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4章:齐燕联军现状【二合一】

    齐燕联军的燕军统帅乐毅,他的名气暂时还未被穰侯魏冉所知,但像宋国的太子戴武,宋国的军司马戴不胜,却清楚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不得不说,当齐燕联军最初抵达郯城一带,当宋国太子戴武首次得知对面燕军的统帅正是他所熟知的那个乐毅时,他当时就愣住了,甚至于惊地立刻召集戴不胜、戴璟等将领商议对策。

    乐毅是何许人?

    蒙仲的副将,曾经赵主父身边信卫军的佐司马,沙丘宫变后,曾跟随蒙仲等人到宋国小住,当时他与蒙仲一起参与了宋国抵抗齐国入侵的第一次齐宋之战,且帮助宋国反攻至齐国境内。

    这件事戴不胜与戴璟最是清楚。

    别看当时宋军反攻齐国,戴不胜因此名声大振,但事实上,当时却是乐毅在背后为戴不胜出谋划策,助戴不胜将齐王田地派去围剿其的几路军队玩弄于鼓掌之上。

    后来齐国被迫与宋国暂时休兵,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蒙仲在逼阳挡住了田章,而另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乐毅助戴不胜反攻至齐国腹地,让齐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乐毅不是蒙仲那小子的副将么?怎么会在燕军中?”

    “难道乐毅投奔燕国了?”

    “这……”

    说起来,蒙仲虽然与太子戴武关系不错,但因为戴武坐镇于宋国最东边的重城郯城,与魏国相隔数千里之遥,因此二人也很少有书信往来,以往戴武最多就是从惠盎那边了解一些蒙仲目前在魏国的情况,但问题是,像乐毅赴燕这件事就连惠盎也不知情。

    原因很简单,即蒙仲、乐毅二人生怕他们密谋的要事泄露,给齐国提了醒。

    正因为如此,乍然得知乐毅身在燕军,而且还是燕军的统帅,当时戴武、戴不胜等人皆大为惊骇,简直如临大敌。

    但后续的发展,却有些出乎戴武与戴不胜的意料。

    截止穰侯魏冉抵达郯城,齐燕联军已对这座城池发动了足足三次的攻坚战,但与齐军不同,燕国的军队……怎么说呢,总感觉有点士气消极,以至于在这三次攻城战当中,燕军每次都是姗姗来迟,哪怕齐军那边都已经开始对城池发动猛攻了,燕军这才还在拖拖拉拉地布阵。

    倒是齐军那边发出撤退讯号的时候,燕军这边的士卒跑地比谁都要快,一溜烟就全撤干净了。

    一次是这样,两次是这样,渐渐地,太子戴武也就逐渐瞧出了端倪。

    他私底下对军司马戴不胜说道:“我观这乐毅,似乎并不想为齐国出力。”

    “谢天谢地。”戴不胜开着玩笑道:“要是这小子使出真本领,那我郯城未必挡得住。”

    别看传闻中戴不胜是一个鲁莽的将领,但他并不傻,毕竟他曾经与乐毅并肩作战,攻打齐国,哪里会不知乐毅的本领?

    但就目前看来,别说乐毅使出真本领,就连燕军上下的兵将,似乎也是能混就混。

    当然,这并不奇怪,燕齐两国本来就有仇恨,而且是灭国之恨,当年燕国国内爆发子之之乱时,若非赵国的赵主父出面,率领诸国联军阻止了齐国,搞不好燕国已经被齐国所吞并。

    可尽管当时齐军迫于诸国的态度,被迫从燕国的土地上撤退,燕国的城池、建筑,也几乎被齐军破坏殆尽。

    期间,当然也不乏齐军大肆屠杀燕人的惨剧。

    因为这,不只是燕王职痛恨齐国,将覆亡齐国视为毕生的夙愿,燕国上上下下,几乎就没有不痛恨齐人的。

    但无奈的是,赵主父死后,赵国倒向了齐国,如果燕国不想亡国,就只能听从齐国的指示,这即是燕国军队此番协助齐国攻打宋国的原因,也是燕军消极作战的原因。

    而作为燕军的统帅,乐毅似乎有意纵容麾下士卒消极作战,这才是戴武、戴不胜感到诧异的地方。

    但考虑到乐毅足智多谋,或者这只是他故意为之,戴武、戴不胜最开始亦对燕军抱持高度的警惕,直到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这才逐渐发现,燕军的消极作战,那并非是伪装,那是真的消极。

