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6章:火烧方城【二合一】

    这座城……

    不对劲。

    在踏入方城的那一瞬间,白起便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那仿佛是一种深夜踏入山林后被野兽所顶上的感觉,仿佛从哪里有一双双眼睛在窥视他。

    城内有魏军!

    魏内必然潜伏有魏军!

    白起的直觉只这样告诉他,因此他才会叫麾下的兵将们提高警惕,且仔细搜查城内每一座建筑。

    此时,走在身旁的副将季泓说道:“白帅,时辰不早了,您找个地方先歇息吧。”

    听闻此言,白起微微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这座城内肯定潜伏着数量不明的魏军,且这些魏军多半正准备着伺机偷袭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够安心入睡?

    “不必,我就在这里等仲胥等人的消息吧。”

    随口说了一句,白起推门走向最近的那间民居。

    临进门时,他忽然停下脚步,微皱着眉头看向堆放在这间民居门侧的那一堆木柴与茅草。

    “……”

    在凝视了那堆木柴与茅草片刻后,白起好似想到了什么,伸手拿过身边近卫手中的火把,朝着漆黑的远处街道照了照。

    依稀可见,他方才走过来的这条街道,在两侧的民居或建筑旁,时不时地就有一堆木柴,数量颇为可观,就仿佛方城提前砍伐了附近一带的林木,提早为过冬做好了准备。

    “白帅?”

    有身旁的近卫不解地看着白起的举动:“您在看什么?”

    “那些柴木堆……”

    白起指了指那些柴木堆,没有细做解释。

    这让他身旁的那些近卫们会错了意,一个个颇为高兴地说道:“哈哈,魏军非但送我军一座城邑,还送了充足了柴火。……我想这些柴火原本应该是魏军准备过冬时用的,却不曾想最终便宜了咱们。”

    “……”

    看了一眼那名近卫,白起没有多说什么,迈步走入那间民居,双手枕着脑袋躺在草榻上,仔细回想着方才他进城后的见闻。

    当他再次回想起方才那名近卫对魏军的嘲笑声,他心中却忍不住冷笑起来。

    『便宜?』

    白起由衷觉得,这名近卫显然是过于盲目乐观了,以至于都忘了他们此刻面对的是谁。

    那是蒙仲!

    论用兵、计谋丝毫不在他白起之下的蒙仲!

    白送他秦军一座城邑,让他秦军能以此过冬?还顺带着替他秦军准备好了足够过冬的柴火?你确定那蒙仲是魏国的将军而不是咱秦国派去的奸细么?

    但事实却是,那蒙仲确确实实白白送了他秦军一座城池,还附带赠送了一城的柴火储备——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莫非他欲趁我军不备,于城内放火烧我大军?』

    闭着双目,白起暗暗想道。

    这是可以分析出来的。

    首先,那蒙仲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白送他秦军一座城邑不算还附带赠送充足的柴木,就仿佛是在明知他秦军缺少御寒冬衣的情况下,故意送一大堆木柴给他们。

    既然如此,城内肯定潜伏有魏军,但考虑到他秦军派出的细作,曾亲眼看到方城魏军的主力撤往阳关,且方才昭雎与他前后派军队到城内简单搜查了一番,却并未找到任何魏军的踪迹,这就说明潜伏在城内的魏军人数不会太多,甚至可能只有寥寥几百人左右。

    这寥寥几百名魏军,自然是不足以偷袭他此刻麾下七万余秦楚联军的,除非采用奇谋,而这个奇谋,白起觉得十有八九就是火攻之计。

    是的,故意将一座完好无损的方城拱手相让,还附带充足的柴火,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他秦楚联军进驻方城,然后趁他联军不备,伺机在城内放火,借机给他秦军联军造成重创——在白起看来,这显然就是那蒙仲的阴谋。

