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6章:屈原的改变【二合一】

    目视着屈原半响,庄辛无比严肃地说道:“在下来时,曾与昭雎聊起屈大夫你,听他所说,屈大夫准备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报效国家……在下相信昭雎,更相信屈大夫的为人,绝不相信那只是屈大夫改换门庭的托辞,但,希望屈大夫亦能信赖在下,将心中所思对在下透露一二,在下定会鼎力帮衬屈大夫。……以屈大夫看来,我楚国该如何度过这次危机?”

    屈原当然信得过庄辛,闻言正色说道:“屈原当然信得过庄大夫,就现如今我楚国的境况而言,只是先前屈原对当前的局势亦不明朗,是故未曾联络像庄大夫您这样的国之忠臣……”

    说着,他稍稍一停顿,捋了捋胡须说道:“就当前我楚国的危机而言,我国当联合魏韩,共同抗击秦国。”

    这个回答,并不出乎庄辛的意料,毕竟就目前楚国的处境而言,无非就只有两个选择:其一,向秦国求和;其二,向魏韩两国求援。

    虽说近几年齐楚两国的关系还算融洽,且齐国也不会希望秦国继续壮大,但终归远水难救近火,等齐国发兵来救楚郢,那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前提是齐国会发兵救援。

    想了想,庄辛问屈原道:“我暂离楚郢时,国内也在商议是否能向魏韩两国求援,但……屈大夫,依你之见,魏韩两国是否肯援助我楚国呢?”

    屈原当然明白庄辛问这话的原因,闻言捋着胡须说道:“我如今虽在方城令身边,但方城令,他与魏相田文不合……但据当日方城令与韩国大司马暴鸢的对话,韩国似乎有意介入秦国与我楚国的这场战事,希望能通过调停的方式,迫使秦国退兵。”

    “调停?”

    庄辛愣了愣,旋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乎也觉得这不失是一个能解决楚国当前危机的办法。

    但问题是,秦国会接受魏韩两国的调停么?

    要知道调停这类仲裁,一般都是大国对小国,强者对弱者,而魏韩两国纵使绑到一块,与秦国也就是半斤八两,秦国未必会买账。

    听了庄辛的顾虑,屈原笑着说道:“假如伊阙之战是秦国战胜,那么秦国自然不会买账,且魏韩两国也未必敢冒着再次激怒秦国的危险来帮助我楚国,但相信庄大夫也有所耳闻,伊阙之战,最后是魏韩两国取胜,虽魏国因为这场仗损失了十万军队,而韩国亦损失了五万军队,但终局终归是魏韩两国击败了秦国,非但夺回了韩国曾经丢掉的新城与宜阳两座城池,一举歼灭了接近十万的秦军,还一度打到秦国的函谷关下,使秦国对魏韩两国再次产生了顾忌,因此归还了两座城池,与魏韩两国言和……魏国的态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韩国那边,这场仗使韩国士气大振,暴鸢有意趁秦国锐气尽丧,再次发动合纵,进一步打击秦国……”

    得知魏韩两国仍保留有对抗秦国的力量,庄辛亦感到颇为庆幸。

    虽说魏韩两国曾经也侵入过楚国,但相比较这些年逐步蚕食楚国领土的秦国,魏韩两国的威胁,当真是不算什么。

    西垂秦国这头猛虎,早已成为了魏、韩、楚三国共同的心腹大患,在这份威胁面前,魏韩楚三国未必没有可能重新组建合纵,联合对抗秦国。

    想到这里,庄辛不禁有些心急地问道:“那,魏韩两国几时出面调停?”

    听到这话,屈原的脸上再次浮现了几许忧愁,只见他轻叹一口气,颇有些苦恼地说道:“问题就在这里,魏国大梁,至今还未有什么音讯,方城令,迄今为止也还未收到任何来自魏王的命令。”

    庄辛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屈原的意思:魏国还在犹豫。

    此时,屈原在犹豫了一下后,继续对庄辛说道:“关于此事,在下曾与方城令、叶邑丞聊过,方城令对此的分析我认为很有道理。”

    “哦?他怎么说?”庄辛问道。

    只见屈原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方城令从魏韩两国的实力分析了此事。与我等此前所认为的一样,当今中迎诸国,最强莫过于西秦东齐,然后是赵国与魏国,以上这四个国家,皆拥有称霸中迎的潜力,正因为如此,魏国考虑的,不单单只是对抗秦国,它还有削弱诸国、借机重新称霸中迎的野心……”

    不得不说,庄辛不愧是楚国的贤臣,在听了屈原的话后,立刻就反应过来:“你是说,魏国其实也希望借秦国的手来削弱楚国?”

    “说反了。”屈原苦涩一笑,纠正道:“是借我楚国的手,进一步削弱秦国。”

    庄辛愣了愣,旋即恍然大悟。

    也是,就现如今他楚国的境况来说,有什么值得魏国借机削弱的?

