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2章:初抵方城【二合一】

    九月初,在经过十几日的赶路后,蒙仲等人在途中与蒙遂、蒙虎带领的队伍汇合,一同抵达了叶邑、舞阳一带。

    此时,他们已经隐隐能够看到远处那座城邑——叶邑。

    叶邑,追溯几百年乃是周国分封的诸侯国「应国」的都城「滍(zhì)阳」,位于「应山(平顶山)」的南侧,处于连接宛雒两地的要道,后楚国攻灭应国,建立叶邑,后赐予楚国重臣「沈诸梁」,后者因此自号「叶公」——即“叶公好龙”的那位叶公,也是因为曾子之父窃食邻人之羊而责问孔子“何为正直”的那位叶公,并且还是挫败了白起先祖「白公胜」试图窃取楚国的行为,迫使芈姓白氏逃奔秦国的那位叶公。

    叶邑的西北、东南皆有山,独有一条通道可从宛地通往魏韩两国,地理位置颇为关键,当年叶公镇守此地,也是为了加强“楚方城”的防御能力,在叶公的治理下,叶邑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一座人口多达三千户的大邑。

    然而垂沙之战时,楚国却不敌于齐、魏、韩三国的联军,以至于非但叶邑、楚方城、宛城等地纷纷被联军所攻克,大批楚国百姓向南逃亡,这才导致叶邑的人口锐减,即便后来在魏国的治理下有所恢复,邑地内的居住也只是勉强达到两千户左右,甚至可能还不到两千户。

    缓缓来到叶邑城外约五里处,蒙仲吩咐蒙遂负责于城外驻扎之事,而他则带着蒙虎、华虎、向缭三人,率领六百余魏国骑兵直奔叶邑城下。

    鉴于目前已是九月初,城外的田地里装满了庄稼,这让蒙仲有些担忧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叶邑,总算不是一座荒凉而无人烟的城邑。

    六百余骑兵接近城邑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叶邑守卒的警惕。

    只见这些守军士卒立刻关闭了城门,一个个手持兵器登上城墙,警惕地看着城外的不速之客,直到他们发现城外的骑兵中高举着「魏」字旗帜,心中的警惕这才稍稍放宽。

    当时有士卒在城墙质问蒙仲等人道:“你、你等是什么人?”

    听闻此言,蒙仲拨马出列,沉声说道:“我乃魏王新任命的方城令蒙仲,叶邑、舞阳两地已被大王赏赐于我作为食邑,叫城内县令速速出城见我!”

    一听这话,城上的守卒不敢怠慢,立刻到城内禀报邑令。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城邑的城门缓缓敞开一线,继而从城内走出两人,一个目测四十岁上下,穿着打扮像一名士大夫,十有八九便是这座城邑的县令;而另外一人目测三十来岁,孔武有力,俨然是执掌城内兵卒的邑司马。

    只见二人快步走到蒙仲等人面前,旋即,那名士大夫打扮的男子拱手拜问道:“不知哪位是新任的方城令?”

    “是我。”蒙仲缓缓拨马上前。

    见此,那名中年人朝着蒙仲又拜了拜,拱手说道:“在下朱奂,乃此地县令。”

    从旁那名健壮的中年人亦立刻抱拳拜道:“在下应猛,乃叶邑司马。”

    “在下蒙仲。”蒙仲翻身下马,抱拳回了礼。

    此后,那名叫做朱奂的县令恭声问道:“请问,阁下是否带有能表明身份的文书。”

    “有!”

    蒙仲从战马的背囊中取出一个竹筒,继而从中抽出了魏王遫对他的赏赐状,其中详细写有蒙仲此番收到的赏赐,还盖有魏王遫与国相田文的印章。

    在仔仔细细看过后,朱奂恭恭敬敬地将赏赐状归还蒙仲,旋即拱手拜道:“下官早几日已收到来自大梁的消息,已命下卒封存县库,只等与方城令交割……”

    说着,他抬手示意道:“方城令,请。”

    “请!”

