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1章:深夜追击(二)【二合一】

    “报!我军背后又有新的魏军追赶而来,旗号是「魏方城令蒙」!”

    “……”

    在听到传令兵的禀报后,白起原本就显阴沉的面孔,变得愈发的阴沉。

    「终于来了啊,蒙仲……」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方,看向魏军袭来的东方,看着那微红的朝阳下,地平线上那一道黑带。

    那根本不是什么黑带,而是正快速追赶至此的魏军主力,魏将蒙仲亲自率领的追击主力。

    被这支魏军追上,就是他白起,怕也没有回天之力。

    “此地距宛城,尚还有多少路程?”

    白起转头询问身边的近卫道。

    当即便有近卫回答道:“怕还有一半距离。”

    方城距离宛城,有蛹百里距离,一半即五十里,若放在平日里,只需半日急行军便能抵达,然而如今他麾下军队被魏将华虎、唐直、乐进、武婴、魏续、於应等人率军穷追猛打,耽误了不少时间,五十里的距离对于他白起军而言,简直就是咫尺天涯。

    「到此为止了么?」

    白起昂起头看着逐渐放亮的天空,长长吐了口气。

    「不,至少还不是当下……」

    摇了摇头,将心中的胡思乱想抛之脑后,白起沉着地下令道:“传令下去,天色即将放亮,命季泓、仲胥等人速速在这附近寻找有险可守的山丘。”

    “喏!”

    在方城与宛城之间,虽大多都是平坦的平原,但低矮的丘陵还是有不少的,只不过似这种低矮的丘陵能否挡得住魏军的追击呢?事实上就连白起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

    但不管怎样,依山而守,总好过在白天赶路,一来是魏军在白天的战斗力更强,二来,他麾下的士卒在赶了一宿的路程后,此刻早已精疲力尽,若不能找个地方歇息片刻,怕是今日会被魏军一举击溃。

    在白起的命令下,残存的秦军很快就找到了一处低矮的丘陵,一窝蜂似的涌入了山林。

    见此,华虎、唐直、乐进三人便率领魏军将这座丘陵团团围住,一边下令麾下士卒抓紧时间歇息,一边等待蒙仲的主力。

    约半个时辰后,蒙仲率领两万余魏军徐徐抵达,与华虎、唐直、乐进三人的军队汇合,使围困那座丘陵的魏军,堪堪达到四万左右。

    “翟章大人呢?”

    在见到蒙仲时,唐直惊讶地问道:“翟章大人不曾与方城令一同率军前来么?”

    蒙仲笑了笑解释道:“大司马年纪大了,我便请他率大军徐徐而来,反正就白起目前这点兵力,就咱们这些人也足够将其击破了……”

    “也对。”唐直点点头,对蒙仲如此照顾他所尊敬的翟章而感到颇为满意。

    从旁,乐进亦问蒙仲道:“阿仲,途中可曾碰到武婴、魏续、於应他们?”

    蒙仲点头说道:“碰到了。……我叫武婴、魏续二人守方城去了,至于於应,我叫他差不多时候与你汇合。”

    所谓的差不多时候,指的就是追杀秦卒杀地差不多的时候,毕竟昨晚华虎、唐直、乐进三人为了咬住白起军的主力,对于被抛弃的秦军几乎是击溃就算,并未曾分兵追杀,这就导致在方城一带,仍有大量的秦军溃卒躲藏着,这对于方城而言,也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在简单闲聊了几句后,蒙仲便向华虎、唐直、乐进三人问起了当前白起军的状况。

    对此华虎回答道:“据我的估测,白起的军队现如今大概还有七八千人的样子,不过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威胁可言,在你来之前,便我与唐司马以及阿进他们商量,先让士卒们喘口气,然后四下齐攻,保准能将这支秦军一举击溃!”

    “莫要大意。”蒙仲叮嘱道:“只要白起尚于军中,那么无论何时都不可放松警惕……话说,白起还在军中么?”

