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5章:奔赴宋国【二合一】

    在经过一番商量讨论后,穰侯魏冉与翟章最终研讨出一个最为可行的策略。

    首先,由翟章、司马错二人率领秦魏联军赶赴宋国的陶邑,与奉阳君李兑亲自率领的齐赵联军交战,尽可能帮助宋国抵挡联军。

    同时,再派白起率领一支奇兵讨伐赵国,迫使赵国的奉阳君李兑撤兵回援邯郸。

    待李兑撤兵后,翟章再与司马错并分出两路,一路追击奉阳君李兑的军队,配合白起的奇兵对赵国前后夹击,迫使赵国放弃协助齐国攻打宋国;而另一路则直横穿宋国,前往彭城、郯城一带抵挡齐燕联军。

    这即是秦魏联军大致的战略。

    而蒙仲,则被分在翟章、司马错这边,随从这两位率军前往宋国的陶邑。

    商议完毕后,魏冉与翟章相约三日后汇聚于阳关前,继而便是率众离开了。

    随后,暴鸢与翟章私底下聊了片刻工夫,继而暴鸢亦带着人离开了。

    在返回宛城的途中,穰侯魏冉邀请白起同乘一辆战车,且在回程途中对后者说道:“白起,此番救援宋国,唯你这一路最为紧要,你必须尽快击破赵国的留守军队,迫使赵王召回奉阳君李兑……”

    白起虽听着魏冉的讲述,但怎么看都显得心不在焉。

    若是可以的话,他其实很想跟司马错换一换,但遗憾的是,魏冉却要求他快速击破赵国的留守军队,为到时候陶邑战场的翟章、司马错等人创造击破齐赵联军的机会,而这就意味着,他无法与蒙仲合作,哪怕二人难得地处在同一个阵营。

    魏冉似乎是看出了白起的心不在焉,半响后笑笑问道:“当初你回国内后,便时常将那蒙仲挂在嘴边,我当时还以为你心有不甘,而依今日所见,看来你很欣赏那个蒙仲……”

    白起迟疑了片刻,说道:“蒙仲,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将军。”

    魏冉微微一笑。

    作为手握大权的秦国国相,他的眼界自然不同于常人,哪怕是蒙仲两次影响他秦国东进中迎的大计,他也可以容忍,毕竟这个世事难料,谁也不能保证明日会发生什么事。

    就好比这次秦魏两国的联合,谁能想到?

    此时在另外一辆战车上,司马错亦顺口插嘴说道:“穰侯,虽当务之急是联合魏国一同讨伐齐赵两国,但这个蒙仲……某以为也应当提早做些谋划,据我今日暗中观察,翟章对那蒙仲亦颇为欣赏,若使翟章提携,那蒙仲在魏国必定稳如泰山,日后说不定会成为我大秦的劲敌……听闻穰侯接下来欲出使宋国,某以为有必要与宋王说项,命其召回蒙仲……”

    魏冉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有可能的话,我会设法让蒙仲作为宋国的遣臣,到我大秦仕官。”

    遣臣,顾名思义,即名正言顺同时在两个国家担任职务的官员,这是当代一种促成两国合作的外交手段,效果不亚于两国联姻。

    他国的臣子,竟在另一个国家担任要职,这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确实是当代比较常见的一种外交手段,而这名遣臣,不但要为自己的母国负责,同时也要为这个国家负责。

    比如当初赵国赴秦的遣臣楼缓,出身匈奴的楼缓,他是赵主父的重臣,当他被赵主父派到秦国后,又担任了秦国的国相,名正言顺地以秦赵两国共臣的身份出席各种场合,甚至于处理秦国的政务。

    正是这个举措,确保了秦赵两国过去十几年的和平,直到赵主父死于沙丘宫变,赵国被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二人把持,意识到自己已失去赵国这个盟友的秦国,这才罢黜了楼缓,重新任命魏冉为国相。

    其中意义,其实跟蒙仲主动前来魏国出仕差不多,都是为了确保两国的外交关系,避免被其他国家派遣的奸细有机可趁。

    “遣臣?那蒙仲么?”

