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2章:秦之名将司马错

    继白起收到咸阳的消息后仅三日,身在江关、巫郡一带的秦将司马错,亦收到了来自穰侯魏冉的书信。

    从魏冉的书信中,司马错得知楚国已向咸阳送达了表示愿意臣服的书信,于是他立刻下令停止对巫郡的进攻,且将大军交给副将,自己则带着仅三千名秦卒,按照信上的指示,前往楚郢会见楚王熊横。

    巫郡距离楚郢并不远,仅两日工夫,司马错便带着三千名秦卒抵达了楚郢。

    而此时,楚王熊横已召回了先前驻守鄢邑的大将昭雎,命其与令尹子兰一同迎接司马错。

    四月二十三日,即白起对方城展开试探杏攻城的当日,司马错在楚郢城外与楚国的令尹子兰与大将昭雎面会。

    见本国的目的已经达到,楚国已经臣服,司马错自然也不会节外生枝,因此当令尹子兰与大将昭雎带着楚国的臣子出城迎接时,司马错表现得颇为谦逊得体,倒也不至于引起这些楚人的反感。

    他当时对令尹子兰与昭雎说道:“在下此番奉王命讨伐贵国,实乃情非得已,事实上太后对楚国始终是念有旧情,在下临行前还得到了太后的叮嘱,不可滥杀楚人,在下这一路前来,丝毫不敢违背太后的意思……”

    这一番话,纵使是让昭雎这等对秦国满怀不满的臣子听了亦感觉顺耳许多。

    不得不说,秦王嬴稷的母亲宣太后,楚国的臣子对她还是有不少好感的。

    尤其是当初宣太后说服秦王,将张仪欺骗楚怀王时许诺的六百余商於之地交割给楚国,这的确是让楚国的君臣们大感意外。

    而这,也是令尹子兰等人一直坚持秦国对楚国并无恶意的一大依据,认为宣太后纵使嫁到了秦国,仍对故国念念不忘,绝不会坐视秦国覆亡楚国。

    但屈原、昭雎、庄辛等臣子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宣太后只有只能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照拂楚国一二,但倘若涉及秦国的利益,宣太后绝对还是会站在秦国那边,毕竟她已是秦国的国母,她的儿子是秦国的君王。

    就像这次,秦国在因为试图攻占韩国而爆发的伊阙之战中惨败,只能改变策略转攻楚国,难道宣太后就不知情么?

    怎么可能!

    没有宣太后的默许,纵使是穰侯魏冉,也不敢擅做主张。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昭雎对司马错所说的那番话,纯粹就抱持着“随便听听”的态度,并没有太过于当真,只有令尹子兰,才在司马错说完后连连称是,不断地称颂着宣太后。

    在子兰与昭雎的带领下,司马错进入楚郢,见到了楚王熊横。

    起初,楚王熊横对司马错颇显畏惧,言行举止比较往日拘束许多,但司马错倒也恪守作为秦臣的礼仪,对待楚王熊横颇为恭顺,这让熊横逐渐消除了心中的担忧。

    几句寒暄之后,司马错道明了来意:“楚王在上,外臣司马错这次奉太后之命前来许婚,希望楚王能迎娶嬴氏宗女为妇,使秦楚两国日后再结秦晋之好。”

    是的,与白起收到的书信不同,司马错接到了两项来自咸阳的任务,其一,即使楚王熊横迎娶嬴氏宗女为妻,达成联姻;其二,才是组织秦楚联军,为日后讨伐魏韩两国做准备。

    对于司马错的提议,楚王熊横自然不会推辞,也不敢推辞,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见此,司马错脸上的笑容更浓,笑着说道:“泾阳君不日既会前来贵地,到时候他将负责婚娶之事,希望到时候令尹与其……”

    他口中的泾阳君,即泾阳君嬴芾,秦王嬴稷同父同母的弟弟。

    一听这话,令尹子兰连忙说道:“司马国尉请放心,在下到时候定会好好接待泾阳君,仔细与他商议王婚之事。”

    司马错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与楚王熊横、令尹子兰以及在场的诸楚国臣子闲扯了几句,使得在场的气氛活络了许多。

    他并不急着提出“组建秦楚联军”这件事,毕竟按照宣太后与穰侯魏冉的指示,他先要完成楚王熊横迎娶嬴氏宗女这件事,使两国的关系稍微缓和一些,然后再以「平分魏韩之地」的诱惑,顺理成章地提出组建秦楚联军的事宜,这才称得上是名正言顺。

    更何况,去年伊阙之战后,秦国割让城池与魏韩两国停战修好,至今才过了半年多而已,怎么说也不好立即就对魏韩两国动手,因此,先使楚王熊横娶了嬴氏宗女,然后以利诱惑楚国组建秦楚联军,彼此磨合个几个月,待等明年开春时再对魏韩两国动手,这就称得上稳妥。

    至少司马错是这样认为的。

    想来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他的副将白起,已经与魏国的方城开战了……

    不过,在跟楚国的君臣其乐融融地聊了许久后,司马错亦逐渐感觉有点奇怪。

    因为在魏冉的书信中,白起将会与他在楚郢汇合,一同面见楚王熊横,可事实却是,他司马错都已经赶到了楚郢,可白起却迟迟未至——这家伙人呢?

