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8章:骑兵与骑兵的捉杀(二)【二合一】

    “下马步战!”

    秦骑的一名将官,扯着嗓子喊道。

    听闻此番,那些并未被甩下马背的秦国骑兵们,纷纷下马,手持长戈结成了阵型。

    这个举动,让方城骑兵们大为不解。

    对方不是骑兵么?为何下马像一个步卒那样战斗?

    不得不说,在这里就体现了当代主流骑兵与方城骑兵的最大区别。

    当代主流骑兵,无论是义渠、匈奴、林胡等异族,亦或是赵国的骑兵,他们都按照着“上马即是骑兵、下马即是步卒”这个听起来有些可笑的战术为何听起来有些可笑?因为从发力的角度来说,骑兵与步卒的最合理发力方式是不同的。

    步卒,尤其是作为阵型中坚的持盾步卒,他们最需要锻炼的即是下盘,通俗地说,即是要平地上站得稳固,不至于会被敌军冲破阵型。

    而骑兵,则主要讲究借助腰部的力量发力,比起步卒,骑兵在砍杀时更显大开大合,虽然说这样的发力方式破绽很大,但胜在力量也强大,这也是骑兵的力量远在步卒之上的原因。

    所谓术业有专攻,由于发力方式的不同,当习惯乘马的骑兵下了战马之后,他们的下盘相比较步卒略显虚浮,纵使结成了阵型,抵御敌军冲击的能力也远远不如步卒。

    但没有办法,当代还未诞生双边马镫这种马具,骑兵们无法在战马的马背上稳固身体,因此在近距离交锋时下马步战,是义渠、匈奴、赵国骑兵唯一的作战方式。

    除了那些马术精湛的老卒可以不依靠马具,单凭自己的双腿夹紧马腹,继续在马背上与敌军作战,一般的骑兵是办不到的。

    但方城骑兵却不同,因为蒙仲的关系,方城骑兵早早便投入使用了双边马镫,这个乍一看不起眼的马具,不但极大地缩短了方城骑兵的训练时间,使一名新卒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马术,也使得方城骑兵能在近距离作战时不必下马步战。

    正因为如此,方城骑兵从最初的训练开始,训练的便是在马背上作战的方式,可能他们下马步战的水平远不如这支秦国骑兵,但论在马背上作战,这支秦国骑兵也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

    “折返冲锋!搅乱敌军阵型!”

    随着华虎的一声令下,他与蒙虎率领麾下骑兵老卒,率先开始折返冲锋。

    只见他二人率领麾下骑兵各自排成一条长龙,朝着秦国骑兵的阵型开始冲锋。

    看到这一幕,秦将胡郁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他已逐渐发现,对面的方城骑兵,从本质上来说与他们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兵种,但有一点他是坚信的,即骑兵组队冲击步卒的阵型,这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想到这里,他鼓舞麾下那些已下了战马的骑兵道:“莫要惊慌,保持阵型,挡住对方的冲势即可……”

    然而话音未落,他便听到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阵破空声。

    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看,便不由地惊得双目瞳孔紧缩。

    “箭袭!”

    伴随着他有些惊慌的喊声,一阵箭雨当头而下。

    仔细一瞧,原来此刻穆武已命令麾下的骑兵们集结在一处,继而叫骑兵们操起背在背后的弩具,朝着秦国骑兵所在的阵型发动了一波袭箭雨。

    一时间,秦国骑兵纷纷中箭,阵型因此大乱,而就在这时,蒙虎与华虎二人刚好杀至,毫不费力地就撕裂了秦国骑兵的阵型。

    “……”

    秦将胡郁张了张嘴,看了看正率队屠杀他麾下骑兵的蒙虎、华虎两队魏骑,继而又看了看远处穆武麾下那些手持弩具的魏骑,心中涌现诸般惊艳。

    明明此前中迎并无骑兵,何以这些方城骑兵竟如此擅长?甚至于,一支骑兵冲阵、一支骑兵远程骚扰,两者配合默契,就仿佛为此训练过千百回似的。

    然而此刻眼前的危机却容不得他细想,他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大声吼道:“挡住!挡住他们!不许后退!违令者军法处置!”