    “不清楚。”乐进在旁插嘴道:“不过我观这支秦军尚有几分凝聚力,想来白起与其麾下的大将尚于军中……话说回来,秦国的军队当真是恐怖啊,都到这时候了,他们居然还保留有几分纪律,换做其他国家的军队,怕不是早就溃散了……”

    听到这话,唐直在旁亦微微点了点头。

    只有与秦国的军队打过交道,才会明白秦国的军队究竟是何等的坚韧,就拿白起军来说,从最初的六万余人打到只剩两万余,且昨晚又因为被他们追击而导致有万余秦军落队,可即便如此,此刻剩下的七八千秦军,居然还能有几分凝聚力,不得不说,秦国军队的纪律是真的叫人惊诧。

    当然,即便这支秦军再坚韧,他们也注定无法从他们魏军的手中逃脱。

    聊了片刻后,华虎先行离开了,防止秦军趁他魏军不备而从丘陵的另一侧逃离,而唐直、乐进二人则留在蒙仲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商量着待会攻打这座丘陵的战术——主要是想想如何减少己方的伤亡。

    毕竟这场仗打到如今,他魏军也是损失惨重,若能减少伤亡,那自然是减少伤亡的好。

    而就在这时,有蒙仲的近卫押解着两三名秦军的俘虏来到阵前,唐直与乐进看到蒙仲将一卷竹简交给那几名秦军俘虏,继而便将这三人给释放了。

    看着那两三名秦军俘虏匆匆朝着不远处那座丘陵跑去,乐进走近蒙仲,压低声音问道:“阿仲,你想劝降白起?”

    在乐进看来,蒙仲此刻给白起投递书信,要么是奚落白起,要么就是劝降白起,而依蒙仲的杏格,他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奚落白起的,那么就只有可能是想劝降白起。

    听闻此言,蒙仲随口说道:“不,我只是……只是想看看白起是否就在军中……”

    凭着对蒙仲的了解,乐进当然听得出他的话很是言不由衷,耸耸肩也不再追问,笑笑说道:“怎么样都好,我跟你说,昨晚我在追击秦军时想到一个笑话,特别好笑我跟你说……”

    “……”

    听到这话,蒙仲嘴角牵了牵,露出一副尴尬而不失礼仪的笑容。

    而与此同时,那三名秦军士卒的俘虏,也已逃到了那座丘陵上,将蒙仲的书信交给了白起。

    然而,待白起摊开竹简一瞧,他这才发现这份竹简上空无一字。

    他愣了愣,旋即立刻明白过来,满是感慨地露出几分笑容。

    在旁,司马靳亦注意到了这份竹简,不解问道:“白帅,那蒙仲命人送来一份空的竹简,其中莫非有什么深意?”

    白起便解释道:“他这是劝我率军投降。……不过他给我留了几分情面,不曾将其写在竹简上。”

    看着似乎很高兴的白起,司马靳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表情。

    不得不说,他实在想不通白起跟蒙仲二人之间的关系,明明前几日还仿佛跟不共戴天似的。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白帅打算如何回覆那蒙仲?”

    听闻此言,白起徐徐收敛脸上的笑容,淡然说道:“我受穰侯的重恩,岂会背弃穰侯?背弃大秦?更何况……哼!”

    说罢,他用力将那份空的竹简一掰,将其中一半丢还给那几名送来竹简的秦卒,沉声说道:“带回去交给那蒙仲。”

    那几名秦卒自然不敢违抗,带着这半份竹简回到山下,交给蒙仲。

    看着那半份竹简,蒙仲颇感怅然,毕竟白起拒绝的意思很明白。

    从旁,乐进见蒙仲有些失望,想了想说道:“阿仲,虽白起是一个人才,论兵略怕是不下于阿毅,但你知道,就算他投降了,你我也保不住他的……河东的公孙竖、窦兴、魏青他们,就不会饶了白起,而我方城,也不会有白起的立足之地……更别说白起自身的想法。”

