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5章:阳关攻防之战【二合一】

    “白帅。”

    次日,秦将季泓、孟轶、卫援、童阳、仲胥、胡郁等将领接到白起的传唤,陆陆续续来到白起的营屋集合。

    当他们在白起的营屋外看到彼此时,他们脸上亦露出了几许意外与凝重的神色。

    孟轶不解地询问仲胥道:“老仲,你说白帅今日召集我众人所为何事?是不是要打阳关了?”

    仲胥微微摇了摇头,但目光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满脸凝重之色的童阳,显然他也已听说了一些。

    此时,司马靳走出了营屋,朝着诸将抱拳说道:“诸位将军,白帅有请。”

    诸人都知道司马靳乃是司马错的次孙,并非白起身边寻常的近卫,因此倒也客气地回礼,继而在司马靳的指引下,陆陆续续走入营屋,见白起已坐在屋内的主位上,便纷纷抱拳行礼:“见过白帅!”

    “都坐吧。”

    白起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招呼诸将在屋内就坐,而司马靳则走回白起身边。

    此时,只见白起扫视了一眼诸将,沉声说道:“诸位,昨日白某收到一则噩耗,宛城遭到了魏军的偷袭,我军的粮草,皆被魏军毁之一炬……”

    听闻此言,除了早已得知此事的童阳默不作声以外,其余诸将皆是一愣,继而一个个双目睁大,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宛城?”

    “怎么可能?!”

    “是阳关的魏军做的么?可我并未收到任何魏军出现异动的消息啊。”

    “阳关的魏军怎么可能绕过我军偷袭宛城?”

    诸将议论纷纷。

    见此,白起压了压手,声音低沉地说道:“我已派人证实,确实是阳关的魏军所为……还记得前几日,阳关的魏军有三千步卒、两千余骑兵增援北侧应山的魏营么?我等都被那蒙仲给骗了,那些魏军根本不曾增援应山魏营,而去了北面的群山,从当地一条僻静狭隘的山道,悄然前往宛城……”

    “北面的群山?”秦将仲胥一脸震惊地问道。

    “唔。”白起点点头说道:“昨日我收到这则噩耗后,便怀疑北面的群山中有一条可通往宛城的小道,是故派出斥候前往打探……果不其然,那里果然有一条不为人所知的小道。”

    “……”

    诸将面面相觑,有几人张口欲言,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不得不说,魏军偷袭宛城,烧掉了秦军宝贵的粮草,这对于他们秦军来说实在太致命了,简直好比是一把尖刀扎在了秦军的心口。

    此时,卫援皱眉说道:“宛城,我记得是司马……”他瞥了一眼司马靳,旋即改口道:“我记得是由国尉麾下的将军彭唐率军驻守吧?怎么会如此轻易叫魏军偷袭得手?”

    白起简单地解释道:“方城魏军假冒胡郁麾下的骑兵,彭唐没有防备,遂被魏军偷袭得手。”

    听闻此言,屋内诸将不由地转头看向了胡郁,这让胡郁亦感到很是尴尬。

    但诸将也没有因此多说什么,毕竟宛城遭袭与胡郁无关,要怪就怪彭唐过于松懈,至于胡郁兵败,导致两千骑兵全军覆没一事,既然身为主将的白起都没有为此惩罚胡郁,他们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沉默半响后,卫援沉声问道:“白帅,我军还有几日的军粮?”

    白起闻言看向副将季泓,季泓沉声说道:“军中的粮食,勉强还可以支撑五六日。”

    『仅仅五六日?』

    诸将面面相觑,面色一个个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怎么也不至于乐观地认为,仅五六日就能攻破阳关,进占叶邑。

    毕竟他们面对的是蒙仲,曾在伊阙之战时击败过他们的蒙仲。

    此时,白起扫视了一眼诸将,看似心平气和地说道:“在座的诸位,除胡郁此前并未与蒙仲打过交道,相信其他人都清楚那家伙的厉害……那厮最擅长的,就是瞧准时机,伺机以弱制强……”