    怎么说呢,打个比方,是哪怕宋国的士卒从燕军士卒面前走过,燕国士卒都有可能装作没看见的那种消极。

    因为这事,戴武、戴不胜不由地担心起了对面的乐毅。

    对面的乐毅有意放水,戴武等人当然是乐见其成,但问题是,乐毅放水放得太厉害了,这让戴武等人不禁担心起了乐毅,当然,主要还是担心乐毅因此被齐将记恨,以至于被燕国撤职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对他宋国几乎没有任何敌意的敌方大将,戴武、戴不胜等人当然不希望乐毅被撤职。

    毕竟眼下的燕军,简直就是他宋国的盟友嘛,一边帮着宋国消耗齐军的粮草,一边在攻城战时浑水摸鱼,像这种敌人,戴武恨不得来上更多。

    五月二十九日,即穰侯魏冉抵达郯城后的第三日,齐燕联军再次尝试攻打郯城。

    攻城的情况依旧如前三日那般,由齐将田触攻打北城墙,齐将田达攻打东城墙,至于燕国的军队,则攻打郯城的西城墙,即围三厥一的老套战术。

    当时魏冉站在郯城远远窥视,看到北城墙与东城墙外的齐军在短短一刻时内就于城外列队整齐,像什么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也已整齐地摆在阵前。

    随后,齐军便对郯城发动了进攻,看到那场面,魏冉不得不承认,齐国不必日渐衰落的楚国,这个国家的军队确实还保留着强大的军队。

    然而,当他观察了一阵战况,随即来到西城墙那边查看燕军的状况时,却发现燕军居然还在拖拖拉拉地列阵。

    『这支燕军,他们确定是来协助齐军的么?』

    当时魏冉的心中不由地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毕竟这也太夸张了,齐军那边都已经打完第一回合了,这边的燕军居然还在列阵?

    此时,全程陪同他的惠盎对此解释道:“当年燕国爆发子之之乱,齐国趁火打劫,试图吞并燕国,虽后来被赵国阻止,但仍难以避免有许多燕人丧生于齐人手中,是故燕人深恨齐人,如若不是现如今齐国强而燕国弱,燕国不得不听命于齐王,否则燕军绝不会协助齐国……”

    “原来如此。”

    魏冉恍然大悟,旋即捋着胡须若有所思。

    旋即,他试探着问惠盎道:“既燕国深恨齐国,为何贵国不联合燕国共同牵制齐国呢?”

    惠盎当然知道魏冉问这话的原因,也知晓宋燕两国倘若真能联合起来牵制齐国,这对于秦国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但问题是,燕国挡不住齐国啊。

    微叹一口气,惠盎如实说道:“我宋国尚可勉强抵挡齐国,但燕国……”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更何况,现如今赵国亲善齐国,燕国就更不敢得罪齐国了。”

    “原来如此。”魏冉恍然地点点头。

    此时,就见惠盎有意无意地对魏冉说道:“其实就在下看来,魏韩两国对贵国的威胁,远不如齐赵两国来得大……毕竟魏韩两国只想自保,但齐国,却素来有与贵国争霸的野心。穰侯何不联合魏韩两国先讨伐赵国,迫使赵国屈服于贵国,继而率诸国军队攻打齐国呢?……若齐国就此衰弱,则世上再无强国可与贵国并肩。”

    听闻此言,魏冉瞥了一眼惠盎,笑而不语。

    他岂会看不出惠盎的意图?

