于赵王何的动静,小心翼翼地想要询问,却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顾虑。

    见此,赵王何笑着宽慰道:“寡人知道你想问什么。放心,寡人已派人向房子求援,也已派人送信于奉阳君,命他率军回援邯郸……”

    房子,即房子县,是赵将赵贲驻军的县城。

    赵贲本是驻守邯郸的将领,他曾经率下的邯郸军,是肥义与阳文君赵豹用来抵制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以及赵主父、公子赵章两股势力的最后壁垒,但在沙丘兵变后,阳文君赵豹因病过世,而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则趁机把持了国政,属于王党的赵贲,难免遭到了赵成、李兑的排挤,被调往北方的房子县,至于其麾下的邯郸军,则改由李兑的儿子李跻所统率。

    邯郸,就此彻底落入了赵成、李兑二人的掌控,赵王何也因此沦为傀儡一般的君主。

    但幸运的是,赵王何仍有一些忠于他的臣子,比如肥幼、比如赵贲。

    此时,赵王何派去的两名宫卫,已将肥幼的佩剑取了回来,恭敬交给赵王何。

    只见赵王何抽出宝剑,用缅怀的目光看着手中这柄利剑,旋即收剑回鞘,将其归还肥幼,并对后者说道:“如此紧要之物,日后不可假手于人,寡人允许你持剑入殿。”

    哪怕已沦为傀儡一般的君主,但赵王何这点权力还是有的,毕竟奉阳君李兑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跟他赵国的君主发生什么矛盾。

    然而,肥幼却摇了摇头,说道:“此不合君臣之礼!……这样好了,若有下回,臣换一柄剑就是,哪怕宫卫弄混了也不要紧。”

    “你啊……”

    见肥幼执意如此,赵王何也是无可奈何。

    别看肥义、肥幼父子皆是白狄人,但他们对赵王室的忠臣,却足以让一些赵人感到羞愧。

    而这,也正是赵王何信赖肥幼,却对肥幼感到愧疚的原因。

    想想也是,肥义一生对他赵国呕心沥血,结果他死了之后,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因为忌惮肥义的影响力,不允许肥幼出仕为官,可怜肥幼作为肥义之子,一心报国却无门路,每每想到此事,赵王何心中就暗恨不已。

    在一番闲聊后,赵王何见肥幼给自己使了眼色,便以困倦为借口,带着肥幼到后殿歇息。

    而对此,宫殿内的侍官倒也习以为常。

    待等来到后殿,见四下无人,肥幼低声对赵王何说道:“大王,此或许是您重夺权柄的一个机会。……待等赵贲率军抵达邯郸后,咱们可以想个办法擒下李跻……”

    然而,还没等肥幼说完,就见赵王何抬手打断了他:“不可!”

    在肥幼不解的目光下,赵王何摇摇头说道:“似这般,我赵国必定大乱。”

    肥幼不解问道:“李兑把持朝政,目无君上,今君上夺回权柄,此乃名正言顺之事……”

    听闻此言,赵王何再次摇了摇头,说道:“虽此事的确名正言顺,但你要知道,奉阳君虽有私欲,但他这几年治理国家,倒也不无可取之处……”

    正如赵王何所言,继已故的安平君赵成之后,奉阳君李兑继续把持赵国的朝政,不可否认是一名权臣,但虽说如此,在李兑治理下的赵国倒也算不错,而更要紧的是,李兑虽然是权臣,但他并不敢做得太过分,至少在赵王何面前仍恪守着君臣的礼仪,这也正是李兑专政后赵国臣民并没有激烈抵制的原因。

    当然,即便如此,亦不代表赵王何就默认了李兑专政的做法,在他心底,还是希望夺回权柄,成为真真正正的赵国君主,而不是眼下这般的傀儡。

    之所以是提及李兑,是因为李兑如今赵国的威望不低,且颇有善名,赵国有许多臣民都以为李兑是一名贤臣,在这种情况下,倘若赵王何借此事机会,命赵贲发动兵变,擒李跻、夺邯郸军,那么赵国的臣民就会误以为他是一名昏君。

    这是赵王何不想看到的。

    他更希望以一种更为平和的方式,夺回权柄。

    比如说,在李兑失去赵国诸多臣民信任与支持的情况下,通过和平的方式,使李兑主动归还权柄。

    可以的话,赵王何绝不希望他赵国再次爆发内乱当年的沙丘宫变,已经让赵人流了太多无谓的鲜血。

    “……更何况,今秦将白起率军逼近邯郸,若我等趁机与奉阳君父子反目,这岂非白白便宜了秦军?秦军的凶残,你也清楚,一旦邯郸被其攻破,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

