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0章:反击(二)【二合一】

    『PS:感谢“断北风”书友的一万币打赏~~感谢“JmySu”书友的一万币打赏~~感谢“丢雷螺母12138”盟主一次一万币、一次十万币的打赏~~』

    ————以下正文————

    “司、司马,秦、秦军的反扑……”

    “司马,前面的士卒撑不住了……”

    “司马,骑兵半数被困,半数已被迫撤退……”

    “司马,我军即将被秦军包围……”

    在短短片刻工夫内,前前后后总共有十几名士卒前来禀报当前的险恶局势,只听得廉颇面色很是难看。

    为什么?

    为什么当年蒙仲就能用这招击破他王师的军营,而今日他却反而被陷于秦军的反扑中?

    廉颇满脸凝重地扫视四周,只见他视线扫及之处,他麾下的赵卒在秦军那严密的“盾阵推进”下,逐步失去立足之地,不得不连连后退。

    谁都知道,在两军接战的情况下一旦被迫后退,就意味着阵型变形,而阵型变形就意味着破绽。

    『是兵力不足……不,不仅仅如此,还有我军实力的不足。』

    纵使是廉颇,此刻脑门上亦是满头大汗。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他错估了秦魏联军的实力——至少他错估了秦军的实力。

    秦国的军队在近十年里以一敌三,压着魏、楚、韩三国连番进攻,夺取三国诸多土地,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哗啦——”

    随着一声脆响,面前不远处有两名赵卒在撤退时不慎摔倒在地。

    而在距离他们仅仅两、三丈远的地方,一排排整齐的秦军戈盾手正在徐徐推近。

    此时,附近其余的赵卒纷纷后退,唯独剩下那两名被摔倒的赵卒,只见他们一边惊恐地看向徐徐逼近的秦卒,一边相互搀扶,试图立刻后撤。

    可谁曾想,其中一名赵卒的脚竟不慎绊在一具尸体上,使得才刚刚站起身来的二人,再一次跌倒在地。

    然而此时,那些举着戈盾的秦卒已来到了面前。

    『完了……』

    当眼睁睁看到那些秦卒举起长戈,朝自己二人捅来时,那两名赵卒不约而同地闪过绝望的念头。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一道身影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其奋力挥舞手中的长戈,嘭地一声重重砸在几名秦卒的盾牌上,那力道之猛,让那那几名秦卒都不禁身形摇晃了一下。

    “司、司马?”

    那两名赵卒绝地逢生,惊喜地看向救了他们的恩人,不是他们的主将廉颇又是何人?

    『……居然只是稍稍晃了晃而已么?』

    廉颇摆开架势,仅右手手持长戈,将长戈的前端逐一在那些秦卒面前凌空划过,一双虎目凶狠地盯着那些秦卒。

    他知道自己的臂力,至少在他赵军中,再没有任何将领能在臂力上胜过他,而这份力气,也正是廉颇素来所骄傲的。

    可方才,明明他已使出九成力气砸在那几名秦卒的盾牌上,但却没有一名秦卒因为受力而后退。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秦卒的阵列实在太紧密了,紧密到前排的秦卒连摔倒、后退的空间都没有——其身后的袍泽,正用盾牌抵着他的背呢。

    这股秦卒的阵列,简直就是铁壁防御,仿佛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还能走么?”

    廉颇压低声音问那两名赵卒当中那个受伤的赵卒。

    “能!”受伤的赵卒点点头说道:“只是腿部被秦卒的长戈割伤……”

    “很好,走,徐徐后退。”

    微微弯了弯腰,廉颇伸出空着的左手,抓住那名受伤的赵卒,将他整个从地上拉了起来,旋即示意他们后退:“你二人先退,我来断后。”

    “司马……”

    “快走!”