    惠盎无非就是不希望秦国继续攻打魏国而已,毕竟秦魏两国都是宋国的盟友,无论是伤到了哪个,都会助长齐国进攻他宋国的野心比如这两年,秦魏两国前后爆发伊阙之战与宛方之战,齐国得知后,立刻就联合赵国趁机攻打他宋国。

    虽然惠盎也知道,无论秦国吞并魏国还是吞并赵国,这或许都会改变秦国对待他宋国的态度,但两者相比较,惠盎当然还是倾向于使秦国攻打赵国,毕竟他弟弟蒙仲就在魏国,哪怕日后各国的局势发生了什么变化,他宋、魏、韩三国也能抱团取暖,一致对外。

    但遗憾的是,魏冉对于惠盎的试探,并未做任何回应。

    其实这会儿,魏冉也在仔细考虑惠盎的提议。

    虽然他很清楚惠盎这是故意引他秦国去攻打赵国,但不得不说,这几年他秦国对魏韩两国的进攻,确实进展不大。

    不,不能说进展不大,应该说反而吐出去不少。

    像韩国的宜阳、新城,他秦国就已经吐出去了,这使得他秦国踏足中迎的霸业变得愈发困难。

    更要紧的是,魏国那边还有一个蒙仲。

    既然从魏韩两国这边暂时得不到什么便宜,似乎转而攻打赵国也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但在仔细考虑了一番后,魏冉还是将惠盎的建议抛之脑后,原因很简单,因为赵国的大部分国土,都不如中迎这边富饶。

    像赵国前几年击败林胡后夺取的肤施(上郡),虽然土地广阔,但极其贫穷,他秦国要来何用?

    要知道,赵国的肤施、雁门,这整整两片郡土加在一起,都没有魏国的河东郡来富饶,不,连河东的一半都不如。

    除非他秦国日后准备全面侵占赵国,否则,当然是倾向于攻占富饶的地方,比如说,魏国的河东、韩国的上党。

    只有于打下这两片土地后,他秦国才会尝试攻打赵国的邯郸。

    在魏冉、惠盎二人交流的同时,城外的燕军终于发动了攻城战,只见燕国的士卒们推动着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缓缓朝城墙这边而来。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郯城西城墙上的宋军只是发动了几轮齐射,城外的燕军士卒就惊叫着丢下攻城器械后撤了。

    打得比齐军迟,败地却比齐军早,燕军的第一轮攻势,就这么结束了,再次回到了拖拖拉拉重组阵型的阶段。

    当时魏冉瞄了一眼城外,清楚看到燕军那边虽然有人被箭矢射伤,但几乎是没有什么阵亡。

    “虽说燕人憎恨齐人,不肯为齐人出力,不过这……”

    魏冉好笑地摇了摇头:“那个燕军的主帅叫什么来着?”

    “乐毅。”惠盎提醒道。

    “对,这个乐毅,做的实在也太过火了,他就不怕被齐军问罪么?”魏冉摇摇头说道:“但对于我方而言,这倒是一件好事。”

    “是啊。”

    看着远处的燕军本阵,惠盎点点头说道。

    晌午前后,待齐军那边响起代表撤退的鸣金声,郯城西城墙外的燕军,亦是一溜烟就撤没影了。

    攻城的时候,可不见这些燕军士卒如此麻利。

    而值得一提的,虽然又一次败于郯城,但燕军上下却不以为然,甚至于在撤退的途中,军中的士卒们还在兴致勃勃地谈论。

    “我跟你说,当时我躲在云梯旁,城墙上的宋军愣是没往我这边射……”

    “得了吧,人郯城的宋军就差朝天射了,这要是还能射中你,那也只能说你命不好,活该死在这里。”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我告诉你,你可别咒我啊,这次回国后,我可是要去迎娶隔壁村邑的美人……”

    “那你可要小心保住这条命,别到时候宋军的弩手没想射你,结果你却一头撞到人家箭矢上……”

    “哈哈哈哈……”

    在一阵哄笑声中,倒也有士卒聊起了方才的攻城战。

    唔,倘若像方才那种也算得上是攻城战。

    “说起来,对面的宋军倒也仗义,见咱们无心攻城,他们干脆就乱射一通,力道也不是很足……还记得上次攻城的时候么?有一支箭矢射到咱伍长的胸口就掉下来了,咱伍长当时就愣了一下……”

    “奇怪了,我上次怎么就被磕掉了一颗牙?……看,这里少一颗。”

    “哈哈哈……”

    正当诸燕军士卒们彼此说笑时,忽然队伍旁有人重重咳嗽了一声。

    众人转头一瞧,这才发现他们前军大将荣蚠正骑着战马从他们身边而过。

    “容司马。”

    “是容司马。”

    附近的燕卒们立刻收起了笑容,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见此,荣蚠这才点点头,骑着马从旁而过。

    然而待荣蚠远处之后,却又有燕卒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说,是不是荣司马暗通宋国,与宋国的军将达成了什么约定?”