    至于为何选择在夜里,白起认为只是利于魏军在城内躲藏。

    『……等等,这么想的话,那家伙岂非是故意将其撤兵的行踪暴露在我军派出的细作面前?』

    仔细想了想,白起觉得自己的猜测大有可能。

    『哼!蒙仲啊蒙仲,你可真是太小瞧我白起了……区区火攻之计,你以为我不能识破么?』

    白起心中暗暗冷笑着。

    但旋即,他仍微微皱起了眉头。

    的确,蒙仲的诡计已经被他识破,但如何应对,这却让白起陷入了犹豫。

    说到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此刻下令联军退出方城,这样无论那蒙仲有什么阴谋,都无法得以施展——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潜伏在城内的魏军见没有机会偷袭他们,在天亮前放火离去,丝毫不能影响到他秦楚联军。

    唯一的问题是,此刻冬季即将临近,而他秦楚联军却被魏军烧掉了一大批宝贵的辎重与粮草,他们迫切需要可以遮风挡雪的驻扎地,也急需一批木柴留待过冬时使用,而这座由魏军拱手相让的方城,俨然就是最佳的选择。

    他秦楚联军,需要这座方城内的建筑,也需要城内所储备的柴火。

    想到这里,白起不禁有些犹豫。

    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潜伏在城内的魏军必然会想方设法在城内点燃大火,放火烧死他七万余联军,但若是即刻撤兵,这岂非是变相告诉了那些潜伏在城内的魏军,使这些人意识到其诡计已被识破。

    在这种情况下,按照正常思路,那些魏军肯定会放火点燃城内的木柴。

    那么,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有!

    那就是提前找出潜伏在城内的魏军士卒,将其全部杀死,只要除掉了蒙仲设下的这支奇兵,蒙仲的火攻之计就无法顺利施行,方城以及方城内充足的木柴储备,就会彻底归他秦楚联军所有。

    倘若顺利的话,白起甚至还可以写信去嘲笑一下那蒙仲。

    想到这里,白起立刻派人请来副将季泓。

    片刻后,季泓迈步走入这间民居,见白起正坐在草榻旁沉思,便抱拳轻声唤道:“白帅,您派人唤末将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只见白起点了点头,问道:“城内的搜查结果如何?”

    季泓摇了摇头:“至今为止,并无发现城内有魏军的踪迹。”

    “这样……”白起闻言沉吟了一下,沉声说道:“那蒙仲的诡计,我大概已猜到了几分……”说着,他便将他的判断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季泓,只听得季泓面色连连变幻。

    只见季泓急声说道:“果真?城内果真潜伏着一支魏军?”

    “十有八九了。”白起点点头,旋即吩咐季泓道:“此事莫要声张,我不希望军中士卒因此陷入恐慌。……据我估测,潜伏在城内的魏军人数不会太多,充其量几百人,否则早已被我秦楚两国的军卒发现。这样,你今晚加派人手,于城内各处巡卫,待等到天亮之后,我会叫全军于城内严加搜查……”

    的确,再过几个时辰天色便会大亮,到时候就更容易搜查到魏军的奇兵,只要魏军确实有一支奇兵潜伏在城内。

    “喏。”

    季泓抱拳离去,只留下白起独自一人躺在屋内的草榻上。

    此刻的他,无心睡眠。

    他在赌,赌这场博弈,他与蒙仲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倘若他赌赢了,他就真正得到了一座网完好无损的方城与城内充足的木柴储备,这对于刚刚失去了一大批辎重的秦军而言非常关键。

    并且在他看来,蒙仲此刻多半并不知晓他已识破了其诡计,因此他白起的胜面其实很大。

    但问题是,倘若他赌输了……

    这后果也很严重。

    『……楚军那边就算了,或者我应该将我麾下一半的兵力部署在城外?』

    白起皱着眉头想道。

    不过他也知道,若此刻他下令让麾下一半的军卒出城,夜宿荒野,那些不明究竟的士卒肯定会有所抱怨,毕竟城外的夜里还是很寒冷的,且他秦军又没有足够的冬衣。

    而就在他这般思忖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了嘈佑的声音。

    这让他面色微微一变。

    『难道潜伏在城内的魏军开始行动了?这怎么可能?』

    惊疑之余,白起立刻迈步走出屋外,一边向守在屋外的近卫询问情况,一边四下眺望。

    此时他忽然看到,方城的东北侧好似隐隐传来了火光。

    “只有东北侧?”

