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9章:反击【二合一】

    『ps:月末求月票啊~』

    ————以下正文————

    “杀——!”

    伴随着一阵震天般的呐喊声,赵将廉颇率领着不明数量的赵军骑兵与赵军步卒,杀入了秦魏联军的驻地。

    一时间,秦魏联军的驻地大乱,许多魏军士卒刚打着哈欠走出帐篷,便看到一伙穷凶极恶的赵军杀了进来,惊慌失措之下,根本无力阻挡。

    “赵军!赵军杀过来了!”

    “敌袭!敌袭!”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速速禀报大司马与方城令!”

    看着那些魏军士卒惊慌失措的样子,赵军的士卒们士气大振,顷刻间就杀得附近的魏军节节败退。

    见此,率领这些赵军的将领廉颇,脸上露出了几分计谋得逞的笑容。

    『果然!果然秦魏联军没有防备……』

    暗自得意了一番,廉颇四下看了看,旋即大声喝道:“休要恋战,跟随廉颇,咱们径直杀进去!杀到秦魏联军的中军去!”

    “喔喔——!”

    不计其数的赵军们齐声呐喊,紧跟在廉颇身后,径直杀向秦魏联军驻地的腹地。

    而与此同时,蒙仲仍躺在中军营区的帐篷里。

    片刻后,忽然有他的近卫快步走入帐内,唤醒了尚于浅睡的蒙仲:“城令,城令。”

    “唔?”

    听到声音,蒙仲立刻睁开眼睛,左手下意识地操起放在草榻一侧的佩剑,待看清楚来人正是他的近卫乐辰后,他微吐一口气,用手揉了揉仍有些发困的双目。

    昨晚在伏击赵军未果后,他便躺在草榻上预测赵军的行动,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入睡,眼下正是他最困的时候。

    而此时却听乐辰说道:“城令,东营那边传来了嘈佑声,隐隐好似有兵戈之声,不知发生了什么。”

    “……”

    蒙仲正用右手揉着发酸的眉骨,听闻此言忽然动作一顿。

    只见他拿起放在草榻旁的水囊,将里面的清水倾倒了自己的脑门上,继而用双手拍了拍脸颊。

    清澈微凉的水,使他立刻清醒了许多,他快步走出帐外,皱着眉头看向驻地的东边。

    果如乐辰所言,此刻驻地东边隐隐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嘈佑声,似乎那边有很多人在大声喊叫,但由于隔着较远,蒙仲听不真切。

    “城令,是否要派人去查查东营那边发生了什么?”

    近卫乐辰在旁问道。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皱着眉头望向东营区方向。

    他希望只是营内的秦魏两军士卒做了什么蠢事,比如某个蠢货在做饭时不小心将帐篷给点燃了——别怀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哪怕是秦魏两军当中,也不是没有这种蠢货。

    但心中的本能却告诉他,他秦魏联军这是被赵军偷袭了。

    『居然……』

    蒙仲抬头看了一眼即将彻底放亮的天空,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神色。

    黎明前的偷袭,他当然不会忘记他当初在赵国时曾经用这招对付过王师的军队,没想到,赵军这次竟然将这招用在了他身上。

    不得不说,蒙仲猜测赵军或会在昨晚前来夜袭,在预测失败后,他也倾向于赵军会在今晚前来夜袭,但还真没料到,赵军竟然选择照抄他曾经用过的计谋,选择第二日的清晨前来偷袭。

    『……不会是赵希,赵希虽未必想不到这招,但他不见得有这个胆量。是廉颇……』

    蒙仲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赵将廉颇的面容。

    在他印象中,廉颇既有谋略亦不失胆魄,虽说奉阳君李兑的部下,但着实是一名难得的大将之材。

    深吸了一口气,蒙仲沉声下令道:“立刻传令于陈阳、魏侈等人,命诸位军司马立刻撤出驻地,于驻地外重新集结士卒,包抄前来袭营的赵军后路。……再传令乐进,立刻率方城军出营,既有赵军前来袭营,营外必然有接应的军队,给我截住这支军队!……再派人传令晋邝、昌驰、乌荣、郑因、范布等诸秦将,命诸将集结于粮草所在……”

    在短短片刻工夫内,蒙仲冷静地发布十几道将令,将身边的近卫派个一干二净,只留下乐辰一人护在他身旁。

    而此时,乐辰也已从蒙仲方才发布的命令中意识到了现如今的情况,有些不安地问道:“城令,是赵军前来袭营么?这可如何是好?”