    听闻此言,蒙仲微微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乐进这番话,他只是对白起觉得可惜而已。

    毕竟他迄今为止所遇到的唯二最擅长统兵征战的同龄人,一个是乐毅,另一个就是这白起。

    想到白起在方城时曾诚恳地希望他投降秦国,担任他的副将,蒙仲便对扼杀这位杰出的将才难免有所迟疑,只不过正如乐进所言,纵使白起愿意投降,他也未必能保住此人,单单方城这边,白起就很难有立足之地。

    方城、阳关、叶邑的军民,可是对白起恨得咬牙切齿呢。

    托白起的福,相比较对秦国军队的仇恨,汉北楚人对魏人的仇恨反而不算什么了。

    “呼——”

    长长吐了口气,蒙仲正色对乐进道:“准备攻山吧,尽可能莫叫白起走脱,此人对魏国的威胁,胜过十万秦军!”

    听到这话,乐进忍不住抱怨道:“阿仲,你这有点强人所难啊,他白起是秦军的上将,他若真要逃走,随便扮成秦卒即可,乱军之中我怎么晓得他逃往何处?”

    “尽力即可。”

    已转身走远的蒙仲淡淡说道。

    当日正午,唐直、乐进二人便尝试攻打秦军所在的丘陵。

    但说实话效果并不好,别看白起麾下的秦军只剩下七八千,但这些秦军在绝望与求生欲下,反而激发了斗志,死守着这片丘陵,使得魏军难以寸进。

    见此情形,乐进便对蒙仲建议道:“阿仲,这样下去就算打下这座丘陵,我军也会出现不必要的伤亡,得想办法消除秦卒的抵抗……”

    消除秦军的抵抗,说实话确实并不难,只要蒙仲肯下令放过愿意投降的秦卒即可。

    是的,迄今为止他方城军对秦军一直是“零容忍”的态度,一方面是蒙虎、华虎等人在郾城时亲眼目睹了秦人的残忍,是故对秦军毫不留情,另一方面是方城军的军卒皆对秦军怀有或多或少的恨意——尤其是那些楚人出身的方城军士卒。

    而这,就导致后续的秦军士卒几乎没有投降方城军的,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支魏军不会饶了他们。

    这亦变相地稍稍增加了方城军击溃秦军的难度。

    想到这里,蒙仲点头说道:“好,传令下去,只要愿意投降士卒,不可滥杀。”

    在蒙仲的授意下,没过多久便有魏卒在山下喊话,劝告山上的秦卒投降。

    不得不说,这是方城魏军对秦军首次公然劝降,山上的秦卒们也是将信将疑,毕竟谁让先前方城军看到秦军就是赶尽杀绝呢?

    但在眼下无处可逃的情况下,仍有一部分秦卒冒险尝试向方城军投降。

    想来,到了眼下这种地步,纵使是秦国严苛的律法,其实也很难再约束这些秦卒,这些秦卒之所以还能有几分凝聚力,其实大多反而是方城军的关系——抱团取暖而已。

    这不,在方城军愿意收容俘虏之后,便陆陆续续就有千余秦卒偷偷溜下山,向魏军卸甲投降。

    而对此华虎却颇为不满,毕竟他曾在郾城看到秦国骑兵的残酷,连几岁的孩童都不放过,这正是华虎与他麾下骑兵对秦军从不留下活口的原因。

    他对蒙仲说道:“想要使我军减少伤亡,围困秦军几日即可,今秦军困于此地,断粮断水,只需将其团团围住,几日之后,我军便可以轻易将其覆灭,实在无需开俘虏的先河……”

    蒙仲摇摇头说道:“你忘了司马错么?眼前当务之急,是尽快击破白起的残存兵力,我等并没有太多的空闲于这里与白起纠缠。”

    听到这话,华虎这才不说话了。

    当日,魏军一面对秦军劝降,一面攻打这座丘陵,在魏军的胁迫下,陆陆续续有秦卒为了活命,罔顾秦国严苛的律令,下山向魏军投降。

    对此,似季泓、孟轶、仲胥等秦将皆很气愤,其实他们气的并非是麾下的秦卒向魏军投降,而是这些秦卒的投降,导致他军中好不容易又激起的斗志再次丧失殆尽。

    气愤之余,诸秦将问计于白起:“白帅,现今我等该如何是好?”