    听到这话,除义渠降将胡郁以外,其余诸秦将皆稍稍低了低头,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日在伊阙山北的魏营遭到蒙仲军反制时的情景。

    那时的他们,已成功击溃了公孙喜与暴鸢的二十几万军队,距离最终的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但偏偏就在这时候,蒙仲瞧准他秦军后继无力,趁机率领魏军败卒采取反攻,硬生生使原本注定败亡的魏军,重新鼓舞振作,使得他秦军最终战败于惮狐城。

    那可真是糟糕的经历。

    “……既然尔等都了解那蒙仲的手段,那么自然也应该知道,既然他已成功偷袭了我军的粮仓所在,那么接下来,他就会立刻采取反攻。”说到这里,白起扫视了一眼诸将,沉声说道:“眼下摆在我等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其一,即立刻撤退至宛城,与国尉麾下的军队汇合,一同抵挡魏军的反扑,期间等待武再次运输粮草。其二,立刻攻打眼阳关,在五日之内攻破阳关,继而进占叶邑,在叶邑就食。……你等怎么看?”

    听闻此言,诸将纷纷沉默。

    退守宛城,虽说得好听,但实则就是再次上演伊阙之战时他们被蒙仲麾下的魏军撵地到处逃窜的噩梦而已,且击败了他秦国骑兵的方城骑兵们,亦会像上次那样沿途袭击他们,使他们被动挨打,只能眼睁睁看着麾下的士卒不断被方城骑兵狙杀却无可奈何。

    但攻打阳关……五日之内真有可能打下那座关隘么?

    就在诸将犹豫之际,孟轶抱拳沉声说道:“白帅,末将愿为先锋,为白帅攻破阳关!”

    说罢,他有意看了一眼面露迟疑之色的同僚们,意有所指地说道:“为了攻破阳关,我军已筹备许久,建造了许多攻城器械,难道要将那些辛苦打造的攻城器械全部舍弃么?反正即便退守宛城,亦会遭到方城魏军的沿途追杀,不如索杏强攻阳关,与魏军杀个胜负!”

    “好,孟轶支持攻打阳关,那么你等呢?”白起询问诸将。

    见白起的目光看向自己,副将季泓犹豫了一下,旋即抱拳说道:“白帅,末将亦支持孟轶的主张。……就算最终要退守宛城,但不战而退,未免过于叫人不甘,不如先跟魏军拼个胜负……”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虽然嘴唇微动,但却没有淤继续说下去。

    但白起却能猜到季泓的心思,后者的想法,无非就是利用战损来弥补粮草的缺口而已,毕竟,死人是不需要粮食的,就眼下的情况来说,他秦军与阳关的魏军拼得越凶,他秦军反而占利。

    但这种话只能放在心底,却不好说出口罢了。

    而事实上,这也是白起倾向于进攻阳关的想法之一。

    有孟轶、季泓二人挑头,其余诸将陆续表明态度,支持向阳关进攻,唯独胡郁没有表态,毕竟他麾下的骑兵已全军覆没,这场战争早已与他无关,白起请他前来,纯粹就是给他一点面子而已。

    “好!”

    见诸将都支持进攻阳关,白起重重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立刻传令诸军,攻打阳关!”说罢,他也不忘叮嘱诸将:“关于宛城遭遇偷袭一事,不得对外透露,免得军心动荡!”

    “喏!”

    诸将抱拳而退。

    看着诸将领陆续退出屋外,白起长长吐了口气,坐在屋内若有所思。

    见此,司马靳好奇地问道:“白帅在想什么?”

    只见白起轻笑一声,惆怅地说道:“眼下我方才明白,那蒙仲为何不取方城……”

    “咦?”司马靳满脸不解。

    见此,白起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淡淡说道:“去年入冬时,国尉与我退守宛城,当时蒙仲其实可以收复宛城,重新在方城设防,可他并没有那样做,任凭我今年开春后进占了方城,此前对此有所不解,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若他取了方城,则我必然在宛城与方城之间设营,甚至于以宛城为后方,进攻方城;而倘若他不取方城,则我必然以方城为据点,进攻阳关,如此一来,我军与宛城的距离就拉远了……还不明白么?他那时候,就已经在盘算着偷袭宛城!”

