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2章:各自筹划【二合一】

    平心而论,在司马错与白起二人之间,其实蒙仲更倾向于司马错成为他的敌人。

    倒不是说蒙仲主观认为司马错带兵打仗不如白起,而是因为他考虑到了两者的年纪。

    俗话说无知者无谓,年轻人所经历过的教训少,他们往往更为拼搏进取,而上了年纪的人则不同,他们考虑事物比较年轻人更为周全,但也难免会因此有所顾虑。

    打个比方,白起曾在伊阙之战时,利用兵行险招,险些就一举击溃了公孙喜与暴鸢两名当事的名将,如果不是蒙仲的出现,魏韩两国的三十万联军,或将被白起以区区十三万秦军所击溃,但倘若换做司马错,则司马错未必能办到这件事。

    难道说司马错不如白起么?

    当然不是,只能说,年过半百的司马错早已在岁月中逐渐被磨去了棱角,他最终会选择以大局为重,十有八九不敢像白起那样去冒险,用十三万秦军或将因此全军覆没去赌魏韩两国三十万联军的溃败,总而言之,司马错会选择更为稳妥的策略去对抗公孙喜与暴鸢,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而就意味着,他无法办到白起所能办到的事,不是因为两者的智谋有什么高低,只是因为一个敢去赌,而另外一个则不敢。

    而这,正是蒙仲乐意见到司马错成为秦军主帅的原因。

    但白起不同,初出茅庐的白起,毫无畏惧、锐气十足,视公孙喜、暴鸢这等当世名将如无物,摆着韩国十万军队在面前,率领八万秦军绕后去偷袭十八万魏军,这等胆魄,不得不说确实是天下少有。

    再比如去年在惮狐时,白起假意胁迫几万楚民反冲暴鸢的军队,实则却是让隐藏在楚民当中的秦卒对韩军做出致命偷袭,若非当时蒙仲看破了白起的诡计,搞不好暴鸢当时麾下三万军队就已经溃败在白起手中。

    总而言之,似白起这种毫无底线、敢拿自身与整个秦军安危去赌胜利的秦将,不得不说确实是极其危险的对手,因为你根本无法预测他的行动,天晓得前一秒还在规规矩矩打仗白起,后一秒会不会突然使出一个意想不到的计策。

    而这样的事放在司马错这等老将身上,那几乎是看不到的。

    倘若蒙仲是作为进攻的一方,他更倾向于白起作为对手,因为白起“敢于犯险”的杏格,亦难免会让其露出破绽,而不是司马错这等老将,似这等戎马半生的老将,作为防守方时基本上是滴水不漏的,他会用自己的经验慢慢消磨你的锐气,耐心地寻找反击的机会。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司马错比白起更难缠。

    可此番蒙仲是作为防守方,因此情况恰恰相反:他不怕跟司马错拼耐心,因为拖得越久,魏韩两国这边就越有利;反之,最怕遇到白起这种,敢于犯险、敢于赌运的对手,一个不好就会栽在对方手上。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但遗憾的是,白起已经向蒙仲送来了战书,书中那句「昔日言出、今必践之」,深深地体现出了白起对攻陷方城这件事的自负。

    “断秦军粮道这件事,先停一停……”

    想了半响后,蒙仲与蒙遂商议道。

    其实在此之前,蒙仲已经跟蒙遂商议过对付秦军的具体策略,即针对秦军匮乏的粮草下手。

    第一步,即设法摧毁十六万秦楚联军的粮草与辎重,这件事方城在昨晚的偷袭中已经办成。

    而接下来的第二步,即袭击秦楚联军的粮道,截断其粮草输运。

    尽管并不是很清楚,但蒙仲可以大致猜测,此刻秦楚联军的粮草,应该是来自秦楚两国,楚国这边,必然是从楚郢运输粮草,而秦军那边,则十有八九是出自武关,换而言之,只要蒙仲能大致算准武关、楚郢两地的粮草运输路线,派蒙虎、华虎、穆武三人率领骑兵深入敌方占区,就有机会袭击秦楚联军的运粮部队。

    只要其中有几次被他魏军成功劫烧了秦楚联军的粮草,那么司马错麾下十六万秦楚联军,就必然会因为粮草缺乏而陷入困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件事中,蒙仲亦曾考虑白起的态度,他知道白起麾下有一支约两千人左右的骑兵,但他觉得,在秦楚联军陷入绝对困境之前,白起应该不会尽心尽力地帮助司马错,而这,就给予了蒙仲袭击司马错粮道的底气。

    但没想到的是,昨晚他方城对秦军的小胜,却使得司马错与白起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从白起高调写信对他下战书这件事来看,白起应该已经掌握了一些话语权,至少在攻打他方城这件事上。

