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4章:秦魏联合【二合一】

    同四月上旬,在穰侯魏冉前往宛城之地会晤魏国大司马翟章的同时,秦国亦派芈戎出使魏国。

    魏王遫与魏相田文自然不敢怠慢,以上宾之礼接待芈戎。

    要知道,芈戎亦是秦王嬴稷之母宣太后的弟弟,只不过与宣太后同父异母的弟弟魏冉不同,芈戎是宣太后同母异父的弟弟,但不管怎样,魏冉与芈戎这两位在宣太后嫁到秦国之初便一同跟随来到秦国的兄弟,一直以来都是宣太后最信赖的秦人,兼在朝中的左膀右臂。

    或许有人会以为,魏冉与芈戎能在秦国获得极高的地位与极大的权利,全赖他二人的姐姐乃是宣太后,但事实上,魏冉也好、芈戎也罢,这两位与宣太后的儿子泾阳君嬴芾、高陵君嬴悝一同被称为“四贵”,着实是有些委屈。

    嬴芾、嬴悝,纯粹的纨绔子弟,只仗着母亲宣太后的宠爱才得到了封君的殊荣,但魏冉与芈戎却不同,在宣太后还未大权在握时,魏冉、芈戎二人就已经是秦国手握兵权的将军。

    魏冉的能力无需赘叙,秦国近些年的国策,基本上都是魏冉在请示过宣太后的情况下制定的,而芈戎作为魏冉的弟弟(出现了,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他受封于华阳邑,与魏国的河东郡隔河相望,主要负责攻略魏国的河东郡。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魏国河东守公孙喜主要防备的,就是秦国的芈戎。

    鉴于公孙喜并非庸才,芈戎这些年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但倘若因为他屡屡不能战胜公孙喜而轻视此人,那就大错特错,要知道楚国的名将景缺,就是被芈戎击败的,且当时景缺把守的“新城”——襄城,亦被芈戎所攻陷。

    正因为这次的战功,秦王嬴稷将襄城也赏赐给芈戎作为封邑,但就跟魏冉被封至穰县的情况差不多,对于他们来说封邑只是一种荣誉,代表了他们的功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住在咸阳,而不是穰县或者襄城。

    就跟魏冉对翟章所表达的那般,芈戎向魏王遫与魏相田文所表述的来意,也是非常简洁:鉴于齐赵两国联合攻打宋国,秦国希望停止秦魏两国之间的交战,联合阻止齐赵两国。

    事后,魏王遫与田文私下商议对策。

    不得不说,相比较田文,魏王遫对宋国的态度更为复杂。

    田文对宋国的仇恨,无非就是当年宋国讨伐齐国时,侵占了他在齐国的封邑薛邑,但后来,随着宋王偃重新将薛邑赠予田文作为封邑,且承诺不允许任何人侵占薛邑,田文对宋国的敌意也就化解了,是故答应了宋国的请求,说服魏王遫与宋国缔结了盟约。

    而魏王遫,其实至今仍在垂涎着宋国的富饶,但他也明白,他魏国吞不下宋国——没瞧见连齐国也无法单独击败宋国?不夸张地说,在宋王偃治下的宋国,其实力比起韩国只强不弱。

    既然自己得不到,那也不能让别人得到,抱持着这样的想法,魏王遫与宋王偃缔结了盟约。

    这份盟约主要针对的,就是齐国。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齐魏两国不是盟友么?为何魏王遫要暗中针对齐国?

    原因很简单,因为局势变了。

    说来也讽刺,被称为三晋的魏、赵、韩三国,除了各自建国初期的那段时期,其他大部分时候都在内斗,而其中魏、赵两国,斗地尤其激烈。

    虽说魏国在初期称霸中迎,但随着岁月的变迁,魏国逐渐衰弱,而赵国逐渐强盛起来,因此魏国找到了齐国来牵制赵国,随后,在赵主父执政时期,赵国同样也找上了秦国来牵制魏国。

    但现在情况变了,齐国跟赵国缔结了盟约,这让魏国亦感受到了威胁。

    齐国、赵国,再加上不得不臣服于齐国的燕国,可以说整个大河以北已拧成了一股绳,在这种情况下,齐国想要效仿先祖称霸中迎的霸业,魏国日后无可避免会被齐国所攻击——哪怕齐国不攻击魏国,赵国也会借助齐国的力量来侵占魏国的土地。

    还是那句话,赵主父死后,整个中迎的平衡已然被打破,魏国的威胁不仅仅只是秦国,还有齐赵两国。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薛公田文劝魏王遫与宋国结盟,集魏韩宋三国的力量,西拒秦国、东御齐国。

