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8章:庄辛力谏楚王【二合一】

    『PS:感谢“MasterYou”打赏一万起点币~』

    ————以下正文————

    四月前后,庄辛回到了楚郢。

    然而临近城门时,他却看到了一些拖家带口的逃难流民。

    起初庄辛并不在意,毕竟似郦县、穰县等汉水以北诸的楚民,也并非全部都投奔了魏国的方城,多多少少还是有人逃往汉水以南,只是数量并不多而已。

    可没想到,待他下了马车询问那些逃难而来的难民后,他这才震惊地发现,对方根本不是如他想象从汉水以北的诸城逃亡而来,而是从巫郡、黔中逃亡而来。

    其中迎因,即秦国名将司马错正在进攻巫郡。

    得知这件事后,庄辛亦大惊失色,急切问道:“捍关呢?”

    他口中的捍关,又称江关,它位于巫郡西侧,是曾经楚国为了抵挡蜀国而建造的关隘,后来楚国有意染指巴蜀之地,便是从这座捍关出兵。

    直到前些年秦国的司马错攻占了巴蜀之地,设立了蜀郡,楚国在秦国的军队面前败退,从此退守捍关,再不踏足巴蜀。

    在听到庄辛的询问后,难民中有知情者回答道:“秦军操船沿江河顺流而下,先袭巫郡,随后又攻破了捍关……”

    听闻此言,庄辛心中咯噔一下。

    要知道,捍关、巫郡对于楚国的意义,就好比汉水那边的鄢邑,一旦失守,秦军便可以顺势攻向黔中、夷陵,最终攻打到楚国的王都——郢。

    想到这里,庄辛顾不得其他,立刻进城,直奔王宫,求见楚王熊横。

    此时,楚王熊横正在两名美姬的陪伴下于宫殿内喝酒,与以往嬉戏的态度不同,今日熊横亦是满脸忧愁,纵使是美人相伴,亦感觉极为烦闷。

    至于原因,无非也就是国难当头罢了。

    而就当楚王横正在饮闷酒时,忽听有侍者来报:“士大夫庄辛求见。”

    听闻此言,楚王横皱了皱眉,不过待犹豫了一下后,他还是派人召见了庄辛。

    片刻后,就见庄辛在两名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大殿,朝着楚王横拱手施礼:“大王。”

    “唔。”

    楚王熊横应了一声,端着酒樽随口问道:“庄卿有何事求见寡人?”

    庄辛看了看楚王身侧的两名美姬,正色说道:“臣有要事启禀大王,请大王屏退美人!”

    熊横闻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庄辛,若换做在平日,他肯定会发怒,但今日,他确实没有与美人嬉戏的兴致,因此听了庄辛这话,虽然心中多少有些不快,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便示意那两名美人暂且退下。

    见此,庄辛这才说道:“大王,臣听闻,秦国又遣将领司马错兵出巴蜀,攻陷了我国的捍关……”

    熊横闻言轻哼一声,嘲笑道:“卿今日得知耶?”

    一听这口气,庄辛便猜到他前几日不在楚郢的事肯定被眼前这位君王所知,因此犹豫着解释道:“臣前一阵子去了……”

    岂料他还未说完,熊横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行了,寡人知道你去了鄢邑。虽你擅自离开大郢,但念在你忧心国家的份上,寡人就不责罚你了。……说吧,今日求见寡人,有何要事?”

    见此,庄辛先拱手谢过了君王的不罪之恩,旋即反问熊横道:“大王,今汉水有秦将白起正在谋划攻取鄢邑,而西边江水,则有司马错攻占了捍关,我大楚两面受敌、岌岌可危,然臣见大王犹在此饮酒作乐,莫非已有退敌之策?”

    『……喝酒是没错,你哪只眼睛看到寡人在与美人嬉戏?』

    熊横瞥了一眼庄辛,对后者这番说辞很是不满,他冷冷说道:“此事寡人已交给令尹,令尹会想办法劝说秦国退兵。”

    听闻此言,庄辛面色微变。

    其实他方才之所以那么问,就是在等熊横说一句“寡人亦在为此犯愁”,如此一来,他就顺理成章地献出“向魏国求援”的建议,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君主已将此事交给了令尹子兰。

    令尹子兰劝退秦国的办法,那还用想?十有八九就是对秦国割地乞和!