    眼瞅着面前的秦卒们再次推进,廉颇大吼一声,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长戈,然而,他挥出的长戈纵使一次又一次地砸在某些秦卒的盾牌上,迫使这些秦卒因为受力而无法前进,但从旁的秦卒却迅速包抄了上来。

    见此,廉颇亦是连忙后退。

    而此时,在这股秦军的阵列中,有晋邝的部将范布注意到了廉颇,见此人竟单凭一人之力断后,心中顿时了然:此人必然是赵军的大将!

    “擒杀他!”范布当即下令道。

    听闻此言,范布身边有一名将官说道:“将军,方才魏军的蒙将军不是下令,要我军徐徐压迫对面的赵军么?若是追击的话,恐阵型会溃乱……”

    不错,蒙仲下令秦军摆出这个铁壁阵型,它的优点很明显,那就是无与伦比的防御能力,纵使是勇猛如廉颇,在秦军这种铁壁防御下也无能为力,充其量只能砸几下秦卒手中的盾牌泄泄愤,最终还是会因为秦卒的步步紧逼而被迫后退。

    但反过来说,这种阵的弱点也很大,那就是移动速度过慢,不具备追击敌军的能力,倘若强行要求秦卒们在保持阵型的情况下快速移动,怕是秦军自己就会出现人推人的混乱局面。

    乍然听到麾下将官的话,秦将范布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前者,心下暗暗说道:“你也知道那是魏军那边的将军下的令?”

    不过话说回来,由于此前有晋邝关照过麾下的秦军兵将,命后者通通接受魏将蒙仲的指挥,范布也不敢公然抗命。

    毕竟他秦军的铁律就是服从命令,只要上面的将军传下命令,别说让他们听从魏将蒙仲的指挥,哪怕是听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他们也得按令行事。

    这就是秦军,论军纪森严无愧于天下之首的秦军。

    想了想,范布正色说道:“方才那位蒙将军不是下了命么,命我等自主追击即将溃逃的赵军?眼前的赵军,难道还不足以称作溃逃么?”

    说着,他当即下令道:“杀了那赵将!”

    在他的命令下,前排的秦军士卒们不再维持他们那让廉颇都感到棘手的铁壁防御,手持盾牌与长戈咆哮着冲向廉颇。

    见此,廉颇微微一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冷漠的笑意。

    倘若这些秦卒像方才那般继续维持那种简直无懈可击的铁壁防御,那样就连他都拿对方毫无办法,然而眼下,这群秦卒竟然放弃阵型来追击他……哼!

    冷笑一声,廉颇奋力挥舞手中的长戈,狠狠砸在一名秦卒的盾牌,只听嘭地一声巨响,那名秦卒连连后退,连退几步竟撞入了他身背后的人群,撞倒了数名秦卒。

    “嘶……”

    哪怕是凶悍如秦卒,此刻亦被廉颇那惊人的臂力所震惊,一个个惊地目瞪口呆。

    然而廉颇却毫不耽搁,只见他猛然下蹲,左手托地,右手手中的长戈挥舞了一个半圈,继而狠狠地砸向那些秦卒的脚踝。

    只听一声声伴随着骨裂声的惨叫响起,数名秦卒的小腿被廉颇的长戈扫中,当即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而此时,就见廉颇抽出腰间的剑,反手狠狠刺入一名倒地秦卒的腹部,面色狰狞地一拧剑柄。

    “该死的……”

    “混账!”

    秦卒们混乱的谩骂起来。

    然而廉颇却面不改色,只见他右手手持长戈,为了省力将戈身抗在肩膀上,左手握着利剑逐一点过离他最近的几名秦卒,口中冷漠地说道:“来!”

    秦军的士卒素来骄横,岂能忍得下这种嘲讽,当即就纷纷冲向廉颇。

    此时,廉颇终于展现出了他被成为赵军第一猛将的实力,只见他一手持戈,一手持剑,右手抡圆,左手刺砍,竟是以一人之力杀死了一名又一名秦军士卒。

    眨眼之间,便有十几名秦卒死在廉颇手中。

    『赵军的大将,竟然如此勇猛?!』

    诸秦卒面面相觑,脸上闪过阵阵惧色。

    但旋即,便有人大喊道:“他只有一个人,众人一起上,杀了他!”