    暗自嘀咕了一句,白起脸上的惊容稍稍褪去了几分,觉得事情可能不像他所想的那般。

    果然,片刻后就有士卒前来向他禀报:“启禀白帅,城外有魏军用火矢朝城内射击……”

    “城外?”

    白起闻言嘀咕了一句,旋即皱着眉头问道:“可曾派人出城追击?”

    “不曾。”那名前来报讯的士卒摇了摇头,继而便解释道:“在城外骚扰的,皆是骑兵,是故仲胥将军并未派兵追击。”

    “骑兵啊……”

    想到蒙仲麾下的方城骑兵,白起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此刻的他稍稍有些后悔,毕竟若他当初不曾派胡郁率领那两千骑兵绕上蔡前往偷袭叶邑的后方,此时不就能将那些骑兵派出去,驱赶那些方城骑兵了么?

    不过细细一想,白起倒也释然了,毕竟别看这会儿是他头疼,再过几日,待胡郁率领那两千骑兵抵达了叶邑一带,恐怕就得轮到那蒙仲为此头疼了。

    相比较此事,白起更加在意那些方城骑兵的举动。

    这些方城骑兵的出现,使他愈发肯定,蒙仲故意退守阳关,就是为了诱他秦楚联军来到方城,以便于用火攻之计对他联军造成重创,否则那些方城骑兵又岂会出现在这里,朝着城内射箭?——明摆着对方已经得知他秦楚联军进了城。

    问题是,这些方城骑兵的来意是什么呢?

    难道蒙仲准备让这些骑兵射出的火矢来点燃城内的建筑?

    轻笑一声,白起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

    平心而论,用火矢点燃城内的建筑,在城内引起火势,这不是办不到,但需要消耗大量的箭矢,这有工夫,还不如派一队奇兵潜伏在城内,这比在城外隔着城墙放火矢有效多了。

    但有些出乎白起意料的是,城外那支方城骑兵似乎与他们较上了劲,在方城的东北侧放了几拨火矢后,又跑到方城的东南侧,再次朝城内射出一支支火矢。

    随后,又跑到了方城的西南侧……

    这些魏军骑兵连番在城外射箭,着实是让城内的秦楚联军不胜其烦。

    “着火了,着火了。”

    “快救火!”

    “快快快!”

    见城内的建筑有几处被从城外射入的火矢引燃,不计其数的秦楚两军士卒来回奔走,或脱下身上的甲胄来回拍打,或在城内寻找水缸、河渠,取水救火。

    而此时在一间民居的地窖内,蒙仲正盘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而他在身边,则有蛹二十几名魏卒,一个个秉着呼吸,神色有些紧张。

    因为从方才起,他们就听到了翻箱倒柜的声音,好似有秦卒正在这间屋内搜查。

    忽然,上方传来了几句对话。

    “你……你等在这里做什么?”

    “我等奉孟轶将军之命,在这一带搜查魏军的踪迹……”

    “哦,快帮我找找,这间屋内有没有木盆、木桶之类的?”

    “怎么了?”

    “城内起火了,正忙着救火呢,你们几个也先别找什么魏卒了,赶紧帮忙救火。那些该死的方城骑兵一刻也不让咱们消停,时不时就朝城内射几支火矢……快快快。”

    随着一阵脚步声由近及远离去,地窖中正在闭目养神的蒙仲,忽然睁开了眼睛,压低声音吩咐道:“行动。”

    听闻此言,当即有有几名魏卒小心翼翼地顶起地窖入口的盖板,谨慎地朝着四下看了看,见屋内漆黑一片,显然那些秦卒已经离去。

    见此,他们迅速从地窖里爬了出来,其中亦包括蒙仲,在从地窖里爬出来的第一时刻,便走到屋门旁,微微开启一线,窥视着屋外的街道。

    而与此同时,其余屋内的魏卒,则有两人立刻从怀中取出火舌子,在吹燃了火舌子后,点燃了摆放在屋内的一堆柴火。

    只见那堆柴火也不知怎么着,仿佛是经过了连日的暴晒,简直是一点就燃。

    回头看到这一幕,蒙仲这才朝身边的魏卒们招招手,旋即小心打开屋门,带着那一队魏卒们迅速走出屋外,旋即随手关上了屋门。

    走出屋外,走过拐角,迎面就有一队秦卒注意到了他们,为首的秦军队率喝道:“喂,你等……你等还在这里做什么?”