    听到这话,肥幼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带着几许遗憾说道:“臣只是觉得,这或许是一次机会……”

    “但并非是最佳的机会。”赵王何笑了笑,宽慰肥幼道:“放心,寡人还年轻,寡人迟早可以夺回权柄,卿无需着急……若是有空暇,卿不妨多看看书,寡人可是希望日后夺回权柄时,由卿担任我赵国的国相。”

    肥幼闻言尴尬说道:“大王取笑臣,臣哪有那个才能。”

    “呵呵呵。”赵王何笑了笑,但眼眸中的神色却有些辛酸。

    是的,肥义是一位足智多谋、治国有方的贤臣,可他的儿子肥幼呢,却是文不成、武不就,原因就在于肥义当年醉心于国家大事,疏忽了对儿子的教导,以至于肥幼除了管理族人种地,其余啥也不会。

    这也正是赵王何对肥幼感到愧疚的原因。

    随后,肥幼便在赵王何身边留了下来,充当赵王何的护卫,遵循他父亲肥义曾经的叮嘱,誓死保护他赵国的君主。

    看着肥幼有模有样护卫在自己身边,赵王何感动之余,也未尝不是感到一些好笑,认为肥幼过于担忧。

    是的,别看秦军都已经快打到邯郸了,但赵王何一点都不惊慌。

    因为他很清楚这支秦军此番讨伐他赵国的目的,不是为了侵占他赵国,而是为了迫使他赵国召回奉阳君李兑的军队,停止帮助齐国攻打宋国的做法。

    因此在赵王何看来,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秦军攻破邯郸,随后坐视秦人在城内烧杀抢掠。

    至于他赵何本身,秦人会伤害他么?

    当然不会!

    首先,他赵何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秦国的事,秦人自然不会记恨他,因此也不会有另立赵君的想法;其次,秦军这次给宋国出头,率军讨伐他赵国,必然会引起赵人对秦国的敌视,因此,只要秦国还想拉拢赵国一起对付齐国,那么,秦军就不会伤害他。

    换而言之,这次有麻烦的其实是奉阳君李兑,而不是他赵王何。

    毕竟一旦秦军攻破邯郸,秦军或有可能“逼”着他赵何罢免奉阳君李兑的相位,李兑虽说是他赵国的权臣,但权臣也是臣,名分被剥夺,纵使李兑也只能俯首听命,否则就会被打成叛逆。

    正因为这一点,因此赵王何一点都不着急,只不过他不想用邯郸被秦军攻破为代价,来换取李兑在他赵国失势的结果罢了毕竟据他所知,秦国的士卒是很凶残的,一旦邯郸被攻破,他赵国的子民必定会因此伤亡惨重。

    这不符合他治理国家的理念。

    次日,秦将白起与魏将唐直,率领近六万秦魏联军,徐徐来到邯郸城外。

    赵国这边,李兑之子李跻命韩徐把守邯郸的陪都武安邑,自己则亲自把守邯郸,使邯郸、武安两座城池互为犄角之势。

    说起这支秦魏联军的魏将唐直,记得最初赵王何也为此小小受了一惊,毕竟“魏将”的称呼,让赵王何难免联想到了一个故人,一个名叫蒙仲的故人。

    自沙丘宫变后,蒙仲一行人被迫逃离赵国,返回宋国,但赵王何始终派人关注着蒙仲。

    但由于二人之前曾经发生过不可调和的矛盾,无论是赵王何还是蒙仲,都没有淤联系彼此。

    唯一的例外,即蒙仲前两年在宋国蒙邑与乐氏之女乐嬿成婚时,本着礼数的想法给赵王何送了一份喜书。

    当时,赵王何亦派肥幼赠送于了极为贵重的贺礼。

    但让赵王何感到非常失望的是,当时蒙仲虽然让肥幼转达了谢意,并且也带回了回礼,但却未曾亲笔给他写一封信。

    赵王何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因为蒙仲怨恨他对赵主父见死不救,甚至于通过借刀杀人的伎俩,借赵成、李兑的手,逼死了赵主父。

    说来也奇怪,肥义并非赵王何的生父,但赵王何却视其如父,甚至为了给肥义报仇,不惜逼死自己的亲生父亲赵主父;而赵主父也并非蒙仲的生父,但蒙仲却仿佛像敬重父亲那般敬重着赵主父,且最终因为赵主父被赵王何逼死一事,与赵王何恩断义绝,从此再无往来。

