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3章:不可思议的转折【二合一】

    “万万也不曾想到,司马国尉还有白起,居然会被困在宛城……”

    在郦县一带的秦军驻地,秦将向寿眺望着远处的城邑,颇为感慨地说道。

    此时在他身旁,有一名将军神色着急地说道:“向将军,国尉与白帅危在旦夕,急需您率军增援……”

    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这名将军不是别人,正是白起麾下的部将仲胥。

    原来,前几日仲胥奉司马错与白起的命令,率领数千秦卒趁夜从宛城悄然而出,前往武关搬运粮食,没想到正巧碰到向寿率领援军而来,欣喜若狂的仲胥,便选择留在向寿的军中,为后者担任向导。

    可没想到,向寿在率领着数万军队沿着丹水顺流而下,抵达了郦县一带后,他既不攻打再次被韩军占据的郦县,也不继续向东朝宛城进发,解救司马错与白起于危难,这可急坏了仲胥。

    于是仲胥立刻求见向寿,恳请向寿派兵前往宛城。

    可没想到向寿却拒绝了此事,当仲胥震惊地询问起原因时,向寿无奈地解释道:“前两日我收到了穰侯派人送来的书信,命我暂时不得与魏韩两军交战,等待咸阳的命令。”

    听他这意思,他率领援军奔赴郦县,仅仅只是为了震慑魏韩两军,使魏韩两军不敢毫无顾虑地继续围困宛城。

    这让仲胥很是不解,几次恳求向寿发兵,但向寿却一次又一次地拒绝,表示咸阳不允许他主动挑衅魏韩两军。

    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仲胥不明白,向寿也没有向仲胥解释。

    不得不说,向寿军的异常,亦引起了暴鸢的不解,此时的暴鸢亦收到了消息,得知秦将向寿兵出武关,目前就驻军在郦县一带。

    但奇怪的是,向寿却并未发兵攻打郦县,而是在郦县驻扎了军队,莫非这其中有什么诡计?

    想到这里,暴鸢立刻直奔翟章的营寨,亲自与翟章商议对策。

    此时翟章也已从蒙虎、华虎二人率领的方城骑兵那得到了消息,得知秦将向寿率军来援,亦奇怪于这股秦军为何止步不前,困惑之余,他派人到蒙仲的营寨,将蒙仲请到了自己的营寨。

    当晚,蒙仲、暴鸢、翟章三人在后者的营内相聚,商议接下来的战事。

    在这里必须得提一句,白起的“止损”战术,确实对魏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别看目前的确是魏韩两军将司马错的军队围困在宛城,但作为主力的魏军,军中士气却并不是乐观。

    归咎其中迎因,无非就是魏军的伤亡过于沉重了,比如此番作为魏军主力的方城军,直接损失将近三分之一,前一阵子在阳关时还好,毕竟那时候方城军上下都为了保卫家园而抛却了杂念,而如今秦军已露出了明显的败势,方城军的军卒们反而不想打了。

    这也难怪,毕竟方城军的士卒大部分都是汉北的楚人,他们坚持与秦军而战,主要还是为了保卫叶邑,保护自己的亲人,既然秦军已退,这些军卒的战斗热情自然有所衰减。

    至于翟章麾下的军队,也并未魏国的精锐,而是从魏国各地抽调的县军,论士气与战斗力,比之方城军更加不如,这也正是蒙仲、翟章等人准备用围城的方式困死司马错与白起的原因——倘若魏军仍然保持有于阳关时的斗志,宛城说不定已然被他们攻破。

    在商议对策时,蒙仲整理了一下思路,对翟章与暴鸢二人说道:“虽向寿率军来援,但不足以撼动我方的优势,他既然想救司马错与白起,那不妨于中途设下埋伏,咱们先击败了向寿再说!”

    他献出了一计围城打援,听得翟章与暴鸢皆连连点头。

    但让蒙仲、翟章、暴鸢三人都感到颇为奇怪的是,此后几日,秦将向寿并不派大军援助宛城,只是派士卒朝着暴鸢与翟章二人联手构筑的防线渗透,想办法让这些士卒携带粮食到宛城。

    不得不说,这让蒙仲、翟章、暴鸢三人很是想不通。

    毕竟在他们看来,用这种方式偷偷运输粮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不足以解救司马错与白起,可不知为何,向寿却宁可用这种方式帮助司马错苟延残喘,也不曾率领大军前来与魏韩联军决战。

    莫非其中有什么诡计?