    话音刚落,还没等廉颇对此露出冷笑,便从他身后传来了许多赵军士卒的声音:“想要伤害我军廉司马,先过我们这关!”

    见此,廉颇亦愣了愣,回过头一瞧,他这才发现,原本已后撤的麾下士卒,不知为何又冲上来了。

    “为何不退?”廉颇懊恼地质问道。

    赵卒们纷纷回答道:“我等岂能留司马一人断后?”

    “愿与司马并肩作战!”

    喊着这话,仿佛又重新振作了士气的赵卒们,立刻手持兵器杀向对面的秦卒。

    看到这一幕,廉颇冷漠的脸庞不禁露出了几许苦笑:“能走不走,你们这群……蠢货……”

    话音刚落,便听有人接口道:“留自家司马独自断后,那才是蠢货所为!”

    廉颇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说这话的,正是他的副将郑申。

    只见后者在微微一笑后,立刻端正神色对廉颇说道:“司马,这些秦卒方才为了围杀司马,阵势大乱,不若先杀他一阵,挫一挫秦军的气焰,然后再撤……”

    廉颇转头看了一眼麾下正在奋战的士卒们,心下涌起一股浓浓的自豪感:“好!”

    只见他振臂呼喊道:“跟上廉颇,你们这群蠢货!”

    “喔喔——”

    诸赵军们面色笑容,齐声应和。

    看着卷土重来的赵军,这回轮到秦将范布发愣了。

    明明之前这股赵军已士气涣散,怎么转眼工夫,这股赵军的士气又起来了?

    『……是他!』

    眯了眯眼睛,范布死死盯着远处正身先士卒奋力杀敌的廉颇。

    他已意识到,赵军的士气之所有回升,就是因为这个赵将,这个赵将凭其个人的武力与气魄,鼓舞了此地的诸多赵卒。

    『该死的,就不能先杀了此人么?』

    范布咬着牙骂道。

    然而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麾下的秦卒们,这次反而被对面的赵卒压制了,原因仅在于对方有一位武力超群的将领。

    而此时在后方,蒙仲亦注意到廉颇、范布那边的骚动,皱着眉头说道:“赵军的士气尚未被击溃,那边的秦将,撤阵撤地太早了……追杀一名赵将,与击溃此地数千赵军相比,孰重孰轻?只要杀溃了这些赵卒,那名赵将自然也跑不掉,何必急于一时?”

    从旁,秦将晋邝面色讪讪,也不知该说什么。

    他刚才看的很真切,本来他麾下部将范布已经彻底压制了赵军,撵着对方节节败退,可那范布也不知什么想的,竟叫前几排的秦卒撤去阵型追击赵军,结果被对方抓住破绽反杀了一阵。

    “必须打断赵军的气势。”

    蒙仲抬手指着秦将范布那边,下令道:“命那边的将领,立刻叫士卒们将盾牌举于头顶,防止被友军误伤,两百息之后,所有弩手朝着赵军覆盖式射击!”

    在旁等候的秦军传令兵愣了愣,怯怯问道:“将军,何谓是覆盖式射击?”

    “即齐射。……快去传令!”

    “喏!”

    看着那名传令兵离去的背影,晋邝试探着问道:“方城令,两百息……是不是有点仓促?”

    “足够了。”蒙仲淡淡说道:“我军弩手的射击对象主要是赵军,又不是那秦将麾下的士卒,我提醒他,也只是防止有人被流矢误伤而已……”

    “哦……”

    看着蒙仲信誓旦旦的模样,晋邝心中不禁嘀咕起来:我军?他真把我秦军当他的部下了?