    每每想到蒙仲,赵王何都难免感到莫名的遗憾。

    他并不后悔借赵成、李兑的手逼死了赵主父,谁让赵主父当初纵容公子章杀死了肥义?但蒙仲因此与他反目,却让赵王何感到莫名的悲伤。

    后来,赵王何得知蒙仲投奔了魏国,助魏国于伊阙战胜了秦国。

    尽管他并不清楚那场仗的具体,但从魏国名将公孙喜兵败而死这件事,也能推测出当时魏军的形式究竟是多么的艰难,然而,蒙仲却硬生生扭转了劣势,率领魏军的残兵击败了秦军。

    是的,蒙仲有这个本事,赵王何对此毫不意外,毕竟这位可是他赵国内定的晋阳守无论是赵主父还是肥义,当时都希望蒙仲日后出任晋阳守,让后者总慑肤施(上郡)、晋阳(太原)、雁门三地的兵政诸事,替赵国抵挡西边的秦国与林胡。

    肤施、晋阳、雁门,整整三郡之地,虽地处偏僻,富饶远不如中迎,但论土地面积,却比整个宋国还要大,几乎等于半壁赵国,可见赵主父、肥义当时对蒙仲的重望。

    可谁曾想到,他赵国精心栽培的这位骁将,最终却便宜了魏国。

    哦,还有燕国。

    沙丘宫变后,赵主父精心挑选、栽培的,信卫军、檀卫军的将领们,最后大多都便宜了魏燕两国:蒙仲带着蒙遂、蒙虎、华虎等人投奔了魏国,而剧辛、乐毅、赵奢等人则投奔了燕国。

    看看剧辛、乐毅、赵奢三人,剧辛与乐毅当时只不过是檀卫军、信卫军的佐司马,可到了燕国之后,剧辛立刻被燕王拜为国相,而乐毅则领了大司马的职务,就连曾经只是檀卫军一介小将的赵奢,亦在燕国担任上谷守。

    像这样的人才,赵国一下子就失去了近十位这些本该成为他赵国的柱石!

    但事已至此,赵王何也只能接受事实,用满怀遗憾的心情,看待蒙仲投奔魏国作为魏将的事实,继而逐渐将其淡忘。

    可没想到,前几日李跻与韩徐兵败于漳水,据李跻派人送回的消息称,有一名魏将协助秦将白起讨伐他赵国,当时赵王何惊地浑身发汗,心中万分不想听到那个让他遗憾至今的名字,直到前来报讯的士卒说出那位魏将叫做唐直时,赵王何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蒙仲会成为他赵国的敌人。

    “大王、大王?”

    从旁,传来了李跻的唤声。

    听到这声音,赵王何这才从思绪中脱身,在歉意地看了一眼李跻后,再次将目光投向城外的秦魏联军。

    而李跻,此时也意识到身边的君主方才可能走神了,于是又重复道:“臣方才说,这路秦魏联军实力强劲,我邯郸必须做到完全准备,才能击退敌军。”

    赵王何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此事有李卿做主即是。”

    李跻拱了拱手,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吞吞吐吐地对赵王何说道:“大王,听说您派人到房子请援……”

    赵王何当然知道他身边有许多李兑的眼线,也不奇怪李跻为何能得知这件事,微笑问道:“秦军攻打我赵国,且奉阳君又不在邯郸,寡人自然要召唤国内各地的军队护卫邯郸,李卿有什么疑问么?”

    “不是……”

    看得出来,李跻远不如其父李兑稳重圆滑,被赵王何反问了一句,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臣只是觉得,赵贲军将素来脾气不好,臣怕与他起了什么冲突……”

    你不是怕赵贲脾气不好,而是怕赵贲……怕寡人趁机机会夺了你兵权吧?

    赵王何深深看了一眼李跻,旋即,他微笑着说道:“寡人会叮嘱赵贲,叫他听从李卿的命令。”说罢,他目视着城外的秦魏联军,淡然又说道:“李跻,寡人与赵章不同,不希望看到我赵人再因内乱而无味流血,你可以放心。……寡人与你父,虽有时意见不合,但寡人也知道,奉阳君终归也是希望我赵国日渐强盛,寡人不会忘却奉阳君对我赵国做出的贡献,更何况,你李氏一族世代皆是我赵国的基石……总而言之,大敌当前,我赵人应当团结起来,共赴国难。”

    说着,他微笑着拍了拍李跻的肩膀。

    “……”

    李跻深深看了一眼赵王何,旋即赶紧俯身拱手:“喏。”

    不得不说,无论是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还是这李跻,都不敢轻视于眼前这位年轻的君主。

    他们知道,别看这位君主看上去年轻好欺,实则城府极深,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赵主父的死。

    当时是赵成、李兑二人要逼死赵主父么?