    因此,蒙仲觉得自己偷袭秦楚联军粮道的第二步策略应该暂时停一停,先看看白起那边的举动,毕竟那家伙的举动,可要比司马错难以预料的多。

    在与蒙遂商量了一阵后,蒙仲召来了蒙虎、华虎、穆武三人,将大致的情况与三人说了一遍:“白起的杏格,我很了解,除非他已与我平起平坐,否则以他的高傲,他绝对不会派人送来这份战书,而这就意味着,我方城所面对的,不再仅仅只是十六万秦楚联军,还要加上白起驻扎在宛城的七万秦军,以及其麾下两千秦国骑兵……阿虎,华虎、阿武,我希望你们三人从明日起加紧对秦军的监视,我要随时知道秦军的一举一动,以此推测那白起的意图。”

    “明白了。”华虎与穆武点了点头。

    从旁,蒙虎抓抓头发说道:“光监视秦军,没什么意思啊,阿仲,不如叫那群骑兵新卒跟着咱们吧,我们三个好好操练操练他们,总好过枯燥的骑术训练……”

    他口中的骑兵新卒,即方城最近扩编的五千名骑兵,也是蒙仲迄今为止并未暴露在秦军面前的一张底牌。

    “暂时还不是时候。”

    蒙仲闻言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看当时白起麾下两千骑兵竟敢在我方城四周游荡,我就猜到,那白起还不知晓我方城新添了五千骑兵,我准备暂时藏着,待日后给他一个惊喜……”

    听到惊喜二字,华虎嘿嘿地笑了起来:“我很期待。”

    说罢,他询问蒙仲道:“言下之意,若近几日碰到白起麾下的骑兵,还是照旧?”

    他所谓的照旧,即有机会就趁机射杀白起麾下的秦军骑兵,若没有机会,则暂时退让,总之就是不出现大规模的冲突。

    “唔。”蒙仲点点头嘱咐道:“在我弄清楚那白起的打算前,你们稍微克制下,若有必要的话,不妨在他麾下的骑兵面前示弱一番,助涨其骄傲,以便日后一举将其歼灭。”说着,他转头看向穆武道:“阿武,还是由你指挥他们俩,有问题么?”

    听到这话,蒙虎与华虎二人一左一右勾住穆武的肩膀,异口同声笑嘻嘻地说道:“当然没问题,放心交给咱们。你说是吧,阿武?”

    看看蒙虎、又看看华虎,穆武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唔……嗯,大概吧……”

    在这两头老虎的威胁眼神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

    自此之后,方城这边便按兵不动,静观秦楚联军的动静。

    没想到只过了半日,蒙仲便收到了蒙虎等人派人送来的消息,似乎是有一支秦军后撤了十几里,且转移到了方城东南方向的阴山,在阴山的西面驻扎。

    得知此事后,蒙遂对蒙仲说道:“阿仲,秦军的举动有些反常,我怀疑他们或有可能偷袭阳关。”

    听闻此言,蒙仲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

    说实话,他倒不是很担心乐进把守的阳关,虽说阳关一带的关隘尚于建造的初期,道口只有一座魏营堵路,但驻守在那里的军队却也不少,除了乐进麾下的几千人以外,还有来自郾城的军司马蔡午与其麾下的八千名魏卒。

    更要紧的是,方城距离阳关仅七八里地,倘若秦军有意袭击阳关,只要阳关不被秦军第一时间偷袭得手,他方城是完全来得及支援阳关的。

    但他觉得,秦军应该不会那样做。

    沉思片刻后,蒙仲摇摇头对蒙遂说道:“我并不认为白起会立刻对阳关动手……你也知道,阳关那边道口狭隘,若秦军派出攻打阳关的兵力少了,不见得能威胁到阳关,而倘若秦军派出的军队多了,则那边的地形不足以容纳许多军队作战……更何况,如果他真敢舍我方城而攻阳关,咱们有机会将袭击阳关的秦军关在山谷内,对其两面夹击,纵使不能全胜,也势必可以让秦军损失惨重……我觉得吧,白起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猜他是别有意图。”

    “别有意图?”蒙遂愣了愣,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惊声问道:“难道他是想越过阴山,偷袭舞阳?”

    “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说这话时,蒙仲自己亦皱起了眉头。

    原因无他,只因为舞阳邑乃是他蒙邑子弟家眷居住的地方,且那里还居住着他的母亲、妻子与妹妹,倘若果真被秦军越过阴山,后果不堪设想。

    而此时,蒙遂亦微微色变地说道:“白起此人……单看他当日在惮狐城时,威逼强迫城内数万楚民出城冲击韩国的军队,便知此人毫无道德可言,若秦军果真翻越了阴山,后果不堪设想。阿仲,需立刻增援!”