    在他的命令下,秦国骑兵们只得硬着头皮稳固阵型,可惜就算如此,他们也只能做到延缓阵型被方城骑兵突破的时间。

    不过,这还是对方城骑兵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啊”

    伴随着几声惨叫,冲在最前头的几名方城骑兵,当即被秦国骑兵乱戈刺死。

    见此,华虎双眉一凝,当即伸出左手指向左侧,打出了向左的讯号,旋即,他这队骑兵堪堪擦过秦国骑兵的阵型核心,从边缘绕了过去。

    『士卒们的甲胄不够厚实,正面冲击步卒还是太勉强了……回头得跟阿仲说说这事,倘若日后我骑兵需冲击步卒的方阵,那就必须给士卒们配备更厚实的甲胄,唔,最好让战马也披上一层甲胄……』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瞅见跟随在自己背后的骑兵们不停地有人落马,或被秦国骑兵用长戈刺死,或被那些敌军用弩具射下马,华虎心中深恨不已。

    虽然他也知道,打仗没有不死人的,但他还是希望尽可能地减少己方的伤亡,毕竟那都是他方城的士卒。

    “绕过去!重新组成阵势!”

    高喝一声,华虎鼓舞着麾下的骑兵们。

    而与此同时,蒙虎那边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按照蒙虎以往的杏格,此刻肯定是不顾其他直接强行突破了,但莽夫未必就不懂得进退,至少对于蒙虎来说,他那超乎常人的直觉,使他可以规避掉一些危险。

    就好比此刻,心中的感觉告诉他,倘若他继续强行突破,虽最终他可以凿穿对面这支秦国骑兵的阵型,但他麾下的骑兵,也会因此折损过半。

    想到这里,他瞥了一眼战场另外一侧,见华虎队已绕过秦骑的阵型,他亦立刻打出了旗号,示意麾下的骑兵向右侧暂退。

    方城骑兵的第一拨冲锋,失败了。

    失败了怎么办?

    那就换种姿势,再来一遍!

    不多时,蒙虎与华虎两队骑兵,便分别来到了秦军阵列的西南角与东北角,且在这两地重新摆出攻势的阵势。

    看看前头,又看看后头,秦将胡郁本能地感觉到了己方即将遭到前后夹击的威胁,但他没有办法,毕竟他麾下的秦国骑兵们,此刻就像一名步卒那样结成了阵列,根本无法轻易移动,否则阵型一乱,势必立刻被对面的魏国骑兵所击破。

    更可恨的是,对面的魏骑中至少还有一半人马,伫马远处,利用弩具朝他们射击,使他们疲于应付。

    『完了完了,这群中迎骑兵……太强大了……』

    咽了咽唾沫,胡郁的脑门满是冷汗。

    而就在这时,前方与后方的蒙虎队与华虎队开始行动了,只见他们绕着秦军阵型的开始策马奔跑,既不靠近,也不远离,就抱持在两军相隔十几丈的位置。

    此时若从上空俯视,便不难发现蒙虎队与华虎队这两支骑兵的移动轨迹,正好形成一个圆,将秦国骑兵笼罩在内。

    外行人看不出门道,但倘若此刻有赵国的骑兵将领在这里,比如牛翦,相信他就立刻看出,这正是由赵主父、赵武灵王赵雍所发明的骑兵战法:车悬!

    “将军,那些方城骑兵……他们在做什么?”