    不过见此刻蒙仲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战场,晋邝也不好说什么。

    话说回来,也不知为何,看着蒙仲此刻聚精会神注视战场,将战场发生的一切巨细无遗地看在眼里,晋邝心中亦不禁有种心安的感觉,就仿佛是老国尉司马错……

    『等会!国尉呢?』

    晋邝下意识地一转头,旋即就看到司马错与翟章二人此刻就站在十几丈远的地方,镇定地旁观着战场上的情况。

    看看远处正在旁观的司马错与翟章二人,再看看身边正在指挥他秦军作战的蒙仲,晋邝难免有种很违和的感觉:不应该老国尉在这边指挥,而这位蒙司马在远处旁观么?

    “怎么?”

    似乎是注意到了晋邝的异色,蒙仲微微皱眉问道。

    “不、没什么……”

    “……”蒙仲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晋邝,旋即目视着战场正色说道:“倘若前方战场发生什么变故,立刻提醒我。”

    “喏!……我、我是说,好、好的。”

    而与此同时,蒙仲派出的传令兵已挤到了范布那边,朝着范布喊道:“范将军,蒙将军有令,命这边的士卒立刻将盾牌举在头顶,两百息后,我军的弩手将对这一带的赵军发动齐射……重复一遍,两百息后,我军的弩手将对这一带的赵军发动齐射!”

    听到这话,范布赶忙下令道:“前队士卒,立刻用盾牌护住身体……”

    刚说到这,他眼角忽然瞥见半空中射来密密麻麻的箭矢,数量之多,让他亦头皮发麻。

    『不是说两百息后么?……该死的,这两百西不会是让士卒传令的时间吧?』

    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骂。

    但就像蒙仲所说的,他叫樊布麾下的士卒有所防备,只是为了防止误伤,弩手们所打击的,主要还是赵军所在的那块区域。

    这不,与得到提醒的秦卒们不同,诸多赵军纵使听到了秦军那边下达的命令,一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

    而下一息,如同暴雨般的箭矢便落在了他们头顶。

    只听一阵密集的噗噗噗的声音,范布军面前的赵军士卒纷纷惨叫着中箭,眨眼工夫就倒了一半有余,就连那个赵军的猛将廉颇,胸前、背后亦中了几箭,被几名赵卒用盾牌死死护住。

    而秦军这边,除了有几个实在倒霉的家伙被流矢射中,几乎没有太大的误伤。

    “那个蒙仲,那知道他是魏将么?照他这种打法,他就不怕被我军的士卒弄死?”

    随手推开两名用盾牌护住着他的近卫,范布转头看向前方战场,见前方的赵军有大半倒在地上哀嚎,心中顿时大喜:这岂非就是击破前方这股赵军的好机会么?!

    “杀过去!”

    伴随着他一声令下,数千秦卒一拥而上,或对因中箭倒在地上的赵卒补刀,或追杀其余的赵卒。

    一时间,局势彻底扭转,秦卒的气势再次压倒赵军。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廉颇也无法再扭转劣势,更何况他身中数箭。

    “司马,突围吧。”副将郑申急声说道。

    廉颇点了点头,终于下令全军撤退。

    这道命令的下达,就意味着赵军此次对秦魏联军驻地的偷袭,彻底宣告失败。

    在向东突围的途中,果然魏军阻截他们。

    看旗号,显然就是先前被他们击溃的魏将陈阳、魏侈等人的军队。

    不得不说,相比较秦军,似陈阳、魏侈麾下的魏军确实逊色许多,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带给赵军的压迫力,都远不如秦军。

    这让廉颇与其麾下的赵卒们暗自松了口气。

    松气之余,廉颇亦觉得奇怪。

    是的,正如蒙仲所判断的那般,廉颇所率领的奇兵,只是用来奇袭秦魏联军,使秦魏联军陷入混乱的奇袭部队,在他身后,还有赵希、许钧所率领的三万军队——这三万军队,才是真正用来重创秦魏联军的主力。