    是!因为赵主父若不死,那死的就一定会是他们。

    但关键就在于,赵王何当时是可以以君王的身份阻止这一切的只要赵何下了王令,赵成、李兑还敢不遵?他俩说到底也只是赵国的臣子,不遵王命就等同于谋反作乱。

    然而,眼前这位君主却什么都没做,默许了赵成与李兑二人继续逼迫沙丘行宫,逼得赵赵主父逃亡灵丘,最终死在灵丘的山上。

    事后,李兑就跟儿子李跻说起了此事:此番安平君与为父,只是当了一回大王手中的刀。

    自那之后,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等人,便对赵王何防范甚深,包括将赵贲调走,不允许肥幼出仕等等,与其说是在为把持赵国铺路,还不如说是在自保他们不敢想象,一旦他们日后失了势,赵何这位年轻却城府极深的君主会如何处置他们。

    对此,李跻记得父亲曾用极其严肃的语气告诉他:决不可叫大王重夺权势,否则我李氏死无葬身之地!

    正因为提防着这件事,事实上李跻并不希望赵王何召来赵贲的军队,毕竟他不敢保证眼前这位君主是否会趁机夺回权势。

    但出乎意料的是,今日这位君主却坦率地告诉他,并不打算那么做。

    真的是这样么?

    李跻吃不准。

    但在这个讲究名正言顺的时代,作为臣子,他只能提防着眼前这位君主重夺权势,却不敢过分逼迫这也正是其父奉阳君李兑明明已把持了赵国的国政,但在赵王何面前仍恪守君臣之礼的原因。

    数日后,就当邯郸城外的秦魏联军堪堪立好军营时,驻守房子的赵将赵贲,率先率领近万军队从北边抵达了邯郸,并且在李跻无可奈何的默许下,进入了邯郸城。

    起初,李跻对赵王何、对赵贲,仍抱持着高度的警惕,但几日之后他就逐渐发现,似乎赵王何还真没有趁机夺会权势的意思。

    而赵贲,前前后后也没有什么异状。

    当然,对他李跻不屑一顾,甚至于有时还会当面吐一口唾沫的恶劣态度除外。

    随后几日,又有赵国其他地方的军队陆续抵达邯郸,这些赵国援军的抵达,城外的秦魏联军当然不会不知情。

    只不过对此白起毫不在意罢了,毕竟在他看来,像赵国这阵软脚虾,纵使兵力再多上一倍又如何?

    说起来,其实就目前而言,白起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因为魏冉对他的指令,就是兵临邯郸城下,迫使赵国召回奉阳君李兑的军队。

    但显然,白起嫌这件事太轻松,准备给自己提高点难度,比如说,攻破眼前这座赵国的国都什么的。

    而魏将唐直多年驻守邺城,期间少不了与赵国发生矛盾,也想给赵人一点厉害看看,自然不会介意利用秦国的军队来削弱赵国。

    于是乎,二人一拍即合,着手准备设计赵国的这些援军。

    此后又过了十几日,赵王何派出的信使,终于日夜兼程抵达了宋国的陶邑,将王书送到了奉阳君李兑的手中。

    此时,李兑这才知道秦魏两国增援宋国的军队并非一支,还有一支正在攻打他赵国,并且,这另一支由秦将白起、魏将唐直率领的军队,已在十几日前于漳水击败了李跻与韩徐的五万军队,目前正围困着邯郸。

    得知此事后,奉阳君李兑惊地脑门冒汗,忍不住惊呼一声:“邯郸若失,我不得归矣。”

    就像赵王何所猜测的那般,一旦秦军攻破赵国,倒霉的肯定是他这个亲善齐国的赵臣,而绝不会是这几年已沦为傀儡的赵王何。

    到时候,秦人为了迫使赵国倒向他秦国,肯定会逼迫赵王何罢免他李兑,而这,岂非就恰恰顺了那位年轻君主的心意么?

    想到这里,李兑就恨不得立刻带兵返回赵国。

    但问题是,此刻就在陶邑一带对他齐赵联军虎视眈眈的秦魏联军怎么办?一旦他撤兵,对面的秦魏联军必然趁机追击。

    这可如何是好?

    左右为难之下,李兑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