    在听到魏冉的话后,白起愣了愣,心中升起几许惊喜。

    仿佛是看穿了白起的心思,魏冉笑着说道:“我知你在想什么,不过,即便如此,你也未必能让那蒙仲当你的副将……”

    白起张了张嘴,神色变得尴尬起来。

    就如方才他在会议中提出了那个要求,当时立刻就有蒙虎、华虎、唐直等人提出反对。

    见此,魏冉右手搭上白起的肩膀,微微俯身说道:“不过,有机会的。……你两次败于那蒙仲手中,大王对你有所不满,此番攻打赵国,务必地胜地漂亮,这样我才好为你争取封爵……”

    听到魏冉那满怀期待的话,白起微微动容,郑重地点了点头。

    从旁,司马错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

    不可否认,蒙仲与白起,是司马错迄今为止遇到的最杰出的年轻人,倘若有朝一日那蒙仲能作为宋国的遣臣到他秦国出仕,介时此人与白起的组合,在他看来绝不亚于「丹水蓝田战役」时魏章与嬴疾的组合。

    只不过,魏国未必肯放人,且宋国考虑到魏国的情绪,未必会让蒙仲作为遣臣前往他秦国。

    但这个乱世,谁也不知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所以说,谁知道呢!

    回到宛城后,魏冉便下令司马错、白起二人整顿军队。

    此时,前一阵子驻军在郦县一带的向寿,亦早已率领麾下军队抵达了宛城,将麾下军队移交给了白起。

    说来也好笑,自从白起步入秦国一线将军后,向寿这位曾经的秦国上将,也逐渐退居幕后,不过说实话,以向寿带兵打仗的水准,其实也只能管管后勤,或者防守某个城池什么的,论攻城略地,他远远不如司马错与白起。

    说起来,这次秦魏两国的联合,其实彼此都保留有余地,说白了即并非对对方报以十分的信任,比如秦国,华阳君芈戎麾下的军队就没有出动。

    华阳君芈戎的军队,那可是历年攻打魏国河东郡的主力。

    而魏国那边,翟章也绝口不提河东守公孙竖的军队,毫不夸张地说,河东军可比翟章目前麾下的那些杂牌军厉害地多。

    显然,翟章与魏冉都清楚,这次他秦魏两国的联合,只是迫于齐赵两国攻打宋国这件事,一旦阻止了齐国与赵国之后,秦魏两国还是难免会再次爆发战争。

    没办法,在秦国东进中迎的战略上,魏国就是第一个巨大阻碍,若不能击垮魏国,秦国永远别想踏足中迎,因此秦魏两国是几乎不可能和睦为邻的。

    正因为如此,秦魏两国都很有默契地保留了一部分精锐军队,免得对方耍什么花招当然,这里主要说的是秦国。

    而在秦军整顿军队的同时,蒙仲则率领麾下方城军从宛城一带撤兵,只留下翟章与暴鸢二人的军队。

    在率军回到阳关后,蒙仲将情况跟蒙遂、武婴等人一说,只听得蒙遂、武婴等人目瞪口呆。

    也难怪,毕竟秦魏联合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离奇,若非是真实的现实,蒙遂、武婴等人根本不会相信。

    而当提到赶赴宋国的援军问题时,蒙遂对蒙仲问道:“你准备带多少兵支援宋国?”

    蒙仲想了想说道:“六千骑兵,我带走四千吧,至于步卒……先看看军中的反应吧,希望能用犒赏说服一部分士卒随我前往宋国。”

    他说这话不是没有迎因的,因为方城军在长期战斗,且付出了沉重伤亡后,士卒们的厌战情绪比较严重,此前为了保卫叶邑、抵挡秦军也就算了,可眼下却要要求那些士卒去支援跟他们毫不相干的宋国,想来方城军的士卒们未必肯接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方城军大多都是楚人,他们对魏国都没有什么归属感,更何况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支援宋国呢?