    在秦将胡郁身边,有秦卒看到那两支魏国骑兵的举动,不解地低声问道。

    胡郁没有解释,但他心中却很清楚,那两支魏国骑兵,这是在寻找他阵型中的薄弱处。

    此时此刻的胡郁,不由地想到了群狼狩猎猛虎时的样子狼群一般不会与猛虎搏斗,但若是被逼无奈,狼群也会与猛虎搏杀,介时,那些狼就会分散在猛虎的四周,徐徐绕圈移动,倘若那头猛虎的眼睛看向其中一头狼,那么其余几头狼,就会立刻从背后、从侧面扑向那头猛虎。

    就好比此刻,蒙虎与华虎二人分别率领一支骑兵绕着秦国骑兵的阵型奔跑,其中有一支负责佯攻,吸引秦军的全部注意力,而另外一支则负责强行突破,但哪支负责佯攻、哪支负责突破,胡郁实在看不出来。

    “箭袭!”

    随着一名秦军将官的吼声,又是一波箭雨笼罩于秦国骑兵的阵型上。

    胡郁恨得咬牙切齿,但心中也清楚一点:待这次箭袭后,那两支围绕着他们奔跑的方城骑兵,必将展开行动。

    果不其然,箭雨刚刚落下,就在诸秦军士卒们下意识躲避弩矢,以至于阵型稍显混乱时,蒙虎率领麾下的骑兵,猛然加快速度,偏离了原本的行动轨迹,一下子就突入了秦军的阵型。

    『是这支么?!』

    胡郁心中一惊,正要下令士卒们加强对蒙虎军的防御,却猛然一顿。

    『不对!是身背后!』

    想到这里,胡郁转身朝向华虎军,厉声吼道:“这支才是方城骑兵的主攻,挡住他们!”

    而就在这时,华虎队亦像蒙虎队那般,偏离了原本的行动轨迹,瞬间突入了秦国骑兵的阵型,也亏得胡郁及时察觉,总算是堪堪挡住了华虎队的攻势。

    然而还没等他松口气,便有身边的秦卒惊呼着提醒他道:“将军,北侧,北侧要被方城骑兵突破了……”

    “什么?”

    胡郁下意识地转过头来,望向远处的蒙虎队,却发现这支方城骑兵正在迅速朝他本阵突袭。

    『这支居然才是主攻?』

    一时间,胡郁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但事实上,他完全不必懊悔,因为车悬阵的主攻队与佯攻队,其实主要还是看两支骑兵的强弱的,弱队配合强队,尽可能地吸引敌军的注意力。

    然而这放在方城骑兵这边却不适用,毕竟蒙虎与华虎皆是勇将,却麾下的骑兵势力亦相差无几,他们随时都能改变攻击姿态,因此胡郁猜测这两者谁是主攻手,毫无意义。

    这不,就在秦将胡郁自以为醒悟过来,立刻加紧对蒙虎队的防守时,他身背后的华虎队又开始发威,搅地秦军阵型大乱。

    可怜此刻那些秦国骑兵们,根本不知该攻击哪支方城骑兵,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被方城骑兵突杀至面前,杀翻在地。

    此时,在远处观战的穆武松了口气,笑着对副将吕闻说道:“秦军败局已定,你率麾下骑兵们去实践一番,让没有参与的骑兵也经历一番。”

    “喏!”吕闻点了点头。

    片刻后,穆武命传令兵敲击铜钲,示意蒙虎、华虎二人率军后撤,改由曹淳、蔡成、吕闻等人率领骑兵继续对那支秦国骑兵施展车悬战法,让更多的骑兵得到实战经验。

    对此,蒙虎与华虎二人不禁有些意犹未尽,但从大局考虑,他们还是听从了穆武的指示,率领麾下骑兵撤离,在旁边掠阵观战。

    毫不夸张地,就眼下的情况来说,其实单凭他二人麾下的骑兵,也足以击溃胡郁麾下的秦国骑兵,之所以撤换,纯粹只是让那些并未亲身参与车悬战法的方城骑兵们能得到一番实战经验而已。

    而秦将胡郁显然也看得懂这一幕,见那两队实力可怕的魏骑退下,换上了另外一批看起来进攻能力不如前者的魏骑,他立刻就猜到这是对面的魏将在趁机锻炼其麾下的骑兵。

    拿他尽心训练的骑兵……练兵?!