    而这,也使得魏国无法拒绝芈戎的提案,毕竟宋国的存在,可以有效地牵制齐国,倘若宋国被齐国所吞并,那么魏国或许就将面对一个比秦国更强大的齐国,这不符合魏国的利益。

    因此,虽然这两年秦魏两国两度交战,双方战死的士卒多达二十几万人,但在齐赵两国的威胁面前,无论是秦国还是魏王遫,都不得不暂时放下成见,联合阻止齐赵两国吞并宋国。

    四月二十日,大梁派出的信使日夜兼程,抵达阳关,将魏王遫的命令交给大司马翟章,要求翟章立刻停止与秦军的作战,出面与秦国商议支援宋国的策略。

    在反复确认书信无误后,翟章微微摇了摇头,将大梁的命令告诉了蒙仲、唐直等将领。

    但是唐直略带讥讽地说道:“前一日还在打生打死的秦魏两军,这次居然要联手讨伐赵国、增援宋国,这还真是讽刺。”

    然而,这就是战国,出于国家的利益,昨日的敌人今日可以成为盟友,而今日的盟友,明日未必不会敌人。

    当日,翟章便派几名方城骑兵分别向宛城以及宛城西北侧的韩军营寨送了书信,邀魏冉、暴鸢两方明日一同赴魏营商议组建联军的事宜。

    约两个时辰后,方城骑兵带回了魏冉、暴鸢二人肯定的回覆。

    次日,即四月二十一日,出于对即将成为盟友的秦军的尊重,翟章带着蒙仲等将领亲自在魏营外等候。

    不多时,便见魏冉与暴鸢分别带着各自麾下的将领前来魏营。

    暴鸢随行的将领无需赘叙,不过就是韩骁、周足等熟面孔而已,而魏冉随行的将军,则有司马错、白起、季泓、晋邝等人,也都是这场仗的熟面孔。

    再加上魏军这边的蒙仲、唐直、蒙虎、华虎、乐进等人,三方人马一见面,就感觉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鉴于旁听将领人数的关系,又考虑到领着魏冉、司马错、白起等熟面孔的秦将到军营内,很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翟章派近卫在营外建了一个简单地棚子,摆上桌案、铺上草席,作为三方军队将领商议组建联军一事的场所。

    关于坐席的位置,蒙仲原以为会摆出一个类似三角的座次,秦、魏、韩三方一方一边,但结果就是很普通的两排坐席而已,秦方一排,魏韩两方一排。

    唯一的例外,就是翟章、魏冉二人所坐的主位,左右各一席,可怜暴鸢堂堂韩国的大司马,连个主位都混不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暴鸢时翟章的下属哩——当然,按照魏韩两国的关系,其实倒也没差。

    出于照顾暴鸢,也是出于礼数,首席自然让给了暴鸢,至于次席,唐直与蒙仲谦让了一番,最终蒙仲坐在第三席,蒙虎与他同席。

    而暴鸢、唐直、蒙仲三人背后,即各自麾下的部将。

    对面秦军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司马错坐在首席,秦将晋邝陪座,白起坐在次席,季泓陪座,其余诸秦军将领,按照军队所属坐在司马错与白起的身后。

    期间,蒙虎嘿嘿怪笑着低声对蒙仲说道:“乖乖,秦军的大人物差不多都到齐了,你说要是把这群人都杀了,秦国会不会因此一蹶不振?”

    尽管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还是难免被对面的秦将季泓、晋邝等人听到,这不,晋邝当即就狠狠地瞪了过来。

    “莫要玩笑!”

    此时蒙仲亦低声警告了蒙虎一句,叫蒙虎怏怏地撇了撇嘴。

    可当蒙虎抬头瞧见正狠狠瞪着他的晋邝时,他又管不住他那张嘴了:“瞪什么瞪?”

    晋邝闻言面沉一沉,右手撑着面前的桌案刚要作势站起身来,却被坐在旁边的司马错按住了肩膀。

    见司马错微微摇了摇头,晋邝也晓得现在不是惹事的时候,然而,蒙虎似乎也注意到了司马错的举动,冲着晋邝嘿嘿怪笑,这让晋邝尤其恼火,忍不住低沉问道:“小子,有胆量就亮出名来!”

    话音刚落,还没等蒙虎开口,便见白起背后有秦将仲胥声音低沉地说道:“他即是蒙虎!”

    听闻此言,白起麾下的部将,如季泓、孟轶、童阳等人,纷纷转头看向蒙虎,眼眸中皆闪过复杂的神色。

    “诶?你认得我?”

    蒙虎惊讶地看向仲胥。

    只见仲胥冷笑一声,看似平静地说道:“便是你杀了王温,我岂会不认得?”

    “王温?”蒙虎愣了愣:“那是谁?”