    想到这里,司马错找了个时机,询问楚臣昭雎道:“昭大夫,在下听闻,此前是昭大夫驻军鄢邑,阻挡我秦国的将领白起,不知白起现今何在?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因为据在下所知,白起应当与在下在楚郢汇合,一同拜见楚王才对。”

    昭雎哪知道白起的动向,闻言如实说道:“回司马国尉,前几日,贵国的白军将忽然将麾下军队撤走,此后便再无音讯。”

    “唔?”

    司马错闻言愣了愣,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白起忽然从汉水撤兵,这显然是因为收到了穰侯魏冉的书信,得知楚国已向他秦国臣服,可他撤兵迟迟不到楚郢与他汇合,这又是因为什么?

    『难道那白起遇到了什么麻烦?』

    心中一转念,司马错便将这个可笑的猜测抛到了脑后。

    白起是什么人?

    那是他秦国年轻代的骁将!

    伊阙一战,杀魏国名将公孙喜,败韩国名将暴鸢,可谓是一举扬名,虽说最终被魏国一个叫做蒙仲的将领击败,但仍无损于白起的骁勇——白起以区区十三万兵力一举击破三十万魏韩联军,杀敌十六万,自损九万,还擒杀了名将公孙喜,这叫败仗?

    怎么看最多就是平局!

    这个年轻人会遇到头疼的麻烦,司马错是不信的。

    他觉得,白起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因此,当日在告辞楚王熊横后,待司马错住到楚郢城内的驿馆后,便立刻派人联络白起。

    他派出的兵卒来到先前白起驻军的鄀县一带,向当地的楚人询问白起军的去向,这才得知,白起直奔着北方去了。

    得知士卒的回禀后,司马错大感惊愕。

    因为据他了解,汉水以北的楚国城邑,基本上都已经被白起攻占了,那白起率军直奔北方做什么?

    『难道是去攻打宛城了?』

    在司马错的印象中,宛城就在白起的行军路线上。

    想到这里,司马错心中一惊,虽然他不清楚白起为何去攻宛城,但在他看来,现在还不是对魏韩两国开战的时候。

    于是,他立刻派出了好几队秦卒,吩咐他们往北寻找白起军的踪迹。

    足足花了三日,司马错这才收到消息。

    好消息是,白起并没有攻打宛城,而坏消息是,白起正在筹谋攻打魏国的方城。

    “这小子竟然真敢违背国内的命令,擅自与魏国开战?”

    司马错又惊又怒,连忙对自己的近卫丁宝吩咐道:“丁宝,你立刻带我兵符去见那白起,命令白起立刻停止对方城的进攻,撤兵返回汉水。……还有,叫他立刻前来楚郢见我!”

    “喏!”丁宝接过符节,当即告别司马错,乘坐战车前往白起军中。

    而与此同时,白起仍在谋划着进攻方城。

    得益于前几日对方城的试探,他对方城的驻军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估计,凭借他麾下的近七万秦卒,完全有能力打下这座城池。

    于是,在当日回到军中后,白起便下令全军建造攻城器械,比如攻城云梯,冲车等等。

    几日后,由仲胥、卫援二人建造的军营基本建成,而工程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军中士卒亦打造了不少,足以用于攻打方城。

    见此,白起便召来仲胥、卫援、童阳三名部将,笑着对他们说道:“数日前,我于方城城下发下誓言,待下次白某举兵前往方城,必定攻破城池,眼下我军中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正是时候履行承诺!”

    听闻此言,仲胥、卫援、童阳三名部将亦忍不住摩拳擦掌。

    也是,但凡参与伊阙之战的秦军将士,无不对蒙仲恨地咬牙切齿,仲胥、卫援、童阳三人亦渴望着向那个蒙仲报复去年伊阙之战时的仇恨。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士卒入内禀告道:“白帅,有国尉的近卫丁宝前来,恳请求见白帅。”

    “国尉?”

    白起愣了愣,继而才想起应该指的是司马错。

    司马错如今在他秦国,就担任着国尉的职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