    “为何这么问?”

    “荣司马不就是宋人么?”

    “你这话……照你的话说,乐毅军将也是宋人……诶,搞不好还真是。”

    “瞎说什么,乐毅军将是中山国人……咱燕国曾经的国相乐池,就是中山国人,乐毅军将是乐相的族人,可能还是其后人。”

    “嘿,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乐相也好,乐毅军将也罢,他们都出自子姓乐氏,而子姓乐氏就出自宋国,后来才辗转至魏国、中山国……是故,乐毅军将算得上半个宋人……”

    “你这也太牵强了……”

    “行了行了,这有什么好吵的?你管乐毅、荣蚠两位军将与宋人有没有私底下的约定,反正我是丝毫都不想帮齐人来打宋国,我巴不得宋人赶紧杀光那些齐人,如此一来咱们就能回国了……”

    “也是,管这些做什么?……上苍保佑,叫那些该死的齐人,赶紧在这座城池全死光吧。”

    “哈哈,这主意不错,我也来……上苍保佑,叫齐人通通去死。”

    “上苍保佑……”

    “上苍保佑……”

    “哈哈……”

    在较为欢快的气氛中,连日吃了败仗的燕军,返回了自己的营寨。

    正如戴武、惠盎、戴不胜等人所猜测的那样,乐毅也好、燕军也罢,放水放得比宛方之战的楚将昭雎还要夸张几倍,齐军的将领又岂能忍受?

    这不,半个时辰后,齐军主帅田触就带着田达等几名齐军将领,杀到了乐毅的军中,对乐毅兴师问罪。

    当时在乐毅的帅帐内,田触一脸怒容的朝着前者呵斥道:“乐毅,你受燕王之命,助我齐国攻打宋国,可你屡屡纵容麾下燕卒消极怠战,你到底想做什么?……莫非你私通宋国么?!”

    面对着田触的质问,乐毅却很平静,微笑着说道:“触子这是说的哪里话?触子的每道命令,乐某哪次不是一一照办?只不过诸位也知道,我燕国的军队甲胄薄弱,甚至于许多士卒连单薄的甲胄都没有,不比贵国的士卒衣甲齐全,能够不惧弓弩……”

    “我不管那些!”田触冷冷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待下回攻城时,燕军定要给我做出点成绩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呵呵。”面对田触的威胁,乐毅面色丝毫不变,他摊摊手说道:“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国的士卒本就衣甲不齐,难以强攻城邑……关于此事,在下事前也跟触子说过,当时在下怎么说来着?莫要攻城,想办法将敌人诱出城外……”

    “你说得轻松!……你有办法将宋军引出城外么?!”

    “在下自然没有这个能耐,可您是匡章托付重任的大将啊……”乐毅微笑着说道。

    “……”

    田触眯了眯眼睛,忽然间,只见他走近乐毅两步,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们燕人都在想些什么,你们根本不想为我齐国出力……”

    “这是什么原因呢?”打断了田触的话,乐毅淡淡说道:“是不是因为贵国的士卒曾经在我燕国大肆屠杀强烈,激起了我举国燕人的愤恨呢?”

    “……”

    原本想警告乐毅的田触,被乐毅这句话堵着无言以对。

    毕竟正如乐毅所言,当年齐国军队在燕国爆发子之之乱时趁火打劫,确实在燕国做下了许许多多伤天害理的事,以至于举国的燕人都愤恨齐人。

    见田触面色阴晴不定,乐毅倒也不想过多的刺激对方,便将语气缓了下来:“触子,虽燕齐两国曾经有诸般的矛盾与争执,但承蒙齐王仁义,我燕国如今才得以苟存,因此,我国大王此番派在下随同触子征战,也曾叮嘱在下要尽兴辅佐,只不过,我军的士卒甲胄不齐,要他们强攻郯城那样的坚城,无异于是叫他们去白白送死。……您看这样如何?您想想办法,为我燕军弄一些坚固的甲胄来,在下则出面安抚军中的士卒,说服他们甘心为贵国出力……当然,最好还是避免强攻,毕竟我燕国的军队不如贵国强盛,倘若死伤太多,在下日后也不好向我国大王解释……”