    在朱奂的示意下,叶邑的城门缓缓敞开,蒙仲、蒙虎、华虎、向缭六百余骑兵尽皆下马,在朱奂、应猛二人的带领下,徐徐走向城内。

    进城后,城内的邑民瞧见了他们,纷纷上前围观,且彼此私下询问蒙仲这一行人的身份底细。

    这也难怪,毕竟骑兵在中迎还是非常稀罕的,以至于有些邑民在看到蒙仲等人的战马后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些人的战车呢?

    在前往城内县府的期间,蒙仲问朱奂道:“城内有多少邑民?”

    朱奂回答道:“城内城外约共有一千九百余户。”

    按照一户五六人计算,叶邑亦相当于有过万邑民,说实话这样的城邑已经不算小了,至少与蒙仲的故乡蒙城相当——可能稍微少点,但也少不了多少。

    “守卒呢?”

    应猛回答道:“在下手下有守卒八百人,除此以外还有近两千人的在册役卒。”

    所谓的「在册役卒」,即是在官府登记过的服役兵卒,按照魏国的律法,无论大郡小县,境内每户平民都必须出一名男丁服役,负责修缮城墙、铺设道路、挖掘渠道等等,若当地爆发战争,则这些役兵需无条件协助守卒守卫城池。

    至于酬劳,微乎其微。

    点了点头,蒙仲心中有了个大概。

    片刻后,他们来到了城邑内的县府,在朱奂的带领下转到了一个库房——姑且就称作文库,因为这座库房内,放置有叶邑一带的田籍、民籍、兵籍等档案,那一堆堆的竹简,简直堆满了整间库房。

    “咳,向缭。”蒙仲转头看向向缭。

    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向缭苦着脸说道:“方才你带上我,我就感觉不对劲……”

    听了这话,蒙仲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安抚道:“能者多劳嘛,日后这方面的事,我准备通通都交给你。……唔,从现在起,你就是叶邑的邑令了。”

    在旁,蒙虎与华虎二人颇有默契地抬手鼓掌,表示对向缭就此升官的祝贺。

    “我怎么感觉,你是把麻烦事都丢给了我呢?算了……这好歹是咱们的基础,你若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说着,向缭朝着朱奂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在下向缭,叶邑的事,请与在下交接。”

    “喏!”

    朱奂拱了拱手。

    此时,蒙仲吩咐华虎的副将蔡成道:“蔡成,你领士卒五十人在此,助向缭清点库房。”

    “喏!”蔡成抱拳领命。

    吩咐完毕后,蒙仲又叫应猛把城内的兵卒全部解散,随后又召武婴、魏续二人率五百名魏武卒进驻叶邑。

    应猛一一照办。

    待等到黄昏前后,蒙仲手下的兵卒便已接管了叶邑,这或多或少引起了邑内平民的惶恐与不安,好在蒙仲命朱奂亲自出面向邑民解释,使当地邑民了解这座城邑已被魏王赏赐给他蒙仲作为食邑。

    然而在了解罢情况后,城邑内百姓虽然少了几分惶恐,但也多了几分担忧,毕竟叶邑成为了某人的食邑后,应征收的田租、田税将彻底由某人拟定,除非邑主横征暴敛引发民变,否则君王是不会再过问的,而这就意味着,叶邑人日后的生活,将与作为邑主的蒙仲息息相关。

    对此,由于蒙仲还未与蒙遂、向缭等人拟定具体的政令,因此无法向当地的邑民做出什么保证,他只能让朱奂代为出面,安抚民心。

    次日,蒙仲带着蒙虎、华虎等人以及六百余骑兵,在原叶邑邑司马应猛的带领下,前往舞阳与方城。

    此前说过,叶邑位于西北、东南两边群山的要道东侧,刚好卡在一个狭隘的隘口,而顺着这条要道笔直向西南方向而行,约在二三十里外还有一个狭隘的隘口,而舞阳,就位于这条要道的东南处,三面环山。