    蒙仲低了低头,模仿着秦国的口音含糊其辞地说道:“孟、孟轶将军命我等搜查潜伏在城内的魏卒……”

    那名秦军队率一听,虽觉得蒙仲的口音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细想,沉声说道:“先不急着搜查魏卒,你们几个立刻去找木盆、木桶,取水救火……”

    随后,那名队率又骂骂咧咧地说了几句,蒙仲不是听得很明白。

    但这已经足够了。

    蒙仲立刻带着身后那队魏卒离开了。

    何以那些秦卒竟没有发现蒙仲等人的身份呢,其实很简单,只因为蒙仲等人身上穿着秦卒的甲胄罢了。

    片刻之后,蒙仲与他率领的那队魏卒,便从附近的民宅中找到了一些木盆、木桶。

    当路过他们藏身的那间民居时,此刻那间民居已经熊熊烧了起来,这让当时闻讯而来的十几名秦卒大感惊愕。

    “这间屋子怎么会烧起来?”

    “会不会是方城骑兵的火矢射到了这边?”

    “你这蠢材,那些火矢能射到这边么?!……有奸细!这附近有魏军的奸细!”

    “奸细?在哪?”

    “那些奸细在哪?”

    就当那这十几名秦卒四下寻找着放火的凶手时,蒙仲带着他身后那队魏兵,抱着木盆、木桶从这些人身边快步走过。

    只见这些秦卒转头看了一眼蒙仲等人,便立刻就将目光投向了别处。

    “总之,快救火吧!另外,立刻派人向将军们禀报,就说魏军的奸细已在城内开始放火!”

    “喏!”

    听着身背后传来的声音,蒙仲嘴角微微扬起几分笑意。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他们时而与附近的秦卒们一同协力救火,可在趁人不备的情况下,却又趁机点燃了其他的屋宅,或者是他们事先准备的柴薪。

    不光是蒙仲,似蒙虎、华虎、穆武、蒙遂等人,此刻皆扮作秦军与楚军,在城内做着相同的勾当。

    这就使得城内虽有不计其数的的秦楚士卒在奋力救火,但城内的火势却非但丝毫不减,反而逐渐加剧,再加上夜风的吹拂,一下子就蔓延开来。

    而此时,白起亦收到了相关的消息。

    其实根本无需秦卒前来禀报,白起就已经从城内的火势判断出了当前的形势。

    此时他也终于明白,朝城内射火矢的那些方城骑兵,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制造混乱,转移他城内秦军联军的视线,使潜伏在城内的魏军奇兵有趁机放火的机会。

    问题是,他已命季泓派人在城内大街小巷皆部署巡逻的卫士,那些魏卒是怎么才能从那些巡卫的眼皮底下,一次又一次地在城内点火?

    忽然,白起想到了一件事。

    记得昨晚他带兵来到方城时,他曾在城外看到了他秦军士卒的尸体,当时有好些秦卒皆被剥去了甲胄、被拾走了兵器,本来白起还没有细想,只当是方城缺少武器与装备,毕竟方城在今年年初至今,扩征了将近四万人,当然缺少武器与甲胄。

    可结合眼下的情况再一想,白起哪里还会不明白那些魏军士卒究竟耍了什么花招?

    『该死的!蒙仲那混账,竟叫其麾下魏军假扮我秦卒!』

    终于想通了缘由,白起恨恨地咬了咬牙。

    而就在这时,他身背后的街道转角,走出一队端着几只瓦罐的秦卒,为首那名手举火把的队率,在看到白起的背影时稍微愣了一下,但旋即,他便弯下腰,用手中的火把点燃的沿街的两堆柴薪。

    “喂!你在做什么?!”