    蒙仲不想强迫这些士卒,因此他唯一能做的,便只有发布犒赏,利用犒赏说服一部分士卒跟随他前往宋国。

    当日,蒙仲便向全军颁布的通告,讲述了他魏军将暂时与秦军合作救援宋国的既定事实。

    就跟他预料的那样,整个方城军一下子就炸了,大部分的士卒惊地目瞪口呆,甚至有一小部分士卒抵制这件事。

    “我不会跟杀害我亲人的秦人并肩作战!永远不会!”

    “秦人只配去死!”

    这是那些方城军士卒的原话。

    得知军心动荡,蒙仲也没办法,只能吩咐蒙虎、华虎、武婴、乐进等军司马出面安抚军心。

    总而言之,最后蒙仲勉强凑了包括四千骑兵在内的两万军队,准备带着前往宋国。

    至于随行的将领,蒙仲选了蒙虎、华虎、乐进三人,以蒙虎、华虎二人掌骑兵,乐进掌步军,至于蒙遂、武婴、穆武、乐续等人,皆留在方城、阳关、叶邑一带。

    四月二十四日,即是三日之约的最后一日,司马错与白起率领各自麾下军队,与翟章麾下军队汇合,一同前往阳关。

    至于宛城,魏冉很大度地还给了暴鸢,毕竟只是一座空城而已。

    与暴鸢告辞后,翟章、司马错、白起率领各自麾下军队,徐徐朝着阳关而行。

    而在这段时间内,蒙仲则短促的回了一趟舞阳邑,将宋国发生的事,以及自己即将率军前往救援宋国的事,统统告诉了葛氏、乐嬿与蒙嬿。

    得知宋国此刻正遭到齐赵两国军队的进攻,葛氏与乐嬿、蒙嬿二女忧心忡忡。

    毕竟跟随蒙仲迁至舞阳邑的,只是蒙邑一带诸家族的年轻子弟,而像蒙箪、蒙羑、蒙荐等族内的老人们,以及乐嬿的父母,此刻仍居住在宋国蒙邑,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宋国若遭到齐赵两国军队的猛攻,蒙邑又岂能独善其身?

    见此,蒙仲宽慰道:“秦魏两国联合,实力远胜于齐赵之盟,这场仗,我方必胜无疑。”

    平心而论,秦魏宋三国联合与齐赵燕三国联合,这两个阵营的实力其实相当接近,无论是国力还是军队力量,但在指挥作战的将领方面则未必,明显是秦魏联合这边占据优势。

    毕竟秦魏联合这边有司马错、翟章、蒙仲、白起,两个旧日名将带两个新锐骁将,四人皆是主帅之才,齐赵联合那边呢?

    赵国这边,奉阳君李兑还算有名气,骁将廉颇则干脆还未够格将名声传到魏冉耳中,齐国那边更惨,作为主帅候选的田触,还是蒙仲的手下败将。

    毫不夸张地说,除非齐国请出田章,否则单单在领兵将领这方面,齐赵联军就已经落入了下风。

    似这般又过了两日,翟章与司马错、白起三人,率军抵达了阳关。

    时隔多日再次回到阳关,无论是司马错还是白起,都难免有些唏嘘。

    因为正是眼前这座不起眼的关隘,曾经挡住了他十几万秦军,令他强盛的秦军难以寸进一步。

    可当他们秦军战败之后,今日却以魏国盟军的身份,准备通过这座关隘,这让人难免唏嘘世事的难料。

    此时,秦将司马错麾下的军队人数照旧,依然是原来的六万人,而白起则接管了向寿的军队,大概有五万左右,合计十一万。

    至于魏军,翟章麾下则大概是六万军队,再加上蒙仲的两万人,大概八万左右。

    此番秦魏联军总共兵力约十九万人。

    不得不说,当秦军通过阳关的时候,场面一度极为紧张。

    谁让那些负责守城的方城军士卒,包括郑奭麾下的魏军,始终用冷漠的眼神死死盯着那些秦卒呢。

    也难怪,毕竟魏军不信任秦军,哪怕穰侯魏冉为了使魏军放心,孤身乘着翟章的战车。

    好在秦魏双方的将领各自约束了部下,否则这十九万联军,怕不是就会因为新仇旧恨,在这座关隘内打起来。

    而在此期间,白起则找到蒙仲,私下对蒙仲说道:“楚国的庄辛、庄蹻,其实与你暗中有所勾结,对不对?”