    “不要急。”

    见蒙遂有些惊慌,蒙仲宽慰他道:“此事,我早就有所考虑,并且也叮嘱了乐进,叫他把守阳关之余,亦重视对阴山的防守,话说,你不是也知道他有两千兵卒就驻扎在阴山上么?”

    听了这话,蒙遂这才回想起来:“对对,我忘了……”

    可说到这里,他又皱眉道:“可区区两千兵卒,不足以阻挡那些秦军吧?我觉得还是得派人增援。”

    听了这话,蒙仲思忖了片刻,旋即说道:“叫武婴与魏续二人来。”

    片刻后,武婴与魏续二人来到了屋内,蒙仲将情况跟他们一说,随后对他们说道:“据蒙虎他们送来的消息,司马错麾下部将晋邝,今日领着超过一万秦军后撤十几里,驻扎于阴山西侧,我怀疑秦军有翻越阴山,偷袭舞阳的意图,因此希望你们二人有一人率军前往驻守阴山。”

    武婴想了想说道:“让魏续去吧,他是一员难得的勇将。”

    听闻此言,蒙仲转头看向魏续,却见魏续有些迟疑地说道:“在下愿意带兵前往把守阴山,只是在下若离开,方城这边怎么办?”

    还别说,别看蒙仲、蒙遂二人皆在方城,但方城的守备,主要还是武婴、魏续二人负责的,魏续若是调往阴山,方城这边必然缺乏人手。

    听了魏续的话,蒙仲笑着说道:“无妨,相比较方城,还是阳关、阴山、舞阳更加重要,且若是有必要的话,方城也不是不能交给秦军……”

    “……”

    魏续愣了愣,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抱拳说道:“既如此,在下立刻前往阴山!”

    “嗯!”

    蒙仲点了点头,吩咐道:“我给你五千兵卒,你带着他们把守阴山,期间倘若秦军果真有意翻阅阴山,你也不妨找寻机会,磨砺一下士卒。对了,此刻於应也在阴山,你可以与他汇合……倘若期间秦军大举进犯,你可立刻向阳关求援,我会叮嘱乐进、蔡午随时发兵支援你跟於应。”

    “喏!”魏续抱拳领命而去。

    随后,蒙仲与蒙遂、武婴二人商量了片刻,便立刻派人通知驻守在阳关的乐进、蔡午二人,要求他们提高警惕。

    仅半个时辰之后,乐进便收到了蒙仲的消息,请来军司马蔡午,与其商议了一番。

    “蔡司马,方才阿仲派人送来了消息,说是不知什么情况,白起或将取代司马错率军进攻我方城……”

    “哦?”

    听了这话,蔡午忍不住有些好奇:“方城令怎么知道的?方城令与那白起有私下的书信来往么?”

    乐进耸了耸肩说道:“是否有私下书信来往,我并不清楚,不过我知道,阿仲前一阵子给白起送了一封书信……”

    提到这封书信,蔡午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因为他早已从藏不住心事的的乐进口中得知了这封书信的内容。

    用乐进的话来说就是:我跟你讲个笑话,白起曾于方城外立下誓言,待下次来时,必破方城……

    这么好笑的事,乐进当然不会藏在心里。

    而这,也让蔡午忍不住心生感慨:想不到看起来那般儒雅随和的方城令,竟能说出那番不带脏字却无比恶毒的话来……

    蔡午真想知道白起当时收到那封信时,是如何一副心情。

    当然,对此蔡午只有痛快,毕竟他有不少部下死在了伊阙之战,于情于理,这笔账都要算在那白起头上。

    笑过之后,乐进对蔡午说道:“阿仲怀疑白起可能会派秦卒翻越阴山,偷袭舞阳邑,因此派魏续带五千兵卒前来支援,希望我二人随时支援魏续……”

    “嗯。”蔡午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乐进与蔡午都清楚白起的能耐,自然不会疏于防范。

    两个时辰后,魏续便带着五千兵卒来到了阳关,他先是进军营拜见了乐进、蔡午这两位军司马,继而带着麾下兵卒登上阴山,与此刻驻守在阴山上的同僚、也就是乐进的佐司马於应汇合。

    至此,阴山便有魏续、於应两员魏武卒旅帅出身的将领把守,且二人麾下又有合计七千魏卒,想来秦将晋邝想要派士卒翻越阴山,偷袭舞阳邑,也不是那么容易。

    方城这边的举动,自然也很难瞒过秦军斥候的眼睛,当晚,便有斥候将此事禀报于白起,使白起得知方城已分出了数千兵卒移驻阴山,这让他颇感高兴。

    毕竟在伊阙之战时,每每总是蒙仲牵着他的鼻子走,而这回,总算是能够反过来了。

    欣喜之余,他对司马错说道:“希望国尉派人加紧催促昌驰、乌荣两位将军,让他们尽快带着足够的木材返回主营……”

