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4章:六月

    数日后,泾阳君嬴芾出武关,来到了楚国的都郢,与楚国洽谈楚王熊横迎娶秦国嬴氏宗女为妻这件事。

    此时司马错与白起皆在楚郢,在听说此事后,便立刻与楚国的令尹子兰、大夫昭雎、庄辛等楚臣一同到汉水河畔迎接泾阳君嬴芾,给予后者足够的尊重。

    毕竟泾阳君嬴芾可并非一般的秦公子,他是秦国宣太后最亲近的两个儿子之一,且差点就当上了秦国的君主。

    楚女出身的宣太后,总共有三个儿子,即公子稷、公子芾、公子悝三人,但长子嬴稷刚出生没几年,就被秦惠王送到了燕国作为质子,希望结好与燕国,毕竟当时的韩国向东平定东胡、向南吞并蓟国,实力非常强大,且当时赵国的苏秦、魏国的惠施皆在各自君主的支持下组织合纵抗秦之事,秦国不希望中迎诸国联合一致对抗秦国,便希望通过邦交来得到盟友。

    当时秦国选择的,即燕国与楚国。

    那时的燕国,实力与赵国不相上下,能为秦国很好地牵制赵国,因此秦惠王便将年幼的儿子嬴稷送到了燕国作为质子。

    而嬴稷这一去,便是整整二十余年,期间他经历了燕国的子之之乱,险些葬身在燕国的内乱中,但也有幸被赵主父看中。

    待秦武王嬴荡因为跑到周国举鼎而不幸亡故后,宣太后本欲在爱子公子芾与公子悝当中选一人,拥立其作为秦国的新君,却没有想到她远在燕国的长子嬴稷,反而是赵主父,通过对秦国施加压力,最终迫使秦国改立嬴稷为君主。

    正因为有长达二十几年在燕国作为质子的生涯,嬴稷虽说是宣太后的长子,但未必是宣太后最亲近的儿子,宣太后最亲近,想必是这二十几年来一直陪伴在身边的次子嬴芾与三子嬴悝。

    尤其是泾阳君嬴芾,他虽错失了秦王的宝座,但在母亲的袒护下,他还是得到了泾阳作为封邑。

    泾阳是什么地方?

    那是八百里秦川的腹地,甚至一度是秦国的王都。

    由此可见,泾阳君嬴芾在母亲宣太后心中的地位。

    而近些年,泾阳君嬴芾大多都是作为秦国的使臣周游于诸国,考虑到嬴芾为人并不惹是生非,而诸国也不敢冒着得罪宣太后、得罪秦国的危险加害嬴芾,因此嬴芾这些年游走于诸国,倒也过得颇为滋润。

    在令尹子兰等人的带领下,泾阳君嬴芾来到了楚郢,觐见了楚王熊横,送上了宣太后与秦国的祝福,总之就是一席让楚国君臣听了都感觉颇为舒服的好话,仿佛楚国并非被逼向秦国臣服,而是秦楚两国为了追寻曾经的和睦相邻而正常的结为了邦交。

    除了昭雎、庄辛对泾阳君嬴芾的这番话报以怀疑态度外,似楚王熊横、令尹子兰都感到非常高兴,可能在他们看来,国家的危机已经解除,秦国不再是他们楚国的威胁。

    当日,楚王熊横下令在宫殿内设宴,盛情款待泾阳君嬴芾,宴席间宾主和睦,其乐融融。

    唯独一个人从头到尾板着脸,不拘言笑。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起。

    见此,泾阳君嬴芾感到十分奇怪,在宴席后私下询问白起:“将军在楚国莫非遇到了什么不快?”

    白起平淡地回答道:“楚人畏惧我大秦,岂敢怠慢末将?”

    “那是为何?”泾阳君更为不解。

    见此,白起就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嬴芾,并且着重强调道:“我与蒙仲在伊阙之战有过几次交手,深知此人极为棘手,今他受魏国之命在方城驻守,正招募士卒加紧操练,我认为应当立即对方城用兵,拔除这个阻碍,然而国尉却执意认为,应当待完成楚王的婚事、组建秦楚联军后再对宛、方两城用兵,末将粗略估算一下,期间最起码花费数月乃至半年之久,半年之后,恐方城已是另外一幅模样,介时再率军攻打,我军必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泾阳君嬴芾闻言恍然大悟,记得他从汉水见到司马错与白起那时起,他就感觉这二人的关系似乎有些紧张,没想到二人之间竟出现了这样的分歧。

    说实话,泾阳君嬴芾并不懂得什么兵法,不过从个人角度来说,他自然偏向于白起,毕竟白起是穰侯魏冉最信赖的年轻代将领,是他们这个圈子的“自己人”,但司马错不同,司马错只是秦国的臣子,只听命于秦王而不会过于在意宣太后、穰侯魏冉等秦国目前的“掌权派”。