    想到这里,庄辛急切问道:“大王,不知令尹欲如何劝退秦军?”

    听了这话,熊横沉默了片刻,旋即语气莫名地说道:“当日郦县遭到秦军攻击时,析君景皓便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往秦国,询问缘由。前几日,卿不在大郢,穰侯魏冉的回信送到了析君手中,据其所言,秦国此番进攻我大楚,是因憎恨我大楚当初对秦国的背叛,倘若我大楚肯向秦国臣服,恢复旧日秦楚两国的邦交,魏冉便会与向寿一同代我楚国向秦王求情,使秦军退兵,日后秦楚两国再无纷争。”

    『果然!』

    庄辛心中暗道一句,旋即试探道:“大王还未答应秦国吧?”

    熊横闻言沉默了片刻,最终如实说道:“昨日寡人与令尹商议后,已写下了国书,命析君作为使者前往秦国……”

    一听这话,庄辛面色大变,急声说道:“请大王速速派人追回使者,否则待此事成为定局,诸事休矣!”

    熊横皱着眉头看着庄辛,不解问道:“卿何出此言?”

    见眼前这位君主不明白个中迎因,庄辛按捺心中的着急,正色说道:“大王不可听秦国胡诌,秦国说什么与我大楚争一旦之命,事实上并非如此,此番秦国之所以攻打我大楚,是因为秦国在进攻韩国时遭到魏国的阻击,且在韩国的伊阙吃了败仗,使得近十万秦军几乎覆灭,故而与魏韩两国言和,转而谋取我大楚,欲胁迫我大楚一共出兵进攻魏韩两国……”

    说到这里,他拱手拜道:“大王,臣恳请立刻派人召回析君。要解除我大楚今日的祸难,可向魏韩两国求援,万万不可向秦国臣服……”

    说着,他见熊横无动于衷,忍不住有些激动地喊道:“大王!”

    “够了!”

    熊横闻言重重一拍面前的案几,打断了庄辛的话。

    只见他目视着庄辛,在微微吸了口气后,收敛心中的愤怒,沉声说道:“卿或有所不知,早在卿前往鄢邑之时,寡人便已派使者前往魏国,恳求魏王派兵救援,但迄今为止迟迟没有回应……据令尹所言,魏楚两国有水道联通,若魏国果真有帮助我大楚之意,三十日之内,大郢就能得到喜讯,而如今迟迟没有收到消息,可见魏国并不打算给予援手,或者说,魏国欲坐视我大楚与秦国拼得两败俱伤……既如此,只能暂时向秦国臣服。”

    听闻此言,庄辛连连摇头,叹息说道:“大王被令尹所蒙蔽了。……虽魏国与我大楚有水道相连,但楚邑与梁邑好歹相距千余里,再算上魏王得知此事后召集重臣商议的时日,区区三十日怎么够?定是子兰从魏冉那边私下得了好处,以谎言诓骗大王,为使大王早早应允臣服于秦国之事……”

    话音刚落,忽然殿外走入一名侍者,禀告道:“大王,令尹子兰求见。”

    楚王熊横看了一眼庄辛,点头说道:“召。”

    仅片刻工夫,便见无论年纪还是长相皆与熊横有几分相仿的楚国令尹熊子兰迈步走入殿内,待瞧见殿内站着庄辛后,子兰亦不惊诧。

    确切地说,子兰正是因为听说庄辛求见楚王,似乎有意商议什么大事,是故这才匆匆赶来。

    在向楚王熊横这位兄长见过礼后,子兰笑着对庄辛道:“听说前一阵子庄大夫在鄢邑助昭雎抵挡秦军?”