    司马错点了点头。

    次日,白起麾下部将卫援率领五千兵卒,从宛城抵达了联军主营,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联军当前最紧缺的粮草,使十六万秦楚联军稍解燃眉之急。

    又过了两三日,白起麾下部将季泓、童阳、仲胥、孟轶等人,纷纷率军抵达主营。

    鉴于这几支军队来时,将宛城的粮草都搬运到了这边,这总算是使联军的粮草稍微宽裕了些,至少能支持个十天半个月,等待楚郢那边重新运粮至此。

    而在此期间,司马错麾下昌驰、乌荣二将,亦领着各一万秦军陆续返回了主营,还带回来一些联军同样匮乏的木头。

    随后,白起便命部将季泓分了一些粮草给昌驰、乌荣,旋即命昌驰、乌荣二人率军前往方城北侧的应山驻扎。

    听到这话,昌驰、乌荣二人提出了质疑:“倘我军驻扎应山时,方城派兵进攻,我二人兵少,恐怕挡不住魏军……”

    白起毫不在意地说道:“倘若果真发生了那样的事,两位将军只需竭尽全力拖住方城的主力,这边会立刻趁机夺取方城,只要能攻陷方城,付出些许代价是值得的。”

    昌驰、乌荣二人这才意识到,白起或许是拿他二人作为诱饵,这让二人有些不快。

    可能是注意到自己的部下有些不悦,司马错为白起解围道:“这只是一个估测,事实上白左更并未将你二人视为诱饵,而是希望你们驻扎应山后,设法翻越应山,使应山东南侧的叶邑感到威胁,迫使方城再次分兵……只要方城一再分兵,我大秦的将士便可趁机攻克这座城池!总之,你二人听命即是!”

    见司马错这么说,昌驰、乌荣二将只能接受白起的命令。

    但看得出来,这两位秦将还是有些不情愿。

    原因很简单,谁让白起尽让司马错麾下的军队打下手呢,晋邝是这样,昌驰、乌荣也是这样。

    想来司马错的军队中,也就只有司马错本人不在意。

    也是,以司马错的年纪以及他在秦国的地位,他确实没必要跟年纪比他儿子还要小的白起争什么功劳,只要白起确确实实能攻陷方城,打通宛方之地与魏国的这条通道,司马错当然可以容忍白起对其麾下军队的偏袒。

    只不过是打下了区区一个城池的功勋而已,他司马错,可是为秦国打下了整个巴蜀呢!

    唯一让司马错有点意见的,即白起对军中那些木材的运用。

    这些木材,是昌驰、乌荣二人的军队带回来的,司马错原本打算拿它们建造军营,可如今,白起却将其中一大部分用来打造攻城器械,只留下一部分作为日后天气寒冷时的柴火使用。

    是的,白起根本就没有建造营寨的计划,他只是命人增高了主营四周的土墙而已。

    虽然司马错能够理解白起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木材奇缺,但他还是不提倡。

    考虑到他与白起的约定,他委婉地劝说道:“不建营寨的话,倘若战况不利,我军就会没有立足之地,或将再次遭到魏军的偷袭。”

    而对此,白起则信誓旦旦地说道:“建营毫无意义。……若能在十一月前就攻陷方城,我军便可移驻于方城,紧逼阳关,要这座营寨何用?反制,若不能在十一月前攻陷方城,因为天气问题,我军势必得退回宛城,等待明天开春再次出兵,留这座营寨何用?”

    司马错想了想,觉得白起这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太冒险了,与他奉行的兵法背道而驰。

    不过考虑到与白起的约定,司马错也没有做出干涉,只是叮嘱白起小心提防。

    仅半日之后,秦将昌驰、乌荣二人移驻应山的情报,便由蒙虎、华虎等人的骑兵,送到了方城。

    倘若在此之前,蒙仲觉得白起的意图是偷袭舞阳,那么此刻他的想法已发生了一些改变。

    “白起这是在逼我方城分兵。”

    他召来了武婴、蒙遂二人,与他们说道:“倘若我方城不分兵,他便顺势威胁舞阳、叶邑,倘若我方城分兵,他便趁机强攻我方城……”

    听闻此言,蒙遂压低声音说道:“实在不行,就把方城拱手相让,退守阳关。方城这边……咱们已为此准备数月,只要秦军敢来,咱们就给他们一份大礼!”

    “不可!”

    蒙仲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此刻撤兵,白起必然会心生怀疑,难保他不会识破我等的意图……必须要让他对我军的撤离不起疑心。”

    听闻此言,蒙遂低声说道:“也就是说……顺他心意分兵,诱秦军袭方城,跟他打一场?”

    “嗯。”

    蒙仲重重点了点头。

    “分兵!诱白起袭方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