    但让廉颇感到奇怪的是,明明他已抢占先机,使秦魏联军一度出现混乱,可赵希、许钧所率领的主力军,却不知为何迟迟不至。

    倘若先前战况紧急,廉颇还来不及细想,但此时此刻,他终于有空暇去细细琢磨这件事。

    『难道……被截住了?等等,这岂非是说,秦魏联军第一时间就意识到我军背后还有赢兵?』

    廉颇越想越惊。

    而事实正如他所猜测的那般,赵希与许钧二人所率领的军队,确实被截住了,不是别人,正是乐进所率领的方城军。

    若不是乐进及时率军截住这股赵军,早在廉颇率先头部队杀到秦魏联军驻地的中营区时,赵希与许钧二人所率领的援兵亦能顺势杀入其中,与廉颇汇合。

    姑且不说赵希、许钧、廉颇三人汇兵一处后,是否能对秦魏联军造成更大的伤亡,但至少廉颇麾下的军队不会像眼下这般折损过半,甚至于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问题是,乐进与其副将於应麾下的方城兵,仅一万六千人左右,他们挡得住赵希、许钧二人的三万赵军么?

    事实上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单看廉颇迟迟没能等到赵希、许钧二人的主力援军,这岂非就是说乐进与其麾下的一万六千方城兵,确实是挡住了那三万赵军么?

    为此,赵希与许钧二人大为着急。

    毕竟按照原本的战术,只要廉颇偷袭得手,他们便立刻率领援兵增援廉颇,扩大战果。

    可谁能想到,蒙仲的反应是那么快,第一时间就叫乐进率领此地魏军当中最具战斗力的方城军出营截住赵军主力,将原本应当汇兵一处的赵军,硬生生分割成两部分,使得廉颇麾下的军队逐渐陷入包围。

    片刻后,待廉颇军付出极大伤亡,率领寥寥数百人强行突破至此地时,他们终于看到苦苦等待的援军,以及阻隔在他们与那支援军之间的方城军。

    然而,哪怕他们此刻与赵希、许钧的援兵相隔并不远,却也没办法再前进一步,因为秦魏联军已经追上来了,将他们团团包围。

    “是廉颇!”

    远处,赵希与许钧二人亦注意到了正在奋力突围的廉颇军,此刻他们二人便意识到,他赵军这次对秦魏联军的突袭,已经彻底宣告失败。

    但失败归失败,廉颇他们还要救的,毕竟廉颇既是奉阳君李兑所器重的将领,也是他赵国的猛将,岂能不救?

    于是,赵希与许钧加紧催促麾下的士卒,急切希望击破阻挡在面前的方城军。

    见此,副将於应对乐进说道:“司马,对面的赵希,似乎是要救那个陷入包围的赵将,我等不能叫他得逞。”

    听闻此言,乐进转头看了眼廉颇军,又看了看赵希、许钧二人的军队,微微摇头说道:“不,放一半过去!”

    “一半?”於应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乐进的意思,颇有些佩服地点了点头。

    正如他曾经的评价,他眼前这位年轻的主将,只要别讲那种让人不知该怎么接话的所谓玩笑,其实还是很靠得住的,否则,也不会被委任为他方城军的前军大将。

    片刻后,在乐进的命令下,方城军忽然向南北两侧退散,仿佛打开了一个通道。

    见到这意外的一幕,赵希微微一愣,旋即面色便变得更为难看,他低声骂道:“乐进那个小崽子,几年不见真是长能耐了,居然想利用廉颇来赚我?”

    但在咬了咬牙后,他最终还是下达了命令,令全军迅速通过方城军故意留出的通道,增援廉颇军。

    没办法,于公于私,似廉颇这等猛将他都不能不救。

    而事实果然如他所预料的,待他麾下军队通过一半后,退至两侧的方城军立刻对他军队的中腹展开了夹击。

    这下别说廉颇军,就连赵希的军队都陷入了腹背受敌的险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