    面对着诸将的询问,白起其实也有些为难。

    此时的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身在惮狐城的时候,被蒙仲步步紧逼却无计可施。

    想来想去,他只能对诸将说道:“叫士卒们取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填饱肚子,待今晚日落之后,继续向西突围……”

    其实白起也很清楚,蒙仲不可能预料不到他的突围,只不过,这也是他麾下军队唯一的出路了。

    当晚日落之后,刨除已投降魏军的千余秦卒与守卫这座丘陵而战死的秦卒,剩余的六千余秦卒,在白起与其麾下诸将的率领下,继续朝西面突围。

    魏军果然早有婴料,几乎他秦军刚有所行动,魏军那边便立刻追击。

    又是整整一宿的追杀,白起麾下六千余秦军,在接近四万的魏军的追击下,死伤惨重,最后只剩下寥寥千余人尚跟在白起身后。

    并且即便如此,似华虎、唐直、乐进三人还是对白起穷追猛打。

    尤其是华虎率领的两千方城骑兵,死死咬住白起亲率的军队不放,一路追赶。

    “保护白帅先走!”

    “截住魏军!”

    为了保护白帅,使这位主帅能安然逃离,秦将季泓、仲胥、孟轶、卫援等人纷纷主动率军断后,试图截住华虎、唐直、乐进等人的追兵,可就算是这样,华虎还是带着数百骑兵,强行愉穿了秦军,追上了白起。

    “白帅,方城骑兵杀上来了!”

    有士卒惊恐地大喊道。

    “……”

    白起转回头,皱眉看着夜空下那些举着火把追击他们的方城骑兵。

    他暗自发誓,倘若这次能活着逃回秦国,他一定要重新打造一支可以与方城骑兵匹敌的骑兵。

    可问题是,走得掉么?

    只见在华虎亲率骑兵的追击下,跟在白起身后的千余秦军士卒迅速减员,到最后竟只剩下寥寥两百余人。

    虽然说其他那些秦军兵将只是掉了队,并不意味着已被魏军杀死,但就当前的情况看来,那些秦军兵将被魏军全部杀死,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

    “祖父……祖父为何不派兵援助?!”

    看着己方的兵将一个个被魏军屠杀,司马靳仿佛感同身受,气愤地说道。

    听闻此言,白起默然不语。

    平心而论,他丝毫也不介意司马错见死不救,毕竟与阳关的魏军鱼死网破,这是他个人的主张,他从一开始就不指望司马错会派兵来支援他。

    甚至于,倘若二人换个位置,他白起也不会派兵救援司马错——必死无疑的军队,有什么值得救援的?

    『眼下,司马错应该已经撤退至武关了……』

    当听到司马靳的话后,白起心下暗暗想道。

    在他看来,只要司马错能够甩掉韩国的军队,退守武关,那么他秦军这次的伤亡,尚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接下来,他秦国可以问罪于楚国,将战败的原因归罪于楚国,迫使楚国问罪于昭雎,并重新派遣军队协助他秦国攻伐魏韩两国。

    反之,倘若连司马错的军队都被魏韩联军击败,那才是彻底的惨败。

    而就当白起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前方的夜空下好似有什么光亮。

    仔细一瞧,那好似一片火光,一片由无数火把组成的火光。

    『魏军?还是说……是司马错的军队么?』

    微微一愣,白起的脸上稍稍露出几许错愕。

    片刻后,待彼此的距离稍微近了些,白起这才证实,对面那些火光,果然是无数举着火把的士卒。

    并且从这些火把的移动速度判断,对方皆是步军,而且数量极多。

    这就不可能是魏军了,毕竟魏军的主力还在他们背后呢。

    “是祖父!是祖父派来的援军!”