    蒙仲想了想,便叫蒙虎、华虎二人率领骑兵前往郦县,看看能否诱杀向寿的军队,但奇怪的是,向寿却避战不出——别说他的军队避战不出,就连他派出的巡逻士卒,在看到魏韩两军时亦是能避就避。

    不得不说,这个情况着实有些诡异。

    四月初七,就当蒙仲、翟章、暴鸢三人皆困惑于向寿军的举动时,在旷野游荡的华虎,带着麾下骑兵逮到了一队秦卒。

    当时华虎也不在意,二话不说就命令麾下骑兵准备全歼这支秦人,毕竟自从他在郾城亲眼目睹了秦人连几岁孩童都不放过的残忍杀戮后,他对秦军的士卒便再无容忍,除非在联合作战时,作为主将的蒙仲亲自下达了降者不杀的命令,否则要是被他看到秦军的士卒,那保准是赶尽杀绝。

    可今日却有些特殊,因为那些秦卒在看到方城骑兵摆出攻击的架势后,立刻就举起双手高声大喊:“我等是信使,奉命送信而来。”

    也不晓得是不是为了保险起见,这群秦卒反复用不怎么标准的中迎通用语重复来意,生怕这群攻击杏极强的骑兵发动进攻。

    “信使?”华虎皱皱眉,立刻挥手下令停止进攻,旋即将领头的那名秦卒唤到面前,仔细询问。

    那名秦卒也不敢隐瞒,恭敬地说道:“在下奉命将这封信送给贵国的大司马翟章。”

    看着对方双手献上的那卷竹册,华虎犹豫了一下,虽然他也好奇信中的内容,但倒也不敢私拆翟章的书信。

    沉思了一下,华虎亲自押解着这队秦卒来到了翟章的营寨。

    大概两个时辰后,华虎来到翟章的营寨,求见后者。

    此时翟章正在营屋内观阅书籍,忽听有士卒禀报道:“大司马,方城军的司马华虎求见。”

    “唔?”

    翟章愣了愣,旋即便立刻命人将华虎请入。

    片刻后,华虎便来到了翟章的帐内,抱拳见礼:“大司马。”

    此时翟章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笑着问道:“何事?”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也不失亲近,就仿佛长辈对晚辈说话时那样,由此可见,翟章确实很看好蒙仲以及蒙虎、华虎这群勇猛擅战的年轻人。

    听了翟章的话,华虎将方才的事情一说,就见翟章微微皱起了眉头,颇感意外地问道:“给老夫的书信?那人身在何处?”

    “就在屋外。”

    “叫他进来。”

    在翟章的允许下,送信的秦卒来到了帐内,将那封书信恭敬地递给翟章的近卫。

    期间,华虎就站在一旁看着,也不告退,翟章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只见在华虎的注视下,翟章摊开了那卷竹册,扫了两眼,旋即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见此,华虎试探问道:“大司马,不知信中写了些什么?”

    活了大半辈子的翟章,岂会猜不到华虎的心思?

    他轻哼一声笑骂道:“年轻人,你还怀疑老夫私通秦国不成?”

    说着,他将手中的书信交给华虎,沉声说道:“你带着这封信立刻回营,交予蒙仲,叫他看罢这封信后,立刻来到老夫营中。”

    “……喏。”

    华虎接过书信,当即转身离开。

    在离开了翟章的营寨后,华虎先看了看信中的内容——方才给翟章的书信,他不敢私拆,但是给蒙仲的书信,他就没有这方面顾虑了。

    他们几人跟蒙仲什么关系,那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手足。

    不过待仔细看了看这封信后,华虎不觉得信上有什么值得翟章露出方才那般凝重的神色。

    毕竟信中内容,只不过是秦国那边准备派人与他魏军洽谈,大概是准备停战。

    倒是书信的落款,让华虎多瞧了两眼。

    穰侯魏冉!

    如此又过了两个时辰,华虎亲自将这封书信送到蒙仲的手中。

    当蒙仲看罢这封信后,感觉亦有些奇怪。

    穰侯魏冉他当然知道,宣太后的弟弟,秦王嬴稷的舅舅,秦国国相兼目前秦国权势最大的男人,同时也是白起的靠山。

    蒙仲只是觉得奇怪,因为在他看来,秦国应该还没到不得不与他魏韩两国停战的地步。

    不可否认,白起麾下的军队确实是覆灭了,可强盛的秦国,会因为区区几万军队的覆亡就被迫与魏韩两国和谈?

    『难道是因为楚军的撤退,使秦国意识到楚国靠不住,因此不打算再继续这场战争?』

    蒙仲暗自猜测道。

    但仔细想想,蒙仲总感觉哪里不对。

    在他看来,秦国不应该在这时候与他魏韩两国和谈的,按理来说不是应该派援军继续这场战争么?