    蒙仲当然不会透露,当即断然否认。

    然而白起却不顾蒙仲的解释,自顾自说道:“另外,我觉得昭雎也有可能是你的内应。……宛城、方城一带,曾经都是他楚国的城池,他岂会不知方城北侧有一条山道可通宛城?可他就是不说……”

    蒙仲虽然心中震惊于白起的推测,但脸上却不露半点端倪,故作不耐烦地说道:“你对昭雎有疑心,那就找他理论去,跟我说什么?……话说你跟着我做什么?”

    “为了使你麾下的兵将安心。”白起摊摊手说道:“从入关起,你麾下的魏军就虎视眈眈盯着我方的士卒,甚至有几个魏卒做出了拔剑的举动……我可是瞧得很清楚呢!”

    蒙仲闻言四下瞧了瞧,果然看到他麾下的方城军士卒,有不少人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不远处排队过关的秦卒们。

    “不怪他们。”他淡淡说道:“我麾下的兵卒,其中有不少人的家眷,死在了你秦人的手中。”

    “战争嘛,在所难免。”

    “哼!屠城、抢掠也是咯?”蒙仲嘲讽道。

    “事实上……是的。”白起很坦率地承认了纵容麾下士卒抢掠、屠杀的恶行,转头对蒙仲道:“你也掌兵,应该明白其中的原因。”

    不得不说,其实各国的将领,或多或少都有纵容麾下士卒屠杀平民、抢掠平民的恶行,区别仅在于谁更加频繁,谁更加恶劣罢了。

    纵使士卒屠戳平民,是为了让那些精神紧绷的士卒能释放积累的压力,不足以引起兵变、暴动,而纵容士卒抢掠平民,其实则是变相补贴士卒,拉拢军心。

    “哼。”蒙仲满带嘲讽地冷哼了一声,懒得理睬白起。

    虽然他对白起带兵打仗的才能亦颇为欣赏,但有时候白起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亦让他难以接受。

    “你是这么做的?”

    见蒙仲不理会自己,白起也不气恼,反而好奇地询问蒙仲道:“我观你方城军,似乎从不抢掠平民……那你麾下的士卒靠什么养家糊口。”

    “抚恤、犒赏。”

    “抚恤我知道,犒赏?魏王如此厚待你麾下的军队?”

    “不是魏王,而是我自己发放犒赏……”

    “唔?你有那么多钱么?”

    “我成婚时,有些积蓄,后来到魏国后,段干氏亦暗中给我了一批钱财用来养军……”

    “你成婚了?几时成婚的?令夫人是哪国人?”

    “宋国蒙邑人士,我的同乡……话说你就不能回你自己的军中么?”

    “喂喂喂,别在意啊,你我好歹也相识快三年了吧?记得你我初次见面的时候,你差点一剑把我的首级砍下来,后来更是一箭射伤我的左肩,就这样我都没记恨……对了,我在秦国也早已成婚,宣太后的族女,是穰侯为我推荐的……”

    “恭喜恭喜……话说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唔……”

    总而言之,在秦魏两军兵将彼此的克制下,秦魏联军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穿过了阳关与叶邑,进入了魏国的腹地。