    胡郁简直气地胸口发闷,但他必须承认,这一场仗他已经败了,彻彻底底地败了。

    他用训练义渠骑兵的方式所训练出来的这两千秦国骑兵,根本不是对面三千方城骑兵的对手并非是人数差距的问题,而是作战能力的问题。

    『能逃一个是一个吧……』

    长长叹了口气,胡郁彻底放弃了抵抗,抬手下令道:“全军立刻上马撤离,集结于宛城……不得迟疑,全军立刻上马撤离!”

    在他的命令下,原本还有些许抵挡之力的秦军骑兵,顿时一哄而散,朝着远处那些无人骑乘的战马跑去。

    见此,诸方城骑兵们士气大振。

    “秦军要逃了!”

    “阻止他们!”

    “杀!”

    “莫要叫他们逃了!”

    在无数喊声中,诸方城骑兵们借着胜势越战越勇,对那些秦国骑兵紧追不舍,反观那些秦国骑兵,却为了逃命而相互争抢战马,最终被方城骑兵追上杀死。

    而在此期间,秦将胡郁与他的近卫因为并未下马,趁机逃向南方。

    见此,蒙虎与华虎当即追赶上去。

    这两人倒不是为了抢功,而是为了确保守住双边马镫的秘密。

    从今日这场骑兵间的对决就能看出,有没有双边马镫,对于骑兵实在是至关重要,倘若这些秦国骑兵中有人看出了双边马镫的作用,逃回白起身边,那么白起自然会再次效仿他们,重新打造一支更为强大的骑兵。

    这对于他方城骑兵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此时,穆武、曹淳、蔡成、吕闻四人,则率领大部分方城骑兵开始猎杀其余逃离的秦国骑兵,顺便清理战场。

    鉴于这支秦国骑兵在郾城犯下的种种恶行,谁也没有提出“降者不杀”的口号,哪怕有个别的秦军骑兵在绝望之下,丢下兵器跪地投降,最后等到的也只是方城魏骑们朝着脑门的一记重击。

    此战,白起麾下两千秦国骑兵几乎全军覆没,反观方城骑兵,则有两百余人战死,五百余人负伤。

    虽然从战损的角度来说,方城骑兵可谓是大获全胜,但多达两百余人的伤亡,还是让诸骑兵们在欢呼时难免有所伤感。

    对此,穆武带着几许唏嘘的口吻,对曹淳、蔡成、吕闻三人说道:“虽然免不了有些伤亡,但作为初阵,我认为已经很了不起了。”

    听闻此言,曹淳、蔡成、吕闻三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这场仗对于方城骑兵而言非常关键,其意义不在于使白起麾下的两千骑兵全军覆没,而是在于他方城骑兵击破了步卒方阵。

    虽说由那些秦国骑兵组成的步卒方阵,比较一般的步卒防守能力较弱,但也足以证明,用骑兵冲击步卒这招是可行的。

    虽然免不了有些伤亡,但穆武等人认为,这主要还是因为他骑兵的甲胄不够厚实的关系,倘若他方城骑兵也能像魏武卒那般人人穿戴三层厚甲,又岂会轻易被敌军的步卒所杀?

    唯一的尴尬在于,方城负担不起。

    当然,这不是他穆武需要考虑的,这种问题丢给向缭、乐续他们就行了,让他们头疼去。

    约小半个时辰后,残余的秦国骑兵,除了逃跑的那些,其余全部被方城骑兵们杀死,在随后清理战场时,诸方城骑兵在欢喜的气氛中开始瓜分战利品,比如秦军的甲胄、兵器、弩具、箭矢以及随身携带的财物等等。

    还别说,几乎每名秦国骑兵,随身都携带着一些较为贵重的财物,像是布币、饰物等等,显然这些人是从那几座乡邑那边抢掠来的。

    虽然有些对不住那些死在秦国骑兵手下的魏人,但这些财物,眼下已成为了方城骑兵的战利品。

    甲胄,尤其是胸甲,可以留下来自己穿戴,穿两层甲胄,肯定比穿一层甲胄更能在战场上保命,但兵器、头盔、弩具这种,可以带到叶邑,交给县库换取相应的布币或者别的东西。

    这是方城魏军所默许的,也算是对士卒们的一种优待。

    毕竟方城眼下还很穷,除非大梁那边送来钱财,否则实在发放不起额外的犒赏,因此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补贴士卒,顺便加强士卒对军队的归属心与凝聚力。