    话音刚落,只听砰地一声,秦将孟轶愤然地一拍面前的桌案,其余白起麾下的部将们,亦露出了恼怒之色。

    原来,王温乃是白起的部将,然而当年伊阙之战时,却被蒙虎于乱军中所斩。

    不过话说回来,蒙虎其实倒也没有挑衅对面的意思,他纯粹只是忘了而已。

    “够了。”

    白起淡然地喝止,他的目光瞥了一眼对过的蒙仲,旋即淡淡对自己的部下说道:“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王温被杀,是他命该如此……莫要丢人现眼,徒惹人耻笑。”

    一听这话,蒙仲亦了解了其中大概,代蒙虎抱拳告罪道:“我兄弟魏人耿直,说话素来不走心,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诸位莫要见怪。”说着,他亦伸手按住了蒙虎有意昂起的脖子,压低声音说道:“阿虎,别惹事。”

    “……”

    季泓、仲胥等将领看了一眼蒙仲,见后者态度诚恳,这才作罢。

    亲眼目睹这一幕,翟章与魏冉颇有些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蒙仲一众与白起一众有矛盾,二人早有婴料,毕竟这两人从前年伊阙之战开始交锋,再到今年的宛方之战,彼此间交锋数十回,双方战死的士卒得以万人为单位,双方岂会没有没有矛盾、没有摩擦?

    “呵呵呵。”

    笑了两声,魏冉打圆场道:“虽然曾经秦魏两军是敌非友,但眼下,双方需要携手联合,为大局考虑,过去的恩怨与矛盾,当暂且放下,大司马,你说是不是?”

    见魏冉没有斥责孟轶等人的意思,翟章干脆也不斥责蒙虎,毕竟他还是很喜欢蒙虎这个耿直且勇猛的小伙子的。

    “咳。”

    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翟章目视着草棚内秦、魏、韩三方的将领们,正色说道:“穰侯所言极是。……现如今大致的情况,想必诸位也有所了解,虽然我方与在场的某些位,在半个月前还是敌人,但我辈作为国家的军将,当首先考虑国家的利益、君王的命令。今迫于齐赵两国联手攻打宋国,我魏国欲与秦国组建联军,讨伐赵国,希望双方的军将、将军,彼此克制……就算有什么恩怨,也请暂且放下。”

    听到这话,草棚内的诸将皆低头不语,看似是接受了翟章的要求。

    见此,翟章对魏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魏冉也不过多客气,朝翟章拱拱手后,面朝诸将正色说道:“据宋国的使者所言,齐赵两国此番攻伐宋国,大致分为两路军队,其中一路即齐赵两国的联军,据魏某近几日得到的消息,这支联军于三月底在东阿会盟,顺势南下攻打宋国的陶邑。……据可靠的消息称,这路联军的主帅乃赵国的奉阳君李兑,兵力估测在十万左右。”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而另外一路联军,则是齐国与燕国的联军,据猜测,应该会在临淄会盟,继而攻打宋国的郯城、彭城,军队数量暂且不知,至于联军主帅,此前宋国猜测可能是齐国的田章,但据奸细送来的消息,田章近两年在匡邑养病,因此有可能是田触带兵,唔,也有可能是燕国的国相剧辛……”

    “哈。”蒙虎忍不住笑了一下,惹地在场诸人皆纷纷转头看向他。

    不得不说,穰侯魏冉确实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哪怕被蒙虎一声怪笑打断了话,却也不恼,反而微笑着问蒙虎道:“小兄弟有什么想说的么?”

    此时蒙虎刚被蒙仲瞪了一眼,讪笑着连连摆手。

    魏冉饶有兴致地看着蒙虎,继而将目光转向其身边的蒙仲,捋着胡须笑道:“说起来,今燕国的国相剧辛,是方城令在赵国时的副将吧?”

    “……”

    一听这话,在场诸将有一半人皆露出了震惊之色,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蒙仲。

    而此时,却见蒙仲摇摇头说道:“不,穰侯想必是弄错了,剧辛当年在赵国时,是庞煖的副将,并非在下……”

    “对对对。”穰侯魏冉点点头,旋即笑着说道:“然而,方城令当时与庞煖同级,其实倒也没差了……啧啧啧,当年赵主父身边,当真是人才济济……”

    提起那位赵主父,赵武灵王赵雍,魏冉亦是颇为感慨,毕竟他姐姐母子今日之所以能主宰秦国,那位赵国君主着实是帮了他们不少,否则,他们未必能在与公子壮与惠文后的斗争下,轻松取得胜利,将偌大的秦国握在手中。

    『蒙仲、庞煖,在万千人中被赵主父挑中的近卫司马……』

    魏冉深深看了一眼蒙仲。

    他知道这个蒙仲很有才能,两度击败他器重的白起,甚至连他秦国的老将司马错都在蒙仲手中吃了亏,但在魏冉眼里,这仍不及蒙仲那“赵主父近卫司马”的旧衔有分量。

    一想到接下来他还要出使宋国,他忽然觉得有必要跟宋王偃、跟宋国的国相惠盎聊聊这个蒙仲,毕竟这个蒙仲,已经成为了他秦国东进的巨大阻碍。

    “穰侯?”