    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曾险些让秦国亡国的楚国,虽然国力已一落千丈,但倘若秦国咄咄逼人,他楚国还是有着能让秦国付出惨重代价的底蕴。

    而若能借楚国的手再次削弱秦国,这对魏国而言无疑是最最有利的。

    想到这里,庄辛当即明白为何魏国会在调停这件事上态度暧昧。

    说白了,魏国最终肯定是会联合韩国一起出面调停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它还指望楚国与秦国鏖战一番,削弱秦国的力量。

    想通这一层后,庄辛便不由地露出了与屈原类似的苦笑,心中满是尽管能看清局势、但却又无力去改变的无助。

    不过尽管如此,庄辛还是稍稍松了口气,毕竟无论如何,魏国最终还是会站在他楚国这边的。

    而此时,屈原皱着眉头继续说道:“魏国,最终肯定会出面。……我楚国虽日益衰败,但终归不是秦国一口就能吞并的,因此韩国的暴鸢认为,秦国此番进攻我楚国,主要是因为秦国在伊阙之战失利所致,它希望迫使我楚国屈服,威逼我楚国一同进攻魏韩两国……魏韩两国绝不会坐视我楚国屈服于秦国,因此在最后关头,魏韩两国肯定会出面调停,甚至于,为了破坏秦国的策略,而不惜再次与秦国开战。”

    说到这里,屈原不由地联想到了方城令蒙仲,不得不说,蒙仲的出现,以及伊阙之战的小胜,着实给魏国与韩国增添了莫大的信心。

    也正因为看清这件事,屈原才会留在蒙仲身边担任门客,因为他知道,蒙仲日后必然会成为“抗击秦国”的关键人物,就好比曾经的公孙衍、公孙喜。

    而薛公田文对蒙仲的打压,也注定不能长久。

    “我明白了……”

    在沉默了半响后,庄辛点点头说道:“也就是说,你我目前能做的,就只有等?”

    听闻此言,屈原亦无奈地点了点头。

    等什么?

    当然是等楚将昭雎与秦将白起交锋的结果。

    无论昭雎是胜是败,魏韩两国或许都会介入,前提是,昭雎必须让秦军遭受巨大的伤亡,否则,魏韩两国恐怕也会有所犹豫。

    想到这里,庄辛又问屈原道:“屈大夫可曾告知昭雎,他如今是整件事的关键?”

    屈原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道:“未敢透露。……我只告诉他,魏韩两国正在商议是否出面调停,叫他好好把守鄢邑,静等结果。”

    庄辛明白屈原的意思,无非就是屈原担心给昭雎带来巨大压力罢了,难道他还能直接了当地告诉昭雎,你能否重创秦军,关系着魏韩两国是否会替我楚国出面调停,迫使秦国退兵?

    昭雎的压力本来就大,再得知此事,搞不好反而会出乱子,还不如瞒着他,叫他安安心心地守着鄢邑。

    可能是从屈原口中得知了魏韩两国的态度,庄辛的心情宽松了许多,端起酒碗抿了一口酒水,随口问道:“众臣子当中,屈大夫对昭雎最为了解,依屈大夫之见,昭雎能否守住鄢邑?”

    屈原想了想说道:“鄢邑有汉水之险,且昭雎也并未有勇无谋的莽夫,仅仅只是守住鄢邑,阻挡秦军越过汉水,我认为应该不成问题。”

    的确,据屈原对昭雎的了解,昭睢是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杏格,后者不会去奢求击败秦将白起,自然也不会贪功,用方城令蒙仲的话说,只要不贪功,积极防守,就不至于会被秦军抓住破绽。

    听了屈原的话,庄辛心中又稍稍安心了几分,旋即笑着说道:“方才聊的只是如何‘退秦军’,那么,现在来聊聊如何‘救楚国’吧?……在下观屈大夫,似乎已有定策?”

    岂料听了这话,屈原脸上却露出了犹豫之色。

    见此,庄辛有些不悦,皱着说道:“难道屈大夫还信不过在下么?”

    屈原闻言连忙解释道:“不不,绝非屈原信不过庄大夫,只是在下的救国之策,实难以启齿……”

    然而一听这话,庄辛却来了兴致,笑着说道:“只要能救楚国,何谈什么难以启齿?屈大夫且试言,在下洗耳恭听。”

    无奈之下,屈原只好将他的计划徐徐告知庄辛:“……首先,当想办法罢免子兰,设法驱逐他的党羽。”

    “唔!”

    庄辛重重点了点头。

    想要救楚国,的确势必得先驱逐令尹子兰,问题在于如何办成这件事。

    此时,屈原嘴里吐出两个字:“合纵!”