    越过叶邑之后,翟章将麾下的军队暂时交给了唐直掌管,自己则带着穰侯魏冉,率先前往大梁,向魏王遫回覆组建联军的事宜,而秦魏联军则是徐徐朝大梁而去。

    途中,白起将麾下军队丢给了副将季泓,时常带着司马靳跑到蒙仲的军中,找后者讨论兵略,或者喝酒。

    虽然感觉这事有点古怪,但蒙仲麾下的兵将们,也逐渐默认了白起的做法,至少不会在阻拦。

    而在沿途歇息的时候,白起也曾带着麾下的将领们,找蒙仲、蒙虎、华虎、乐进等人斗酒,几番下来,虽说双方将领仍然彼此不服,但也渐渐熟络起来。

    司马错与唐直得知此事后,皆故作不知。

    五月中旬,在足足赶了将近十五日的路程后,秦魏联军抵达了魏国的都城大梁一带。

    此时,穰侯魏冉已代表秦国觐见了魏王遫,与魏国的国相田文、大司马翟章,一同犒赏了联军,使联军在大梁一带歇息了一日。

    随后,在五月十八日这一天,秦魏联军在大梁分兵两路,由唐直带领麾下曲部,带着白起以及其麾下的军队前往邺城,而翟章、司马错、蒙仲三人,则率领各自麾下的军队向东而行,前往宋国的陶邑。

    为了探查陶邑当前的情况,蒙仲派蒙虎、华虎率领四千骑兵前行一步赶往陶邑。

    陶邑,又名定陶,它曾经乃是曹国的都城,因为坐落于济水、泗水的交汇处,陆路畅通、水路亦通达,因此很快发展成为了不亚于邯郸、临淄那样的大邑,无论是魏国、赵国、齐国,事实上都对陶邑垂涎三尺,各方之所以久久没有下手,不过是碍于其他国家的态度而已。

    五月二十二日,在经过四日的路程后,蒙虎与华虎率领骑兵前行抵达陶邑一带。

    此时,陶邑已被奉阳君李兑率领的齐赵联军所攻破,城内城外皆是齐赵两国的军队。

    幸运的是,齐赵联军并未在陶邑大肆屠杀抢掠。

    莫以为这是奉阳君李兑宅心仁厚,他纯粹只是不希望陶邑被破坏而已。

    要知道齐王田地说动他出兵相助共同攻打宋国的筹码,就是将陶邑赠予李兑作为封邑既然即将成为自己的封邑,奉阳君李兑又岂会允许齐赵两国的军队将其破坏?

    远远看着陶邑城上所飘扬的赵字旗帜,蒙虎颇有些不敢相信:“不是吧?陶邑这就被攻陷了?算算日子,齐赵两军在三月底于东阿会盟,这才一个半月吧?不知此前究竟是何人驻守陶邑……不会是景敾那老头吧?那老头不行的呀。”

    “毕竟是齐赵两国的军队。”华虎淡淡说道:“更何况,宋国得分兵同时防备东西两侧,难免顾此失彼……”

    相比较齐国的军队,其实他对赵国的军队更为忌惮,尤其是赵国的骑兵。

    “骑兵,远处的骑兵注意到了我等!……赵国的骑兵!”

    这不,四下眺望了片刻,华虎便注意到远处有一支赵国骑兵远远窥视着他们。

    听闻此言,蒙虎亦神色一凛,皱着眉头盯着远处,看向距离他们约两百余丈的地方那一拨正伫马而立的骑兵。

    赵国骑兵!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崽子们!”

    盯着远处的赵国骑兵片刻,蒙虎对身后的骑兵们沉声说道:“对面的赵国骑兵,可不像秦国的骑兵那样好对付。”

    听到蒙虎的话,曹淳、蔡成二人亦目不转睛地看向远处的赵国骑兵。

    但凡是方城骑兵都知道,蒙虎、华虎、穆武这三位主将训练他们的方式,正是效仿于赵国训练骑兵的方式,说他方城骑兵是赵国骑兵的翻版,其实毫无问题。

    那么问题就来了,究竟是作为老师的赵国骑兵更强,还是作为学生的方城骑兵更强?

    而此时,远处的赵国骑兵亦在远远关注着远处那支打着「魏」、「方城」旗号的骑兵,颇有些难以置信。

    那是魏国的军队?

    魏国……有骑兵?!

    “来人,速速禀报奉阳君!”

    统率这支骑兵的赵将当即下令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