    见魏冉目不转睛地看着蒙仲,翟章咳嗽一声作为提醒。

    魏冉这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看到了方城令,魏某不经意就想到了已故的赵主父,让诸位见笑了……”

    说罢,他收敛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关于阻止齐赵……确切地说是齐赵燕三国攻伐宋国,魏某这有一个初步的想法。我联军不妨亦分作三支,一支赶赴宋国陶邑,牵制齐赵两军的主力;第二支前往横穿宋国前往郯城,抵挡齐燕联军;至于这最后一支,我提议趁机讨伐赵国,迫使赵国撤军……”

    言下之意,秦魏联军需要推选出三名主帅,分别负责三个战场。

    见此,在场诸将有意无意地看向翟章、司马错、暴鸢三人,毕竟按照资历,这三位最适合作为联军的主帅。

    然而,暴鸢此时却露出了为难之色,摆摆手说道:“我国近几年连番征战,军卒死伤众多,况且在下至今仍未收到郑城送来的命令,恐怕不能随同诸位救援宋国……”

    听到这话,翟章与魏冉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暴鸢,没有说话。

    诚然,这两年韩国的军队伤亡很大,尤其是伊阙之战,一口气损失了将近五万的精锐,但即便如此,韩国事实上仍有救援宋国的实力,只不过暴鸢不想这么做而已。

    与同时受到齐秦两方威胁的魏国不同,韩国的威胁只有秦国,并且,哪怕就只有秦国这个威胁,韩国近几十年来亦是被秦国打地节节败退,倘若此番因为救援宋国的关系再使军队受到损失,日后他拿什么抵抗秦军?

    更何况,暴鸢至今仍吃不准,救援宋国是否是秦国调虎离山的诡计,目的在于将他魏韩两国的军队调到宋国,继而趁机派兵攻打。

    还别说,按照秦人撕毁盟约跟家常便饭似的做法,这种事未必做不出来。

    而在暴鸢开口后,翟章亦想到了这一层。

    在他看来,救援宋国,那是肯定得救的,决不能叫齐国吞并了宋国,但同时,他也得防着秦国,因此他微微点头,默许了暴鸢的做法。

    见此,穰侯魏冉淡淡一笑,也不拆穿,毫不在意地对翟章说道:“我听说,赵国的奉阳君李兑试图将宋国的陶邑作为他的封邑,想必他会率齐赵联军猛攻陶邑……这一路,我认为应该是齐赵两国伐宋的主力,不如由翟大司马亲自统御出征,如何?”

    翟章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另外两路呢?”

    “增援郯城,抵抗齐燕两国的军队,我希望能交给国尉……”说着,魏冉转头看向司马错。

    司马错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在下定不负重望。”

    “至于讨伐赵国……”

    不出意料地,魏冉转头看了一眼白起,旋即对翟章说道:“在下还是推荐白起。”

    白起是曾经击败过公孙喜与暴鸢的人,翟章自然不会拒绝,点点头刚要说话,却见白起抱拳说道:“穰侯、翟大司马,倘若命末将征讨赵国,末将希望方城令能担任我的副将……只要有方城令相助,末将定能击破赵国!”

    击破赵国?谁让你击破赵国了?只是叫你偷袭赵国腹地,迫使赵国撤兵而已。

    在场诸人愣了愣,表情皆有些古怪。

    旋即,蒙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不客气地说道:“喂,白起,你这是挑衅么?你要阿仲担任你的副将?那还不如叫阿仲负责讨伐赵国!”

    “手下败将,哪里来的勇气提出这种要求?”华虎亦不快地说道。

    听到华虎的话,季泓、仲胥、孟轶等秦将又羞又恼,纷纷出言骂道:“上回在伊阙,你等是趁我军力尽之时,这才侥幸取胜;这次,要不是宛城被袭,你们以为能胜?”

    “哈哈哈,真是可笑!”蒙虎、华虎、乐进等人亦是反唇讥讽。

    见场面逐渐失控,翟章皱着眉头喝道:“够了!”

    旋即,他问蒙仲道:“蒙仲,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蒙仲默不作声。

    此刻的他,脑海中不禁闪过赵主父、赵王何、肥义、肥幼、赵贲等人的容貌。

    片刻后,他抬起头来,不顾对面那好似满脸期待的白起,诚恳地说道:“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率军援助宋国,而不是以敌对的立场踏足赵国……”

    “……”张了张嘴,白起眼眸中浮现几许失望之色。

    而此时,魏冉捋着胡须看看白起,又看看蒙仲,脸上露出几许饶有兴致的神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