    “慌什么?”蒙仲镇定地说道:“此地有我十三万大军,哪怕是陶邑的赵军倾巢而动,我军也未必不能后发制人!”

    说着,他快步走向东营区。

    诚然,没有料到赵军竟然会选择在黎明时前来偷袭,这固然是蒙仲的失察,但他却并不惊慌。

    虽说当年他用这招成功地偷袭了王师,但要知道此一时彼一时,他当初在用这招前,可是先用疲兵之计让王师的士卒们彻夜难眠,白天精神疲倦,随后他才瞧准时机,率领信卫军一举杀入王师的营寨。

    然而眼下是什么情况?他秦魏联军的士卒们还没怎么被消耗精力呢,纵使被廉颇率领的奇兵抢占了先机,但考虑到他秦魏联军有十余万之众,在那群赵军突破营区的期间,他蒙仲有的是时间调动军队,悄悄将这支赵军的奇兵包围。

    当然,蒙仲如此镇定,可不代表他魏军其他的几位司马也能如此镇定。

    比如陈阳、魏侈等几名军司马。

    尤其是陈阳,他与他麾下的军队,正是驻扎在东营区,赵将廉颇第一时间攻入的,就是他的营区。

    当赵军悍然杀入的时候,这位军司马还在草榻上歇息,被近卫叫醒后乍听赵军攻入驻地,他惊地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总而言之,对于东营区的混乱局势,这位军司马丝毫没有起到帮助,他只是瞪大着眼睛,用骇然的目光看着在营区内大肆追杀他麾下士卒的赵军们。

    而就在这时,蒙仲的近卫赶到了这边,对陈阳下令道:“陈司马,蒙司马有令,命你立刻率军撤出驻地,于驻地外重整军队!”

    一听蒙仲竟不要求自己抵挡,而是要求自己率领被赵军击溃的军队撤出驻地,陈阳哪里会有半分迟疑,当即大喊着传下命令,命营区内的麾下士卒通通撤离。

    瞧见陈阳麾下的魏军被击溃,四散奔逃,廉颇率领的赵军们很是得意,立刻杀向中军。

    而前往中军的这条路,则需要经过魏军军司马魏侈的营区。

    不得不说,虽然陈阳与他麾下的军队几乎对抵挡赵军一事毫无作为,但他们多少也争取到了一点时间,至少魏侈及时地收到了陈阳那边所发生的变故,立刻召集了麾下的士卒。

    但即便如此,他麾下的士卒由于仓促应战,亦难以阻挡赵军的突袭。

    而就在魏侈咬紧牙关准备死守此地时,忽然有蒙仲派来的近卫传令道:“魏司马,蒙司马命你立刻率麾下军队撤出驻地,于驻地外重整军队,从赵军的背后发动包围。”

    听到这个命令,魏侈很是不解:“为何?方城令立刻要我率军撤出驻地。”

    可能前来传令的蒙邑子弟也不怎么会说话,照搬蒙仲的原话道:“方城令认为魏司马麾下的军队未必能挡住这支赵军,考虑到秦军或将立刻派人前来增援,介时秦魏两军指挥混杂,双方士卒并不熟悉,或会影响彼此作战,是故,魏司马还是率军撤出营外,设法包抄这路赵军的后路为好。”