    换而言之,只要派兵分别驻守东西两侧的狭隘隘口,舞阳几乎不可能遭到外敌的侵犯。

    见此,蒙仲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准备将舞阳作为他蒙邑各家族子弟以及家眷的住地。

    而在“西隘口”再往西南,正前面就是一道一眼放不到边际的长城,那正是楚国古时为了防止邻国入侵而筑造的长城,东起丹江(故道)、西至汉水,建立于北侧群山之上,绵连起伏长达百余里,颇为壮观。

    据应猛所言,方城就位于这段长城的西南侧,主要是负责协助东段城墙,除了这座城池以外,这条长城上还有两座大型关隘,一座在东,叫做方城关,归属于方城,同样是由魏国控制;而另外一座叫做荆阮关,位于方城关的西南,宛城的正北,不过却是跟宛城一样,由韩国派军驻守。

    除此之外,这条长城上还有若干小关隘,比如朱连关、青冈关、三尖山关、皆分别由魏、韩两国各自把持。

    这些大大小小的关隘,包括方城、包括这条连绵百余里的长城,就构成“楚方城”,是中迎迄今为止所建造的,最长、最古老的防御杏城墙。

    不过,考虑到这个“楚方城”是主要防御北境来敌的,因此像登城墙所用的石阶,楚人都建在这条长城的南侧,因此对于魏韩两国而言,其实这条长城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除非魏韩两国愿意花费巨大精力,重新修筑这条长城,将这条长城改成用于防备南方的来敌——只是考虑到如今的楚国早已一蹶不振,几乎没有能力再进攻魏韩两国,因此魏韩两国也懒得再修改这条长城。

    于是乎,整个历史悠久的“楚方城”防御工事被魏韩两国废弃,韩国驻军于宛城,准备将宛城打造成国境的边塞,而魏国则驻军方城,与韩军驻守的宛城互为掎角之势。

    至于长城上的方城关、荆阮关、朱连关等等,皆陆续被当地的魏韩两国驻军放弃。

    当日,蒙仲带着蒙虎、华虎二人,在应猛的带领下在方城周围转了几圈,将当地的地形记载脑海中,继而在进城,与城内的守将交接。

    方城守将叫做魏迟,据说还是魏国公室子弟出身,目测三十八九岁上下,蒙仲本以为他接任方城令会使此人感到不快,可没想到的是,对方却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不解之余,蒙仲便开口询问魏迟:“魏迟兄对于在下前来接替你守卫方城,似乎并无不快……”

    听闻此言,魏迟笑着说道:“何止并无不快,我可是高兴坏了。……老弟,我也不瞒你,这破地方什么都没有,以往我想喝些酒,还得派人到大梁专程去运……哦,其实也不是不能买到酒,韩人占据的宛城,那里就能买到酒,但韩人的酒……恶!反正我是咽不下去!”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旋即又抱怨道:“曾经我也想在,咱魏国要这破地方干嘛?要不是王令难为,我早回大梁去了,跟大梁比,这地方屁都不是……”

    说着说着,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少年正是前来接替自己的,于是他赶紧换了口风:“不过,这一带的土地很广阔,老弟要是有工夫的话,可以叫役卒为你开垦私田,反正大梁那边也不会来管你……”

    闲聊了几句后,魏迟立刻就召集了他麾下的士卒。

    据蒙仲所知,方城本应该有一军兵力的驻军,即一万两千五百人,但魏迟交割给蒙仲的实际兵力,却还不到八千,剩下的四千余兵额呢?

    看着魏迟打着哈哈想揭过此事,蒙仲立刻就明白了:俨然是被魏迟吃了空饷。

    不过吃空饷就吃空饷吧,毕竟蒙仲看重的只是军队的编制数额,别的不说,就说魏迟麾下的这八千兵力,他蒙仲也未必都会留下,谁晓得这其中有没有纯粹凑数的?