    早有白起身旁的近卫注意到了这队秦卒,原本还不觉得怎样,却骇然那队秦卒为首的队率,竟用手中的火把点燃了堆积在路边的柴薪,这让他们意识到了不对劲。

    听到身边近卫的怒斥,白起猛然回头,皱着眉头看向那名队率,旋即,他的脸上浮现几丝震撼,仿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是你?!”

    “哟,白起,好久不见。”

    听到白起的声音,那名队率抬起头来打了声招呼,无疑正是蒙仲。

    再次确认是蒙仲无疑,白起又气又喜,气的是,他只猜到城内有魏卒潜伏,没有料到蒙仲会事先叫这些魏卒假扮成他秦军,而喜的是,他没想到魏军的这次奇袭,竟然是蒙仲亲自率领,这岂非是给了他将对方抓获的机会么?

    想到这里,白起二话不说,指着蒙仲下令道:“抓住他!”

    “喏!”

    他身边的近卫一听,立刻抽出利剑朝着蒙仲等人奔来,见此,蒙仲身后的几名士卒,赶忙将手中的瓦罐砸碎在地上,使其中的液体得以渗透出来。

    只听呼地一声,那两堆熊熊燃烧的柴火在沾到这些液体后,火势愈强,且火焰顺着这些液体四下蔓延,在白起与蒙仲之间形成了一道火墙。

    “油?”

    见那堵熊熊燃烧的火墙热浪逼人,无法跨越,白起抬手阻止了身边的近卫们,旋即仿佛老友般对蒙仲说道:“准备了许久吧?”

    反观蒙仲,亦仿佛碰到了老友似的,笑着回答道:“啊,为此我方城砸锅卖铁准备了半年呢。”

    “砸锅卖铁?”

    白起不能理解这跟油有什么关系,摇了摇头又说道:“准备了足足半年,却只弄出这粗糙的火攻之计?呵,从进城的那一刻起,我就猜到你会用火攻……”

    “猜到也没办法,毕竟是你白起……”

    “哦?这算是对白某的恭维么?”白起轻笑着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对你的嘲讽而已。既然猜到,你为何不退出城外呢?若使军队退出城外,就不会有此刻的祸事……”

    “……”白起抿了抿嘴唇,沉默不语。

    见此,蒙仲轻笑道:“我替你回答吧,因为你不愿放弃一座完好无损的方城,更不愿放弃城内那些柴薪,你想赌一赌,赌我未必能在你眼皮底下在城内放火……”

    “……”

    深深看了一眼蒙仲,白起下意识地攥了攥拳头。

    此刻他这才明白,不只是他看穿了蒙仲的计策,对方也事先就预料到了他的反应。

    而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疑似正有大量秦卒朝着这边涌来。

    见此,蒙仲朝着白起抱了抱拳:“好了,在下得先走一步了,就此别过。”

    “等等!”

    见蒙仲作势就要离开,白起当即将其喊住,旋即沉声说道:“蒙仲,纵使今晚被你得逞,放火烧了方城,但此城四处的城门,皆有我军重兵把守,你插翅也难逃。……何不投降我大秦?以你的才智,若肯投奔我大秦,封君拜侯,指日可待。”

    “……”

    蒙仲颇感意外地回头看了一眼白起,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最终,他只是仿佛觉得好笑般摇了摇头,便带着身边的魏卒消失在夜幕下。

    “考虑一下吧,蒙仲。”

    白起朝着蒙仲的背影喊道,可惜却没有回应。

    期间,近卫们想要去追赶,但却被白起伸手拦下。

    “白帅?”

    “不必追了,没有意义,他既有胆量来,自然会事先留下退路,更何况……”

    他转头看了一眼城内愈烧愈烈的熊熊火势,沉声说道:“蒙仲用了六个月来准备今晚的袭击,又岂是仅此而已?”

    说罢,他沉声下令道:“传令下去,各军退离方城,切记提防魏军的偷袭!若我猜测不错,接下来,魏军将倾尽兵力追击我军!”

    “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