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1章:口头约定【二合一】

    二月初七,在经过两日的赶路后,蒙仲与蒙虎、华虎、穆武三人率领千余骑兵抵达了郦县。

    当时正值上午辰时前后,待等蒙仲一行人抵达郦县时,他们远远便看到无数楚民拖家带口,正从郦县的东城门逃亡。

    见此,蒙仲等人便迎了上前。

    没想到,他们的靠近,却使那些楚民吓得魂飞魄散。

    甚至于,有些当面被骑兵堵住去路的楚民,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饶命,饶命。”

    蒙仲等人立刻醒悟过来,这些楚民肯定是把他们当做了秦卒,于是蒙仲立刻翻身下马,扶起那几名跪倒在地的楚民,和颜悦色地说道:“诸位误会了,我等并非是秦军,而是方城的军队……”

    他在这里藏了个心眼,并未直接说己方是魏军,而是自称「方城军队」,毕竟垂沙之战结束这才没几年,楚人对魏军的恐惧,其实并不比恐惧秦军轻上多少。

    但遗憾的是,在场的楚民当中亦有知晓方城底细的人,在听到蒙仲的话后,怯生生地问道:“方城……足下是魏军么?”

    见横竖躲不过去,蒙仲也只能承认。

    果不其然,在他承认之后,附近的楚民更是吓得面如土色。

    这也难怪,毕竟在垂沙之战期间,魏国虽然与齐国、韩国一帮,但不可否认都是趁机攻打楚国的“入侵者”,也确确实实在楚国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以至于在很多楚人眼里,魏军跟秦军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

    见这些楚民越来越惊恐于自己魏军的身份,蒙仲只能好言安抚道:“诸位,诸位,我魏国与楚国的战争早已结束了,我两国不再是敌国,我军不会对诸位不利……”

    但遗憾的是,纵使他和颜悦色地劝说,但还是无法消除这些楚民对魏军的恐惧。

    在这种情况下,蒙虎不耐烦了,冲着那些楚民叫嚷道:“都闭嘴!若我军要对你等不利,你们以为你们逃得掉么?!都给我闭上嘴听着!想要活命的,就逃往方城、叶邑一带,那里有足够的田屋可以供你们居住与耕种,而我军亦可以为你们提供保护,阻止秦军将你们杀害,不怕死的,尽管朝汉水逃亡……”

    这一番话,听得那些郦县楚民面面相觑。

    魏军几时有这么好心,竟愿意为他们提供保护?使他们免遭秦军的屠戳?

    但不能否认,眼前这支魏军确实没有加害他们的心思。

    此时,蒙仲见这些楚民被蒙虎的嗓门给镇住了,便趁机又说道:“我乃魏王新任命的方城令蒙仲,见不惯秦军滥杀无辜,但我身为魏国的将领,未曾得到王令,亦不能出面阻止秦军的恶行,以免挑起魏秦两国的战争,但倘若诸位愿意投奔我方城,我蒙仲愿意为诸位提供保护……”

    说着,他又立刻抛出了「迁居叶邑前两年免一切赋税」的田利,听得在场诸楚民皆睁大了眼睛。

    片刻后,看着那批楚民继续逃亡的背影,华虎皱着眉头问蒙仲道:“阿仲,你说这些楚民,有多少会相信我等的说辞,投奔方城?”

    话音刚落,就听穆武摇头说道:“我猜,可能只有两三成,其余人,多半还是倾向于逃亡「穰县」一带。”

    穰县,即楚国当年赠予秦国穰侯魏冉的封邑,而此番从秦军的出兵路线分析,待秦军攻克郦县,下一个遭到进攻的多半就是穰县。

    “不必着急。”

    在听了穆武的话后,蒙仲摇摇头说道:“这些人对我等心存怀疑,是否才会依旧选择逃亡穰县,待过几日,待秦军攻打穰县时,咱们再赴穰县,介时就会有更多的楚民相信我等的诚意……总之,要让他们心甘情愿投奔我方城,不可用强。似这般,就能不落下任何把柄于人。”

    “唔。”