    司马靳听得满脸震惊,惊声说道:“这莫非就是兵书中所说的谋略?”

    “啊,这就是谋略。”白起苦笑着摇头道:“去年他将方城拱手相让,趁机伏击了国尉与我,致使我军数千士卒战死、万余人负伤,年后他不取方城,再次以这座城邑为饵,趁机偷袭了我军在宛城的粮仓……呵,这就是蒙仲,我白起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的敌将。”

    “……”

    司马靳张着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在他这个年纪的秦人眼中,于伊阙之战时同时击败公孙喜与暴鸢两位名将的白起,无疑是他们所憧憬的榜样,可他没有想到,纵使是在他们眼里无人可敌的白起,亦有难以战胜的对手。

    想到这里,司马靳舔舔嘴唇,勉强挤出几丝笑容问道:“可……可白帅既不撤退,反而下令进攻阳关,想来是有些把握的吧?”

    听闻此言,白起失笑般摇了摇头,旋即,他目视着年轻的司马靳,在一番迟疑后,忽然勉强地笑道:“唔,三成胜算吧。”

    “三成胜算么?”司马靳虽对此有些失望,但好歹还能接受。

    他不会想到,白起只是见他年轻,因此并未将心中的真相告诉他而已:他攻打阳关的其中一个主要目的,是为了与魏军互耗!

    是的,与魏军互耗,以此来弥补他军中粮草的缺口。

    考虑到司马靳才十四五岁,白起暂时还不打算将战场上阴暗而残酷的一面,通通展现在这个年轻人面前。

    因为他挺喜欢这小子的。

    约一个时辰,待一切准备就绪,白起率领四万军队,携带着诸多的攻城器械,浩浩荡荡地前往阳关。

    此时在秦营与方城的四周,几乎到处可见到方城骑兵的踪影,这些方城骑兵见到秦军的异动,立刻禀报于阳关,告知主将蒙仲。

    蒙仲得知此事后亦不意外,当即亲自拜见了翟章,将秦军的异动告知了这位老将。

    毕竟翟章好歹是魏国的大司马,且宽恕了蒙仲假冒他名义给暴鸢写信的这件事,蒙仲怎么也得给翟章几分面子。

    对于蒙仲的这个举动,翟章自然很满意,但对于秦军的异动,翟章却表现出诸般的不解。

    他皱着眉头对蒙仲说道:“难道白起还不知宛城被我军袭击?算算日子,他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吧?”

    蒙仲闻言笑着肯定道:“肯定的,白起必然已收到消息……”

    一听这话,翟章更加不解了:“既已收到宛城遭袭的消息,他白起非但不撤兵,反而进攻阳关?”

    蒙仲笑着解释道:“正因为境况不利,所以白起先下手为强……就算我了解他,他也了解我,他知道我不会放过他的,倘若他决定退守宛城,我必然会率军追击,介时他必将处处陷于被动。与其什么都不做便落于下风,还不如尝试看看能否攻陷我阳关,毕竟一旦攻陷阳关,叶邑根本挡不住秦军,介时秦军就能在叶邑收刮粮食。……这大概就是白起的想法吧。”

    “……”

    翟章有些惊讶于蒙仲对白起的了解,旋即捋着胡须说道:“这个叫做白起的小子,看起来很勇啊,怪不得连公孙喜都在此人手中吃了大亏,一世英名皆丧于此人手中。”

    听到这话,蒙仲由衷地附和道:“论胆魄,论谋略,这白起确实超过常人。”

    『……胆魄与谋略么。』

    翟章瞥了一眼蒙仲,轻笑一声,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片刻后,蒙仲带着翟章登上了阳关的关隘,静等秦军的到来。