    『看来是秦国发生了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蒙仲将军营里的事务交给蒙遂,带着华虎骑马来到了翟章的军营。

    当晚,蒙仲与翟章交流了一番。

    不得不说,翟章也弄不懂秦国在搞什么鬼,但既然秦国那边主动与他们联系,他觉得不妨先看看秦国那边的意图再说,反正宛城的司马错与白起仍在他们包围下,待双方谈判起来,这就是一个很不错的筹码。

    蒙仲点了点头。

    如此,过了两日,有华虎麾下的方城骑兵前来报讯,说他们在荒野瞧见了一支由十几辆马车以及百余名随从组成的队伍,正是秦国国相穰侯魏冉的队伍。

    见此,蒙仲立刻派人传令华虎,命后者指引这支队伍前来翟章的军营,且沿途保护这支队伍。

    考虑到魏冉的身份,势必得有个人在营外相迎,但倘若作为魏军主帅的翟章亲自出迎,又未免有些掉价,于是乎,蒙仲与翟章合计了一番,由蒙仲带着唐直等人出营相迎,毕竟蒙仲也算是一个变相的郡守,由他率人迎接秦国的国相,也不算是魏国失礼。

    大概两个时辰后,穰侯魏冉的队伍便来到了翟章的军营外。

    此时,只见队伍中最奢华的那辆马车上,走下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人。

    此人大概四旬左右,身穿深服、头戴玉冠,虽头发仍旧乌黑但两鬓略显花白,迈步时仿佛龙行虎步,颇具威势。

    单单只扫了两眼,蒙仲就感觉此人的气势犹在田文之上。

    『此人应该就是穰侯魏冉了。』

    想到这里,蒙仲当即带着唐直与其余几名翟章的部将,上前与那名中年人见礼:“足下可是穰侯,大司马命我等在此相迎。”

    见此,这名华服中年男子身后就有随从发出了不满的声音:“这翟章好大的架子,穰侯亲自前来拜访,他却自持身份,好是无礼。”

    然而,那名中年男子却不在意,面带微笑地点点头,对蒙仲说道:“在下正是魏冉,有劳小兄弟带我入营拜见翟大司马。……对了,小兄弟怎么称呼?”

    “在下蒙仲。”蒙仲抱拳说道。

    刹那间,穰侯魏冉身后那些随从立刻变得安静下来,纷纷用惊诧、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蒙仲,而魏冉的脸上亦露出了惊讶之色,在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蒙仲几眼后,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小兄弟就是蒙仲……”

    说罢,他捋着胡须转身朝身后的随从们笑道:“方才谁说翟章失礼来着?”

    他的随从们鸦雀无声,只是用怪异的目光盯着蒙仲,让蒙仲感觉浑身不适。

    而此时,魏冉笑着对蒙仲解释道:“请莫在意,在下的随从只是好奇,好奇于两度击败白起的蒙仲,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看看魏冉,再看看魏冉身后那些仍用古怪神色盯着自己的随从或门客们,蒙仲也不知该说什么,让开道路,抬手说道:“大司马正在营内恭候大驾,请。”

    “请。”

    片刻后,蒙仲便带着魏冉来到了翟章的帅所。

    此时在帅所外,翟章的那些近卫们皆已了解了情况,也无需通报,当看到蒙仲领着魏冉徐徐而来后,他们立刻打开了那间充当帅所的茅草屋的门。

    只见在屋内,翟章正负背双手等着魏冉的到来。

    “穰侯。”

    “翟大司马。”

    双方见礼后,翟章邀请穰侯魏冉入坐,随后二人便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说白了,就是二人相互恭维,翟章称赞魏冉在秦国的权势与地位,而魏冉则从翟章的祖辈翟璜开始说起,称翟氏一门历代都是魏国的忠臣良将。

    当时蒙仲也坐在翟章的下手,作为陪客听着,他也不知该什么插话,索杏就闭口不言,听着二人在那相互恭维。

    虽说在他看来,这种虚伪的客套没什么意义,但不可否认,正是这些虚伪的社交辞令,使得屋内的气氛变得非常不错。

    随后,便有翟章的近卫送上了酒菜。

    当他的近卫分酒时,翟章笑着对魏冉说道:“军中不比其他地方,酒菜粗劣,还请穰侯莫要见怪。”

    魏冉当然不会在意,与翟章、蒙仲对饮了一碗酒。

    此时,翟章这才问起了来意:“穰侯贵为秦国的国相,今不惜以千金之躯涉险,亲自来到翟某的军中,莫非有什么重大的缘故?”

    穰侯魏冉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在下为停止这场战戈而来。”

    “嚯?”翟章轻笑着发出一个怪声,但却没有说话。

    见此,魏冉端正神色说道:“大司马,在下认为,眼下的局势非常紧急,你我之间也莫要再相互推诿,延误战机……我想,大司马应该明白,在下究竟为何而来。”

    听到这话,翟章亦收起了脸上的戏虐之色,沉默不语。

    见此,魏冉正色说道:“大司马还未收到消息么?赵国在今年开春之后,已由奉阳君李兑率军六万,与齐国军队会盟于东阿,准备攻打宋国的陶邑……”

    蒙仲闻言一愣,脸上露出几许错愕之色,皱眉问道:“穰侯,此事当真?”