    似这般不给面子的话,只听得魏侈面红耳赤,毕竟蒙仲这话几乎等同于是在说他碍事了。

    然而不满归不满,他亦有自知之明,他与他麾下的军队,确实不见得能挡住这支赵军,与其给秦军添乱,还是乖乖撤到驻地外重整军队、包抄赵军的后路为好。

    想到这里,他颇有些无奈地点点头,下达了全军撤出营外的命令。

    其实平心而论,蒙仲倒不是看不起魏侈率领的军队,只不过蒙仲估算赵军的突袭速度,认为魏侈应该没有足够的时间让麾下的士卒以最佳的状态面对赵军,与其仓促应战,被赵军杀得大败,还不如撤到营外去重整军队。

    反正他秦魏联军有十几万之众,还不至于因为缺少了陈阳、魏侈的军队就会被赵军击破——事实上哪怕是魏军尽数撤离,只要给予秦军足够的反应时间,秦军也足以守住驻地。

    一声令下,魏侈麾下的魏军迅速撤退,这让率领赵军厮杀在第一线的廉颇皱起了眉头。

    此前,魏将陈阳麾下的军队撤离,这倒容易理解,毕竟陈阳的军队已经被他赵军杀溃了,可此地的魏军,明明还有抵挡之力,却不知为何向外撤离,这让廉颇意识到了不对劲。

    『……已经在指挥诸军了么?』

    廉颇皱着眉头扫视了一眼四周,继而将目光定格在秦魏联军驻地的中营。

    暂时他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指挥,但他可以确定,魏军的高层将领已经在指挥诸军了,要么是翟章,要么是蒙仲。

    此时,他身边有赵卒欢喜地说道:“司马,看,前方的魏军败退了,我军可以径直杀到其中军了!”

    话音刚落,从旁有另一名赵卒笑道:“哈哈,原来这些魏军看似气焰嚣张,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真的么?』

    廉颇皱着眉头看向前方正在迅速向两旁撤离的魏军,看着那片因此空出来的场地,这仿佛是有人在给他传达一个讯息:你不是要来中营么?来,快过来。

    “杀啊——”

    “杀向中营!”

    无数赵军士卒呐喊着,冲向秦魏联军驻地的中营。

    而此时,廉颇却拄着长戈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已撤退到远处的魏军。

    他本能地感觉到,他此刻好比是钻入了一个口袋,别看东南两侧的魏军片刻之前被他们杀地丢盔弃甲,但由于他赵军为了节省时间,并未对这些魏军造成太严重的伤亡,而这就意味着,只需要一小段时间,这些魏军就能重新组成阵列,反过来对他率领的赵军形成包夹之势。

    “司马,不太对劲。”

    此时,副将郑申来到了廉颇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这些魏军尚有抵抗能力,却不知为何向东南两侧撤离,仿佛是引诱我军深入其腹地,在下怀疑其中有诈。”

    “……”

    廉颇微微吐了口气,沉声说道:“你是说,对面有可能故意引诱我军深入其腹地,继而包抄我军的后方,四面包夹?”

    “不是没有可能的。”郑申正色说道:“为稳妥起见,我军还是撤退为好。”

    “撤退?”廉颇皱了皱眉头,说道:“此番我军偷袭秦魏联军,既未重创敌军,又还不曾烧掉敌军的粮草,你竟说撤退?”说罢,他看了一眼前方正在交战的战场,沉声说道:“此番我军利用那蒙仲当年的计策偷袭魏军,若此次不能重创敌军,不能烧掉敌军的粮草,那么就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

    是的,聪慧如蒙仲,也不会料到有人会用他曾经用过的计策去对付,这也正是廉颇坚信这次偷袭定能顺利的原因,但这次之后呢?那蒙仲有了防备,还能再用类似的计策算计他么?

    廉颇毫无把握。

    虽然不服气,但他必须地承认,论计谋、论用兵,对面的蒙仲确实是在他之上,不愧是当年赵主父看中的逸才,原本会在他赵国担任晋阳守的男人。

    想到这里,廉颇咬牙说道:“杀进去!无论如何,也要烧毁秦魏联军的粮草!”

    副将郑申闻言大惊,连忙劝道:“司马,就算这次未能达成预期的目的,但我军这一路杀来,至少也造成了数千人的伤亡,这也是一场足以鼓舞士气的胜利,司马你何必……”

    “行了!”