    看着心平气和对自己做出解释的乐毅,田触沉思了片刻,旋即点点头说道:“好!这件事就由我来想办法,希望你说到做到。……记住,乐毅,正如你所言,你燕国之所以可以苟存,皆因为我国大王的仁义,你可别让我国大王对贵国失望,否则,你或许就会成为燕国覆亡的罪人。”

    “在下记住了。”乐毅抱抱拳,脸上丝毫不恼。

    “哼!”

    冷哼一声,田触转身就走,此时正巧荣蚠从帐外走入,险些与田触撞一个满怀。

    “啊,触子……”

    只见荣蚠立刻让道,谄笑着连连说道:“您慢走。”

    “哼!”斜睨了一眼荣蚠,田触带着诸齐将扬长而去。

    看着田触离去的背影,荣蚠脸上的谄笑徐徐收起,旋即只听呸地一声,他面带不屑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转身走向帐内,口中说道:“我想不通,你当时抢这差事做什么?你叫剧辛率军不就完了,白白受那帮齐人的窝囊气!”

    此时,乐毅正拿着一卷兵法观阅着,闻言慢条斯理地说道:“荣蚠,你知道秦开么?”

    “秦开?我当然知道。”荣蚠不解地看向乐毅。

    要知道,秦开可是燕国的悍将,曾经险些沦为胡人奴隶的他,在逃回燕国后,受到了燕王职的重用,提拔为将领,几年前击败东胡,为燕国向北扩土千里。

    而如今,秦开正率领一支燕军渡过辽水,攻打国境外的异族。

    似这等人物,虽说荣蚠还不曾见过秦开,却也听说过这位他燕国的悍将。

    听到荣蚠的话,乐毅微笑着又问道:“那你知道,秦开为何能击败强盛的东胡么?”

    “因为他英勇擅战,通熟兵法。”荣蚠随口说道。

    乐毅闻言摇头笑了笑,旋即放下了手中的兵法,转过头来压低声音说道:“你说得不错,但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在东胡那边住了许久,对东胡的一切皆了如指掌。今燕王立志要覆亡齐国,与你我不谋而合,但想要覆亡强盛的齐国,并非那么容易,首先摸透齐国的底细,比如部署军队的情况,粮仓所在……而这,就是我此番前来的目的。”

    “原来如此……”荣蚠恍然大悟。

    此时,目光再次转向手中的兵书,乐毅淡淡说道:“是故……暂时先忍耐一阵子吧,姑且取得齐人的信任,摸清齐国的底细,待日后时机合适……一举覆亡齐国!”

    “嘿!”荣蚠舔了舔嘴唇。

    “对了。”

    好似想起了什么,乐毅叮嘱荣蚠道:“以上这些话,莫要透露于赵奢。……与你我不同,赵奢虽受大王重用,任命为上谷守,但传闻他始终心念赵国,谁也保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弃燕投赵。对于他,我并不是很放心。”

    “我知道了。”

    荣蚠点了点头。

    旋即,他好奇问道:“话说,这次齐赵两国攻伐宋国,魏国会派蒙司马救援宋国么?”

    “那得看阿仲目前在魏国的地位。”

    说着,乐毅皱着眉头又说道:“话说回来,我陆续给他写了两封信,可迄今为止他一封都不回……难道真像你所说,是驿卒半途把信弄丢了?”

    荣蚠哈哈笑道:“我早跟你说了,从燕国送信到魏国,相隔几千里呢,你得派心腹去送信,天晓得你那几封信送到哪去了,说不定被齐人给截了呢!……好在你信中没写什么重要的讯息。”

    “唔……”

    乐毅挠挠下颌,皱起眉头。

    的确,燕魏两国相距太远,就连书信来往都不方便,这确实是个麻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