    华虎与穆武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留下华虎、穆武二人率领各自麾下的骑兵在郦县的城东与城南“利诱”楚民投奔方城,而蒙仲则带着蒙虎,转到了郦县的西北角,远远窥视秦军队郦县西城墙的进攻。

    仅仅窥视了片刻,蒙虎的副将、如今已被提拔为佐司马的曹淳便忍不住开口道:“郦县的防守……看上去并不积极啊。”

    或许他是想说,郦县的防守力度非常弱。

    明明秦军只主攻郦县的西城墙,但从攻城的战况来看,秦军似乎已压制了城内的守军。

    再看秦楚两军的声势,秦军呐喊震天,而郦县楚军那边,几乎听不到什么响动。

    呐喊这种事,较真来说,这是浪费体力的行为,一支优秀的精锐军队,军中士卒绝对不会无谓地呐喊消耗体力,但在大多数时候,一边士卒的呐喊声大,无疑会给对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尤其是对于毫无战场经验的新卒而言,说不定在听到对方军中的呐喊后,会吓得双腿发软。

    所谓先声夺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想到这里,蒙仲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蒙虎、曹淳麾下的那三百余骑兵,却见他们一个个坐跨战马,脸上仍带着不以为然的轻松表情,这让蒙仲暗暗点头:不愧是去年追杀过万余秦军的骑兵,别的姑且都不论,至少心态叫人颇为放心。

    不得不说,蒙仲也是多此一举,要知道蒙虎、华虎、穆武三人麾下的骑兵,皆是魏武卒出身,怎么可能会胆怯?

    更别说去年自秦军主力在惮城败退后,这支骑兵一路追杀秦军败卒,一直追杀到武关。

    想来在绝大多数骑兵眼中,秦军只是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小弟弟而已。

    这不,尽管他们这边仅三百余骑兵,而在远处,则有数万秦军正在攻打郦县,但蒙虎麾下的这些骑兵非但毫不担心那些秦军或会对他们不利,反而饶有兴致地评价着郦县楚军的守城,俨然有种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而此时,蒙仲的目光则落在了秦军的本阵一带。

    只见在秦军本阵,他除了看到「秦」字军旗外,还看到一面绘有「白」字的将旗,不出意外的,多半就是秦将白起的将旗。

    『果真是他……』

    想起曾经在伊水河畔险些被自己一弩射死的秦将白起,蒙仲亦忍不住遐想连篇。

    不得不说,他当时并不清楚那名年轻白面的秦将,正是秦军的新任主帅白起,否则,他绝对不会叫白起那般轻易逃离,那么隔着一条伊水,说不定他也会追上去将白起杀死。

    那次未曾击杀白起这个秦军主帅,这是伊阙之战时蒙仲心中莫大的遗憾。

    毕竟,若他当时能成功击杀白起,魏韩两国在那场仗中就不至于损失将近十六万军队。

    但话说回来,若没有白起,公孙喜就不会死,后者会继续按照薛公田文的指示,故意打压他蒙仲,在这种情况下,蒙仲恐怕也很难获得足够的军功……

    从这方面来说,蒙仲其实得感谢白起,因为没有白起除掉公孙喜,他根本没有机会代替公孙竖号令窦兴、魏青等魏国的军司马。

    总而言之,蒙仲对白起的态度其实挺复杂的。

    倘若说蒙仲对白起还有几丝“感激”的话,那么白起对蒙仲,恐怕就只有“憎恨”了。

    可不是么!

    最初白起刚刚接替向寿成为十三万秦军的主帅,兴致勃勃跑到伊水对岸的伊阙山窥视魏军的主营,没想到刚好撞到被公孙竖打发驻守伊阙山的蒙仲,被后者识破了身份,狼狈逃窜,非但险些被蒙仲一剑将首级砍下来,左肩亦中了蒙仲一箭,养了两个多月伤势这才逐渐痊愈。

    而后在「伊阙一役」中,白起率八万秦军突袭十八万魏军的主营,在一夜之间击溃魏韩二十余万军队,堪称是前无古人的胜仗,没想到被蒙仲抓获秦军当时唯一的虚弱期,率领当时逃奔伊阙山的几万魏军,在白起看来只是丧家犬的那几万魏军,硬生生扭转了局势,反过来压制秦军,使秦军最终溃败于韩国的惮狐,使原本酣畅淋漓的大捷变成了溃败。

    本来有机会在伊阙之战中成为整个中迎最耀眼的将星,但却硬生生被蒙仲给压了下来,白起自然会将蒙仲恨到骨子里。

    当然了,在这份“憎恨”中,未尝没有白起对蒙仲的欣赏,毕竟蒙仲是迄今为止唯一能跟得上他计略的敌将。

    “白帅!”