    廉颇抬手打断了郑申的话,沉声说道:“这还不够!……再者,魏军明显已经在指挥调度,纵使我军此刻后撤,秦魏两军亦会派兵追赶,介时我军亦将付出至少数千人的伤亡,与其被秦魏联军追杀,还不如拼一把,只要能杀到其中军,烧掉其粮草,秦魏两军的士气就会大跌……”

    说罢,他宽慰郑申道:“不用担心,我军背后有赵希掠阵,他见我军偷袭得手,必然会率领大军杀至,秦魏两军想要围杀我等,没有那么容易!”

    见廉颇都说到这份上了,郑申也只能点头:“但愿如此……”

    而与此同时,在由秦军驻扎的北营、西营、以及部分中营那边,亦有蒙仲派遣的近卫向诸秦军将领下达命令。

    首先被下令的,正是在军中级别与蒙仲一般无二的秦将晋邝。

    “晋将军,有一股赵军偷袭我军,此刻已杀入驻地,蒙司马希望晋将军集结军队守卫粮草……”

    不得不说,听到这道命令后,晋邝不禁有些发愣。

    你说你蒙仲是魏军那边的将领,你对你麾下的魏军下令也就算了,对我秦军下令……甚至于,对我晋邝下令,你知不知道咱俩的职务是平级的?

    在旁,晋邝的近卫们亦表达了类似的不满,但却被晋邝抬手阻止。

    平心而论,倘若是其他魏将,晋邝绝对不会听从对方的指使,但蒙仲这个曾经让他六万秦军陷入绝境的魏将,晋邝说实话没什么抗拒的底气。

    倘若是在敌对的关系下,他会竭尽所能阻止蒙仲,但既然眼下彼此都是盟军,听听那蒙仲的建议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嘛,毕竟对方的用兵确实在他们之上……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说道:“晋某明白了。……容我问一句,现如今贵军是什么状况?”

    听闻此言,蒙仲派来的近卫便说道:“方城令已命陈阳、魏侈等几位司马的军队撤到驻地外,免得贵军增援中营后,秦魏两军的士卒因为不熟悉而自相残杀,再者,方城令也是希望那几位军司马于驻地外重整军队,包抄这股赵军的侧翼。……至于我方城军,方城令已命乐进司马率军直奔驻地外,阻截赵军的援兵……”

    “援兵?”

    “是!……方城令观这股赵军突袭的速度,断定这股赵军数量并不多,应该是赵军的先头部队,另外必然还有大军潜在后方,而眼下我驻地被这股赵军的前头部队偷袭,赵军的主力必然会趁机进攻,乐进将军便是阻截这支军队去了。”

    “原来如此,很周密。”晋邝信服地点点头,旋即抱拳说道:“请回覆方城令,为大局考虑,晋邝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晋将军大度。”蒙仲的近卫亦不忘称赞一句。

    片刻后,在晋邝的默许下,似昌驰、乌荣、郑因、范布等秦军将领们,皆按照蒙仲给予的指示开始行动,有的径直增援中营,有的则从两翼包抄,鉴于魏军基本上都已撤到了驻地外,秦军的将军们倒也无需担忧伤及自己人,当即就对麾下的秦卒下达了反攻的命令。

    不得不说,当数不尽的秦军从三面六方杀向廉颇率下的赵军时,那浩大的声势,仿佛惊涛骇浪,还没等那些赵军兵将反应过来,便陷入了秦军的汪洋。

    此时就不难看出秦赵两军士卒的差距,只见秦军的士卒们一个个悍不畏死,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立刻接替,那凶悍的作战方式,杀得赵军的士卒们是心惊胆战。

    而在此期间,蒙仲则暂时接替的晋邝,对这些秦军发号施令。

    “不用去追击赵军的骑兵,叫士卒们组织方阵,在盾墙面前,骑兵毫无作为……”

    “……步步推进,压缩赵军的立足点,尤其是那些骑兵,骑兵一旦失去了活动的空间,他们的表现连步卒都不如……”

    “……那边的秦军是何人?唔?乌荣?派人传令于他,不必急着凿穿赵军,将其包围即可,只要围住了这些赵军,还怕他们跑了?”