    一听这话,庄辛便知道昭雎并未向楚王熊横与令尹子兰透露他那段时间曾拜访魏国方城的事。

    但他也无意跟子兰解释什么,似敷衍般地朝着子兰行了行礼。

    见庄辛如此无礼,子兰心中亦有些懊恼,但考虑到庄氏一族出了一个叛将庄蹻,子兰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叛将庄蹻在楚国有着不小的势力,无论是楚国朝廷还是令尹子兰,都想收为己用,如此自然不能太刻薄地对待庄氏一族的人。

    而此时,楚王熊横则指着庄辛对子兰说道:“子兰,庄卿方才指出,魏国的梁邑距离我大郢有千里之遥,虽一个月未曾得到魏王的回覆,但这并不足以断定魏国拒绝派兵援助我楚国,你对此有何解释?”

    见兄长脸上有些不悦,子兰连忙解释道:“王兄,据臣弟所知,魏王虽说并未当面回绝我大楚的使者,但我大楚的使者多次希望求见魏王然而被魏国以种种借口搪塞,这却是不争的事实。……今秦国又派司马错兵出巴蜀,进攻巫郡,兵锋亦直指大郢,而魏国那边,却迟迟没有给出肯定的回覆,值此国家存亡之时,难道要将希望寄托于迟迟不肯给出回覆的魏国身上么?”

    其实这话倒也没错,因此熊横在听到弟弟的解释后,脸上的不渝之色亦褪去了几分。

    而见此,庄辛立刻说道:“大王莫要听信令尹片面之词,魏国势必会出兵援救我大楚!”

    听了这话,子兰不等熊横开口,便反问庄辛道:“哦?那么依庄大夫看来,魏国几时派出援兵?莫非要等到秦军攻破鄢邑,占领黔中、夷陵,致使两支秦军兵临我大郢城下,此时魏军方珊珊出现,前来救援?”

    “……”庄辛张了张嘴,竟然无从反驳。

    这也难怪,毕竟现如今的魏国,确实就是这种态度,它希望楚国倾尽兵力与秦国鏖战一番,削弱秦国的力量,然后才会思考救援楚国的事。

    见此,子兰向楚王熊横做了一个“你看”的手势,旋即朝着庄辛冷笑道:“魏国岂会白白救援我大楚?魏遫与田文心中所想,我亦能猜得一二,无非就是希望借我大楚的手削弱楚国,使秦楚两国做鹬蚌之争,他魏国好从中获利。既然如此,我大楚何不暂时顺从秦国,设法让秦国去攻打魏韩两国呢?”

    听了这话,庄辛淡淡说道:“令尹可知道,一旦我大楚臣服于秦国,就势必要被卷入秦国对魏韩两国的战争?使我万万千千楚国的儿郎,为秦国的野心付出杏命?”

    子兰闻言微微一愣,旋即冷笑道:“庄大夫莫要误会,纵使最终出现那样的事,原因亦不在我楚国身上,而是在于魏国,倘若魏王肯发兵援助我大楚,我大楚又何必屈服于秦国呢?”

    听闻此言,庄辛沉声说道:“那倘若在下有办法说服魏王出兵救援我大楚呢?”

    “唔?”

    子兰微微一愣。

    就连楚王熊横亦不觉有些惊讶,好奇问道:“卿有办法说服魏王?”

    其实庄辛心中并无万全把握,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一口咬定,毕竟他不能坐视他楚国臣服于秦国,否则,屈原所谋划的魏韩楚三国合纵就将成为泡影。

    想到这里,他信誓旦旦地说道:“在下以名爵担保!请大王速速派人追回析邑,收回那份国书,在下愿亲赴魏国,说服魏王派兵救援,若事不成,在下愿贬为庶民!”

    “这……”

    遇事不决的楚王熊横,不由得转头看向子兰。

    子兰想了想,说道:“王兄,臣弟以为此事没有必要……正所谓远水难救近火,等到庄大夫亲赴魏国,说服魏王派兵支援我大楚,恐司马错麾下的秦军已攻破巫郡、黔中,进犯夷陵……夷陵乃先王的陵邑所在,若秦军攻入此地,大肆为祸,我等子孙有何颜面哉?且如今,秦国势强而魏韩两国势弱,与其跟魏韩两国联合而被秦国个个击破,不如结欢心于秦国……秦国一直以来对中迎之地的富饶垂涎三尺,只要我大楚顺从秦国,秦国又岂会弃富饶中迎而攻我大楚南蛮之地?”