    不知何时,大将季泓来到了白起身旁,目视着远处的那支骑兵,低声说道:“白帅,那支骑兵,莫非就是……”

    白起压了压手,示意季泓莫要声张,毕竟他此番麾下七万军队中,有将近一万是去年参加过伊阙之战的老卒。

    也就是说,这将近一万名士卒,是当初从蒙虎、华虎、穆武这三支魏国骑兵的追杀中侥幸活下来的,就连白起、季泓这些军中的将领,亦对那千余魏骑忌惮三分,更何况是那些侥幸从其手中存活下来的秦卒呢?

    白起低声对季泓说道:“我也不知什么缘故,可能蒙仲那家伙就在这一带……”说着,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魏国骑兵,忍不住又嘀咕道:“我以为那家伙会在河东呢。”

    不得不说,白起的猜测不无道理,毕竟河东郡是魏国抗击秦国的最前线战场,且河东的魏军,也堪称是魏国的精锐,在白起看来,似蒙仲这种人才,按理来说会被魏王调到河东。

    考虑到这一点,白起才会将此番进攻楚国的战争,视为日后攻打河东时的预热,准备在攻打楚国的期间借机磨砺一下骑兵,就像去年蒙仲借他秦军磨砺那千余魏骑一样。

    可谁曾想到,居然在楚国碰到了蒙仲麾下的骑兵。

    搞不好那家伙此刻就在远处那支魏骑中,远远窥视着他进攻郦县。

    莫名地,白起感觉有些稍紧张,稍有些拘束,甚至于脑海中还产生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我率四万秦军攻打郦县却迟迟未能攻破城池,会不会被那厮嘲笑?

    季泓当然不可能猜到白起此刻心中的想法,见他面色阴沉盯着远处的那支魏骑,压低声音问道:“白帅,要不要在下……”

    “不可!”

    还没等季泓说完,白起便立刻打断道:“不管那蒙仲身在此处是出于什么目的,现下秦魏两国已经言和,他身为魏将,断然不可违背魏王的命令,主动攻击我军,既然如此,我等也莫要去招惹他……更何况他那边皆是骑兵,他手底下那千余骑兵的厉害,你也是知道的,一般步卒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不得不说,白起的考虑也没有错,别看远处的魏军兵少,但人家都是骑兵,倘若他秦军主动冒犯对方,对方虽然正面交锋打不过,但时不时给你骚扰一番,并且猎杀你派出的巡逻卫队,你要怎么办?

    追得上的打不过,打得过的追不上,对方时不时地就在你四周游荡,猎杀落单的巡逻卫队,似这些苦楚,白起早在去年伊阙之战期间就已经深刻品味过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除非己方有骑兵,否则就不要去招惹一支骑兵!

    但问题是,季泓根本不是意思。

    这不,季泓听了白起的话愣了半响,继而这才说道:“末将自然明白,是故,末将方才提议派人去问个究竟,一来问问那蒙仲是否就在此处,二来,问问他出于什么目的,率领骑兵至此,窥视我军。”

    说到这里,他表情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白起。

    显然,季泓亦看出白起对蒙仲、对蒙仲麾下骑兵忌惮很深。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但凡是参加过伊阙之战的秦军兵将,谁不知魏将蒙仲的名字?谁不对蒙虎、华虎、穆武三人麾下的魏国骑兵恨地咬牙切齿?