    在蒙仲的指挥下,跟随廉颇一同前来袭击的那些赵国骑兵,首先遭到了秦军的针对。

    就像蒙仲所说的那样,当一队队秦卒竖起盾牌、举起长戈构成一道防线后,赵国的骑兵根本无法对这些秦卒造成什么威胁。

    在秦军步卒的推进下,这些赵国骑兵只能后撤,然而,身背后亦有举着盾牌与长戈的秦卒方阵。

    “被包围了!”

    “我们被包围了!”

    不少被四面包围的赵国骑兵惊慌失措,眼睁睁看着四面八方的秦卒举着盾牌一步一步推进,继而用盾牌将那一名名赵国骑兵活活挤在当中,继而乱戈刺死。

    期间,也不乏有些赵国骑兵试图突破这些秦军方阵,可纵使他们催动战马奋力的撞上去,那些手持盾牌的秦卒也依然能凭借严密的阵型稳定身体,毕竟在他们身后,也有其袍泽用盾牌抵着他们的背,纵使是赵国的骑兵,也别想轻易就突破秦军的阵型。

    “撤!撤!”

    在赵国的骑兵中,有一名将领大声喊着,催促着那些尚未被分割包围的骑兵尽快撤退。

    在他的命令下,一名名赵国骑兵迅速抽身撤退。

    见此,有一些秦卒试图追赶,但却被蒙仲下令阻止:“这些骑兵想走,就让他们走,包围这些步卒……”

    在蒙仲的指挥下,秦军士卒们放弃追击逃离的赵国骑兵,按照蒙仲的命令,依旧以严密的阵列步步推进,从三面包夹赵将廉颇率领的赵军。

    可怜那些最前列的赵军士卒,他们手中的长戈无法刺穿秦军的盾牌,而秦军们也不着急进攻,在步步推进之余,直接用手中的盾牌将对方推倒在地,践踏而过,随即继续挤压赵军步卒的空间。

    在秦军的这种攻势下,赵军连连后退。

    远远瞧见这一幕,秦将晋邝颇感诧异:“还有这种战法……”

    虽说秦军的士卒基本上都配备坚固的盾牌,但利用盾牌的坚固,强行推攘敌军的立足点,使对方阵型大乱,不得不说蒙仲的下令执行的这套战法,让他大开眼界。

    而此时,蒙仲则一边指挥秦军,一边看着远处仍在浴血奋战的廉颇。

    必须得说,赵军利用他的盲区,拿他曾经用过的计策来对付他,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就连他蒙仲也没有事先预料到。

    但问题是,照搬这招真的好么?

    他秦魏联军,可不是当年被他用疲兵之计消磨地精神憔悴的赵军,而更关键的是,他蒙仲当年率领的,那可是信卫军!

    要知道信卫军在赵国的别称,可是赵武卒。

    而今日廉颇此刻率领的又是什么档次的军队?

    而这,正是蒙仲从始至终都毫无惊慌的原因——没有一两万魏武卒、信卫军级别的精锐,你廉颇就想用小股兵力突袭十三万秦魏联军的驻地?真当秦魏两国的军队是泥捏的?

    要知道当今世上最勇悍的即是魏国的魏武卒,其次就是秦军!

    想到这里,蒙仲微微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股赵军快撑不住了,传令下去,各军随时准备追击,定要将其覆亡在此!”

    “喏,将军!”

    身旁的秦军兵将们下意识地抱拳接令。

    而此时,司马错与翟章二人正一起站在远处,皆表情古怪地看着这边。

    看着蒙仲作为一名魏将,穿戴着魏国将领的甲胄,却站在一帮秦军兵将当中,从容自若地指挥着附近的秦军抵挡赵军。

    偏偏秦军的兵将居然也听从蒙仲的指挥……

    “……”

    对视一眼,司马错与翟章都不知该对眼前的这一幕发表什么看法。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