    他脸上的惊色,魏冉看得清清楚楚,闻言点点头说道:“这正是魏某此番的来意。……我大秦素来与宋国交好,今齐赵两国合谋攻打宋国,我国大王得知后大为恼怒,因此勒令在下作为使者前来,设法停止秦魏两国当前的这场仗……魏国是宋国的盟友,我大秦亦是宋国的盟友,虽秦魏两国之间或有摩擦,但我认为,眼下我秦魏两国当联手阻止齐赵瓜分宋国。否则,在我秦魏两国相互征伐之际,齐赵两国趁机吞并了宋国,无论是对我大秦,还是对贵国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

    碍于自己的魏将身份,蒙仲欲言又止,转头看向翟章。

    在蒙仲与魏冉二人的注视下,翟章长长吐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翟某……暂时还未收到大梁的消息……”

    “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了。”魏冉微笑着说道:“当在下前来这宛方之地时,我国亦派芈戎作为使者,出使贵国,希望能与贵国化解战戈,彼此携手,共同阻止齐赵两国的企图。”

    再次从魏冉口中听到“共同阻止齐赵两国的企图”这句话,蒙仲的表情不禁有些古怪,他问魏冉道:“穰侯,贵国准备发兵援助宋国?”

    魏冉当然知道蒙仲是宋国出身,闻言信誓旦旦地笑道:“那是自然,据我所知,小兄弟你乃是宋国惠相的义弟,岂不知秦宋两国素有邦交?今宋国派使者向我大秦求援,我大秦自然要发兵相助!”

    “那……贵国具体将如何行动?”蒙仲又问道。

    听闻此言,穰侯魏冉故意看了一眼翟章,微笑说道:“那得看魏国的态度。……按照魏某的主张,我秦魏两国不妨先组织联军,攻打赵国,先迫使赵国撤回攻打宋国的军队,继而顺势攻打齐国,迫使齐国退兵。”

    听到这话,蒙仲的表情变得愈发古怪了。

    正所谓世事难料,本来还在打生打死的秦魏两国,此刻居然要联合起来,阻止齐赵两国攻打宋国?

    当然,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不得不说,这是他非常乐于成见的好事。

    唯独翟章那边还有几分顾虑:“此事……翟某不能做主,需等待大梁的命令。”

    魏冉对此也不在意,闻言点头说道:“无妨,魏王与薛公,都是识大体、明事理的人,自然明白一旦叫齐国吞并宋国,对贵国会造成何等的影响,此番秦魏两国组建联军一事,势必可以促成,在下也不至于着急这几日。不过嘛……”

    顿了顿,他拱拱手说道:“听闻贵国的军队将我国司马错、白起二将围困于宛城多时,使二人的兵将断粮许久,在下觉得,虽大梁暂时还未送来消息,但能否通融一下,使我国的军队能运输一些粮草至宛城?”

    “……”

    翟章深深看了一眼笑容可掬的魏冉。

    换做在其他时候,他当然不会同意这种可笑的要求,但在「齐赵联手攻打宋国」这个既定局势下,他难免有所犹豫。

    虽然乍一听有些可笑,但在齐赵联军这个威胁面前,他魏国与秦国,还真是处在一个阵营的。

    想了想,翟章沉声说道:“一次只能运半个月的粮草……”

    魏冉当然明白翟章的顾虑,闻言笑着宽慰道:“翟大司马可以放心,我魏冉所言句句属实,在齐赵两国停止对宋国用兵前,秦国与魏国,不会再有任何交兵!”

    “但愿如此……”

    随后,翟章便派人邀请暴鸢到军中,将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暴鸢。

    而此时,穰侯魏冉则在魏军的放行下,顺利进入了宛城。

    不得不说,魏冉的来到,让司马错与白起皆目瞪口呆,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此,魏冉便将现如今天下的局势告诉了司马错与白起,旋即对二人说道:“鉴于齐赵两国联合攻打宋国,不符合我秦国的利益,大王决定暂时停止与魏国的交战,接下来,只要魏国那边答应下来,秦魏两国便会组建联军,联手讨伐赵国……”

    “联手讨伐赵国?”

    司马错瞠目结舌。

    诚然,纵使是他这般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亦难以接受当前发生的这件事:明明他秦魏两国的军队此前还在恶战,就因为齐赵两国攻打宋国这件事,秦魏两军便化敌为友,将作为盟军联合讨伐赵国?

    在旁的白起则是惊喜交加。

    惊的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场仗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收场;喜的是,倘若秦魏两国联手组建联军,那他与蒙仲,岂不是真有机会在同一方阵营里,联手对抗敌军?

    他为主将,蒙仲担任他的副将……

    似这般的夙愿,就这样实现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