    庄辛眯了眯眼睛,隐约把握到了一些:“请详细说。”

    “……只要能设法促成魏、韩、楚三国合纵,三国或会出现‘互相’的局面,倘若魏、韩两国派臣子到我楚国出任令尹,就能极大地削弱子兰的权势……”

    “你是说……”

    庄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借魏韩两国之势打压子兰?”

    “正是!”

    屈原重重点了点头,旋即笑着说道:“在下原本想,倘若方城令能作为魏国的遣臣,前往我楚国出任令尹,那自是最佳的局面……”

    当然,这种事屈原也只能在心底想想罢了。

    蒙仲是什么人?

    伊阙之战中绽放光芒的魏国将星,魏王究竟要傻到什么程度,才会将这等将才派到楚国?

    这等将星,那是肯定得牢牢拴在魏国,岂能让他产生别的想法?

    于是屈原随后就笑着说道:“可惜这事几乎办不成,因此,在下有意先让韩国的公仲侈出任我楚国的令尹。”

    “公仲侈……”

    庄辛捋了捋胡须,若有所思。

    作为楚国的臣子,他当然认得公仲侈,知道后者乃是如今韩相公仲珉的弟弟,亦是一位具有国相之才的贤士。

    问题是,公仲侈是否可靠?

    然而,考虑到屈原有意推荐公仲侈,庄辛也能猜到这二人私底下必定有什么协议。

    对此他不打算细问,相比较这个,他更加在意屈原后续的计策。

    要知道,他楚国的内部问题不仅仅只是一个令尹子兰,更主要的还是楚王熊横的昏昧与不作为,且屈原想要驱逐子兰与其党羽,这就势必会涉及到楚王熊横的态度。

    庄辛想知道屈原将会如何安置他们楚国的君主,毕竟屈原方才曾说过“难以启齿”这个词,庄辛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在涉及熊横的问题上。

    听了庄辛的询问,屈原突然沉默了,过了足足半响后,他这才低声说道:“在下曾听说,宋国的宋王偃极为好战,继位之后,扩充军队,先后与诸大国征战,国相惠盎屡劝未果,便请来薛地名士薛居州,教导太子戴武……”

    说着,他抬头看向庄辛,也不避让后者的目光,诚恳而毅然地说道:“于我王,能佐则佐,不能佐,那便……择子而教、择嗣而王!”

    “……”

    庄辛震惊地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屈原。

    择子而教、择嗣而王?

    若楚王熊横不堪辅佐,便废立君主,另立贤君?

    他此刻愈发肯定,屈原在来到了一趟叶邑后,确实好像变了个人,否则曾经的屈原,最多悲愤于国家的处境,绝对说不出“择子而教、择嗣而王”这一番话。

    当然,仔细想想,其实屈原说得也没错,毕竟再这样下去,他楚国的底子就要被楚王熊横败光了,搞不好还会亡国。

    而庄辛乃是楚庄王的后人,他当然也不希望看到国家覆亡、山河破碎的局面,因此倒也并不抵触屈原的话。

    但尽管如此,从屈原口中听到这番话,还是让他大感惊诧。

    见屈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庄辛犹豫了半响,最终苦笑着说道:“这还真是……还真是一番‘难以启齿’的话啊。”

    说罢,他朝着屈原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屈大夫如此信赖在下,将肺腑之言相告,在下感激不尽。……只要屈大夫并无私心,庄辛愿鼎力相助!”

    见此,屈原立刻表明心迹:“屈原之心,可鉴日月!若有一丝一毫的私欲,神人共戮!”

    庄辛深深地看着屈原,见屈原态度严肃而真诚,他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庄辛会竭力相助!”

    见得到了庄辛的认可与支持,屈原心中亦是大喜。

    毕竟他这番心中的想法,虽然得到了蒙仲、向缭等人的支持,但蒙仲、向缭等人终归不是楚人,可以的话,屈原还能希望能从旧日的同僚那边得到支持——主要是心理上的支持。

    毕竟废立君主这种事,的确不是作为臣子应该做的事。

    好在楚王熊横不得人心,在听了屈原的话后,庄辛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反而支持这件事,这让屈原着实松了口气。

    因心中欢喜,二人连饮了两碗酒。

    随后,庄辛用衣袖抹了抹嘴边的酒渍,正色说道:“今日与屈大夫一席话,在下亦受益良多,我将于不日返回楚郢,不知有什么可以帮上屈大夫?”