    要知道据他所知,自齐、魏、韩联军攻下方城后,楚国忙着应付来自秦国的压力,根本没有空闲与方城的魏军交战,而方城的守将魏迟又是这么个家伙,蒙仲实在不敢保证这八千魏卒能有多少战斗力。

    当日,魏迟将军队以及方城通通丢给蒙仲,随后自己便带着一些愿意追随下的部将,踏上了返回大梁的路。

    看他那架势,仿佛恨不得早点离开这片该死的地方。

    见此,蒙虎、华虎二人面面相觑,来时的兴致勃勃,顿时被魏迟那副态度所打破。

    吩咐蒙虎、华虎二人暂守方城,蒙仲带着十几名骑兵返回了叶邑。

    回到叶邑后,他派人召来了蒙遂与向缭二人,准备与二人商议一番,对方城、叶邑、舞阳三地都做一个规划。

    在蒙遂、向缭的目视下,蒙遂将他这两日的所见所闻告诉了二者,旋即说道:“我有意将方城、舞阳两地的邑民皆迁至叶邑,日后,舞阳便供我蒙邑的家族子弟居住,而方城,则作为一座驻军要塞……”

    听闻此言,蒙遂皱眉问道:“那方城城外的田地怎么办?就此荒废么?”

    蒙仲遂解释道:“可以把那些田地作为军屯田……我去方城看过,那里的土质相当不错,漫山遍野的草地可以放牧战马,挨着城池的则改为军屯田,我认为可以弥补一部分军粮的消耗……至于叶邑,它地处宛地连接雒地、颍川的要道,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若是能吸引天下商贾前来此地,咱们就能得到宽裕的钱财养活军队……另外,倘若日后咱们手中的钱财宽裕了,我还准备在谷道西侧的隘口再建一座关隘,如此一来,西有这座关隘,东有叶邑,舞阳位于其中,可保安然无恙。”

    听了这话,蒙遂、向缭等人纷纷点头。

    的确,对于他们这些家族子弟而言,最重视的莫过于家人的安危,而舞阳这座小邑,就很适合安置他们蒙邑各家族子弟的家人。

    待商议罢大概的规划后,蒙仲与蒙遂、向缭三人又开始安排诸人的职责,或者说,授予官职。

    在经过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商议后,三人最终得出了结果:

    由向缭出任叶邑相,主要负责治理叶邑的内政,再派原本与他搭档的乐续担任邑司马,作为他的副手,主要负责缉盗、治安,以及管理邑民服役之事。

    而方城那边,继蒙仲这个方城令后,由蒙遂出任「方城相」,负责选拔兵卒、训练军队、开垦军屯田等一系列军中后勤事务。

    至于直接带兵的将领,蒙仲还是决定让蒙虎、华虎、穆武、武婴、乐进五人出任军司马,提拔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这五位原旅帅出任佐司马,辅佐他们。

    顺便一提,当蒙仲前来方城的途中,他就已经收到了田黯的书信,得知魏王遫已允许他将军队的编制扩充到五万人,因此他毫无顾虑地准备筹建五支万人军队。

    而这五人的派驻事宜,蒙仲决定叫武婴驻扎叶邑;乐进二人驻守西隘口,其余蒙虎、华虎、穆武三人的军队,则皆驻守方城,作为他“蒙家军”的主力军队。

    至于舞阳这边,就无需派驻什么官员了,反正都是蒙氏、华氏、乐氏、向氏等各家族子弟家眷居住的地方。

    当日下午,蒙仲便将蒙虎、华虎等同伴,以及曹淳、魏续等部将,还有蒙横、蒙珉等前来投奔他的各家族子弟召集到一起,当众颁布了他与蒙遂、向缭三人商议得出的决定。

    得知自己升任军司马后,蒙虎、华虎、穆武、武婴、乐进五人都极为高兴,毕竟他们从赵国起,就一直渴望着独自率领一支军队,而如今,他们总算是有了圆梦的机会。

    而对于自己等人升任佐司马,曹淳、蔡成、魏续、吕闻、於应五人亦很是满意,毕竟他们曾经只是一介旅帅,可迁调至蒙仲麾下后,没多久工夫便升任佐司马,连跳两级——要知道,天底下不知有多少将官被卡在旅帅这一级。