    听了这话,庄辛气地胡须乱颤,咬牙说道:“令尹当真欲使我大楚的儿郎为秦国的野心而牺牲么?”

    子兰当即反驳道:“难道抗击秦军就不会出现死伤么?死在秦人手中也是死,死在魏韩两国军队手中也死,有何分别?”

    “当然有!”

    庄辛正色反驳道:“与魏韩两国合纵,联合抗击秦国,此乃弱弱联合,纵使助魏韩两国击败秦国,魏韩两国亦无力吞并我大楚;但秦国不同,若今日助秦国重创魏韩两国,使魏韩两国被秦国所吞并,则秦国实力愈发强盛,他日我大楚根本无力阻挡!……更何况,与魏韩两国合纵抗秦,大王仍是一国之君,而与秦国联合,大王则是藩臣,岂能说没有分别?!……我大楚的国君,竟沦落到成为他国的藩臣么?”

    听了庄辛义正言辞的话,楚王熊横犹豫不决。

    半响后,他对庄辛说道:“不如这样,我大楚暂时先臣服于秦国,而期间庄卿则前赴魏国说服魏王,倘若魏王肯发兵援救,介时我楚国再联合魏韩两国抗击秦国……”

    听到这么一番幼稚的话,庄辛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摇摇头,庄辛苦笑着说道:“大王,可还记得‘六百里商於地之祸’么?与诸国的邦交,最重要的就是信誉,若我大楚今日臣服秦国,明日又联合魏韩,国家的信誉何在?大王您的信誉又何在?”

    说着,他拱了拱手,正色恳求道:“大王,事不宜迟,请速速派人追回析君,否则秦国得了大王的国书,将之公布天下,魏韩两国又岂会再发兵援救?”

    话音未落,子兰在旁劝阻道:“王兄不可!魏韩两国弱于秦国,未必敢冒着得罪秦国的危险救援我大楚,若介时魏韩两国不救,则我大楚岂非会被秦国所覆亡?”

    “令尹此言大谬!魏王并非昏君,他岂会坐视秦国吞并我大楚?正所谓唇亡齿寒,若我大楚覆亡,下一个亡国的必定是魏韩两国……因此大王不必犹豫,魏国一定会派援兵!”

    “大王……”

    “大王……”

    “够了!”

    面对庄辛与子兰的争吵,楚王熊横不胜其烦,在喝止了二人后,皱着眉头说道:“容寡人……再想想。”

    一听这话,庄辛着急地说道:“析君的马车一日百里,大王此刻稍有犹豫,便追之不及……”

    这一番劝谏,听得楚王熊横心中烦恼,一怒之下竟拂袖而去,把庄辛与子兰二人晾在殿内。

    见此,庄辛长长叹了口气,在深深看了一眼面带笑容的令尹子兰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王宫。

    考虑到前往秦国送国书的析君景皓是昨日启程的,本来时间就非常仓促,未必能及时将那份国书追回,而如今楚王熊横这一犹豫,那自然是更加没有指望了。

    想到此事,庄辛心中烦闷,回到家中后一言不发地饮了几碗酒,随后写了一封书信,准备派人将这封信送到叶邑,交给屈原,好让屈原得悉,顺便让方城有所防备。

    倒不是说庄辛将屈原、蒙仲等人看得比楚国更重,不惜为此透露机密,而是他心中很清楚,他楚国真正的威胁来自秦国,既不是魏国,也不是韩国,更不是方城。

    而如今,他已无力阻止楚国向秦国屈服,那就只能借魏韩两国的力量来阻止秦国,因此,蒙仲所在的方城就变得尤为重要——待等日后,假如秦楚两国果真组织联军讨伐魏韩两国,只要宛城的韩骁与方城的蒙仲能阻挡住秦楚两国联军,那么魏韩两国就不至于会受到太严重的损失,仍能有抵抗秦国的力量,否则,那就是魏韩楚三国被秦国个个击破的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写好了这封书信,但庄辛并未立刻派信赖的家仆送往叶邑,他还在等,等楚王熊横回心转意。