    屈原想了想说道:“如今我最担心的,即楚郢抵不住秦国的压力,向秦国屈服。……倘若庄大夫能说服我王,使他能坚定抗击秦国的念头,那就帮上大忙了。”

    “唔。”

    庄辛点点头说道:“我离开楚郢前,大王招子兰、昭雎等人商议击退秦军的对策,当时子兰便曾提议割让城池于秦国来换取停战……”

    一听这话,屈原顿时皱起了眉头,摇摇头说道:“屈服于秦国,就会被秦国胁迫一共进攻魏韩两国,介时我楚国的军队将为秦国而战……到那时,方城就会成为我楚国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忧心忡忡。

    秦将白起固然不好对付,于伊阙之战擒杀魏国名将公孙喜,一举扬名,但方城的蒙仲,却足以让白起都感到忌惮的猛将。

    倘若楚国臣服于秦国,被迫协助秦国进攻魏韩两国,那么在楚国出兵的路上,首当其冲就是方城。

    蒙仲的“资历”,屈原这段时间也了解地差不多了,他知道蒙仲曾经乃是赵主父的近卫司马,后在宋国逼阳阻挡其义兄、即齐国的名将田章,致使田章亦无法攻克逼阳。

    然后就是伊阙之战,在魏韩联军接近溃败的局势下,力挽狂澜,率领魏军的败卒扭转局势,反过来击败了秦军。

    似这等猛将,楚国有能与其抗衡的么?

    没有。

    纵使屈盖、唐昧复生,恐怕也无法战胜这个年轻人。

    而对此,庄辛亦感到颇为着急。

    平心而论,他对白起也好、对蒙仲也罢,其实并不了解,但他相信屈原的判断。

    想到这里,他立刻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明日便返回楚郢,想办法使大王坚定抗击秦军的心思……”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又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见见那位方城令,屈大夫能否为在下安排一下?”

    屈原点点头说道:“明日我送你时,与你一同到方城,方城令近些日子皆在方城。”

    “好。”

    随后,屈原与庄辛又喝了几碗酒,旋即便在一张卧榻上睡下了。

    次日,屈原向叶邑邑丞向缭说明了情况,向缭一听庄辛已被屈原说服,发展为屈原在楚国的“内应”,自然不会拒绝,当即使人转告叶邑司马乐续,使乐续带着一队人,亲自护送屈原与庄辛一同前往方城。

    有乐续在旁,屈原、庄辛等人自然不会被方城的巡逻卫士阻拦,很顺利地见到了蒙仲。

    当时蒙仲正与郑奭、蔡午两位军司马一同巡视方城、许地、郾城三地军队的联合训练,毕竟这段时间,蒙仲也曾收到禀报,有不少秦军奸细假称是流民,偷偷摸摸在他方城一带转悠。

    蒙仲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白起心中其实也有攻击他方城的念头。

    当然,这并不奇怪,毕竟蒙仲平白无故从白起手中拐走了十几万的楚民,真当白起心中没火?

    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被白起得知方城守备空虚,什么秦魏两国言和停战,那白起必然进攻方城,拔除这颗钉子,免得他进攻楚国时蒙仲在背后拖他后退。

    但遗憾的是,蒙仲对此早有提防,早早就请来了郑奭与蔡午两位军司马的军队,使方城的驻军一下子就暴增到两万多,算上最近从叶邑征募的楚人新卒,方城一带的魏军人数快接近两万六千余人。

    平心而论,在手握七万秦军的白起面前,两万六千人的魏军根本谈不上多,但考虑到这股魏军的主将正是蒙仲,白起心中多少有些忌惮——毕竟在伊阙之战时,蒙仲就曾凭借两万魏军败卒翻盘,当时白起麾下亦有六万秦军。

    再加上宛城韩将韩骁麾下的一军兵力,宛方两地的魏韩联军,总兵力堪堪接近四万,这才使得白起不敢轻举妄动。

    但即便如此,蒙仲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他很了解白起,知道后者绝对咽不下十几万楚民被他卷走的这口恶气,虽现如今秦军还未有丝毫动静,但这并不代表白起就会饶过方城。

    说白了,白起与蒙仲之间肯定会有一场交锋,只是不知会爆发在什么时候罢了。

    这事,蒙仲自己也清楚,但他竭力想要避免,确切是说,是想要延后,毕竟就方城现如今的军队数量与素质,他实在没什么把握应对白起的猛攻,哪怕有蒙虎、华虎、穆武三人率领的骑兵。

    因此,他借屈原的口,给楚国的将领昭雎支招,寄希望于昭雎能在汉水拖住白起,使他这边能有时间扩充军队,以及应付今年的春耕。

    唔,差不多等到六七月吧。

    到那时候,段干寅许诺的五千匹战马应该就能运到方城,如此蒙仲就能训练更多的骑兵,并且到那时候,方城这边从叶邑征募的楚人新卒,也应该已具备了一战之力。

    还有四个月!

    当然,前提是楚国能坚持对抗秦军的态度,这也正是蒙仲此刻最担心的。

    怕就怕,在他的支招下,虽然白起未能击败昭雎而攻破鄢邑,但楚国却抵不住压力向秦国屈服。

    那就是最最糟糕的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