    更要紧的是,蒙虎、华虎、穆武等人平日里基本上是不管事的,因此曹淳等人的这个佐司马,可以说分量非常重。

    唯一对此有所不满的,恐怕就只有魏续了,因为他的主将武婴又一次被“挤出”了主力行列,被派驻到叶邑……

    虽然说,叶邑即将成为“蒙家军”的基业与主要钱粮来源,被委任派驻守卫此地可以视为蒙仲对他们的信任,可问题是,他魏续希望成为主力军的一员啊!

    但没办法,素来脾气火爆的他,不幸跟了一个稳重到让他没脾气的主将,纵使因为不满发泄了一通,但最终魏续还是得老老实实肩负起扩充军队、训练新军的职责。

    鉴于秋收将近,蒙仲等人暂时并没有颁布“迁民”的政令,而是致力于先整顿军队。

    据蒙仲清点,方城的守军有八千人,叶邑八百、舞阳四百余,合计九千余人。

    而这九千余人,蒙仲决定重新对他们进行筛选,选择其中优秀的兵卒加入新军,而其余,在刨除一些奸猾之辈后,尽数编入乐续的缉盗卫队,主管当地一带的治安情况,而不再负责征战。

    在安排完毕后,他便带着母亲葛氏、妻子乐嬿、妹妹蒙嬿三人,登上舞阳北侧的山丘,居高临下眺望舞阳邑。

    “……待十月秋收之后,我便会将那座乡邑的邑民尽数迁至叶邑,到时候,咱们就搬到那座乡邑……”

    “为何要等十月秋收之后呢?”蒙嬿不解地问道。

    只见蒙仲摸了摸妹妹的脑袋,笑着说道:“因为秋收将近呀。……舞阳人辛辛苦苦耕种了一年,如今咱们来了,二话不说就将他们从故乡赶了出去,占了他们的田地与等待收割的作物,这岂不是强盗行径么?”

    蒙嬿顿时恍然大悟,称赞道:“阿兄心真好。”

    确实,虽然蒙仲已在方城、舞阳两地颁布的告示,告知城内邑民待十月收成后迁往叶邑,却没有强迫当地人立刻就搬,这让方城、舞阳两地的邑民对这位新上任的方城令稍稍放心了些。

    当然蒙仲也知道,绝大多数的邑民还是会对他“任杏”的政令抱持不满与抱怨,对此蒙仲也不想多做解释,时间会证明,他的这番规划是正确的,既有利于发展叶邑,也有利于抵挡来自南方的威胁。

    只不过,南方的楚国,现如今还能对魏国有所威胁么?

    亦或是,这股威胁其实来自于秦国?

    转眼便到了十月中旬,方城、叶邑、舞阳三地的秋收也结束了,于是蒙仲正式施行“迁民令”,使方城、舞阳两地的平民迁到叶邑,虽说其中肯定有人对此报以不满,但很遗憾,在这一带,蒙仲这位方城令的命令就是绝对,无论那些平民是否不满,他们都得搬家。

    而在颁布“迁民令”的期间,蒙仲亦同时颁布了“募兵令”,即征募年轻强壮的男子补充军队,虽然陆陆续续有几十、上百的成年男子慕名前来投军,但离五万编制,实在是相差太远。

    当地总人口不足,兵源亦不足,这可怎么办?

    就在蒙仲烦恼之际,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曾听说,楚国近两年挺乱的,君王无道,国家又被秦国频繁攻打,连续失却国土,无数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既然如此,能否把那些楚人拐到他叶邑来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