    为此,他还派了两名家仆在王宫外守着,看看楚王熊横是否有派人追回析君景皓。

    然而一直等到当日临近黄昏时,庄辛仍然没有受到任何消息。

    长叹一声,他召来那两名前几日跟着他一同前往叶邑的家仆,嘱咐他们赶在关闭城门前出城,连夜将这封信送到叶邑,交到屈原手中。

    那两名接到主人的嘱托,驾驭马车离开楚郢,马不停蹄前往方城,在日夜兼程赶了足足十日的路程后,终于再度抵达了方城,将书信交给了屈原。

    收到庄辛的书信,看到信中的内容,屈原亦是又急又恨,立刻前往方城,将此事告知蒙仲。

    相比较屈原收到这封信时的恼恨与着急,蒙仲倒显得很镇定,镇定地让公仲侈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于是公仲侈问蒙仲道:“方城令对此早有婴料?”

    “不曾。”蒙仲摇了摇头。

    的确,此前他也不知秦国除了派白起攻打楚国以外,还派了司马错从另一个方向进攻楚国,因此,当看到楚将昭雎堪堪将白起挡在汉水时,他心中亦暗自松了口气,岂料到事情还会出现变故?

    而公仲侈在听到蒙仲的回答后则更加不解:“既然早前并无预料,得知此等噩耗,方城令为何却如此冷静?”

    蒙仲耸了耸肩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急或不急,于事态又有什么改变呢?”

    公仲侈愣了愣,旋即轻笑着称赞道:“不愧是庄夫子的高足,单单这份气度,便是常人所不能及。”

    听了这话,蒙仲无奈地说道:“公仲先生缪赞了,在下只是强颜欢笑而已。”

    平心而论,难道蒙仲当真就不着急么?

    怎么可能!

    一旦秦楚两国组成联军,宛地、方城必然是首当其冲遭到秦楚联军攻击的目标,而秦军单单白起麾下就有六七万军队,再加上秦将司马错以及楚国的军队,搞不好秦楚联军的总兵力会达到二十万。

    而宛方之地才多少军队?

    宛城的韩骁那边仅一军兵力,而他方城这边,纵使算上郑奭与蔡午的军队,也堪堪不到三万,这总共不到四万的魏韩联军,拿什么去抵挡人数或会达到二十万的秦楚联军?

    好在庄辛的这个消息送来的早,在楚国被秦国所迫组建联军一同讨伐魏韩两国前,蒙仲还有时间为这场或将爆发的战争提前做一些准备。

    比如说,写封信给大梁,告诉原本想坐视秦国与楚国鹬蚌相争的魏王遫与魏相田文,告知他们鸡已飞、蛋已碎,叫他们速派援兵。

    再比如派人告知韩国的暴鸢,顺便想办法从韩国弄一批弩具。

    毕竟韩国的弩具,那可是防守的利器。

    『看来终究是无法避免与他一战……』

    在派人送出送往大梁的求援书信后,蒙仲来到方城的城墙,远远眺望西南方向。

    在那个方向,在汉水北侧的鄀邑一带,有秦将白起的军营。

    半个月后,被昭雎阻挡在汉水的秦将白起,亦收到了穰侯魏冉从咸阳送来的书信。

    在粗略看罢信中内容后,他的神色亦变得有些微妙。

    信中内容很简单,即穰侯魏冉希望白起协助司马错,一同组织秦楚联军攻取宛城、方城……

    是的,协助司马错。

    “嘁!”

    看到这里,白起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不悦。

    竟要他白起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将当副将?

    『哼!都怪蒙仲那个混账,使我在伊阙未能尽全功,否则,司马错给我当副将还差不多!』

    白起心中暗骂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