    司马靳欣喜地大喊道。

    听到这话,白起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司马错,竟未曾退守武关?

    就在他这么想着时,远处的军队已经靠近,为首的将军大声喝喊道:“前面是什么人?可是白左更麾下的兵卒?”

    还没等白起开口,司马靳便急切地大喊道:“晋邝将军?是晋邝将军么?白帅就在这边!”

    果然,对面的军队正是司马错麾下大将晋邝率领的军队,他一听声音,便知道是司马错是仲孙司马靳,连忙驾驭战车上前,与白起、司马靳二人见礼。

    此时白起不开口也不行了,他皱着眉头问晋邝道:“晋将军何故会在此地?”

    晋邝闻言直接了当地说道:“末将奉国尉的命令,前往接应白左更……不知白左更这边现况如何?”

    毕竟是吃了败仗,白起心中也有些尴尬,思忖着该如何回答,而在旁的司马靳却没有这么多的顾虑,闻言急声说道:“晋邝将军,魏军的主力正在追击我军,季泓、孟轶、仲胥等将军为了保护白帅撤离皆率军殿后,恐有不测,请晋邝务必率军救援!”

    听到这话,晋邝面色一正,抱拳对白起说道:“白左更,末将暂且别过。”

    说罢,他朝着身后麾下的军队振臂喝道:“前方有魏军正在追杀我军,随晋某击退他们!”

    “喔喔——”

    晋邝麾下的军队齐喝一声,在晋邝的率领下,越过白起这支仅两百余人的小队伍,朝着远处正在混战的战场杀去。

    而此时,正追击着白起的华虎,亦注意到前方有一支人数庞大的秦军正朝他们杀来。

    “司马错的军么?暴鸢没有拖住司马错么?”

    皱皱眉,华虎毫不犹豫地率领骑兵后撤,同时立刻派人向蒙仲以及各军传达秦军有赢军赶到的消息。

    “援军!”

    “援军到了!”

    听到晋邝军的喊声,正在奋力抵抗魏军的秦将季泓、仲胥等人精神大振,当即率领麾下的残军,向晋邝军靠拢。

    而此时,蒙仲亦收到了华虎派人送来的消息,只见他伫马而立,皱着眉头眺望远方的战场。

    但遗憾的是,在黑夜下他只看到远处有无数火把,却也看不清楚司马错究竟派来了多少军队。

    考虑到白起军几乎已被他打地全军覆没,抱着见好就收的想法,他立刻下令道:“传令下去,今夜到此为止,不得再擅自追击秦军。”

    考虑到很有可能被秦军抓住机会趁机进攻,因此,就算蒙仲并不想与司马错的军队交战,此刻也不敢下达撤退的命令,免得产生负面影响。

    好在对面司马错麾下的大将晋邝也识相,见魏军驻步不前,亦识相地援护着季泓、仲胥、童阳等将领,在黑夜下徐徐后撤。

    此时,唐直来到蒙仲身边,问道:“不追么?”

    蒙仲摇了摇头,冷静地说道:“对方未必只有这支援军,贸然追击,黑灯瞎火的很有可能遭到埋伏。……既然司马错的军队出现在此地,想必他此刻驻军在宛城,我军缓缓向前,远远跟着这支秦军,先到宛城看看那边的情况再说……司马错若是退守武关,则我拿他毫无办法;今他驻军宛城,不妨汇合我魏韩两军的之力,将其困杀!总之,不用着急。”

    唐直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而此时,蒙仲看着远处徐徐撤退的仿佛繁星般的火把,心下也有些纳闷,毕竟按照他的估算,司马错按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快就撤回宛城。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就只剩下司马错的军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