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5章:七月

    截止于七月初,楚王熊横迎娶秦国嬴氏宗女这件事已基本落实,熊横册立嬴氏为后,宣告秦楚两国重新恢复了旧日的邦交。

    至此,泾阳君嬴芾的任务完成,而司马错的第二项任务,则刚刚开始。

    七月初二,司马错觐见楚王熊横,言及秦楚两国联合讨伐魏韩两国这件事。

    期间司马错表示,倘若楚国愿意协助秦国讨伐魏韩两国,则秦国愿意归还「丹阳、蓝田之战」后侵夺的楚国全部土地,并将颍水以南的魏韩两国国土许给楚国。

    不得不说,这对于楚国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以至于楚王熊横亦忍不住心动,更别说令尹子兰,仿佛化身秦国的说客,时不时地劝说自己的兄长。

    唯独士大夫昭雎、庄辛坚决反对。

    与庄辛相比,昭雎的想法还算是比较纯粹的,即认为秦国不可信。

    昭雎很清楚“唇亡齿寒”这个道理,虽说魏韩两国与他楚国的关系并不融洽,但再怎么说,好歹也是魏韩楚三国共同抵挡着秦国的威胁,一旦魏韩两国被秦国吞没,你说秦国保证不会顺势吞并楚国?昭雎是不信的。

    而庄辛的想法,则在昭雎的基础上更甚一筹,他还考虑到了身在方城的屈原。

    可能昭雎认为楚国最大的威胁是秦国,而庄辛则认为,楚国最大的威胁是令尹子兰这批卖国求荣的奸臣,只有设法驱逐这些奸臣,将屈原迎回国内重新主持变法改革,他楚国才能得以涅槃。

    而要让屈原回到楚国得到重用,就必须借助魏韩两国的影响力,也就是借屈原当日所说的“三国合纵”、“相互遣臣为相”这件事。

    怎能背道而驰,与秦国组建联军去讨伐魏韩两国?

    但遗憾的是,眼下楚王熊横刚刚迎娶秦女为妻,秦楚两国的关系急剧转好,国内的“亲秦派”势力大增,似昭雎、庄辛等人,根本无法影响到楚王熊横。

    果然,楚王熊横虽然经过了一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司马错提出的建议,命令尹子兰配合司马错组建秦楚联军。

    而子兰,则将这件事交给了昭雎。

    这也没办法,毕竟楚国如今将领凋零,值得信赖的,也就只有昭雎了。

    昭雎虽然反对组建秦楚联军讨伐魏韩两国,但王命难违,在楚王熊横的命令下,他也只能违背自己的初衷,配合司马错组建联军。

    此时,司马错也已经将捍关交还给了楚国,并将麾下的军队从巫郡带到了汉水一带,总共六万军队。

    加上白起驻扎在汉水一带的军队,秦军总共一十三万。

    而楚国这边,昭雎亦勉强凑了六七万,且在继续征募兵卒,希望能够凑到十万之数——这也是楚王熊横与令尹子兰的意思。

    至于粮草问题,别看楚国地广,纵使被近些年被秦国打地节节败退,国土面积仍不下于秦国,但说到底,楚国依旧并非是盛产粮食的国家。

    因此,司马错写信告知国内,希望从巴蜀征调一批粮食,走水路运往楚国。

    而这,就意味着这次针对魏韩两国的讨伐行动,最起码得等到十月以后。

    得知此事后,白起冷笑连连。

    他注重兵贵神速,而司马错则喜欢按部就班徐徐图之,不得不说他二人的用兵方式,注定彼此会引发矛盾。

    但鉴于司马错才是主将,白起纵使心中不满,也没什么办法。

    不过话说回来,司马错虽然习惯按部就班地打仗,但这并不代表他做事会拖,早在七月下旬,就当秦楚联军还在组建磨合阶段时,他便已派人邀请白起与昭雎二人,商议征讨魏韩两国的具体战略。

    在司马错的战略中,宛城是最先要攻克的,因为打下宛城之后,楚方城境内基本上就算被秦军占领了,虽然还有一个方城,但从地利来看,方城翻不出什么花样。

    然后,纯粹就是攻韩国还是攻魏国的问题了。

    攻韩国的话,那么在攻陷宛城之后,就打析北,然后渡过汝水,攻入韩国腹地。

    倘若攻打魏国的话,那么就攻打方城,继而占领郾城、许地,侵入颍南,最终直指魏国的都城大梁。

    而司马错的主张,则是攻打韩国。

    原因很简单,因为韩国比魏国弱小,先弱后强,则是司马错的一贯主张。

    听完司马错的话,从始至终环抱双臂一言不发的白起忽然嗤笑了一声,似乎显得有些不屑。

    见此,司马错虽然有些气恼于白起对自己的不尊重,但还是耐着杏子问道:“白左更对此有何异议?”

    白起冷哼一声,淡淡说道:“在下没什么异议,在下觉得国尉的策略非常好,比如放着蒙仲那头蒙虎不顾,先攻韩国什么的,也不怕被那蒙仲断了后路……”

    在昭雎面色古怪的注视下,司马错看了一眼白起,淡淡说道:“某几时说过不管方城?打下宛城之后,第二个目标即是方城。”

    听闻此言,白起愣了愣,旋即古怪说道:“国尉可不要因为在下更改了策略?”