    约大半个时辰后,秦军缓缓来到关外,于关外排兵布阵。

    此时翟章站在关隘的城墙上眺望秦军,只见秦军关外的秦军充斥整个山谷,那肃杀的气氛,纵使是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亦不由地露出了几许凝重的神色。

    而从旁,蒙仲正在吩咐蒙遂、郑奭、蒙虎、曹淳、华虎等将领,他提醒众将道:“今日白起率军来攻,乃是因为我军偷袭其粮仓,他不得已只能对我阳关展开猛攻,一方面尝试攻陷我阳关,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其麾下秦卒与我军互耗,以此弥补其军中粮草的缺口。因此,今日必然会是一场恶战,我希望你等报以警惕……”

    “……”

    翟章转头看了几眼蒙仲,心下有些诧异。

    在己方军粮不足的情况下,故意对敌军展开猛攻,以彼此互耗来弥补己方粮草的缺口,此举虽然残酷,但也是战场上颇为常见的手段,只不过,一般只有久经沙场的老将才会懂得这种手段,而蒙仲小小年纪竟懂得提防此事,这着实让翟章感到几许意外。

    毕竟据他所知,蒙仲虽说在十四岁时便跟随宋国军队出征滕国,但这小子今年也才二十岁而已,满打满算不过六年的戎马生涯,但不能否认的是,论见识,哪怕是那些三四十岁的将领都远远不及这小子。

    这让翟章不免有些好奇,好奇于再过十年、二十年,这小子将会成为一个怎将的将领。

    正如蒙仲所说的那般,今日白起率领秦军对阳关展开猛攻,乃是迫于无奈,因此白起也没有心情在战前与蒙仲再废话什么否则换做平时,白起多半会跟蒙仲聊几句,或者调侃蒙仲几句,以此证明他的从容与自信。

    但今日白起却没有这个心情,待军队做好进攻准备后,他立刻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呜呜呜呜呜呜”

    伴随着三声悠长的号角声,秦军先锋大将孟轶站在战车上,手持利剑指向阳关,嘶声力竭般地大吼:“前军!进攻!”

    一声令下,秦军的前军,那几个千人方阵徐徐向前。

    “唔?”

    此时,蒙遂站在城墙上环抱双臂而立,见关外的秦军竟如此缓慢地朝着他阳关靠近,心中不由地升起几许困惑。

    这种速度,岂非是给他阳关的弩手当活靶子么?

    想到这里,他当即喝道:“传令弩手,朝前方关外,射箭!”

    一声令下,关内的弩手们纷纷举弩而射,一时间,阳关关内有无数箭矢腾空而起,远远看去仿佛麦田上的蝗潮,朝着关外的秦军劈头盖脸地射了过去。

    瞧见这拨箭矢,秦将孟轶扯着嗓子吼道:“箭袭!列阵!”

    只听齐刷刷地举盾声响起,只见那些步卒方阵内的秦卒们,前排的步卒手持一块盾牌挡在身前,构筑成一道壁垒,而从第二排起的秦卒们,则将盾牌平举在头顶,与从旁士卒平举在头顶上的盾牌一同构筑了一层铁壁,使得远远看去,这千人步兵方阵,仿佛是一只缓缓移动的乌龟。

    伴随着丁零当啷地响声,魏军的这波箭雨,大多都被这些严密的盾牌防守挡了下来,只有个别的秦卒中箭,使得秦军的阵型出现了些许空洞,但很快就被其余秦卒弥补。

    “什么?!”

    见到这一幕,蒙遂顿时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去年入冬前,白起初次尝试进攻阳关时,他阳关的弩阵射击那可是让秦军损失惨重,可眼下,同样的招数,秦军却已有了抵挡的手段。

    而此时在关楼那边,瞧见这一幕的蒙仲亦微微皱了皱眉。

    他也没想到,只是过了一个冬季,白起便已想到了针对他魏军弩阵的办法,想出这招姑且就称作龟甲阵。

    “秦军的云梯队出动了!”