    “哦……”

    在得知季泓的本意后,白起轻应一声,不觉感到脸上微微有些焦灼。

    他也意识到他方才略有些失态了。

    对此他也感觉很懊恼。

    不得不说,曾几何时,白起的胆量确实非常大,甚至于,甚至说是胆大,不如有些狂妄,小觑天下英雄,比如伊阙之战时,他为了窥视魏军主营的虚实,毫不犹豫就跑到魏韩联军占据的伊阙山窥视魏军,视魏国名将公孙喜、韩国名将暴鸢如无物。

    但是自从被蒙仲一箭射中左肩后,白起就收敛了许多,带兵打仗也更加谨慎仔细。

    顺便一说,对于白起的改变,穰侯魏冉倒是颇感欣慰,毕竟魏冉也觉得白起以往有些过于张狂,这并不利于白起的日后。

    而伊阙之战后,白起变得更加谨慎且稳重,这使得魏冉越发看重白起。

    魏冉以为白起是因为在惮狐吃了败仗而变得稳重,只有白起自己知道,他之所以变得谨慎而稳重,是因为他左肩的箭创——正是这个箭创,使他再也不敢小觑天下的英杰。

    “去问候一番吧。”

    思忖良久后,白起点头说道。

    于是乎,季泓就派了几名士卒,高举一支「秦」字军旗,徐徐朝着蒙仲、蒙虎所在的那队魏国骑兵而去。

    远远瞧见有几名秦军士卒举着旗帜靠近,蒙仲亦立刻明白这是白起派来的使者,遂带着蒙虎几人拨马上前。

    果不其然,那几名秦卒靠近后便问道:“哪位是蒙仲蒙将军?”

    秦人口中的将军,即是指中迎这边的军将。

    听闻此言,蒙仲拨马上前,说道:“在下正是蒙仲。”

    不得不说,蒙仲看上去颇为年轻,但那几名秦卒却不敢怠慢,甚至于看向蒙仲的目光中带着诸般敬畏,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伊阙之战的老卒。

    只见为首一名秦卒带着颤音问道:“蒙、蒙将军,请问您与您麾下的军士,为何会在此地?”

    蒙仲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蒙虎在旁笑着说道:“我等为何会在此处,还需向你等汇报么?想知道缘由,叫那白起自己来问!”

    那几名秦卒转头看了几眼蒙虎,眼了咽唾沫,显然也是认出了蒙虎正是去年追杀他们的三名魏国骑将,不敢还嘴,遂立刻返回本阵,将蒙虎的原话告知白起。

    “那蒙仲果真就在此处?”

    从那几名士卒口中得知情况后,白起心下思量了一番。

    平心而论,他倒并不排斥与蒙仲当面相见,毕竟他对蒙仲除了恨意,则还有欣赏,毕竟蒙仲是迄今为止唯一能跟得上他计略的敌将。

    相比较这次遇到的对手析君景皖——这家伙也配当他白起的对手?

    片刻后,白起带着季泓,领着本阵处的五百秦卒,徐徐朝着远处那支魏骑靠近,在相隔一箭之地的距离停了下来。

    随后,白起带着季泓与其余十几名近卫,驾驭战车徐徐上前。

    而对面,蒙仲亦领着蒙虎、曹淳与其余十几名骑兵,徐徐靠前。

    时隔近十个月,自去年四月在伊阙山会面之后,蒙仲与白起二人终于第二次碰面。

    “白军将。”

    “蒙将军。”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蒙仲与白起相互见礼问候。

    瞥了一眼白起身后不远处那五百名严正以待的秦军士卒,蒙仲轻笑着对白起说道:“去年初见时,白军将仅带二十余名军卒便敢闯入伊阙山窥视我魏军的主营,没想到今日再会,败军将的胆魄反而不如当初。”

    『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

    白起轻哼一声,岔开话题问道:“白某以为,伊阙之战后,蒙将军定然会被魏国奉为上宾,何以会在此地?”

    考虑到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消息,蒙仲淡淡说道:“魏王命在下为方城令,听说贵国军队兵出武关,在下率领兵卒前来探探究竟。”

    『原来这蒙仲被魏王调到了方城……』

    心中恍然之余,白起沉声说道:“此番白某接受王令,讨伐楚国,与魏国无关,且秦魏两国已言和修好,我劝蒙将军莫要做一些无谓的事,免得影响秦魏两国的邦交,最后遭魏王训斥。”

    听了这话,蒙仲颇感好笑地反问道:“什么才算做无谓的事呢?”