    但问题是,司马错作为秦国的“三朝元老”,他在秦国的威望确实是高,更何况在这件事上,他那位作为秦王君主的兄长嬴稷,也未必会站在他们这边。

    想到这里,泾阳君嬴芾隐晦地劝说白起道:“将军且稍微忍耐,国尉深得王兄的信赖,若此事闹到王兄那边,王兄必然召舅舅(魏冉)而责之。不过将军也无需召集,待此次击破魏韩两国后,舅舅当会在王兄面前举荐将军,使将军取代国尉,介时,将军便无需再顾忌司马错。”

    白起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明白,泾阳君嬴芾在这件事上帮不上他,他纯粹就是向这位王子发发牢骚而已。

    此后又过了大概一个月,嬴氏宗女由秦国的军队送到了楚国,而此时楚国也已堪堪准备上了迎娶王妇的准备,在泾阳君嬴芾与楚国令尹子兰的共同主持下,楚王熊横迎娶了秦国嬴氏的宗女,两国正式完成了联姻。

    而对于这次联姻,白起丝毫不感兴趣,毕竟在他看来,联姻也好,结盟也罢,都不过是随时可以毁弃的东西,并不能长久,唯有武力的威慑,才能真正地帮助秦国实现强大。

    因此,在楚国筹备迎娶王妇的期间,他干脆就呆在鄀县的军营,操练麾下的士卒,为日后攻打方城做准备,只有当楚国王宫设宴,并且邀请他的时候,他才会从鄀县赶回楚郢。

    而对于白起这种我行我素的做法,司马错心中亦着实不悦,但考虑到白起终归是穰侯魏冉最器重的爱将,他也只能忍了下来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他就派人在秦王面前状告白起吧?

    更何况,就算他这么做了,最后也不过是穰侯魏冉出面不痛不痒地训斥白起几句。

    想到这里,司马错索杏也不去理睬白起,只要白起莫要再打乱他的战略部署就好。

    而在此期间,其实倒也发生了一件让白起感到高兴的事,那就是穰侯魏冉为他组建的骑兵,终于抵达了汉水一带。

    自上回在伊阙之战时吃了蒙仲麾下骑兵的大亏,白起事后回到秦国,便恳请穰侯魏冉组建一支万人的骑兵,魏冉答应了此事。

    但由于时间仓促,目前这支万人编制的骑兵,实编骑兵就只有两千余人,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白起感到欣喜,因为在他看来,有了这支骑兵,他日后无需在畏惧于蒙仲麾下的骑兵。

    蒙仲麾下的骑兵只有区区一千而已,而他,则有两千!

    统帅这支骑兵的将领,是一名义渠的降将,是一名叫做“郁”的将领,秦人一般都称他为“胡郁”。

    义渠,一直以来都是秦国的心腹大患,曾与中国诸国一同讨伐秦国,但直到秦惠王时期,秦国国力逐渐强盛,迫使义渠臣服于秦国,此后义渠国便成为秦国的郡县,义渠王则成为秦国的臣子。

    但是义渠并非真心臣服,十几年前,趁秦国与中迎诸国开战之际,义渠再次反叛,几次发兵攻打秦国,收复失土,随后又被秦国发兵夺回,双方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内展开了拉锯战。

    待等到秦惠王晚年时,义渠再次遭到秦国的进攻,失去二十几座城池,国土大大缩小。

    然而就在这段期间,秦惠王嬴稷过世,秦国陷入了诸公子争位的内乱,这使得义渠死灰复燃,再次趁机攻打秦国。

    待等秦王嬴稷上位后,宣太后用自己使美人计,勾引义渠王,逐步消磨义渠王对秦国的敌意,这才使得义渠国逐步失去了以往的锐气,也使得大量义渠人纷纷投靠秦国。

    而这次被穰侯魏冉派来到白起帐下为将的胡郁,即是其中之一。

    胡郁在秦国居住了不少年,也听得懂中迎的语言,因此白起倒也能与他顺畅地沟通,他对胡郁说道:“北边有一座叫做方城的城邑,其守将蒙仲麾下有一支骑兵,我对你的要求便是战胜这支骑兵。”

    对此,胡郁不以为然。

    中迎也有骑兵?

    在他看来,中迎的骑兵纯粹就是坐在战马上的步卒而已,有什么值得畏惧的?

    因此他信誓旦旦地对白起说道:“此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能让那一千名骑兵有来无回!”

    听到胡郁的保证,白起心中大喜,当即在军营内设宴招待胡郁。

    然而白起并不清楚,就在他得到胡郁这支两千名骑兵的援助时,在蒙仲的方城那边,段干寅当初许诺给蒙仲的五千匹战马,亦已经抵达了方城。

    考虑到宛方之地有着极为广阔的平原,正适合骑兵发挥实力,蒙仲二话不说就将这五千匹战马通通用于扩建骑兵,这使方城的骑兵数量,一口气增涨到六千人。

    虽说骑兵的训练极为不易,但在双边马镫这种神器的帮助下,方城的骑兵新卒们没过几日就掌握了最基本的马术,实力日渐提高。

    就这样,六月一逝而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