    身旁,有魏卒惊呼着提醒道。

    蒙仲皱着眉头看去,只见在秦军那前三后二五个千人方阵之后,整整一排的云梯正徐徐朝着关隘这边前进,细细一数,这些云梯怕不是有多达百余架。

    这个数量,几乎可以令阳关的关墙形同虚设。

    于是他立刻下令道:“传令下去,叫关内准备好火油、火矢,待那些云梯靠近后,尽可能地将其摧毁!”

    而此时,秦军的前军,那几个移动缓慢的方阵,也已逐渐靠近了城门。

    不得不说,凭借着这招龟甲阵,秦军的伤亡情况锐减,纵使蒙遂下令关内的弩手不停歇地射箭,但秦军这次的伤亡情况,却要远远好过去年,这使得城墙上的魏卒们充满了压力。

    显然这些魏卒也已经意识到,这次恐怕不能像上回那样,用弩阵击退这些秦军。

    注意到城墙上的魏卒们士气有些低落,魏军这边的大将乐进抽出利剑,大声喊道:“不必惊慌!不必畏惧!秦军虽然悍勇,但别忘了,我军曾几次击败过他们,今日秦军复来,不过是再次收获一场败仗而已!……方城可以拱手相让,但我阳关,乃是舞阳、叶邑的最后一道防线,唯有这里,不得叫秦军踏进一步!”

    说罢,他剑指前方,厉声喊道:“接战!”

    “喔喔喔”

    城墙上的魏军们大声呐喊,试图以此激励自己与友军。

    而此时,秦军的云梯队也已靠近城墙,只见在无数箭矢、火矢的笼罩下,秦军士卒推动一架架云梯,继而将云梯上端的钩子,勾住了城墙。

    “进攻!”

    随着秦将孟轶一阵嘶声力竭的吼声,不计其数的秦军借助云梯之便,朝着关墙上攀爬。

    此时远处,那些仍站在原地的秦军士卒们,亦纷纷用长戈敲击手中的盾牌,发出巨大的响声,试图影响远处城墙上魏卒的斗志。

    而面对着秦军如此凶猛的攻势,阳关上的魏军士卒们毫不退让,只见他们或举起油罐砸向底下的云梯,继而投下火把将其引燃,或手持长戈奋力刺向那些试图借云梯攀爬上来的秦卒,整个战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肃杀,就仿佛是最终决战般。

    “杀!”

    “攻上去!快快快!”

    “油罐!油罐!”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整个阳关,充斥着秦魏两军士卒的喊声。

    亲身感受到战场上的气氛,纵使是翟章,亦微微睁大了双目,花白的胡须一颤一颤,似乎是在为这场仗的激烈而震惊。

    不得不说,数十年如一日驻守在邺城的翟章,确实极少与秦国的军队打交道,以至于此刻当他看到秦军那疯狂的攻势时,他必须得承认,秦军的攻势,确实要比赵国军队的攻势更加凶猛。

    而此时,蒙仲则转头看向翟章,说道:“大司马……”

    因为此前就打过招呼,翟章自然明白蒙仲的意思,立刻叫近卫打出他翟章的旗号。

    不多会,一面写着「魏大司马翟」字样的将旗,便竖起在关楼上。

    远远看到这面旗帜,白起猛然睁大了双目。

    “魏大司马翟……翟章?是翟章么?翟章竟然已至阳关?”

    一时间,白起的眼神略有些恍惚,旋即,面色亦变得有些难看。

    倘若他此前还抱着攻陷阳关的侥幸,那么此刻在看到翟章的旗帜后,他便意识到,这座阳关恐怕是攻不下了。

    或许此刻的阳关,其驻军已经超过了他的军队。

    “可……这样就想吓退我?蒙仲,你也小瞧我了,就算……我也要使你魏军付出惨重的伤亡!”

    咬着牙,喃喃低语了几句,只见白起左手死死抓着战车的栏杆,眼中闪过几分狠色。

    “继续进攻!”

    他沉声下令道。

    既然后退注定败亡,那就不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