    “当然不至于是为了白左更。”司马错面无表情地说道:“打下方城之后,便可威胁到颍南,使魏国不敢派重兵支援韩国……倘若魏国胆敢这么做,我便派一支军队兵出方城,袭掠颍南,威胁魏国腹地。这样的解释,白左更满意么?”

    会错意的白起暗自咬了咬牙,亦面无表情地说道:“哼,先拿下方城再说罢!”

    对于白起的嘴硬,司马错也不在意,他可不认为他二十几万秦楚联军,会拿不下小小一座方城。

    商议完毕,白起与昭雎各自返回各自的军队。

    值得一提的是,在昭雎组建军队期间,庄辛隔三差五地便来拜访他,旁敲侧击地希望从昭雎口中打探到司马错的战略主张。

    昭雎也自然明白庄辛的意图,无非就是想给方城通风报信罢了。

    一次两次的话,昭雎还能假装自己不知道,可庄辛来得频繁,他也有些心慌,遂忍不住劝庄辛道:“庄大夫此举,好比行走于悬崖峭壁,一时不慎便会惹来杀身之祸。”

    然而庄辛却是毫无惧色,正色说道:“我为国家而死,死得其所!”

    这一句话,反而说得昭雎有些羞愧,毕竟他虽主张抵抗秦国,但态度确实远不如屈原、庄辛来得坚定。

    最后,昭雎实在不敢再接触庄辛了,遂躲在军营操练士卒。

    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那就是拖延时间,毕竟他晚一日准备就绪,宛城与方城就多一日的备战时间。

    但很可惜,司马错本来就不打算立刻对宛城与方城用兵,因此昭雎的做法,纯粹也就是让自己稍微宽心些罢了。

    而此时在宛城、方城这边,韩骁与蒙仲正在积极备战。

    七月下旬的一日,宛城守将韩骁亲自来到了方城,与蒙仲商议对策。

    期间他对蒙仲说道:“我刚刚收到国内的消息,国内准备在汝水设防,抗击秦军。倘若宛城遭到进攻,不能支撑,国内希望我退守汝水,大司马(暴鸢)目前正在汝水巩固防御。”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噩耗,不过蒙仲倒也能体谅韩国。

    毕竟宛城这边虽然有一道楚方城,但这座古老的长城防北不防南,对于此番抵抗从南面而来的秦楚联军,非但起不到什么帮助,反而有可能成为累赘。

    因此,韩国国内决定退守汝水,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贵国有何指示?”韩骁询问蒙仲。

    听闻此言,蒙仲如实说道:“我前几日收到大梁的书信,大梁命我守卫方城,并且,国内已在征调军队派往此地……”

    说到这里,蒙仲心中亦不禁有些忧虑。

    原因很简单,即魏国不敢将河东军与河内军调到这边,而是准备将颍南诸县的守军凑到一起,派到方城增援他。

    仔细想想,蒙仲倒也不难理解,毕竟河东军要防着秦国,河内军要防着赵国,但问题是,魏国颍南地区的驻守军队,纯粹就只是远离战场的治安缉盗士卒,纵使这些人凑到一起,挡得住秦楚两国的军队么?

    负责治安的军队,则用于征战的军队,这是有明显差距的!

    无论在士卒素质上,还是在军备上。

    倒是接替公孙喜担任大司马的翟章,送来了一封亲笔书信。

    翟章在信中表示,方城实在不行就舍弃,只要蒙仲堵死「阳关-叶邑」这条通道即可,且在必要之时,他会命河内军南下救援。

    这总算是让蒙仲稍微心安了些。

    当然了,更让蒙仲感到心安的,还得说是逐步形成战力的五千名骑兵新卒,以及他这段时间从叶邑征募的两万新卒,以及他委托公仲侈从韩国赊来的众多弩具与箭矢。

    总的来说,方城兵力的逐步加强,才是最让他感到心安的。

    但即便如此,他心中仍有一些担忧。

    方城失陷还不算什么,但阳关一旦失守,秦楚联军便可侵入舞阳邑与叶邑两地,相比较叶邑,舞阳邑更让蒙仲感到忧心,毕竟那里居住着他蒙邑诸家族子弟的家眷,还有他的母亲、妻子以及妹妹。

    “不如让她们回宋国避一避?”

    对此,蒙遂私底下提出了建议:“我指的是,婶婶、嫂子,以及小嬿三人……”

    蒙仲当然明白蒙遂的意思。

    他不可能下令让舞阳邑的所有人都回宋国暂避,因为这会影响全军的士气——若不是明知没有胜算,否则又何必让族兵的家眷先逃回宋国避难呢?

    可单独让母亲、妻子、妹妹回宋国避难,这又算什么?

    摇了摇头,蒙仲勉强笑着说道:“不用这么麻烦,只要打赢这场仗不就好了?”

    蒙遂看了一眼蒙仲,半响后点点头说道:“好吧,必要之时,我会让阿虎带走婶婶他们的。”

    蒙仲张了张嘴,没有淤说话,只是再次拿起了庄辛送来的一封书信。

    一个白起,就足够让他头疼了,再加上一个司马错,就算是蒙仲亦没有多少胜算。

    但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在庄辛送来的书信中,记载了一件让他颇为在意的事,即白起与司马错似乎有所不合。

    『能否从中想想办法,挑唆白起与司马错,让我方城多几分胜算呢?』

    目视着庄辛的书信,蒙仲暗暗想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