    约两个时辰后,就当穆武这边的两千余方城骑兵清理完战场、包扎好伤口,蒙虎与华虎各率领着数百骑兵姗姗而来。

    见此,穆武当即领着曹淳等人迎了上去。

    “抓到那个秦将了么?”穆武问蒙虎、华虎二人道。

    “没。”

    只见蒙虎翻身下马,接过身边一名士卒递来的水囊灌了几句,骂骂咧咧地说道:“那小子很狡猾,见我与华虎追赶不休,他索杏弃马逃入了深山,我与华虎亦入山追赶了一阵,杀死了几名秦卒,但还是被那小子给逃了。”

    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哦,对了,倒是从几个秦军俘虏的口中,得知了那个秦将的名字,那家伙是个义渠人,秦卒都叫他胡郁。”

    『光知道个名字有屁用?』

    穆武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义渠?不是秦人么?”

    听闻此言,曹淳捋着短须说道:“在下好似听说过义渠,据说是仰慕我中迎文化的一支异族,效仿我中迎建立了国家,就叫做义渠国。不过据我所知,义渠好似与秦国是世仇,怎么会有义渠人在秦国当官?”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穆武撇撇嘴说道:“秦国跟楚国还是还是世仇咧,现如今,楚国还不是帮着秦国打咱方城?”

    “也对。”曹淳哂然一笑。

    此时,穆武转头问蒙虎道:“话说回来,你还抓了几个秦军的俘虏?”

    “没。”

    蒙虎耸了耸肩,朝着华虎那边努了努嘴:“喏,被他几剑全杀了。”

    听闻此言,诸人纷纷看向华虎。

    见此,华虎皱着眉头说道:“都看着我做什么?是对方擅自投降好不好,我答应了么?早不投降,见逃不掉了才跪地投降,求我饶其一命,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听了这话,蒙虎表情古怪地说道:“可你当时说,如果他们顺从的话,你可以考虑一下。”

    华虎反唇说道:“我考虑一下杀他们的方式行不行?”

    听到这话,在附近偷听的魏军兵将们皆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却没有一个对华虎的做法表现出反感。

    也难怪,毕竟这场仗方城骑兵也失去了两百余名袍泽,哪怕是平日里并不熟络的袍泽,也难免会有种物伤其类的悲伤,继而对杀死这些袍泽的秦人恨之入骨。

    说白了,恨秦人杀死自己的袍泽是一方面,另外一面,则是他们恐惧于、或者预见日后会死在秦人手中。

    毕竟在战场上,谁也说不好能否活到最后。

    “行了。”

    见蒙虎还在调侃华虎,穆武压压手制止道:“先派人到阳关,跟阿仲禀报一下今日这场仗。另外……阿虎,华虎,你二人带着曹淳、蔡成先回阳关,我在郾城这边留几日,看看这附近是否还有其余的秦军,随后我到上蔡那边去转一圈……既然这些秦骑是从上蔡那边侵入的,日后秦人未必不会故技重施,我准备跟蔡午商量一下,叫郾城派些军队到上蔡一带驻守。”

    “行,那你自己小心点吧。”

    蒙虎与华虎听了也不在意,毕竟穆武是他们三个当中唯一一个有蒙仲授权自主行动的,且穆武不缺勇武,亦不缺冷静,他们自然不需要为穆武担心什么,更何况还有吕闻跟着。

    于是乎,蒙虎华虎二人当即就率领着各自麾下近一千骑兵,徐徐返回阳关,而穆武则率领其余近一千骑兵撤往郾城。

    至此,白起与蒙仲二人麾下骑兵的首次对决,最终以蒙仲麾下骑兵胜出。

    大获全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