    白起闻言面色一沉,皱着眉头盯着蒙仲。

    他才不会相信蒙仲是闲着没事跑来窥视他秦军进攻郦县,对方分明是来窥探他秦军虚实的。

    在白起看来,这蒙仲是一个极具谋略的敌将,而如今被此人白白窥视了他秦军的军势,这让白起感到非常不安——这在他看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息。

    想到这里,他压低声音问道:“这么说,蒙将军执意要干涉我秦军的行动咯?”

    “那倒不是。”蒙仲淡然说道:“如白军将所言,现如今魏秦两国停战修好,未得魏王的命令,在下自然不会主动对贵军不利,不过,希望贵军也莫要干涉我军,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即可。”

    『唔?这蒙仲……他想做什么?难道是趁我秦国进攻楚国之际对楚国落井下石?』

    白起心下颇感纳闷。

    不得不说,似落井下石的举动,在诸国并不罕见。

    比如垂沙之战,就是齐国见楚国被秦国进攻,趁机联合魏韩两国讨伐楚国,以至于最终演变成秦、齐、魏、韩四国联手进攻楚国的局势。

    想到这里,白起惊讶问道:“莫非蒙将军亦收到魏王之令,欲趁机讨伐楚国?”

    蒙仲闻言随口说道:“我军的事,就无需向白军将汇报了。在下只想知道,白军将是否愿意,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白起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问道:“蒙将军不会妨碍在下攻伐楚国?”

    “当然!”

    蒙仲耸耸肩说道:“贵军攻占楚国的城邑,在下顶多就在远处看看贵军的雄壮军势,绝不会伺机偷袭,但同样,贵军也莫要妨碍我军的行动……倘若有贵军的士卒主动攻击我军,那么我军也会做出相应的反击。……这样的约定,可以么?”

    『这蒙仲……到底想做什么?』

    白起皱着眉头盯着蒙仲,可惜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良久,他徐徐点头说道:“好!……哪怕是我军攻下的楚邑,其四周也任由你魏军活动,但希望蒙将军信守承诺,倘若魏军趁机断我军后路,或袭击我军攻占的城池……”

    “当然不会!”

    不等白起放出狠话,蒙仲便轻笑着答应了下来。

    他要的是楚国的人口,要秦军打下来的楚国城池做什么?

    目视着蒙仲点了点头,白起沉声说道:“君子一言……”

    蒙仲微微一笑:“……驷马难追!”

    看着蒙仲点了点头,白起便带着季泓返回本阵,而蒙仲,在见秦军已攻入郦县后,亦当即率领蒙虎麾下的三百余骑兵离去。

    瞧见蒙仲一行人徐徐离去,白起暗自松了口气。

    对于蒙仲这个劲敌,他多少是有些忌惮。

    此时,大将季泓在旁问道:“那蒙仲的承诺,有几分可信?”

    白起微微摇了摇头:“我亦不知。不过……我观他神色,似乎确实没有与我军为敌的意思。这就足够了,只要他不来骚扰我军,那姑且就放任他吧。……传令下去,若碰到魏军,除非对方率先进攻我军,否则不得擅自攻击,违令者重罚!”

    “喏!”季泓抱拳领命。

    『那蒙仲……究竟想做什么呢?』

    瞥了一眼远处,瞥向那三百余魏骑方才所伫立的位置,白起的心中不禁升起了几许困惑。

    不过这个困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仅一个时辰后,就当他麾下秦军士卒出城追击那些逃亡的楚民时,便有士卒送来了消息,说有魏国的骑兵庇护楚民迁往方城、叶邑。

    得知此事后,白起恍然大悟:果然那蒙仲是打算趁火打劫,趁机抢夺楚民增加方城、叶邑的人口。

    不过白起并不在意,只要蒙仲不骚扰他的进攻楚国,对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与他无关。

    『……汉水以北的楚民万万千千,那蒙仲又能带走其中多少人呢?』

    他很笃定地想道。

    然而,仅仅不到半个月,他就不这么想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